我在清迈遇见你 034 铠甲和软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34 铠甲和软肋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33 醒不来←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35 离开

    江琛醒来的时候,我正在早点,他静静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默不作声的上了楼,我听到他的房间里传来水声,大概是在冲澡。</p>

    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像是一个不能触及的禁区,最好的避过的方式就是闭口不提,好在江琛和我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p>

    江琛很快下了楼,在他的碗旁,是我煮的梅子汤,他似乎没怎么注意,一扬手喝了个干净,然后才酸的皱起眉。</p>

    我笑了笑“昨晚睡得好么?”</p>

    他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坐下来吃饭。</p>

    晨光已经开始带上了灼人的热度,清迈的日照总让人爱恨不得,游泳池的水在微风中泛起涟漪,小小尖锐的银光刺得眼睛睁不开。</p>

    江琛吃过早饭,直接立在泳池旁脱掉t恤,扎进了水里时,我才想到,今天是周末,他不上班。</p>

    收拾了餐桌后,江琛也从泳池里爬上来,我把浴巾递过去,他接过,说了句‘谢谢’。</p>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我摇摇头,正要回屋,纳卡已经出现在院子前。</p>

    她微微笑着“我可以进来么?”</p>

    微笑从来不是她的表情,在我的印象里她张扬活泼,像是披肩的波浪卷发一样热情洋溢,这淡淡的微笑反而显得突兀。</p>

    江琛把浴巾披在肩上,看向纳卡然后点了点头“欢迎。”</p>

    我把给江琛煮的梅子汤也装了一杯递给纳卡“这个是解酒的,免得头痛。”纳卡坐在沙发上,双手接过,向我笑了笑“蓓蓓姐的手艺真的很好。”</p>

    江琛怔了怔,注视着那褐色的汤汁,似乎有些吃惊那酸酸的汤汁是用来解酒的。我也惊讶于当初让他喝姜汤他都拧起鼻子,如今却什么都不问就全盘接受。</p>

    这未免不是他的风格。</p>

    我上楼把江琛的衣服拿下来塞到洗衣机里,听着洗衣机嗡嗡的转着,盖过了客厅里两人的谈话声。</p>

    纳卡和江琛窝在沙发里像是寻常朋友般随意聊着天,似乎过了昨天之后,两人之间的问题已经缓和,纳卡不再热情的过分给他压力,而江琛也更容易接受这种细水长流般的情愫。</p>

    我知道纳卡是个聪明的女孩。</p>

    但很可惜她遇到的是江琛,洗衣机停止转动的时候,客厅里的对话声传入我的耳膜。</p>

    “我以为我昨天说的很清楚了。”</p>

    “可是……”纳卡的声音卑微的让人心疼“我不是喜欢你两三天,江琛,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四年了。”</p>

    纳卡的胸口微微起伏,似乎极力压抑着自己情绪的崩溃,眼前那人像是一座没有表情的雕像,他好看的眼睛里,弥漫着散不掉的风雪。</p>

    大学里他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更不会参加什么聚会。所以想要追求他的女人前仆后继,只有当面表白这一个法子,却毫无意外的死在奔赴城堡的路上。</p>

    纳卡同样是众星瞩目,她有姣好的外貌,傲人的身材,异国的神秘,还有旁人隐隐猜测的强大家庭背景。她的视线所触及到的高度,是一般人所达不到的。</p>

    江琛充其量是个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罢了,纳卡未必把他放进眼里,如果不是那次意外的话。</p>

    学校组织优秀学生参加一个建筑作品会展,地方比较偏僻,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破旧的街头巷口泥泞幽暗,纳卡出来的晚,走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什么人。</p>

    刚走出会展中心,她就被几个人拖进巷口,那几个人其中就有当初追求她被她拒绝的人,大概是心有不忿,萌生恶念。</p>

    巷口的灯年久失修,一晃一晃的光芒照不到这个肮脏的角落,纳卡呼救着,也有人循声发现了她之后默默走掉,她笑了,以为人心凉薄不过如此。</p>

    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撕扯的难以蔽体,那几个人的手肆意游走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所过之处阵阵恶寒,纳卡的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p>

    然后她看见昏暗的几乎扭曲的光线里,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搬着梯子,手里拿着一个新的灯泡来到了巷口。</p>

    他的身形有些单薄,即便他想救自己,恐怕也打不过这几个人,很明显,那时候他的出现也没能让纳卡抱有希望。</p>

    这几个人也发现了他,他们叫骂了几句,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p>

    “别管闲事,快滚!”</p>

    江琛向里面望了一眼,幽幽的说道“强奸罪,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轮奸则是十年以上,等你们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你们想清楚。”</p>

    他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楚,那几个人本来就是一时起意,如今身躯一振,脑袋渐渐清醒,下意识的纷纷把手从纳卡身上拿开。</p>

    江琛点了点头“犯罪中止,免除刑罚。”</p>

    他像一个天神一样,在宣判众生的罪恶,甚至那昏黄的灯也一点一点明亮起来。</p>

    那几个人嘟哝几句,灰溜溜的沿着墙边走了。江琛看了一眼蹲在角落里的纳卡“你还好么?”</p>

    纳卡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慢慢的穿上,她走到灯光下,用力的擦着衣服上沾染的污渍。她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屈辱的眼泪打在衣服上,氤氲出一片水渍。</p>

    “谢谢……”纳卡那时候的汉语水平不高,她呜咽着说出这句话。</p>

    江琛把梯子搬过来,淡淡开口道“帮我扶一下梯子吧,这个路口的灯要坏掉了,会很不方便。”</p>

    纳卡双手按住梯子,看着江琛轻手轻脚的爬上去,慢慢的把那只坏的灯旋转下来。纳卡问“你家住在这里么?”</p>

    江琛摇头。</p>

    “那你也不会从这条路走了啊。”纳卡有些不明白,江琛这多此一举的行为。</p>

    “但是……”</p>

    灯光一下子消失,江琛将旧的灯泡换下,他的声音从纳卡的头顶传来。</p>

    “总有旁人从这里走。”</p>

    一瞬间的静默,然后是细微的,摩擦的声响。刺目的灯光忽的闪亮,甚至照亮了那个看不清的角落。</p>

    纳卡看到江琛笑了笑,他的皮肤干净到透明,然后化成了光。</p>

    江琛和纳卡一直走出了这片静谧的巷子,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近在眼前。</p>

    纳卡说“谢谢,再见。”然后坐进了出租车里,江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p>

    在后视镜里,纳卡看见江琛坐进了一直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的私家车里,他的脸上一直是没有表情,除了灯光亮起的那一抹笑。</p>

    那之后,企图强奸纳卡的那个人特地来跟纳卡道歉,纳卡笑了笑“没关系。”</p>

    若是以往,凭着她的手段,这个人不会安生的活下去。可是她的心里有了一处柔软的地方,可以放得下除却高傲之外的一点谦卑和原谅。</p>

    此后,她开始用所有的课余时间学习中文,只为了每次遇到江琛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能自然地说一点别的东西。</p>

    可是无论她的中文进步的多快,江琛回应给她的只是一个点头。</p>

    但这一个点头,已经是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纳卡在失落与欣喜中徘徊。好在,四年的时间里他的身边没有其他的女生,能与他有一个点头的关系的人,只有纳卡。</p>

    她以为这是她的机会。</p>

    于是她开始去习惯他的习惯,比如他常常走路跨越两条街去一个小超市里,买上一大堆东西。他出身优越,根本不需要亲力亲为的逛超市。纳卡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怪癖,尤其是他每次都会从一个收银台结账。</p>

    他看着那个收银员手脚麻利的将他买的大包小包全部装进塑料袋里,然后他刷卡结账。每到这种时候他似乎放空了一般,亦或是如此动作重复了太多次,已经刻在骨子里。</p>

    他直直的看着那个戴着帽子,微微低着头的收银员。</p>

    大概是她偷偷跟着他已经太久了,所以纳卡记得,那个收银员的名牌是026号。</p>

    出了超市,他把买的东西送到附近的养老院去,然后转头上了那辆跟在他身后的私家车。</p>

    纳卡一向知道江琛是多么善良的人。</p>

    可惜,善良,终究与爱不同。 百度嫂索#>笔>阁 —我在清迈遇见你</p>

    “……我喜欢你四年了。”</p>

    我立在洗衣机旁,不偏不巧,把纳卡说的话全都收进耳底。心里微微的疼着,似乎又扯到了自己掩藏的严丝合缝的那根神经。</p>

    我已经很久没去思念廖长安了,我也快要忘了喜欢一个是什么样的感觉,卑微到站在他面前会小心翼翼,会低着头,会失去所有假装起来的盔甲,会露出软肋。</p>

    客厅里是久久的静默,然后是江琛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他说“纳卡,你知道的,我不会喜欢你,因为我有喜欢的人。”</p>

    纳卡不住的点头,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知道啊,我一直知道你心里有一个人,所以我离开了港城。可是现在你也离开了港城来了清迈,难道不是因为你放下了么?那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p>

    洗衣机的定时开启,甩干桶呜呜的转了起来,我没听见江琛的回答,只是在衣服甩干之后,我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江琛抱着纳卡,而纳卡抬脚吻了他的唇。</p>

    纳卡一直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说过,我也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