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43 分开不也很麻烦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3 分开不也很麻烦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42 她是个好女孩←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44 我要回去。

    江琛包的饺子皮厚的地方根本没熟,这顿饭他吃的格外闹心,不知道其中是不是也有纳卡的缘故。对于他和纳卡之间的事,我曾经还想做红娘,后来发现自己似乎慢慢搅了进去,现在看着默默吃饭的江琛,我只能假装没看到,只字未提。</p>

    好在,江琛似乎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纳卡的事,免去了莫名其妙的尴尬。</p>

    快到晚饭的时候,江琛拖着我继续昨天未吃完的夜市路边摊,其实我知道,他是不想和阿卜在一个饭桌上吃饭。</p>

    看着江琛吃路边摊也吃出了西餐厅的感觉,我忽然觉得有的人大概吃屎也不会影响形象,而有的人即使打高尔夫也像在铲屎。</p>

    廖长安喜欢打高尔夫,他是某个高尔夫球场的高级会员,那里环境安静,记者不可能进去,是个约会的好地方。但是约会内容不过是我看着他,挥杆进洞,他的朋友或是认识的人在旁拍手叫好,然后捎带着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来。</p>

    似乎是见怪不怪,似乎是习以为常,他们只是对着我笑了笑,并没有表现的特异。</p>

    廖长安也会回头看我一眼,给我一个安定的眼神。</p>

    他向来如此体贴,尽管我们聚少离多,却从来不会有不安感。大概到了他这个年纪,对付那时候天真的我,不过是手到擒来。</p>

    那次烛光晚餐过后,我收到了一双高跟鞋,手感柔软合脚,和那条黑色亮片的裙子也很搭。我上网搜索了一下价格,小四位数。</p>

    但是那双磨破了我的脚的鞋子,我仍然没有丢掉,我要时刻记住痛的感觉,才能让麻木的人生有一点知觉。</p>

    从那之后,我开始放肆起来,却又局限在廖长安给的规则中。</p>

    我会时不时的给他发几条莫名其妙的短信,他偶尔会回,说几句天气转冷,注意添衣的官方的话。大多数的时候,短信都像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p>

    我曾经在睡在他身边的时候,翻他的手机,然后惊喜的发现自己发的短信都是已读,于是在心里窃喜着,原来他全部都会看。</p>

    然后更加习惯那种克制着的放肆。</p>

    他的脾气永远覆了一层纱,可以无限容忍自己不合理的要求,也会在触碰到他的原则的时候厉声厉色。我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会有这么完美的情人,虽然我也只爱上过他一个人而已。</p>

    江琛在我眼前挥了挥手“鱿鱼都冷掉了,你在走神什么?”</p>

    我笑了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鱿鱼串,笑道“你听过鱿鱼的故事么?”</p>

    江琛摇了摇头,示意我继续说。</p>

    “从前有两只鱿鱼相爱了,于是他们牵手,牵手,牵手,牵手,牵手……”</p>

    江琛似乎没想到这个笑话这么冷,他慢慢咀嚼着鱿鱼须,幽幽道“所以他们分手的时候,也很麻烦,需要甩掉,甩掉,甩掉,甩掉……”(声明:作者君绝对不是在凑字数。斯巴达。)</p>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既然如此,就永远不要分开吧。”</p>

    可是世上怎么会没有分别?我们每天都在和各种各样的人分别,擦肩而过,萍水相逢,或是挚友亲朋,生死永隔。</p>

    可我,从来不知道如何道别。</p>

    江琛也沉默了,他心里的负面情绪不会比我少,他的故事会更加耐人寻味,可我不想问,准确的说,是不敢问。</p>

    我像个怪物一样惧怕和别人扯上更亲密的关系,害怕了解的多就难以割舍,害怕产生了依赖却又要生生割去。</p>

    阿卜的电话打破了安静,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愠怒“tarat,你在哪里?”</p>

    “在外面吃饭。”我顿了顿,隐约猜测到他可能已经到了我的房子,于是继续说道“要给你也带一份晚餐回去么?”</p>

    他那边安静了一下,然后问“你和江琛在一起?”</p>

    我点了点头,心虚了看了看江琛,然后发现阿卜看不到我点头,于是开口道“是的,我们在夜市吃东西。”</p>

    阿卜哦了一声,冷冷道“不用给带晚餐了,我回去吃,你也早点回来。”</p>

    没等我应声,他就挂断了电话。</p>

    我有些莫名其妙,江琛更是猜到了,他问“你和阿卜是什么关系?”</p>

    我笑的有些牵强“就是普通朋友关系,还能有什么关系?我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难道还会天真的以为有人会爱上我?”</p>

    大概说这句话的时候,蕴藏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暗示,江琛微微皱起了眉,他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同意的哪一句话。</p>

    我将冷掉的鱿鱼塞进嘴里,却索然无味。</p>

    回去的一路上江琛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怪异,我有些不悦,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间这么烦躁。</p>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解释,阿卜也是,你也是,你们为什么要来干涉我的生活,想要控制我?”</p>

    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些牢骚,念叨了许久,却始终没有说出来。路灯下,江琛的影子拉得细长,他慢慢移动着,将他的影子折叠到我的身旁,像是两个依偎着的人。</p>

    他忽的回头,说一句“我相信你,我以后不会再问了。”</p>

    我愣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在心里逼逼叨的话被他听见了,他望着我怔忪的表情又笑了笑“我能听见别人心里讲话的声音。”</p>

    我像是吞了一个鸡蛋一样张大了嘴,然后煞有其事的问道“那泰语你也听得懂么?”</p>

    江琛笑的肚子痛,他慢慢弯下腰去,然后伸出手来拉住我的手“你是白痴座的么?”</p>

    我有些哭笑不得,脸上像是火烧一样,我甩开他的手自己向前走去,夜风吹的身上泛起了冷意。江琛追了上来,紧了紧自己的外套,说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好像有些痒。”</p>

    我直觉他又在故意开我玩笑,指不定有什么幺蛾子在后面,于是不去理他,大步迈出去。江琛挡在我面前,一把拉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很难受,我叹一口气,向着他拉开的衣襟看过去。</p>

    然后惊讶的捂住了嘴。</p>

    他的脖颈下面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红点,一颗一颗的像是我小时候出过的水痘。</p>

    “江琛,你忍耐一下,不要抓,我们赶快去医院。”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冲向路边招手打车。</p>

    江琛听话的跟在我身后,许久之后若有所思道“我知道了,许蓓蓓。”</p>

    他把自己的衣领提起来,一字一顿道“这根本不是纯棉的!”</p>

    我真是受不了他这种少爷病,昨天在地摊买衣服的时候听到老板说‘made.in.china.’就该知道那不可能是纯棉的,中国假货太多了。</p>

    全球一共十辆劳斯莱斯幻影,中国就有十一辆。</p>

    我白了江琛一眼没有说话,却又担心他的过敏,在车上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除了草莓,非纯棉之外,你到底还对什么过敏?”</p>

    江琛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努力的不去触碰过敏的红疹,他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记得的,好像还有猫,没了。”</p>

    我深呼一口气,暗暗咬牙“好哒~我都记住了。”</p>

    到了医院先挂号,然后排队,诊疗的时候我也在旁边做翻译。泰国的医生没能给我那种安全感,尽管消毒水味依然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想,可能安全感也是分国籍的。</p>

    除了廖长安,也再没有别人。</p>

    医生给开了药,说是因为吃了海鲜加衣服面料的问题,才一并发作的厉害了些。我和江琛几乎同时想起了鱿鱼的故事,然后相视一笑,笑的医生以为我们还有神经病一样。  </p>

    取药付款的时候,我才发现泰国当地的人都有医保,而用了医保则会省下几乎全部的钱,只需要付一个零头。</p>

    而我,不过是买个抗敏药,加上挂号费诊疗费,却付了几乎等于在国内割了个阑尾的价格。</p>

    江琛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瞠目结舌:“一定不要生病,否则治都没钱治。”</p>

    他说的像模像样,我却不信。即便他从来没对我说过他的身世,但我能感觉得到他肯定出自豪门,至少是从小五指不沾阳春水,衣食无忧的那一类。</p>

    所以会在他肯屈尊降贵的吃路边摊,会抱怨医疗费贵的时候,觉得有点别扭。</p>

    晚上的时候江琛吃了药,却拉着我让我陪他说说话,否则他自己忍不住抓破了伤口,还要算在我头上。</p>

    我递给他一杯温水,心里计较着,我们秋后算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