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46 信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6 信仰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p>

    总是在回忆里百般折腾,精神疲惫才肯放过自己,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小九念念不忘,大抵是因为那是继抛弃我的父母之后,我第一个能称之为‘依赖’的人。</p>

    第二个,是廖长安。</p>

    但现在想想,还是没有谁能陪我长久,走一段路已经是难得。所以我从来不去牵扯不必要的感情,因为早就知道要有分别得那天。</p>

    周末,阿卜约我去逛古寺,江琛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他的过敏红疹消退了,却不肯再穿那件灰色的外套。他很长记性,这点像我。</p>

    三人行总是显得怪异,如果是两个女的一个男的还能接受,但是两个男的中间夹着一个女的似乎隐隐透露着什么禁忌的信息。好在素贴山路上人熙攘攘,大家彼此间都热情的问好,没让我变得更加尴尬。</p>

    素贴山比较高,步行是最好的选择,骑着摩托或者自行车的人并不会省多少力气。我身子重,走走停停,好在半山腰的时候,就遇到了闻名的双龙寺。</p>

    泰国是佛教文化气息最浓郁的地方,进入寺庙的时候要脱掉帽子和鞋子,并且身穿过膝的裤子表示尊重。阿卜耐心的给我讲解着注意事项,最后和我一起进入大堂。</p>

    江琛一个人站在外面,他似乎不喜欢和我们一起进行祷告。</p>

    古寺年久,每一道建筑上的痕迹都是岁月的恩赐,佛像金光闪闪,将本来光线不明的寺庙照亮,似乎整座庙宇都金碧辉煌。</p>

    佛堂相连,每一座佛堂里都有身穿袈裟的僧人在诵经。我和阿卜走进去,僧人看到我的时候露出温和的笑意,大概是因为我肚子上越加明显的隆起。僧人走过来,抬手抚摸我的肚子,嘴里念着梵音,我忽然感觉到肚子里动了一下,那是我四个月来第一次感觉到的胎动。</p>

    我激动地不能言语,僧人也感受到了胎动,他用泰语说着“您与我佛有缘,愿您和您的孩子健康。”</p>

    我双手合十回礼,忍着腿的酸胀,在垫子上跪坐着,听完了一大段的诵经。他拿着枝条蘸了供奉在佛前的水散布到众人身上,像是在洗涤凡人的罪恶。</p>

    我曾经没有信仰,也不会因为没有信仰而无所顾忌的行事,我以为人生不会因为有没有信仰而不同。更多的时候,我像是真的在遭受人世的苦难,这是不是也是我佛与我有缘的原因?</p>

    阿卜虔诚的祷告着“我佛慈悲,保佑tarat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顺利降生,身体康泰。”</p>

    他说的很认真,似乎对于生命充满了敬畏,我很难将他和以前那个轻松地让我打掉肚子里孩子的人联系在一起。至少,我没有想要再和他有什么牵扯。</p>

    我笑了笑,对着他微微点头,我轻声用中文说着“我佛慈悲,保佑我的孩子……”以及孩子的父亲能够平安。</p>

    后面的话我没说出来,在心里默念,尽管我知道阿卜听不懂,可我也不想听到。我分明那么恨廖长安,却还是能自然而然的想到他,为他祈求,这让我自己不耻。</p>

    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许久,我猜测着江琛或许会等的不耐烦,但意外的是他没什么暴躁的情绪,一如平常。我看到他的衣襟上也有未干的浅浅水渍,可我不明白,他一个人去另一间佛堂祷告些什么,我们不能听的话?</p>

    出了双龙寺,江琛的手机一直在响动,他不时的会拿着手机回一下信息,眉头却始终锁着。阿卜一把抓住我的手,指向前面“那里有动物园,大猫,大象还有火烈鸟。”</p>

    他大声说着,似乎是让江琛也能稍微听得清楚,所以说到大猫的时候,他说的是英文“tiger。”</p>

    阿卜拉着我大步向前走去,我正要回头看江琛是否也跟上来的时候,他小声的笑了笑,说道“tarat,你暴露的太明显了,今天你一共看了我五次,但是你却看了eminem三十六次。”</p>

    我惊讶的望着阿卜,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似乎胜券在握般继续说道“但是我知道,你们不可能,你有你的顾忌,他有他性格的弱点,你们注定不合适。”</p>

    阿卜的手臂粗壮发烫,他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得清的声音问道“所以,tarat,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p>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看到江琛拿着手机似乎在和谁讲电话,他的表情冷漠,却像是初见的那一天一样好看。路上的小姑娘纷纷拿起手里的照相机偷拍他,而我挺着肚子,站在很近的距离里。</p>

    却好像隔得那么远。</p>

    阿卜将我的头缓缓掰正,然后重重的吻下来。耳边响起无数的叫好声,看来游客们真是难得的热情。意识恍惚间,我听到一声闷哼,阿卜已经倒地,他的右脸结结实实的挨了江琛一拳,泛出红晕。</p>

    江琛站在我的身前,他的手紧紧的攥着手机,电话还没有通完,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bobo的名字。</p>

    周围叫好的人此时却是惊呼不已,纷纷围过来,我看到不远处巡逻的警卫也开车向着这边前进。阿卜起身,愤怒的和江琛扭打在一起,他的拳头马上要落到江琛脸上的时候,警卫冲进人群按住了他们。</p>

    我低着头,没敢去看谁的眼睛,素贴山的保卫处里,不会说泰语的江琛一直一言不发。本来交点罚款就可以息事宁人,而阿卜则一直在跟警卫解释事情的经过,言辞之间隐约表面他的意思似乎是不会放过江琛,势必要让他付出代价。</p>

    我实在看不下去阿卜的所作所为,倏忽起身,笑意道“阿卜阿勒开玩笑的,我们三个是好朋友,一起来观光,他们两个之间的小矛盾,不值得几位警官深究了。”</p>

    我一边说着,腆着肚子走上前,将钱包里的现金塞进看起来是领班的那个人手里“麻烦警官了,这些请大家吃饭喝酒,放松一下。”</p>

    这一招,全世界各地都通用,我知道这个世界恐怕没人会和钱过不去。警官笑嘻嘻的接过“不知道你和这两位是什么关系?”</p>

    我看了江琛一眼,镇定的用泰语说道“坐在那边的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们来自中国,这位是我们在泰国认识的朋友。”</p>

    “既然是这样。”警官把钱塞进自己的包里“你们以后注意一点在公共场合的行为,就可以走了。”</p>

    阿卜没再说话,他只是定定的看着我,然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拉着江琛迅速离开,甚至没等阿卜,而是直接租了个观光车下山回家。</p>

    他的手机因为刚才的警卫而摔倒地上,屏幕碎成了蜘蛛网般的形状。他侧着头,一路上都没说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奶奶看到我们回来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到我们的房间里,却问一句“阿卜没和你们一起回来?”</p>

    江琛接过奶奶端着的餐盘,放到餐桌上,始终一眼不发。我拉着奶奶的手“阿卜回他的家去了,奶奶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饭?”</p>

    “不了,我吃过了,到睡午觉的时间了,你们吃吧。”奶奶看了江琛一眼,然后转身走了,我立在门前,静静地看着奶奶离开,心里却忽的涌上无数的委屈。</p>

    江琛也静默的站在餐桌前许久,终是轻轻说道“许蓓蓓,你不饿么?”</p>

    我没转头,怕自己看到他就会忍不住委屈的眼泪,我从来不是那么爱哭的人,我也从来没有与谁有这么多扯不开的牵绊。</p>

    “你做错了,就连抱歉都不会觉得么?”</p>

    回答我的是江琛短暂的沉默,他转了转餐盘,将打开的汤盅再度盖上了盖子,大越也意识到这对我和他,又将是一场长对话。</p>

    “我没错。”江琛冷笑一声“难道你认为他吻了你,我不该动手打他么?”</p>

    我转过身“你为什么要打他,这管你什么事?”</p>

    “我爱你”江琛轻轻叹一口气“你听好了,因为我爱你,所以不能忍受旁人和你亲近。”</p>

    我抿了抿唇,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可面前这一切不是江琛开的玩笑么?肚子咕噜咕噜的响,我撇撇嘴“先吃饭吧,饿了。”</p>

    我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将碗摆好,打开汤盅的盖子。  </p>

    可江琛一直站在那里,他的眼神像是炙热的光线,即便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就让我觉得内心难安。</p>

    我把汤盅拿起来,再度盖上。</p>

    “江琛,你别这样。”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是在祈求他一样,定定的说一句,求求你了,求你别爱我。</p>

    我不是在感情中精明的人,我接下来的人生计划里除了孩子,再没有什么,toie说我关闭了感情接收器,那是因为我知道,接受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p>

    可我已经空了。</p>

    “如果你觉得,这对你来说是负担的话,”江琛坐下身,拿起勺子,他没再看我,而是专注的看着面前的菜“那就快点吃饭,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两顿。”</p>

    他笑了笑,将肉丸塞进嘴里,一脸的天真无邪。我松了口气,还好,他又在拿我开涮。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