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47 脱缰的野马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47 脱缰的野马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46 信仰←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48 深渊里的绝望

    toie打电话来喊我们参加跨年party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又一年要过去了。阿卜没再来找过我,起初我还会习惯性的给他留一双碗筷,后来也拿掉了。</p>

    奶奶没说话,她什么都看得懂。</p>

    江琛偶尔会出去,走之前他总会接到一个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像上次在素贴山一样,bobo打来的。我以为我看人准,纳卡会拿下江琛,结果并没有。我也以为bobo是江琛连朋友都不会做的类型,却也没想到他会和bobo开始密切的往来。</p>

    我大概更没有意识到,我会这么关注江琛。</p>

    四个月之后,肚子里的孩子长得更快,我每天几乎都在不停地吃东西,睡觉,慵懒着,惬意着。</p>

    toie在电话里说“tarat,如果不是江琛告诉我,我倒是不知道你已经有了手机。”</p>

    是啊,手机还是阿卜送给我的。</p>

    我没有回答他,赶忙扯向别的话题“跨年要在哪里玩啊?我现在还记得我们四个去玫瑰谷的时候……”</p>

    我讲到一半却发现,似乎讲下去还是尴尬。当初那么欢快,如今连相聚都是困难。toie的声音里似乎也有些无奈“纳卡订婚了,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来和我们一起玩,她和江琛不也是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p>

    纳卡订婚了?我有些激动“她和江琛才……分开一个月不到,怎么……”</p>

    用分开这个词并不准确,至少江琛说他从来没有和纳卡在一起过,我不相信纳卡对江琛那么深情,转眼就甘心嫁给别人。</p>

    toie苦笑一声“不知道江琛跟她说了什么,她真的死心了,死心到甘愿接受家族商业联姻,最近几天的报纸都在报道这件事。”</p>

    我和江琛很少看报纸,江琛会用手机刷网页,他大概能知道,但是他没和我说,我也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情绪,至少表现的风平浪静。</p>

    toie问道“江琛不在么?”</p>

    我看了看敞开的门“他出去了。”</p>

    电话那头顿了顿,然后传来toie诧异的声音“最近公司里都在传说着,江琛和bobo之间暧昧不明,两人……”</p>

    toie没往下说,我也早有感觉“这是他的选择,与我们无关。”</p>

    “你还是没变,永远那么无情。”toie说完这句话,大声的笑着,可他的笑声却像是利刃一般戳在我的心里,我几乎能看到本来会让我伤心难过的话语,慢慢的消融在盔甲之下。</p>

    无情才不会受伤,人类进化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感情的这种鸡肋的东西的存在,一旦有感情,就会有牵绊,挂念,伤害,渐次而生。</p>

    我也笑了笑,把窗帘扯得大开,阳光晒的我睁不开眼。</p>

    江琛回来的时候,我和奶奶已经吃过了午饭,躺在藤椅上休憩。他遥遥的走来,却没什么精神,我看到他眼角下的乌青越来越重。</p>

    江琛看了看我,然后转头进了房间,他到厨房里拿出碗筷,然后是细碎的吃东西的声响。我想了想,还是起身进了房间,他坐在餐桌旁,拿起汤匙喝着汤。</p>

    “纳卡要订婚了。”</p>

    他点点头“我知道,对方也是个商贾巨富之子,据说很喜欢她,青梅竹马,曾经追了她很久。”</p>

    江琛一向不爱多话,此时他叙叙的说了这些,无非是要让我放心。可偏偏是他这样的刻意的因我而起的反常,才让我觉得不舒坦。</p>

    “她对你呢?不也是挖心挖肺,一门心思明恋暗恋,四年的时间?”说这话的时候,我几乎可以感受到纳卡的心思,和她蔓延如潮水般的难过。</p>

    江琛放下碗,他定定的看着我“许蓓蓓,你不公平,那是她自己的选择。”</p>

    这句话如同一个巴掌甩到我的脸上,因为几个小时前我刚刚跟toie说了这句话。</p>

    我点点头,战败一般的离开,躺回到椅子上。奶奶伸过手来,握了握我的手,她的手掌不再圆润,甚至皮肤变得褶皱而干燥,却是温暖而有力。</p>

    奶奶说“孩子,你看起来很精明,不让自己受一点伤,可实际上,你是最傻的。”</p>

    我没说话,至少潜意识里还在否认奶奶的话。</p>

    清迈的天空美的好像人间仙境,每一朵云都承载了哀伤凄婉的故事,落成雨水洒在人们身上,唱成一首挽歌。</p>

    江琛会在早上我睡得餍足的时候喊我起床,他的厨艺在我的驱使下有了些进步,至少不会再剁一个肉馅而弄得整个厨房都是鲜肉渣。我们闭口不提任何感情的事,一日三餐是我们全部的对话内容。</p>

    toie拎着大包小包登门的时候,我刚刚喝光杯子里的牛奶。他戴了一顶红红的帽子,看起来颇有些跨年的气氛。</p>

    江琛接过他手拎着的礼品,轻笑了一声“你自己一个人逛这些母婴店的时候,难道店员不会觉得你是变态么?”</p>

    toie红了脸“我不是一个人逛街哦。”</p>

    江琛很快明白过来,他和他的伴侣一起,登时笑的更大声了“那样岂不是更像变态,而且是两个变态。”</p>

    toie冲过去拧了江琛一把,似乎并没有介意江琛的说笑。我在一旁看着,却为自己当初的小心翼翼而感到抱歉。</p>

    每一种爱的方式都应该让人尊重,而我的所谓尊重,更包含了连自己都很难察觉的异样眼光,如今看到江琛的坦荡,对比之下,自己的肮脏龌蹉才是无所遁形。</p>

    toie留下来吃午饭,叙叙的说着跨年的计划。他的父母不过这种偏西方的节日,在国际红十字会工作过的toie却是很在意,当然原因还有他的伴侣也是美国人。</p>

    toie说了一大堆,最后顿了顿“所以我决定,在这个房子里办跨年party。”</p>

    噗,我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就是你的计划?”</p>

    toie缩了缩肩膀“你知道的,tarat,我的朋友们能陪我和‘他’一起跨年的只有你和江琛……当然还有纳卡。地点无所谓,主要是氛围。”</p>

    toie一边说着,一边四处看了看“这房子的布局多适合办party,只是还需要简单的装饰一下。”</p>

    江琛没意见,他静静地往自己的嘴里塞着面包,手机呜呜的震动着,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toie也就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我深呼一口气“好吧。”</p>

    这一答应下来,我立刻就后悔了。</p>

    toie似乎也知道我是个不怎么喜欢热闹的人,他把门口堆得一大堆的东西,塞的我满怀。婴儿奶粉,尿片,小衣服,小被子应有尽有。</p>

    我笑了笑,倒也难为他这一番心意。</p>

    下午的时候toie拉着江琛去了超市,买了许多花和彩灯回来,各种彩带就不用说了,本来素淡的房间陡然间换了画风,欢庆的气氛扑面而来。</p>

    奶奶站在门口望了一眼,不住的点头“好啊好啊,这才有年轻人的样子,不要每天吵吵闹闹的,多玩耍玩耍。”</p>

    toie手疾眼快的将自己准备给奶奶的礼物也拿了出来,是铺在藤椅上的的柔软靠垫,大概是怕party的吵闹影响奶奶,所以先发糖哄得奶奶开心。</p>

    toie真是个鬼灵精,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几乎想不到那个在玫瑰谷和我说,他也喜欢玫瑰的刺的那个男孩了。</p>

    购置这些装饰品和食材的费用全部都被toie包了,他说他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还缠着我学做了一道简单的番茄炒蛋。江琛在一旁默默地切着菜,虽然他的程度还不能放任他在跨年夜下厨,但是在做切菜这一类的活,他总是格外细致。</p>

    时间一晃而过,总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的时候,跨年夜已经到来了,toie搬来了一个音响和麦克风,大约是想弄个简单的ktv,他甚至还有一个奇怪的箱子,没有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p>

    和奶奶一起吃过晚饭,千叮咛万嘱咐她不要被这便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到,我们会玩到很晚。奶奶很开明,这一点比toie的父母不知道强上多少倍,她挥挥手“你们尽情的玩吧,不要在意我。”</p>

    把奶奶送回了她的房子,我们三个就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toie不住的看手机,似乎他的‘他’还没有来,我拿起话筒“我先来唱首歌吧,偿还,邓丽君的。”</p>

    江琛很快去帮我找到了这首歌,尽管泰国的ktv里面并没有多少中文歌曲,出乎意料的是邓丽君的却几乎全部都有,我感到一丝欣慰,至少邓丽君深爱的这座小城,同样深爱着她。  </p>

    “不可能是我独徘徊,也不可能三人行,……不要用偿还做借口,再让我伤心。”</p>

    歌曲结束的时候,toie用力的拍着手“tarat,你唱的太棒了。”</p>

    我微微红了脸,然后看见江琛深邃的如星辰般的眼,他没说话,默默地点了重唱。</p>

    toie也放下了手机,似乎很期待江琛的演唱。</p>

    可是一开口。</p>

    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不可能是我~赌牌会,也不科能三忍型……”</p>

    我站起身,然后吐了出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