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54 我没有选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4 我没有选择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53 猜不透←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55 灰姑娘

    第二天一早,我和江琛来到医院排队挂号。躺在彩超仪器前的时候,我禁不住冒起了冷汗。</p>

    大概是前两次流产的痛楚已经刻在了骨髓里,所以一丁点相似的片段便会将那些痛苦勾出来。</p>

    廖长安着手安排我到医院流产,他选的医院自然与他有点关系,我不必担心出门的时候会有一大堆记者忽然而至,也不必担心医院会泄露我的隐私。</p>

    冰冷的刮宫刀在我的子宫里翻转的时候,我似乎看到自己的灵魂飘到体外,冷笑着看着我。</p>

    她说“这是你应有的惩罚。”</p>

    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咬着唇,将嘴唇咬破,尖锐的痛楚让我清醒,然后我看到明晃晃的手术台上的灯,惨白的像是谁的笑脸。</p>

    沿着走廊一步一步向外走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院长,她说过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在于每个人的选择。</p>

    廖长安没给我什么承诺,他待我比从前更加体贴。我们拿着咖啡对坐一下午,他不爱说什么话,一只手轻轻地敲着我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却又像是笑着的。</p>

    我爱他的捉摸不透,也恨他的缄默不语。</p>

    仪器的一头在我肚子的皮肤上划过,子宫里的图像就展现在我的面前,刚刚成为人形的小小一团,蜷缩着,他闭着眼,一只手挡在自己的肚子上,难以分清他的性别,另一只小手比出剪刀手的形状。</p>

    医生仔细看了看,也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这个孩子好调皮,不让你们看出他是男是女,是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呢。”</p>

    江琛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随着宝宝的动作而调整视线,站了许久,他的脖子已经僵直了,医生有些不耐烦,委婉的促我们离开的时候,他才总算恋恋不舍得离开。</p>

    “真没见过这么心急的爸爸。”医生嘟哝了一句,我笑的有些僵硬。</p>

    江琛一边扶着我一边问“医生说了什么?”</p>

    我摇摇头“没什么。”</p>

    “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江琛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我才发现自己似乎紧张的全身都要湿透了。他拿出纸巾轻轻拭去我额角的汗水,我看到他的喉结上下一动,然后听见他似乎有些紧张的说道“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就叫芒果的芒,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好听。”</p>

    我轻轻念了几声,芒,芒,有光芒的的意思也有芒果的意思,确实不错。江琛笑了笑,将纸巾丢到垃圾桶里,然后转身牵上我的手。</p>

    “不错吧?江芒。”</p>

    江?</p>

    我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看到江琛微微泛红的脸颊。我笑了笑,接话道“许芒,很好听。”</p>

    他抿了抿唇,眸色暗了下来,一路上都没和我说话。</p>

    晚饭的时候,奶奶察觉到不对,她看了看江琛对我说“怎么了?和你弟弟吵架了?今天出门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地?是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p>

    老人家想的总是多了些,我摇了摇头“宝宝很健康,江琛也没事,小孩子脾气,一会就好了。”</p>

    奶奶也没再多问,她给江琛夹了菜,两个人又开始语言不对的交流着,江琛对着奶奶笑,转眼却是淡淡的看着我。</p>

    卫生间有点窄,我身子重,洗澡的时候很费力,偏偏我既不能劳烦奶奶,又不能叫江琛帮忙。只能扶着墙壁用淋浴像是洗菜一样把自己涮一遍然后裹紧浴巾里。</p>

    怀孕后我胖了二十斤,镜子里的我像是维尼熊,皮肤隐隐生出些孕斑来,气色却是在调养下越来越好。大概要归功于江琛飞速增长的厨艺,和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却总是想到江琛在医院的画面。</p>

    他满怀期待的说“江芒。”</p>

    我将头偏到一边,昏黄的壁灯下,我下意识的也念了一句,江芒。</p>

    凌晨饿醒的时候,我披着外套起床,夜里总是凉一些,厨房里有准备好的夜宵,只要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吃了。</p>

    以往这个时候,江琛也会跑出来,他会一起吃一些,但他并不是饿,他只是觉得大概有人陪伴,我会吃的更多一些。而事实上也是如此,江琛的体重没有变化,我却是越来越圆润。</p>

    打开微波炉的定时开关,我走到江琛的房门前,他没有关门,似乎是想要随时听到外面的声音,可以起来帮我做一些事。</p>

    我轻轻地推开门,看见他躺在那张相对于他的身形来说有点碍手碍脚的床上,他的房间很简洁,电脑,手机,衣柜,床已经填满了整个空间。他似乎睡得很沉,昏黄的壁灯下,我看不清他的脸。</p>

    准备关门的时候,我却听到他轻微的痛苦的喊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p>

    他不断重复着,似乎陷入了可怕的梦魇。</p>

    我顿住手,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轻轻坐在他的床边。凑的近了,我才看清他紧缩的眉头和冒着冷汗的额角。我轻轻握住他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喊一句“江琛,醒醒。”</p>

    他睡得很浅,在我华音未落的时候睁开了眼,然后呢喃般说一句“小七……”</p>

    我笑了笑,看来当初玫瑰谷我讲的那个故事他倒是记得清楚,我说过我上学之前用的名字是小七,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是小九。</p>

    他的眸子渐渐亮了起来,紧锁的眉却没解开。</p>

    “许蓓蓓,你……”</p>

    “你做噩梦了?”我轻轻松开他的手“我记得以前在别墅的时候,你就总是做噩梦,醒过来是不是会感觉好一点?”</p>

    江琛缓缓起身,一只手撑住额头“不用你关心。”</p>

    果然还在生气,微波炉的提醒声音叮咚作响,我轻轻叹口气“要不要一起吃点东西?”</p>

    江琛继续别过脸去,不看我“不用了,谢谢。”</p>

    我有些无奈,只得起身往外走,到了厨房关上微波炉开关的时候,江琛戴着手套站在我身后,他仍旧没看我,而是挡在我面前,打开微波炉,把加热好了的汤饭端出来,径自端到桌子上。</p>

    我偷偷笑了一下,拿了两双碗筷跟在他身后,一起坐在餐桌旁。</p>

    因为又加热了一遍的关系,汤饭有些咸了,我刚喝了一口,还没说话,江琛已经端了一杯温水到我面前。</p>

    “谢谢。”</p>

    我接过水杯,也不去看他的表情,把胃填饱之后,我伸了伸懒腰,准备上楼。</p>

    江琛却幽幽出声“toie发短信来,约我们明天吃饭。”</p>

    “嗯。”我点点头,刚要抬脚,却听见江琛又喊了一句“许蓓蓓?”</p>

    “还有什么事么?”我再次转头,却看见江琛似乎一脸凝重的表情,似乎要与我长谈。</p>

    他顿了顿,转身去收碗筷“没事,好好休息,晚安。”</p>

    我不知道那时候他想要说什么,但他什么都不说,也没有让我的思虑减轻。相反,后夜里我几乎一直都在梦见他与我讲话,却怎么也不是我想听的那一句。</p>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想听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对江琛有了那么多的期待。</p>

    toie约的地方是我和江琛去吃过的一家,地道的泰国菜馆,对面是一个酒吧和一条路灯明亮的长街。我和江琛曾在这里见过toie和他的伴侣,也和江琛穿过那条长街去附近的医院。</p>

    许久不见,toie似乎变得更加精神了些,隔着很远的距离,他就在向我们挥手,他的笑容很大,大到像是假的。</p>

    我走的慢,toie便从菜馆门口迎了过来,他直直的看着我越发隆起的肚子,然后招了招手“你好呀,我是你的干爹,记得叫爸比。”</p>

    然后抬头问一句“中文名字取了么?”</p>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江琛,江琛没说话,他的脸有些僵。我点了点头,说“中文名字叫‘芒’。”</p>

    toie不懂中国的姓氏的问题,所以没有问姓氏,我松了一口气。</p>

    坐在餐桌上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一个大肚子的孕妇,一个好看的少年和一个gay。  </p>

    这样的组合很罕见,toie却对那些异样的眼光视而不见,他低头看菜单的时候,左耳上那枚闪闪发亮的黑色耳钉似乎更扎眼了些。</p>

    toie点了菜馆里最好吃的菜,其中大部分我和江琛也吃过,剩余的我也很期待。toie却是摇了摇头“我还是喜欢中国菜,tarat,下次去你家的时候,我一定要和你学。”</p>

    “你呀,总是嘴上说,又不动手。”我笑着戳toie的手,却看见一枚小小的,明晃晃的银戒指。</p>

    他自然的拿起手,向我们比了比“我也订婚了,比纳卡晚了些,对方是我父母选的,不错的女孩。”</p>

    女孩?</p>

    我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否会显得怪异,至少江琛的脸色变得深沉而哀伤,他点了点头,似乎是叹息着说了一句“toie,你知道的,纳卡的选择并不是任性而为,她的未婚夫我也认识,大学的时候一直在她身后默默地付出。但是你……”</p>

    toie打断了江琛的话,他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我没有选择。”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