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55 灰姑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5 灰姑娘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54 我没有选择←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56 柳暗花明

    那一瞬间,我觉得toie很可怕,他变得似乎不是他了,可分明坐在我面前对着我的人又是他无疑。</p>

    这种混乱的感觉,让我整顿饭吃的食不知味,toie却是谈笑自如的比划着手上的戒指“结婚,生孩子,这样我父母就会满意了。”</p>

    他微微笑着,不再多说一句,我却已经明白,他所作所为不过是终于沦为了他父母的傀儡娃娃。</p>

    江琛却并没有表现的如我这般沮丧,他一边和toie讨论着最近哪场球赛的精彩之处,一边给我剥着冬阴功汤里的海鲜。</p>

    “你现在要少吃这些了,对宝宝不好。”江琛将龙虾和扇贝拨出去,给我添了些新鲜的蔬菜。他的动作自然而然,我接受的也理所应当,toie看着,却是露出温暖却若有所思的笑意。</p>

    剥虾壳的时候,江琛不小心将汤汁溅到了衣服上,他皱了皱眉,然后去了卫生间整理。</p>

    我记得江琛是有轻微洁癖的,当初让他做家务的时候,他拖一次地,自己要洗十几次手。动手做菜的时候更是不会让菜汁和肉汁搅在一起,还会看着我大喇喇的手法暴走,我估计此时他的内心该是多么惊涛骇浪,却还要表现的安定平和。</p>

    toie看着我,突然开口道“tarat,你还不承认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江琛的?”</p>

    toie仔细捉摸着,露出一副鄙视的表情来“那个禽兽,对你居然能下的去手……哦,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怪不得他对你那么好,一直不理睬纳卡,原来你们早就……”</p>

    “他对我好?”我有些迷糊,不去管toie这一大堆的胡言乱语,言而未尽。</p>

    toie的神情有些难过,那种表情在我看到小九来孤儿院的时候,送他的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衣服,曾在我和其他孩子的脸上出现过。</p>

    “有的人,他的爱悄无声息,难以察觉,却不给你丝毫压力,让你理所应得的接受。江琛对你,就是这样。很奇怪是吧?我也很奇怪,他骨子里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终究还是没能逃脱宿命。”</p>

    toie似乎说的很深奥,却句句都真实的令人惊颤。</p>

    “把爱说出口的并不一定是真爱,而不说的,也不一定是不爱。爱与不爱的界限,要你自己去感觉,而tarat,我们缺的就是这种感受爱的能力。”</p>

    toie坐在那里,深色的桌椅让他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暗色里,他笑着看着我,我却听得见他的泣声,还有心底那些未曾痊愈的伤口不断崩裂的声音。</p>

    他说的话直接影响了我的情绪,那些难堪的过往几乎走马灯一样的开始在我面前闪现。</p>

    廖长安说过的‘我爱你’,廖长安说过的‘打掉’,他说过的每一句让我温暖让我心寒的话似乎都只是一句话。我爱你的期限,不过说那三个字的时间长度,不会多一分一厘。</p>

    我偏过头去,轻轻吐一口气。</p>

    江琛恰在此时出现在视线里,他衣服上的污渍已经除去了,连带着嘴角都带着笑。toie对着我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用泰语轻声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p>

    我点点头,也扯出一抹微笑看着他。</p>

    他泰然自若的继续吃着饭菜,我却觉得他的皮囊下包裹着一个渐渐生长的,狰狞的魔鬼。</p>

    江琛落座,递过来一张餐巾纸“许蓓蓓,擦擦你的嘴角。”</p>

    他露出嫌弃的表情,却是在我怔住的时候凑过来帮我擦掉嘴角的汤汁,toie又笑了笑,似乎在对我说“看,我说的对吧。”</p>

    对,你说得对。</p>

    小时候看到电视里灰姑娘嫁给王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这个故事不应该是这样。灰姑娘在煤灰里生活,她有什么资格去往云端跳舞?王子身边那么多女人,一时的新鲜感能抵得过阶级的阻隔?</p>

    结局应该是,王子娶了邻国的公主,灰姑娘嫁给了柴夫。</p>

    长大后遇见廖长安,我开始相信灰姑娘的故事。</p>

    灰姑娘即便生活在煤灰里,仍然有她发光发亮的过人之处,旁人只在乎她衣裙的脏污,那些闪光点只有欣赏她的王子看得见。</p>

    我的性格有太多的尖锐的地方,我生活在那么落魄的孤儿院里,我工作之前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可是看见王子的时候仍然想去拥有。</p>

    小时候有着干净好闻味道的衣服的小九,是我想靠近的王子。</p>

    长大后拿着手术用具,身穿白色衣服的廖长安,是我想要征服的王子。</p>

    可灰姑娘,终究是灰姑娘。</p>

    我用尽了手段去和吴美莱争廖长安,却还是没能动摇她的位置,因为她和他是享誉海内外的名医生,他需要她的光环和自己交相辉映,毫无意外,她就是那个邻国的公主。</p>

    于是灰姑娘的魔法失效,她落荒而逃,自己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念着那段泡沫般的爱情,度过余生。</p>

    可是灰姑娘没想到,在另一个国度里,她又遇到了一个王子。</p>

    这种时候,她还要去重蹈覆辙么?</p>

    我摇了摇头“不用了。”</p>

    于是挥手把江琛手里的餐巾纸夺过来,丢到一旁,在toie和江琛诧异的眼神中,我转身向餐厅外面走去。</p>

    长街上人熙攘攘,行人渐次增多,各国的语言交织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各种各样的面孔嘈杂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p>

    他们看着我,然后安静礼貌的给我让路。</p>

    对了,灰姑娘还有了前一个王子的孩子,这样,拒绝的理由又多了一条。</p>

    我听到发动机轰鸣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有人尖叫着用泰语喊着“拦住前面那个机车上的人,他抢了我的包。”</p>

    我的意识有些恍惚,只见着自己的面前的人群开始更加安静礼貌的让出了一条能让机车起飞的路,呆愣着的我,成为了那条路上唯一的阻碍。</p>

    机车嗡嗡的声音扰乱了我的耳膜,因为怀孕,我的视力也变得很差,只看见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直直的向着我扑面而来。</p>

    他们以为我是见义勇为要拦住他们的人么?拜托,我真不是,但是我已经来不及开口解释,周围的画面仿佛都定格了,唯独那辆不断冲向我的机车是鲜活的动作着。</p>

    我直觉他们撞到我的时候,我会飞出去,躺在路边,全身的骨架似乎重组着,扭曲着。</p>

    终于,有人在旁边拉了我一把,巨大的冲击力让我们一起向着旁边倒去,机车从我的脚边呼啸而过,我散掉的凉鞋的鞋带被碾压着成了一片焦灼。</p>

    我正想着是谁救了我,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时,在他的衣襟上传来我一直喜欢的好闻的香水的味道。</p>

    在我摔倒在江琛身上时,似乎听到他闷哼一声,而此时的他嘴唇发紫,双目紧闭着,不省人事。</p>

    刚刚自动散开的人群开始向着我和江琛聚集,似乎是有意要抢夺为数不多的氧气,toie再度像是当初一样,拨开人群走进来,他迅速将我扶起,而后俯下身查看江琛的情况。</p>

    我看到他动作娴熟给江琛掐人中,按压心脏,却似乎无济于事。我听到自己颤抖着问“他怎么了……?”</p>

    “心脏病突发。”toie的冷汗直冒,他叫周围的人马上给附近的医院打电话,而自己俯下身给江琛做人工呼吸。</p>

    他一刻都不停。人工呼吸,按压心脏轮番了几十次之后,我终于听见如同天籁的救护车的声响。</p>

    坐在救护车上,看着那么多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解开江琛的衣服,氧气罩下面,江琛的嘴唇的紫色越来越深,他一动不动,满面惨白。</p>

    toie轻轻将我揽在怀里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全身已经湿透,混着汗水和泪水的不明液体流进嘴角,我的脚有些发疼,不知道是不是被机车挂到了。</p>

    有一个护士走到我面前问我“你肚子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先兆流产的迹象?”</p>

    “你别管我。”我用力的推着护士向着江琛的方向,我听到自己嗓子里呜咽的声音“你去救救他……求求你了,去救他。”</p>

    toie按住我的手,冷静的回答护士“她没事,没有任何先兆流血的迹象,那边那位先生怎么样了?”</p>

    护士拿着手里的表格,她摇了摇头“马上就要到医院了,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他现在很危险,我们也不敢保证。”  </p>

    江琛,江琛。</p>

    我几乎是哭着碎碎念着,我的手冷到血液倒流,颤抖着。toie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没事的,他会没事的。”</p>

    不。</p>

    我的惩罚来了。</p>

    灰姑娘终究要害死王子,她不能爱他,而且害死了他。</p>

    笑着让我的宝宝姓他的姓的人,给我深夜里盖被子的人,注意我的一切饮食,会拉我的手的人,会用我看不懂的表情说爱我的人。</p>

    现在就躺在那里,因为救我而躺在那张床上,他没有说话,没有睁开眼,也没有再摸摸我的头发,说一句,宝宝的名字叫做‘芒’。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