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57 与我无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7 与我无关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56 柳暗花明←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58 第二次还是她

    医生叫我们补签手术通知单的时候,顺便也把接下来的一系列心脏搭桥的手术单递给我,那是需要家属签字的。</p>

    toie伸手要接的时候,我按住了他的手,然后将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的写在了妻子那一栏里。就好像当初我进医院,江琛写的丈夫那一栏一样,我开始明白他那时候的心情。</p>

    toie笑了笑,似乎发自内心的替我们开心。</p>

    不知怎么的,即便我回到家,坐在电脑面前的时候,也总想着自己那时候的动作,然后心里某个声音开始自然自语说些什么。</p>

    将卡号发过去之后,女生的头像又闪了闪,她似乎还有一些不放心的问道“不好意思,我进了你的房子之后四处看了一下,我看到你的衣柜里有很多挂着吊牌的衣服和鞋子……”</p>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能让她相信,若是以往我干脆懒得理,可这时候她是我唯一的救星,也是江琛唯一的救星。</p>

    我轻轻呼一口气,回答道“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随房子一起给你,那些衣服和鞋子,已经不适合我了。”</p>

    女生头像很快就再次闪了“谢谢了,你不会再回国了吧,所以才会把房子卖的这么便宜?”</p>

    是啊,我不仅不会再回中国,也不会再回去当初的那个我了。</p>

    廖长安是个我永远都没办法把握的男人,对于他来说,我似乎单纯幼稚的可笑,我的所有招数和目的被他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这一场博弈,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我的败北。</p>

    我曾经一直以为我会记得他利落的头发和干净的衬衫,一辆一辆低调奢华的车,在我面前一闪而过,带着我的自尊和卑微,到达我再也回不去的地方。</p>

    他没说过他爱我,但是他不肯放开我。</p>

    我也不知道原来爱的尽头是恨,是求之不得,辗转反侧。</p>

    凌晨两点的时候,银行卡里显示那个女生的钱已经到账,加上我以前准备的未来几年的生活费,刚好凑够五百万。</p>

    我哆嗦着给toie发了短信“钱够了,江琛可以做手术了。”</p>

    胃里的饥饿感传来的时候,我全身的知觉开始一寸一寸的复苏,我也才意识到,从中午到现在,我连一口水都没喝。</p>

    toie的短信很快回过来“这么晚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明早再过来,江琛还没有醒,一切正常。”</p>

    江琛。</p>

    这两个字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能让我心间一紧的名字。</p>

    鼠标一划,电脑的收藏夹显示着满满的网页,关于孕妇吃食的禁忌,日常的生活的注意事项……我似乎看到许多个他无法入眠的深夜,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幽幽的光照在他的脸上。</p>

    但是我猜不到他的表情。</p>

    我缓缓走进厨房,惨淡的白色日光灯下,简洁的装饰让我觉得冰冷,我想着,等江琛好了,我要把房子重新装饰一下。</p>

    我把冰箱里能加热速食的东西取出来,然后放进微波炉里。拿着杯子接了一杯温水,喝掉一半的时候,胃里的灼热感减轻了许多。</p>

    我看到江琛在热水器上贴的便利贴,他的字好看的不像话。</p>

    “喂,许蓓蓓,要喝热水的话,童锁长按三秒,然后离得远点!”</p>

    我猜他写这些字的时候一定在笑着吧,他会在心里默默地念我蠢。当时我因为用热水器总是忘记怎么解开童锁,将热水器的门都踢出了一个明显的凹痕。</p>

    我忽然意识到我怀孕六个月之后,脾气非常差,焦虑让我很难平静。还好那时候有江琛,除了我独自洗澡和睡觉之外,他几乎都要陪着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连乱糟糟的头发也是他帮我绑起来。</p>

    虽然他绑的也并不好看,然后惹来我的一顿臭骂。</p>

    原来,我们之间已经这么熟络,像是家人。</p>

    想到家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眼泪啪嗒一声落进水杯里,微波炉也响了起来。</p>

    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天花板被壁灯的光晕染着,一层一层的由明亮过渡到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去。</p>

    天刚蒙蒙亮,我起床给江琛煮了肉丝粥,他不喜欢葱花和香菜,为了他的健康,我放了很少的盐,虽然吃起来会没有味道,但是江琛应该不会嫌弃,他一向夸赞我的手艺。</p>

    toie睡在走廊里,几乎每半个小时就要醒来一次,然后看着隔着厚重玻璃窗的江琛仍旧在睡着,于是再返回位置倚着墙壁。护士推了推toie,指了指里面说到“你的朋友醒了。”</p>

    toie在护士的带领下,换上无菌的衣服,进入了江琛的重症监护室。江琛虽然醒了,却仍然要依赖氧气罩,全身插着各种各样的仪器管子,看起来像是一个怪物。</p>

    toie对着江琛笑了笑“别怕,你没事的。”</p>

    江琛动了动唇,toie凑近才听清江琛问的是“她呢?”</p>

    “她回家……休息去了,一会就要赶过来了吧。”toie看了看天色,心里预计着许蓓蓓的性子,怕也是一晚上没睡好,现在也许已经在路上了。</p>

    江琛轻轻摇了摇头“我是问,她知道了我的病么?”</p>

    toie顿了顿,他不知道江琛是怎么知道自己会突发心脏病的,这种遗传性的心脏病潜伏期很长,发病之前和常人没什么区别。</p>

    “她已经知道了。”toie微微皱起眉“难道你以为你都这个样子了,还能瞒住她?”</p>

    江琛微微呼吸着,他的眼睛眨的很缓慢,每一下都像是蝴蝶闪动翅膀的慢放动作。</p>

    “我只是,不想让她担心。”</p>

    toie几乎是一下子,眼里就涌出眼泪来。他抬手抹掉泪水,然后看见玻璃窗外那个同样满面泪水的女人。</p>

    护士说我做的食物不能带进去,江琛会有专业的营养师进行调配的食物供应,而我进去之前也要穿上无菌的服装。</p>

    我不知道江琛看没看见我,他的头陷在枕头里,氧气罩也遮挡住了他的大部分视线,但是看见他眼睛微微眨动的那一刻,我似乎看见他周围都有了生气。</p>

    无菌服没有孕妇装,于是我只能穿着大了好几码的无菌服走进去,袖口挽了几下,裤脚也拖沓着,像是个小丑。</p>

    我走到江琛面前的时候,他一下就笑了,似乎也觉得我穿的这衣服很搞笑。我也跟着笑,把眼泪一颗一颗都憋回去,咽进肚子里。</p>

    toie和护士离开,似乎去取江琛的早饭。江琛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坐在床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握住他的手。</p>

    他的手纤细,骨架也很好看,没有多少肉,却是格外的柔软。我一点一点扣紧,用力的将我的手掌与他的掌心贴合的没有缝隙,在他微微诧异的眼神里,我颤抖着声音说“我想好了,孩子就叫江芒。”</p>

    我的声带随着心情的激动而持续颤抖着,尾音都拖得很长,他慢慢收回了笑意,似乎在等我继续说下去。</p>

    “我觉得家里太单调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养一些花,养一个小动物,壁纸换成粉色和橘色……孩子生出来,把你的房间改成婴儿房,阳台可以放一个太阳椅雨天的时候,我们可以坐在那里,看着街上欢呼的行人。”</p>

    我自顾自的说着,没看到江琛冷掉的表情,他微微抬了抬手打断我的话。</p>

    “许蓓蓓,你是以为我要和你在一起的意思么?那大概是你误会了……”</p>

    江琛很艰难,却是吐字清晰的说着“我看你一个人怀孕那么可怜,照顾你是应该的,如果造成你的误会,那我道歉。”</p>

    我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甚至是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吻了我,这你怎么解释,也是看我可怜么?”</p>

    “那不过是。”江琛的眼里是戏谑的笑意,却又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解释道“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正常需求,但是你是孕妇,所以我们之间不也没发生什么不是么?”</p>

    对。</p>

    江琛说得也很对,所以,是因为在toie和我自己的不断暗示下,误会了江琛么?所以我最开始的想法是对的,他身边美女如云,怎么会爱上窝? [miao&bige].  首发</p>

    我尴尬的笑了笑,急忙抽回了手。</p>

    “这样啊,那我……”</p>

    “没关系。”江琛转过头去,似乎又要休息了。</p>

    我起身,一步一步的走掉,当初的激动欣喜和坚定的决定渐渐从身上剥落,走出去的时候,我又变成了那个没有一丝牵挂的自己。</p>

    江琛的手术时间安排在上午十点,我坐在走廊里,看着自己带来的肉丝粥一点一点变凉,就好像我沸腾了整天的心意,也渐渐失去温度,然后失去生机。</p>

    toie不知道我和江琛之间的对话,但他也察觉到氛围的不对,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把该做的努力都做了,接下来就看老天是不是站在江琛这一边了。”</p>

    我没说话,只是忽然觉得,自小到大与我有关的人和事都难逃厄运,而江琛现在与我无关了,自然应该是幸运的那一个。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