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58 第二次还是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8 第二次还是她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当我和院长站在火光中,眼见着残破的孤儿院瞬间变为一座废墟的时候,我有些庆幸,小九那么快离开了我们,没和我一起遭受这场厄运。</p>

    直到现在我仍然记得那两瓶娃哈哈和半只剩下的油腻的鸡腿,以及最终不知道丢到哪里的荧光塑料吊坠。我要感谢我的生命里有他的出现,没让本就绝望的我彻底被阴暗吞噬,而是燃出一些亮光来。</p>

    在后来上学,初中高中的时候,我仍然会时常感觉小九就在我周围,即便他长大了,变成了我认不出来的样子。于是怀着这唯一相遇的希冀,才能向着光点奔去。</p>

    但生命从来没有那么多承转巧合,遇到廖长安之后,我大概遇到了一生的劫数。</p>

    直到现在,我仍然开始相信,上辈子,我欠了他许多东西。</p>

    toie来到走廊外拍拍我的肩膀“江琛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你不去看看他么?”</p>

    我转头,大概露出了这辈子最难看的笑容,我说“我去。”</p>

    江琛已经用过了早餐,他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眼睛里亮闪闪的是我习惯的的光芒。我站在床边继续和他相视一笑,这下,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p>

    医生很快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我,似乎有些奇怪当初因为江琛担心的几乎要随时晕过去的我,此时却如此镇定的,观摩着一场生死。</p>

    “咳咳。”医生看了我两眼,然后照例开始诵读手术通知单上的字。</p>

    “本院声明,心脏搭桥手术有风险,结果由病人的妻子tarat承担。tarat,你确认这是你本人的签字么?”</p>

    江琛似乎歪过头来看了看我,那一瞬间我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我点了点头“我确认。”</p>

    医生合上了病历本,看了看时间说道“还有十分钟,准备手术。”</p>

    我搓了搓手,跟江琛解释道“当时情况危急,我就自作主张的签字了,希望你也……不要误会。”</p>

    江琛点了点头“我知道了。”</p>

    护士推着江琛的病床向着手术室而去,toie拍了拍江琛的肩膀“加油,我们等你出来。”</p>

    我也走过去,准备拍江琛的肩膀的时候,却被他抬手一把握住。</p>

    带着体温的的有些滚烫的手掌,似乎一点一点将热度挤进我的四肢百骸,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松开了手。笑了笑“谢谢。”</p>

    我几乎忘了我的那句,像朋友一般的问候“加油。”并没有说出口,那他这句谢谢又是为什么?</p>

    护士推着他的病床直接进了手术室,我和toie脱掉无菌服,继续坐在走廊里等待。很多时候的等待都是一种想象不到的折磨,爱情里的等待,医院里的等待,消逝岁月的等待。</p>

    我最吴美莱那个地位和年纪的女人,总明白对于廖长安来说什么更为重要,家庭,事业,亦或是他们八岁大的女儿。而我,不过是廖长安一时兴起,在怕等这个字,因为我不愿意等。</p>

    可偏偏,我等廖长安全心全意和我在一起,等了那么久那么久……</p>

    到了街边捡到的一个布偶娃娃。</p>

    玩腻了,就会丢掉。</p>

    天明的时候,廖长安亲吻一下我的额头,然后起床。穿上精致的衬衫和西装,他自己打领带总是很费力,可我怎么也没学会帮他打领带。他会公事的将接下来的行程都告诉我,潜台词是最近他又不能和我在一起,甚至让我也别烦他。</p>

    他不用说,但是我都感觉得到,他向来是那种聪明到不需要可以对谁费心机的人。</p>

    所以我只是躺在床上,看着他在晨光起的时候离开酒店,也许还要回家趁着他女儿还没有起床,给她一个一模一样的早安吻。</p>

    廖长安是不个不错的情人,床上,床下,划分的清晰且分明。</p>

    我会倒一杯红酒,倚在沙发上,看一些廖长安喜欢的老片子。剑客将泛着银光的剑刺进女人身体里的时候,鲜红的血液顺着剑身流到他的手上。</p>

    我看到他的表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他似乎呜咽一声,然后在女人倒下的时候哭了出来。</p>

    我晃了晃红酒杯,好像自己的身上也被戳了无数个血窟窿,我需要喝着这样鲜红的液体,假装给自己补血,换来几分慰藉。</p>

    港城的秋天来的时候,风很大。我围着厚重的纱巾,走在萧瑟的街道上,落叶飘到脚边,用尽一生只一次的打个招呼,然后被清洁工人无情的扫进垃圾车里。</p>

    我走进咖啡屋,坐在窗边,点一杯白水。我不喜欢咖啡的苦味,我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要自寻苦吃,我更喜欢白水的味道,没有味道。</p>

    看着街上的行人,我会捉摸他们的脸,会不会是小九,会不会是廖长安,会不会是我失去的那两个孩子,会不会是死在火灾里的那几个孩子……</p>

    整座城市一瞬间,陷入一场空。</p>

    toie递给我一杯热水“现在手术过去了一个小时,正是最紧要的时候。”</p>

    他微微颤抖着手,还要给我一个肯定的微笑“放心吧,没事的。”</p>

    “如果……”隔着纸杯的热水像是没有温度一般,我的心在无数回忆里兜兜转转,回到现实之后,不过是更加的不安。</p>

    我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如果江琛有事怎么办……”</p>

    toie轻轻吐一口气“tarat,我明白你的感受,他在非洲感染hbf的时候,我守了他一天一夜……”</p>

    燥热的气息和稀薄滚烫的氧气,大概是hbf爆发的时候,七月。</p>

    非洲的医疗设备本来就很差,红十字会带来的抗生素很快用光了,而toie口中的那个‘他’却忽然倒下了。</p>

    他是个背包客,至少在刚认识的时候,toie以为他是。不过是刚好和红十字会的toie乘坐了同一班火车,他蓝色的眼睛很好看,toie忍不住多看了几下。倒是他直爽的走过来和toie打招呼,然后一起接下来的行程。</p>

    在没有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究竟会爱上什么人,甚至什么性别。</p>

    他很快发起高热,嘴唇干的起了一层皮,他眼神涣散胡言乱语着。toie只能不断地用酒精给他擦身体,让他的体温降下来。</p>

    toie始终记得,那时候他说“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不再漂泊,而是找到自己所爱的人,安稳度过余生。”大概是他说的太动听,于是toie像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p>

    toie不知道那不过是他的愿望,主人公没有特指toie,可偏偏toie就这样陷了进去。</p>

    飞机载着药品降落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死于那场爆发性的病毒,他活了下来,他说那是奇迹。</p>

    因为他不知道toie因为照顾他一天一夜没有合眼。</p>

    那之后,toie和他离开了非洲,而此时toie的父母知道toie加入红十字会之后,开始逼迫他回清迈。</p>

    他说“我也想去清迈看看。”</p>

    大约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toie心甘情愿的折掉翅膀,跳进牢笼中。如果没有他,toie或许宁可隐姓埋名也会继续在红十字会工作下去,即便和自己的父母扯断一切联系。</p>

    但是toie也没有发现,他说他想去清迈,并不是因为‘toie’才去的清迈。</p>

    如果这些细节toie能早一些发现,就不会错过很多选择的机会。</p>

    他如他生死之间许下的愿望一样,留在清迈,开始稳定的生活。toie在他父母的安排下选修了建筑学,步入这个行业。很多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他在,大概toie不会对这一切逆来顺受。</p>

    他,是唯一吃尽苦楚也要守在这里的理由。</p>

    他是个画家,他的思维和思想永远让toie琢磨不透,但是toie无比清晰的知道,自己这辈子,如果只有一次爱上什么人的机会,那就是他。</p>

    清迈的雨季里,他一直住在一个民居,坐在窗前画画。toie鼓足勇气,走过去吻了他,而他,并没有拒绝toie。</p>

    虽然,不拒绝,并不等于喜欢和爱。</p>

    但是toie已经足够的喜悦,以至于忘记自己忽略的无数的可能性,只求得的却未必是他想要的那个结果。</p>

    toie试图做变性手术,他说“不,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很美了。”  </p>

    toie不知道,他或许更想说的是,他需要这种新鲜感和刺激感,才能画出东西来。</p>

    可偏偏,toie撞破了他和一个女人做,爱,在toie向他告白的那间民居里,旁边是打翻的画板和颜料,他们的画面看起来像是一副油画一样亘古传世。</p>

    那是toie和他的第一次争执。</p>

    他穿上衣服,看着站在门外的toie,然后关上了门。</p>

    toie打电话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和裸模不过是肉体关系,我爱的仍然是你,你又何必在意。</p>

    于是,toie继续骗自己,他只是画画,情到浓时难以控制而已。</p>

    那个裸模的样子,他记得很清楚,因为第二次还是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