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61 更重要的东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1 更重要的东西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62 这个笨蛋←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62 你比我幸运

    大叔使了使眼色,江琛身边的人迅速将他按了个结实,却也不敢太用力,生怕刚刚拆线要愈合的伤口崩裂。</p>

    “小琛,我不能看你意气用事,那些人已经发现了你的踪迹,清迈已经不安全了,这一次去纽约,等待你的将是全新的身份和全新的生活,你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p>

    大叔压低了声音,没让身旁匆匆而过检票登机的乘客听了去,可是却没按耐住情绪,几乎要着急的落了泪。</p>

    江琛没挣扎,他知道大叔的手腕,如果反抗的紧了,没准会被一棒子敲昏扛到飞机上。他于是低下了头,慢慢的说着“李叔,我二十岁了,我会对自己的行为负全部责任,我想过去自首……可是却没办法看着她没人照顾,我要留下,至少看着她把孩子生出来,看着她忘掉过去,好好生活……”</p>

    江琛说的缓慢又平静,却给人一种深邃的压迫感“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愿望了。”</p>

    李叔和江琛对望着,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会把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带会给你爸爸,希望同样能说服他。”</p>

    李叔挥了挥手,和剩余的那些人检票登基,他没敢回头,因为他知道等待江琛的将是什么样的结局。</p>

    江琛看着舱门关上,看着飞机轰鸣着飞向他的自由和梦想,可是身后却是他不能不去选择的更加重要的东西。</p>

    这不是选择,而是命运。</p>

    吃过午饭,我和江琛相拥着躺在沙发上,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却纠缠到一起解不出头绪来。江琛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憋得通红的脸,笑了笑“领养我的那个人,是我的亲生父亲,他待我很好……”</p>

    江琛似乎知道我想问什么,于是他慢条斯理的将我不知道的一切,娓娓道来。</p>

    江琛的生父江一鸣是地产大鳄,至少在中国房地产经济还没有变成阳光下的泡沫的时候,他的父亲在港城可以只手遮天。他将江琛带回去之后自然百般呵护,可江琛却总是哭着闹着要找我,多养一个孩子自然不是难事,偏偏孤儿院火灾,他的父亲再次带着他回到孤儿院的时候,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而院长带着我们人间蒸发了一般。</p>

    人间蒸发是对于江琛来说的解释,他的父亲若是有心找,未必找不到,却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让江琛能安心的结束对我的依赖。</p>

    他大概没想到,江琛不仅没忘了我。反而在很多年之后真的找到了我,但那时候,他是步入象牙塔的大学生,建筑系的天之骄子,而我是一个收银员。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障碍,他怕的是我忘记了他,或者说,怨恨他没能遵守当年的诺言,留在我身边。</p>

    于是,他宁愿保存着这份好好地幻象,每天都穿过几条街道,买上一大堆的东西来到我的收银台,只为了给货品扫码的时间能长一些,他能多维持几秒和我最近距离的时间。</p>

    可惜我从来没抬头看他一眼,事实上,我像个人工机器一样麻木的工作着,怎么会有心思去关注一个少年每天都会光顾这家超市,然后特意来我的收银台?</p>

    他一直静默着,不和我说话,有时间的时候,还会守到超市关门,然后远远地尾随着我,穿过肮脏的小巷,走进破旧的员工宿舍。所以恰巧,他也发现了我报名了柯恩国际医院的项目,成为提供给大学生实习观看的智齿拔除手术志愿者。</p>

    但是他也没想到,就是这一次手术,将我的生活彻底改变。</p>

    江琛顿了顿,他轻轻地抚上我的肚子,眼睛里是我看不懂的波澜“三年之后,我再次找到你的踪迹的时候,你已经爱上了别人。”</p>

    是的,我遇到了廖长安,于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后来辞去了超市的工作,蜗居在他给我准备的囚笼中,所以江琛费了许多力气,后来才在港城里再度找到我。</p>

    提到廖长安总让我下意识的全身冰冷,却又在心里漾出微妙的情绪来。江琛越过这个话题,轻轻吻了吻我的脸颊“今天就说到这里,困了么?去睡吧。”</p>

    我不想谈廖长安,至少是和江琛谈。于是点点头,去往楼上,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不想谈廖长安的不止我一个。</p>

    我不想谈廖长安,是因为不想让江琛不自觉地把他和自己比较起来,男人都有那种心理,尤其是江琛的这种偶尔的小孩子脾气。</p>

    但是不得不说,我几乎快忘了自己曾经那么深深爱过这个男人的事,曾经因为他伤心难过崩溃的事情,似乎都像是拿一杯红酒,看的别人的老电影。</p>

    我晕晕乎乎要睡过去的时候,似乎听到江琛在刷碗,哗啦啦的水声缓慢悠扬。</p>

    时间果然是万能的解药,或者是我从现在开始服用的毒药。</p>

    纳卡曾以为江琛是在清迈和我朝夕相处之后才爱上我的,所以她曾经觉得不甘,那种不甘渐渐发酵成对我的敌意,然后化成一道无形的屏障,阻隔在我和她之间。</p>

    那时候江琛忽然间断了经济支持,而寻到我的住处的时候,纳卡也寻了过来,在门口她问他“为什么你接受许蓓蓓的帮助,她在你心里又是什么?”</p>

    那时候我偷偷溜进了房间,没听到江琛的回答,他静静地一如往常,语气却柔软起来。</p>

    “她是我的全部。”</p>

    纳卡几乎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大概她怎么也没想到江琛对大学里各种各样的女生视而不见,甚至对自己也没有半分松动的时候,却爱上一个身怀有孕,来历不明的女人。</p>

    她气冲冲的走了,久久不能平静,甚至一气之下答应了父亲给她安排的家族联姻。</p>

    见到她未婚夫的第一面,他说“纳卡,你爱了别人四年,我对你的爱不比那样的时限少,他让你难过,可你又何尝没有让我难过?”</p>

    这世上的感情遵守着守恒定律,你欠别人的,早晚会被其他的人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讨回来,称因果报应。</p>

    于是纳卡忽然间明白,爱与被爱,不过是蒙住了眼摸索的游戏,自己没有赢,却也没有输。她答应了未婚夫的求婚,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去寻找,最值得珍惜的往往就在身边。</p>

    伦敦的天气很好,就是这里的雨像是羊毛一般不绝如缕,却又轻飘飘的没有骨气。</p>

    纳卡很想念清迈的雨季,那酣畅淋漓的雨水,她也有些想念那些在自己生命里画下深深刻痕的人。不知道自己的那一通电话有没有改变些什么,但至少听许蓓蓓的语气,似乎她已经很坚定了。</p>

    她是那种曾经毫无畏惧的人,却因为一场情伤而畏畏缩缩,纳卡不喜欢她现在的犹豫和畏惧。她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也像是受了伤躲在阴暗里的野兽,纳卡做的不过是把她拖出来,暴露在阳光下,让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清楚。</p>

    她身边的人才是良人。</p>

    而对于江琛,她有幸自己可以见证这一场繁华落幕,时间也阻隔不了的情愫。</p>

    于是早上起床的时候可以听到厨房里叮当作响,微波炉发出叮叮的声音,桌椅碗筷被拖动摆放整齐,而我伸一个大大的懒腰,起床下楼。</p>

    “江琛,几点了?”</p>

    “九点过一刻”江琛扶起我的胳膊,把我拖进卫生间里“去洗脸洗手,该吃饭了。”</p>

    他的衣服上是好闻的香水味,挽起的衣袖上似乎溅了油渍,我闻到煎蛋的味道,于是露出一副‘你把鸡蛋怎么样’了的错愕表情,却在洗漱完毕后出来,看到盘子里香喷喷金黄色泽的煎蛋。</p>

    江琛装作漫不经心的解开身上的围裙,却好像是等待着我称赞他一样准备随时露出得意的微笑,好像他小时候送给我一个他自己编的花朵戒指,等着我说‘我很喜欢’的时候,一样的表情。</p>

    于是我郑重其事的坐下,拿起叉子将煎蛋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一番道“天啊,江琛,你竟然……”</p>

    江琛轻声咳了咳,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准备听我接下来意料之中的称赞。  </p>

    “你竟然没放盐……”</p>

    江琛顿了一下,然后将他面前的煎蛋也快速咬掉一块之后,歪过脸来无可奈何的看着我。而我已经笑的合不拢嘴“骗你的,味道适中,很好吃。”</p>

    于是这样的情形开始轮番上演。</p>

    “江琛,这只芒果里面有一只虫……!”</p>

    “江琛,冰箱门是不是没有关,我听到提醒的声音了……!”</p>

    放羊的小孩在骗了大人很多次之后,再也没有人相信他,江琛却是无奈的被我骗了一次又一次。</p>

    我承认我确实还在怪他骗了我那么久的事情,但是我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竟然也开始会有情绪和这么幼稚的行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