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61 不用留字条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1 不用留字条了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62 你比我幸运←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62 伤痕

    toie父亲保持着他一贯的严肃,尽管医生说了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也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镇静如常。我想大概很难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崩溃,toie的意外不过是失败了的作品,碎了的陶瓷,他试图不慌不忙的掩盖他的印记,然后来证明自己依然是成功的作者。</p>

    像是无声电影一般,我眼看着医生替toie盖好白布,白色的布幔轻轻的从他的脚边,盖过他紧紧握着手机的右手,盖过他给我拥抱的肩膀,和好看的下巴。</p>

    我似乎早有预感,却在发觉的时候来的太晚,泪水沿着地板与他身下的水渍融在一起,我仍然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而我则希望下一秒就醒过来,能看见他从沙发上站起身,吃两个南瓜馅饼然后和我说‘明天见’。</p>

    但是没有。</p>

    toie的母亲跪倒在他的尸体旁,碎碎的念着,她说的太快而我几乎听不清她说了什么,我只看见她的肩膀不停地耸动着,她深深地埋着头,站在她手边的是如雕像一般的toie的父亲。</p>

    警察介入调查,确定我的手机里那条短信发送的时间正是他溺水窒息的时间,然后宣布,toie属于自杀身亡,报纸的大部分版面都在刊登这件事,照片上toie左耳的那颗耳钉和半张脸裸露在外,像是神秘莫测的油画。</p>

    我把报纸藏了起来,没让奶奶看见。</p>

    那几天我几乎没怎么睡着,好在因为怀孕的缘故,即便我再没有心情吃饭,却仍然扛不住身体的需要。江琛会想尽办法哄我睡着,然后小声的在厨房给我做吃的。他睡得比我睡得时间还要少,很多次我醒过来的时候,都看见他坐在床边,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望着我。</p>

    toie的葬礼很简单,迁入墓园的那一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穿着黑色的裤子和外套,手里捧一朵白色玫瑰,他说过他喜欢玫瑰,和我一样。</p>

    江琛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我身边,大部分的伞都遮在我的身体上方,他的半个身子都被雨打湿,我转身靠在他的怀里,以一种toie看见了会觉得欣慰的笑容,站在墓园的边缘。</p>

    toie父亲没有允许我们参加他的葬礼,千里迢迢赶回来的纳卡也没有参加。</p>

    他的未婚夫是个面目和善的人,五官不出众,却是温柔的让人无法拒绝,他的肩膀同样湿了一大片,而纳卡掩面小声的哭着,被雨水哗啦啦的声响掩盖的一丝不漏。</p>

    那之后,我再也没遇见过toie的父母,听别人说,他们终于同意将老家的房子卖了。那里成了清迈新的工业园区,而他们去了泰国更加向南的地方,在海边安度晚年。</p>

    纳卡继续返回英国,在机场的时候她张开双臂抱了抱我,那时候我才明白toie最后的那个拥抱原来是告别的意思。我什么都不懂,最起码的肢体语言都不知道,我想是个原始独居人,如果我能明白toie离去时候的决绝,是不是他就不会死?</p>

    纳卡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蓓蓓姐,你不要太难过,至少toie在最后的时间里能和你们一起共度,他没有落寞难过的离开,这已经是更好的结果。”</p>

    toie并没有按时吃药,在情伤和父母压力的逼迫下,他最终亲手杀了自己。</p>

    我们都明白,可即便能说出来,心里未必真的信服。</p>

    纳卡离开的时候,她的未婚夫仍然温柔的揽着她,我想纳卡也是好运的那一个。</p>

    第二天清迈的雨就停了,空气格外清新,门口走过卖花的小女孩,我买上一大把,想着亲自到toie的墓前去看一看,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p>

    我沿街走着,在一辆车前面都塞了一朵花,回头看过去,长长的街道上零星的温暖汇聚成一条河流,江琛跟着我走过来,他微微笑着,不说什么话。</p>

    距离预产期还有一百天的时候,家里已经忙得一团乱。</p>

    江琛带我逛各种婴儿用品的超市,然后买上一大堆的衣服鞋子和尿片,尽管宝宝调皮的不告诉我们他的性别,我和江琛就各自买各自的,他喜欢女孩,我喜欢男孩,奶奶做的小衣服则是男孩女孩都合适的。</p>

    她说,她也迫不及待的看到宝宝了。</p>

    将江琛的房间装饰成婴儿房之后,他的电脑放在客厅角落里,他也只能睡在沙发上。一米八的个子塞进沙发上,蜷缩着脚和头,一天下来他的肩膀就酸的不行,我努努嘴“搬到楼上和我睡在一起就好了。”</p>

    他差点被一块鸡翅噎死,然后双手抱着肩膀好像要被吃豆腐的感觉道“许蓓蓓,你在想什么?”</p>

    我脸上挂上三条黑线“江琛,你在想什么?我是说我的床够大,再睡一个人也没关系。”</p>

    于是当晚我就看见一个扭扭捏捏的人拿着枕头来到了阁楼上,偷着来看我睡觉顺便偷亲我两下的时候倒是显得更加正大光明些。</p>

    他拍了拍床的外侧“我睡外面,不然怕你摔下床去。”</p>

    我点了点头,然后向里面缩了缩,露出一大块空隙来。他慢慢的躺下,似乎放空了几秒,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他动了动唇“我们结婚吧。”</p>

    灯光沿着他的眉梢一直蔓延到唇边,阴影和光的界限分明,我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但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不浪漫的求婚。</p>

    我红了脸,甚至酸了鼻子,却是转过头去“不要。”</p>

    江琛伸手过来揽住我的腰,他的语气里甚至有些小孩子讨要糖果的味道“为什么?”</p>

    “难道你要我大着肚子去拍结婚照和婚纱么?”我转过身来想要好好的捏一捏他的脸,却正好撞到他的唇角,那里是好闻的薄荷味道。</p>

    他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他笑了笑说“也好,等孩子生出来,可以给我们做伴娘!”</p>

    “是伴郎!”我伸手去捏他的脸颊。</p>

    他却一把将我紧紧扣在怀里“我喜欢女儿,然后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仅次于你幸福的人。”</p>

    我从来不知道江琛一个工科男,是在哪里学会的这些甜言蜜语,在他说了无数句情话里深深睡去,梦里都是一片粉红色。</p>

    他抱着女儿,走在阳光下,扯一只粉色的气球,而女儿在吃一根棉花糖。过往的人都会忍不住望去,然后微笑着赞叹一句,我似乎,也开始喜欢阳光和一切鲜艳色调的东西了。</p>

    醒来的时候,江琛已经不在身边了,厨房里响起叮叮当当切菜的声音,我暗叹一句江琛的刀工估计已经在我的逼迫下鬼斧神工了,然后起床去阳台看我养的那些花。</p>

    如果不是阿卜忽然出现在门前,大概日子就会这样过下去,平淡的翻不起一丝波澜,而我对于这样的生活已经期待了太久太久。</p>

    下楼的时候我称了一下,一百三十斤,看来肚子上这个沉重又甜蜜的包袱最近飞速的充实着,家里的冰箱几乎每天都要重新买上东西塞满,江琛在下午的时候出去买菜,那时候太阳没有那么热,超市里也没有因为下班的高峰期而挤得水泄不通。</p>

    我翘着水肿的脚,倚在沙发上看着那个我一直喜欢的搞笑泰语节目,门铃响起的时候我看了看时间,江琛才出去二十分钟,看来是忘记了拿钱包,这个粗心鬼。</p>

    “江琛,你怎么会这么笨……”我打开门,然后凝固了笑意“阿卜?”</p>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阿卜退了一步,然后我看到门后出现两个警察,他们上前来架住我“您好,我们是清迈警察署国际犯罪科,现在有事情需要向您求证,请您跟我们走一趟。”</p>

    他说的很官方,至少这样的语气我只在电视上演的警匪片里看到过,而我并不喜欢警匪片,因为警察永远来的不及时,至少在歹徒行凶之后才会慢吞吞出现,说一句响亮的台词,谢幕。</p>

    我看到阿卜有些抱歉的眼神,我不知道他在抱歉什么,上次还是因为他的警察朋友,我才找回了我的钱包和一系列证件,也总算将警察在我心里的好感度向上刷了一点点。</p>

    “tarat,我去帮你拿一下衣服,这次可能要在警察署,待很久。”</p>

    我点了点头,却又想起什么说道“帮我留一张字条提醒江琛,我很快回来。”</p>

    那时候我在想,或许廖长安报警说我失踪了,所以才会要有警察将我遣送回国,根据廖长安的能力来看,他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miao&bige].  首发</p>

    如果这一幕早几个月发生,或许我会感天动地,至少能证明我在廖长安心里占有一席之地,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想的是让江琛别担心。</p>

    他出去买采了,还没回来。</p>

    阿卜点了点头“我先帮你拿衣服吧,至于字条就不用留了。”</p>

    我还不懂字条不用留了是什么意思,难道阿卜还在吃江琛的醋,他这么久没联系我,应该不是余情未了伺机报复,那究竟是为什么?</p>

    警察对我很客气,因为我已经快要行动不便,坐上警察的时候,奶奶走了出来,我看到阿卜跟她解释了几句,然后她点了点头。</p>

    阿卜人不错,奶奶很信任他。</p>

    他把外套递给我的时候才终于说了句“江琛也在警察署,所以不用留字条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