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67 云雾与天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67 云雾与天明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066 罪魁祸首←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068 我们都失败了

    江一鸣和江琛的母亲初媛,是在港城最大的会展活动中心遇见的,那时候江一鸣已经巨富加身,成为港城首屈一指的企业家。</p>

    而初媛,是第一天上班的会场活动中心礼仪小姐。</p>

    每一个入会场的人都需要邀请函,而江一鸣没有拿出自己的邀请函就要走进去,旁人自然认识这个港城风声雀起的地产大鳄,除了初媛。</p>

    她将纤细的胳膊拦在江一鸣的身前,字正腔圆又不卑不亢的说道“请出示您的邀请函。”</p>

    初媛几乎听得见身后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面前这个男人却是微微勾了勾唇角,转头对身后的人说道“我的邀请函在哪里?拿上来给这位小姐看看。”</p>

    身后跟着的人手脚麻利快速从公文包里把邀请函翻出来,他也出了一身冷汗,还好这份邀请函没像以往的活动时随手扔了,再说了江一鸣还需要什么邀请函证明才出席会场么?</p>

    他没带什么好脸色的将邀请函放到初媛手里,初媛认真的确认了一下,然后侧身到一边一扬手“请进。”</p>

    她几乎没什么表情,尽管嘴上挂着千篇一律的微笑,又像是从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江一鸣看了看她,然后转身进了会场,这一场闹剧却成为了第二天头版头条。</p>

    ‘礼仪小姐不识‘江一鸣’,是社会之幸还是企业之悲?’</p>

    江一鸣看着报纸的笑出声来“如今的记者真是无病呻吟,捆绑消费居然弄到了我的头上,山区里的孩子他们不去关心,道路坍塌他们充耳不闻,反倒把社会的道德高度架在我的身上。”</p>

    江一鸣把报纸丢进了垃圾桶,对身后待命的助理吩咐道“找到这个记者,然后让他滚蛋。”</p>

    他向来不喜欢别人对他品头论足,更何况这种媒体?他的成功自然是靠自己的奋斗,他坚守的内心也从未更改,他甚至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上。</p>

    江氏集团的顶楼,江一鸣站在落地窗前,拿一杯咖啡,在袅袅的香气里,忽的想起了那个莽撞却又天真的女孩。</p>

    再次遇见是在一次酒宴上,江一鸣不喜欢这种场合,但基本的人情世故他也逃不脱,于是在一群陪酒小姐里,看到了那个他怎么也忘不掉的脸,明明是笑着的,却没什么表情的脸。</p>

    很快有人发现江一鸣的目光,于是见缝插针将初媛塞到江一鸣身边,各色人物面露心满意足的微笑,整场酒席其乐融融。</p>

    明明是陪酒小姐,初媛却喝的比江一鸣还要多,饭局结束的时候,她倒成了不省人事的那个。</p>

    江一鸣嗤笑了一下“好手段。”</p>

    酒店套间,江一鸣将醉酒的初媛带走,他也是正常男人,自然一切水到渠成,唯独让他有些惊讶和不安的是,初媛是第一次。这种事情作假的人也多,可从她绯红的脸颊和难耐的痛楚来看,她是真的。</p>

    初媛醒过来的时候,江一鸣正在打领带,他早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宿醉的痛楚也抵不过发现自己衣着寸缕躺在床上,而一个男人悠然的站在眼前。</p>

    “我叫江一鸣,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实际上我们已经见过两次面了。”江一鸣看了看手表“我长话短说,昨晚趁人之危是我的不对,但我愿意负责,你选择留下,我们可以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如果选择离开,可以拿走这张支票,当做封口费。”</p>

    江一鸣拿起椅子上的西装,继续道“我不喜欢除此之外,其他的解决途径,你可以考虑一下。”</p>

    他转身离开,没去看初媛的表情,或者说他没敢去看。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心慌的感觉,他怕,怕初媛选择了第二种,可是他自己也放不下高傲去承认自己对她动了心。</p>

    门口的助理得了江一鸣的命令一直守着,对于这个女人他还有些印象,腹诽着,真不知道这个女的走了哪辈子的狗屎运。</p>

    初媛在江一鸣走后,起身洗澡,穿好衣服整理好之后,她拿起了支票,不菲的价格,这个男人真是看得起自己。</p>

    初媛拿走了支票,门口守着的助理也回来向江一鸣禀告了这件事,意料之外,也像是意料之中。江一鸣摇了摇头,难道第一种选择不是更明智么?这个女人是傻还是情场高手?</p>

    无论是什么,江一鸣的心里都隐约间挂上了这个女人的身影,徘徊不去。</p>

    第三次遇见很快接踵而至。</p>

    江一鸣派去调查她的人很快给了答复。初媛,女,二十三岁,港大艺术系高材生,本来是今年秋天出国交流的港大名额之一,却忽然间自动放弃,而是露面于各大会场,夜总会,酒席之间,疯狂捞金。</p>

    初媛看着从面前的豪华商务车上走下来的江一鸣,浓妆淡抹的脸上露出一丝错愕和更加难以捉摸的欣喜。</p>

    “礼仪陪酒,你做了半个月,赚的钱不是抵不过我给你的一张支票么?”江一鸣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好像这样的措辞能在这个自己丢掉骄傲的女人面前,把尊贵感重新找回来。</p>

    初媛的脸色瞬间又变的毫无表情“您有什么事还是直说吧。”</p>

    江一鸣顿了顿,也言归正传道“不要再出入在那些不干净的场合,你需要多少钱,我给你。”</p>

    初媛似乎没听见一样,转身就要走,被江一鸣一把扯住“你不要不识好歹!”</p>

    初媛笑了笑,相比于那些刻板的微笑,这样的嗤笑反倒让她整个人生动鲜活起来。她说“江先生,你我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个交易,并非你的条件不够诱人,只是我不想答应而已。”</p>

    她轻飘飘的走了,高挑的背影像是一只蝴蝶。</p>

    江一鸣忽然发现自己真是可笑,居然要用自己一向鄙视的钱来换喜欢的人。</p>

    财富不过是自己证明自己人生价值的路上随之而来附属品,尽管在世人眼里,财富才代表着成功,却并非江一鸣判断人生的标准。</p>

    可如今,他却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在做自己都不屑的事情。</p>

    房地产的轰然崛起,也意味着很多企业瞬间化为泡沫,这其中就有初媛父亲的产业。破产之后,她家里背上了巨额债务,父亲跳楼自杀,母亲心脏病住院,让这个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庭一瞬间变成了黑色漩涡。</p>

    那个展翅欲飞的蝴蝶,也折断了翅膀。</p>

    一个星期后。接到初媛电话的时候,江一鸣变得像是在看砧板上待宰的鱼肉,面露笑意。他说“你需要多少?”</p>

    初媛咬了咬唇角“五百万。”</p>

    即便是二十年前的五百万不是小数目,曾经对于初媛的家庭来说也可以轻易出手,可如今却变成了初媛人生的定价,</p>

    “怎么?上次给你的一百万支票这么快就用掉了?”江一鸣悠闲地喝着咖啡“好在你现在在我这里还是值这个数字的。”</p>

    五百万很快打到初媛账户上,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知,总算在冰冷的医院走廊里,感受到微末的暖意。</p>

    一百万交了母亲二次手术的费用,剩余的钱还了公司破产后的财务漏洞,初媛在微微放松的下一刻哭出声来。</p>

    三番五次的欲拒还迎,江一鸣对这个女人已经定位成了情场高手,可本来那么轻易就可看穿的手段却将他的心钓的左右摇晃。</p>

    江一鸣吻上她的唇的时候才终于有些明白,原来自己真的爱上这个人了,下一秒则因为自己这个发现而变得暴怒,他将初媛摔倒在床上,曾经的温柔不见,力道更是让她紧紧的皱起了眉。</p>

    初媛离开的时候,似乎还因为疼痛而步履维艰,江一鸣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别让我发现你有别的男人,否则后果自负。”</p>

    初媛笑了笑,关上了门。</p>

    她短期内不会再需要钱了,母亲的手术在即,她要专心陪着她。医院里她卸了妆,干净的像是个邻家女孩,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已经不干净了,她的一切美好都和钱扯上了关系,偏偏她还要感谢这一切,能够挽救她母亲的生命。</p>

    手术前一天晚上,她的母亲却忽然心肌梗塞去世,电光火石间,她所有最亲最爱的人和事情都离开了她,化作两座冰冷的墓碑。</p>

    初媛坐在墓前,手机号码显示着江一鸣的来电,她的眼泪落到屏幕上,这个时候唯一联系她的人,却是他。  </p>

    江氏集团顶楼办公室。</p>

    江一鸣把咖啡杯摔到助理的脸上“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初媛家里的事?从明天起,你不用来了!”</p>

    他拿起衣架上的风衣,快速向外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助理,拨通初媛号码的时候,江一鸣的心情变得酸涩复杂,又小心翼翼,他问“你在哪里?”</p>

    “明山墓园。”</p>

    “好,呆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过来。”</p>

    江一鸣像是从迷雾里走出来,他心疼她的隐忍,也在后悔自己的无知,当他把初媛终于拥进怀里的时候,他开始承认。</p>

    “我爱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