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清迈遇见你 073 巨大的断翅阴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73 巨大的断翅阴影

小说:我在清迈遇见你 作者:顾奺则安

    电视上,廖长安和吴美莱继续出席各种国际活动,这场喧闹日久的案件竟然意外的让柯恩国际的名声传的更开,而廖长安醒过来的‘医学奇迹’也更加让他成为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p>

    对于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吴美莱,更是被贴上了‘守望’廖长安的标签,记者看着两个人紧紧交握的手问道“请问廖先生,支撑着你醒过来的意志是来自于什么?”</p>

    所有人都知道,官方以及预设好的答案,是廖长安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吴美莱,微笑着说一句“当然是因为我的老婆。”</p>

    很多时候,所有人都逢场作戏,甚至不去拆穿旁人的演技,以求得一种心知肚明。</p>

    廖长安却是笑了笑,看向镜头。坐在沙发上的我似乎感觉到他穿过屏幕锁定住我,他说“我醒过来的时候,也才刚刚明白真正让我牵肠挂肚的是什么。”</p>

    吴美莱脸色一僵,却很快转换成以往那般得体的微笑,记者们听不出廖长安的意思,以为他说的自然是身边的人。</p>

    可吴美莱清晰地记得,那天凌晨四点廖长安醒过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尽办法弄到许蓓蓓的联系方式,然后打电话让她来到他的身边。</p>

    他视立在病床旁的吴美莱为无物,即便她因为看到他醒过来而激动地红了眼。</p>

    她和他频频现身在众人的视野里,柯恩国际医院的股票一路飘红,却终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愿不愿意再陪他演这场戏。</p>

    廖长安回到别墅的时候,保姆刚好做好晚饭,我拿着他书房里的书看着,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让我眼睛痛。他立在沙发后,轻飘飘道一句“如果你这么无聊的话,明天我们去看海吧。”</p>

    我的手抖了一下,如芒刺在背,迅速站起来。“你很忙吧……不需要陪我。”</p>

    廖长安绕过沙发,一只手拖住我的腰,将我带向餐桌,他的衣服上还有外面空气里冰冷的气息,我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p>

    “我把事情都往后推,你的预产期就在下个星期,总也要挤出时间来陪你。”</p>

    我有许多拒绝的话,却在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一句也没能说出来。这本来就是交易,拿我的一生去换江琛的一生,所以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什么拒绝的资格。</p>

    晚上的时候,廖长安仍旧将我紧紧地桎梏在他的怀抱里,而我不出意外地噩梦连连。梦里是消毒水的味道,曾经让我安心的味道如今变成我噩梦的来源,因为我看见江琛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他的心脏处破开一个巨大的空洞,他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似乎在问“为什么?”</p>

    醒过来的时候,廖长安的脸色不太好看,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梦里喊了江琛的名字,但是我已经想念他想到心缩成一团,然后一点一点凝出泪来。</p>

    廖长安没说话,他抬手将我额角的汗水擦去“你需要看医生么?最近你总是做噩梦。”</p>

    我摇摇头“不用了,我没事。”</p>

    我缓缓起身,走进卫生间,温水洗去梦境里的疲惫和痛楚。镜子里的我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眼角下是青色的痕迹,我忽然理解江琛眼角下同样的青色。他也常常因为自己杀了廖长安而噩梦缠身,似乎清醒过来才是唯一的解药。</p>

    转身要出卫生间的时候,我听到卧室里廖长安似乎在讲电话,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他心脏病复发,管我什么事?我做了伪证放他一马,难道你还要得寸进尺?”</p>

    江琛!</p>

    只听到这一句,我几乎百分百肯定与江琛有关,我慢慢走出来,似乎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廖长安转身看到我的时候,迅速挂断了电话,他笑了笑“下楼吃早饭吧。”</p>

    “廖长安。”我很久没这么喊过他的名字了,从前我每天默念的无数遍的名字,如今却没有半分流畅的感觉。</p>

    “江琛怎么了?”</p>

    “江琛?”他的脸色很难再保持笑容,他一直对江琛有敌意,不仅是因为江琛打了他,险些使他致死,还因为我亲口承认我爱上了江琛。</p>

    “许蓓蓓,你别忘了,你既然来了我的身边,就最好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你是我的人,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的!他不姓江!”</p>

    廖长安终于爆发了,他从来不是能隐忍什么的人,而事实上从他出生到有今天的成就,他也不需要为了谁去隐忍什么。</p>

    以前的我,恐怕在他敛起眼眸的下一刻就已经缴械投降,我怕他,我爱他,这是个永久循环的题目。可是如今,他的愤怒反倒让我觉得不可怕了,甚至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是因为他的胆怯。</p>

    他害怕我了。</p>

    我没有时间去思考其中的原因,但是既然他害怕我,我就有了达到我目的的资本。</p>

    “刚刚那个电话是江叔叔打来的吧?”我没像他一般歇斯底里,反倒冷静异常“廖长安,我必须去看江琛。”</p>

    江琛在清迈的时候,心脏病突发的画面还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他苍白的脸色和紫色的唇是我再也不想看到的场景。我必须去看他,即便我用自己的自由换了他的自由,可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用处?</p>

    廖长安轻声哼了一下,他甚至整理了一下衣角“安心备产吧,江琛不会有什么事的,江一鸣肯定花了大价钱给他儿子最好的救治手段,你又何必担心?”</p>

    我慢慢走到床头,柜子上放着保姆送来的蜂蜜水,金属的汤匙看起来闪闪发亮。我拿起汤匙,放到自己隆起的肚子上,我看到廖长安惊变的脸色,一字一顿“我必须去看江琛。”</p>

    廖长安的眼睛里全是失望,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望,至少我从来没对什么给予过希望。他转过身,似乎并不受我的威胁“许蓓蓓,那是我和你的孩子,我不信你为了一个外人……”</p>

    “啊!”</p>

    我将汤匙重重的戳向自己的小腹,强烈的痛楚蔓延开来,我禁不住喊出声,双腿间忽的一股热流涌过,我知道羊水已经破了。</p>

    我在心里默默念着。宝宝,不要怪妈妈,你还记得那个给你取名字叫做芒的叔叔吗?妈妈也很想他,妈妈想去见他,而只有这样才能直接去医院,逃离这个囚笼。</p>

    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肚子里的生命曾经对我来说不过是讨好廖长安,或者让他对我愧疚的手段。我从未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好的妈妈,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照顾一个小小的生命,教他走路,说话,用勺子。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p>

    可是因为江琛,他拿着给宝宝买的小衣服时微笑的模样,他摇晃着奶瓶,仔细看说明书的模样,他轻轻牵着我的手,说孩子的名字叫做‘芒’。</p>

    因为他,我才对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有了不一样的期待。江琛不在乎他是廖长安的孩子,而我也似乎忘了肚子里的宝宝和江琛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只是沉浸在江琛给我的生活里,有了希望,而且是永远不会失望的希望。</p>

    腹痛袭来的时候,我的愧疚也同样让我痛不欲生,我不知道宝宝会不会出意外,但如果真的来不及看到江琛,我也会后悔一辈子。</p>

    我站在悬崖边上,无论怎么做,都没办法全身而退,唯有进。</p>

    廖长安自然知道我做了什么,汤匙弯曲了形状,落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几乎血红了眼“许蓓蓓,你他妈的赢了!”</p>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冲下楼的时候我已经满身大汗,保姆尖叫一声,看着廖长安抱着我走出院子。他从来不开车,可是现在他把我放到车子后座,自己拿了钥匙发动了车子驱车而去。 百度嫂索#>笔>阁 —我在清迈遇见你</p>

    感受到车子的高速行驶的时候,我看了看廖长安的背影,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泛出青白色。</p>

    我该庆幸这是清晨,没有到港城的上班高峰期,所以到达医院的一路上都通行无阻。廖长安抱着我放到急救室的时候,医生很快做出了诊断“产房准备,如果孕妇清醒的话可以选择助产,如果出现其他情况,要迅速剖腹。”</p>

    医生说的很对,因为我的眼前已经因为剧痛和汗水而模糊,我被推着走进产房的时候,看到廖长安笑了笑“你说巧不巧,江琛也在这家医院,许蓓蓓,如果你能活着出来,一定会见到他。”</p>

    他分明是笑着的,我却看到他落了一滴泪水,刚好砸在我的手心里,一片温热的触觉。</p>

    惨白的手术灯光照进我的眼睛里,我听到有人在说“产妇陷入昏迷了,准备剖腹。”</p>

    我明明听见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像在廖长安的怀抱里做的无数个噩梦一样昏昏沉沉。</p>

    但是我知道,廖长安一定守在产房外面,他会不会像我当初流产之后一样,低着头蜷缩着,在无数等待灼心的时刻,慢慢的蜕变出,像是巨大的断翅的阴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