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五章 目光如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目光如矩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越看越觉好笑,身披红氅的胖子简直是他见过的史上最灵活胖子,有如一只吃成猪的燕子,绕着身披白氅的青年上下翻飞。而那个身披白氅的青年看着身材削瘦,但灵活度跟身披红氅的胖子有天壤之别,尤如四肢关节生了锈的机器人,每一剑都打的磕磕绊绊,随时都可能让一剑杀了。

    看了一会,他的笑容逐渐凝聚在脸上。如果身披白氅的青年被杀了,他岂不是也活不了。想上前帮忙,以他的修为又能帮得了什么忙?

    眼看两人已斗了一百来招,身披白氅的青年左形右绌,每一剑都可能被杀,每一剑又都奇迹的躲过,就好像身披红氅的胖子故意相让。可瞧红氅胖子一副拼命的模样,哪里有一丝相让的意思。

    任天养好奇,聚精凝神细细观察。两人快如闪电的打斗突然慢了下来,就好像正在快进播放的动作片一下子变成慢速播放的纪录片。

    任天养心头一震,神情松懈下来,慢下来的打斗又快如闪电。他如此试了两三次,明白并非两人的打斗忽快忽慢,而是自己只要一集中精神,看东西便清晰起来,原本看不出明堂的打斗如今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由的一喜,聚精会神去看打斗的两人。

    看了没两招,任天养便明白其中的关节。并非身披红氅的胖子故意相让身披白氅的青年,而是身披白氅的青年看似笨拙的一招,攻得都是身披红氅胖子的破绽之处,如果身披红氅的胖子不收剑弥补破绽,还没伤到白氅青年,早被白氅青年所伤。

    没聚精会神看前,胖子身法如电,他看都看不过来又哪能看出什么破绽。聚精会神看后,他发现胖子为了追求快,毫不去掩饰身上暴露出来的破绽,每一招都有十来外破绽,有的甚至有三十来外破绽。

    又看了数招,任天养心生疑惑。白氅青年攻的地方虽是红氅胖子的破绽之处,但非一击必杀的致命破绽。就比如刚刚那一招,红氅胖子一剑朝白氅青年心口刺来。如果白氅青年回手一剑,不等红氅胖子的剑刺到心口,他的剑已划红氅胖子的脖间而过。可白氅青年为什么偏偏不用必杀之招而要回手用剑去刺红氅胖子的手腕呢?

    任天养不知道,每个人的修为不同,看招破招的境界也就不同。白氅青年的修为还没到那一步,发现不了这些必杀的破绽。

    而他之所以能看出红氅青年的致命破绽而白氅青年看不出来,一来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白氅青年既要防御又要攻击,稍有闪失就会命丧当场,仓惶急促之间哪能像他一样看得那么悠闲自得,自是能发现更好的攻击目标。

    二来是他虽没有一点修为,但有念力移物的这个异能辅助,眼界上比白氅青年不知高明多少倍,能发现白氅青年发现不了的破绽。

    两人又斗了数十招,任天养见白氅青年越来越力不从心,只怕再打个二三十招,就会被红氅青年重伤或者击毙于剑下。

    红氅胖子此时也看出白氅青年的剑法不如自己,脸上渐有自得之色,冲着任天养嘿嘿一声冷笑,那意思再明白不过:“好好呆在那里别动,等老子杀了他再来慢慢结果你。”

    任天养心中大急。逃肯定是逃不过,上前帮手又帮不了忙,难道就这样呆在这里引颈待戮?忽然间他眼前一亮,有了主意。刚才,从两人打的这一两百招里,他已看出红氅胖子的那套剑法虽号千手剑法,其实不过三十六招,而白氅青年的断水斩瀑剑也仅十二招。

    红氅胖子转手一剑,任天养知道他又有使出那招从四面八方攻击白氅青年的剑法。任天养虽不知这招剑法叫八面埋伏,但知道胖子会绕着白氅青年转一圈,分八个方向各刺一剑。这八剑亦虚亦实,实可变虚虚亦可变实。往常,白氅青年破此一剑,会使剑追着红氅胖子的手腕刺。这本是个破绽,因为红氅壮汉为了追求出剑的速度,他的手朝外有个弧度,省去了屈肘出剑这个动作,只需挥臂即可收剑出剑。可,这样一来,整个前胸全是空门,只需抓住时机把剑往前一送,必会刺红氅胖子一个透明窟窿。

    这个时机不好抓,必需在红氅胖子有收剑之意时刺出。早了,红氅胖子尚无收剑的意思,虚招会变成实招。晚了,红氅胖子身形移动,会刺空。白氅青年为避免被击中,手中剑一直追着红氅胖子的手腕,又哪有功夫去抓时机。再说,他也不敢去抓这个时机,因为他不能像任天养那样,能看到红氅胖子的收剑之意,等看到红氅胖子的剑往回收,才知红氅胖子要收剑,想要往前刺时,红氅胖子的剑又击出,只得把手中剑再去刺红氅胖子的手腕。

    任天养大喊一声:“十一点钟方向,刺他咽喉!”

    红氅胖子与白氅青年全都一震,但不知任天养所喊的是什么意思。白氅青年隐隐觉得这是任天养在帮助他,可十一点方向是个什么鬼方向。此时红氅胖子已攻到他左边,眼看就要刺到自己的心脏,他又哪能去刺红氅胖子的咽喉,只得继续去击红氅胖子的手腕。

    任天养也意识道自己喊的话有问题,这里的人哪知道什么是十一点钟方向。而且这声喊得迟了。两个人的身法实在太快,等他把一句话喊完,时机早已过去。他只得改变战略,再喊的时候再不敢喊点钟方向,并将所喊之字压到极致:“南,心。”但还是太慢,根本跟不上两人打斗的节奏。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的话音刚落,正好是白氅青年攻击的时机呢?

    任天养细细观察,发现红氅胖子这三十六招剑法虽说使的漫天剑影,但每招剑法最终要攻的是白氅青年身上的三十来个死处。他一剑不可能把白氅青年身上的所有死处全都攻到,会有几个着重的死处。所以,每当攻击之前他的眼睛会把这些死处扫上一遍,看是否有利于这招的攻击。

    每一招剑法要攻的死处都不相同,既使有一两处略有重复,但组合下来没有两招要攻的死处是完全一摸一样。

    任天养看着红氅胖子的眼睛,很快把明了红氅胖子眼睛扫过白氅青年身上的哪里下一招会使什么。他又将白氅青年出剑的速度度算清楚,喊道:“北,咽喉。”

    这时,红氅胖子又使出那招雨剑风刀。所谓雨剑风刀,就是把三十六下直刺与十八下横扫结合在一块,用极快的速度使出,在白氅青年面前形成一片刀光剑影。这招看似没有破绽,因为面前除了剑影什么也看不到。但,直刺与横扫之间有一丝小小的缝隙。这个缝隙稍闪即逝,可如果白氅青年能够在任天养话音落之际将剑刺出,正好可以抓住这个时机。

    白氅青年斗了这么久,雨剑风刀见对方使过七八次,也发现这个小小的破绽,不过不敢拿剑去通过这个破绽去刺红氅胖子的咽喉。一来,破绽稍闪即逝,他怕抓不住时机,一剑刺到铁板上,反让红氅胖子把他的胳膊给卸去。二来,他怕这个破绽是红氅胖子故意留的,不然为何如此明显?自己一剑刺出去很简单,但怕上了恶当,叫红氅胖子在他身上刺几个透明窟窿。

    他的修为没有红氅胖子的高,灵力没有红氅胖子的足,体力透支过大已支撑不了多少时间。眼见红氅胖子又使出雨剑风刀,自然想到那个破绽,正犹豫到底是刺还是不刺。刺,要是红氅胖子故意留的或者没抓住时机那是必死无疑的。不刺,再支撑十来招也是个死。忽听任天养的一声喊,他下意识的把剑刺向北边,红氅青年的咽喉处。

    剑出一半,白氅青年暗道一声:“坏了,对方的破绽尚未出现,我此时出剑岂不是正好刺到对方的剑影中,让对方卸掉胳膊?”继而又埋怨任天养不该乱喊,把两人的性命全都送在这里。他这一乱想,剑便犹豫起来。这时,红氅胖子的剑影在北边破绽突显。

    白氅青年大喜过望,连忙催剑急刺。

    红氅胖子大吃一惊,才组织起来的刀光剑影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忙人往后退同时举剑格挡。幸亏他反应的够快,剑虽没格挡住白氅青年的剑,但脖子往后仰了一尺来长,那剑只是在他喉间轻轻点了一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