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六章 落荒而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落荒而逃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白氅青年叹了口气:“唉,就差一点!”

    红氅胖子退出三步,感觉脖间略微有些凉意,伸手一摸,掌上全是血迹。他刚才退的虽快,咽喉间还是让剑伤了,气得哇哇大叫:“老子要把你们两个剁成肉酱!”举剑又攻了上去。

    任天养张口轻吐:“西北,小腹。”

    白氅青年尝到甜头,不再怀疑,当即将剑刺向西北方向,剑尖所指,大概是红氅胖子小腹的位置。

    红氅胖子一惊,任天养所说正是自己这招的破绽之处,眼见自己的小腹正往白氅青年的剑上撞去,连忙变招。终究还是慢了那么一点,剑刺破他的小腹,虽不太深,但也有一寸,明显能感觉到血正从里边流将出来。

    红氅胖子再使一招,任天养道:“东,左胸。”

    红氅胖子额头冷汗直流,此位置正是这招的破绽之处,不等招数使老,连忙朝后退去。他心里明白,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几招自己必死无疑,当即无心再战。作势朝前攻了两步,忽听任天养哈哈大笑:“他要逃!”

    红氅胖子这招只是佯攻,其用意便是逃跑。被任天养叫破,他脸色通红,倒步如飞,顺着大道仓惶而逃。

    白氅青年连忙赶到任天养身前,跨上马道:“上来!”

    任天养蹬上马甚是兴奋,指着红氅胖子的背影道:“快追上杀了他。”他两次差点死在红氅胖子的手上,心里极是憎恨,见白氅青年不仅没追,反而调转马头骑入玉米地中,怪道:“你干什么?”

    白氅青年低声道:“我的修为太低,不是他的对手。追上去逼得他使出火剑剑法,我们两个死无葬身之地,还是趁此机会逃命要紧。”

    任天养这才知道白氅青年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骗红氅胖子的话,用意只是不让红氅胖子使用火剑剑法。片刻后叹气,道:“正因为不是他的对手,我们才应该追上去。如此择路而逃,反被他怀疑。”

    白氅青年一怔,道:“你说的没错!天底下哪有逃跑的胜军?可事已至此,咱们再拐回去追就有些欲盖弥璋了,还是有多远逃多远吧!”

    红氅胖子撒丫子往前跑,提心吊胆的听着身后动静,只待有马蹄声传来,便一头钻到玉米地里。一直跑出两里地,身后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不由心下怀疑,停下脚步回头去看,却不见白氅青年。他愣怔半刻,一拍大腿,大叫一声:“上了大当了!”

    如果白氅青年真的如他口中所说,已达到高级二等侠士的修为,凭借水剑剑法,必能把自己斩于剑下。那白氅青年为何不追击反要逃跑?唯一的解释是那白氅青年的修为跟他预测的一样,仅是初级二等侠士的修为,以这样的修为想要对抗一等侠士,纵然剑法相克,他也能轻松结果白氅青年的性命。

    可白氅青年真的逃跑了吗?道路笔直,一眼能看到数十里开外,并不见有马的影踪。而白氅青年由玉米地里穿行截他前路?也不可能!一来,走玉米地哪有马路快速。二来,马撞玉米杆的声音不小,隔数里地都能听到,不能发挥掩杀突袭的奇效,而他此时已听不到一点声音。

    红氅胖子当即不再狂奔,转过身来朝刚才打斗的地方而去。他怕中了白氅青年看似骑马钻入玉米地里逃窜,其实就藏在附近想要突袭。所以,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更把灵力灌入剑中含蓄待发,剑身立时火花四射。

    一步一步捱到刚才白氅青年停马的地方,红氅胖子朝玉米地里望去,一条被马碾压出来的小道蜿蜒曲折的朝前而去,已不知逃出去多远,根本望不到头。他当下再无怀疑,大喝一声:“老子追到天边也要把你两个斩于剑下!”跨上自己的马,顺着小道追过去。

    任天养走了一夜路,又连受两次死里逃生的惊吓,坐在马上一路颠簸,困意渐渐袭来,趴在白氅青年的背上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梦中醒来,打白氅青年的背上起来。看着白花花的大氅被口水浸湿一大片,他吐了吐舌头,朝四周打量。

    这时天已渐亮,马也走到了青石铺就的路面上,发出节奏感很强的踏踏声。

    白氅青年道:“你醒了?”

    任天养道:“醒了!”又道:“敢问大侠如何称呼,大恩不言谢,今后定当重报。”

    白氅青年笑道:“大侠不敢当。你要瞧得起我,就叫我一声厉大哥吧!”

    任天养道:“力?力气的力?”

    白氅青年道:“厉害的厉害。认识一下,我叫厉言!”说罢,朝后伸过来一只手。

    任天养握了握那只手,道:“我叫任……”后边的天养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忽听厉言道:“我当然知道你叫任天养!”紧接着,有一股力道从厉言掌心里传出,通过他的掌心顺着经脉朝丹田处而去。

    任天养体内没有一丝灵力,那股力道如入无人之境,肆意冲杀。要是被它击中丹田,非重伤不治不可。他惊道:“厉大哥,你干什么?”

    厉言笑道:“我试试你的修为如何!”说话间已把那股力道收回,道,“你怎么一点灵力都没有?”顿了一下又道:“唉,我真傻,坐了十八年牢又哪有修炼的机会,怎会有灵力。”似为了宽慰任天养,接着道,“不过你们任家的遗传基因在整个天龙国都算一等一的,不说别的,就说你的眼力便不是我这等凡夫俗子能够比的。凭你们任家的优良基因,用不了几年你就能通过侠士考核的。”

    成为侠士是任天养重生后要完成的第一个目标,听厉言如此说,放心不少。厉言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来,塞到后边,道:“门主他老人家真有远见,一个月前叫我来此接你,特别让我带来一本修炼心法,让你在途中研习。”

    书用牛皮蒙着,上边烙着四个字:“最高机密!”打开包裹严实的牛皮,里边躺着一本书,也不知历经多少年,纸张已经变黄发脆,封皮上赦然写着:“御龙诀”三个字!

    任天养大吃一惊!根据任天养残留的记忆,他知道天龙国修炼灵力的心法,一共分为三等十八级。最低的那级是烂大街的,书摊上公开发售,十文钱三本的“灵力修炼大全”!这种秘籍是最基础的修炼方法,平民百姓们人手一册,哪怕你天赋强悍,按此秘籍修炼到死也别想把灵力修炼到二十级,通过三等侠士的考核。所以,很多人手中一旦攒存下钱,头一件事便是买高级一些的秘籍修练。不过,每高一级价格就会翻数倍,如果位列一等修炼秘籍之列,更是天价。很多大富之家,往往买一本二等低级的修炼秘籍都会败光家财,落得个一穷二白的下场,更别说去买一本一等低级修练秘籍了。

    而御龙诀位列各种修炼秘籍的最高级别,它就像鬼一样的存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因为真正的御龙诀只有一本,跟传国玉玺一样珍贵,由上一代皇帝传给下一代皇帝。传说,“御龙诀”的神奇之处在于能快速提高灵力等级,哪怕你没有任何修炼天赋,只要有“御龙诀”的帮助,都能在三十岁之前将灵力修到二十级,一跃成为侠士。黑市上曾开出千万两黄金的价格收购御龙诀,可惜,“御龙诀”从未出现过。但是现在,这本珍贵到无以复加的秘籍却正捧在他的手中。

    任天养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拥有“御龙诀”,这已超过他的想象。在他打定主意靠赌博赚一笔钱,所敢想的也仅是赢几万两银子买本三等高级或者二等低级修炼心法,连一等低级心法都没想过,更别说超一级的存在——御龙诀!

    他怀疑这本“御龙诀”是假的,仅是厉言开的一个玩笑,但又巴望着这本书是真的。他的呼吸开始急促,双手微颤的打开扉页,上边刚劲有力的写着几行字:“此诀乃寡人历经百年的心血之作,可谓御龙术,为保任家万世不倒基业,非我嫡系子孙,擅练此诀者,杀无赦。任天龙遗命。”

    任天养知道任天龙是天龙国的开国之帝,又见那书像是经历数千年岁月洗礼,已有三分相信手中的御龙诀是真的。翻开第一页,看到上边的字古朴大方,墨迹已经变淡,那份相信增到七分。正待再往下看看里边的内容以辨真伪,但他有太多的问题解不清楚,手停在书页之上再也翻不下去。

    为什么任天养从出生就被关在监牢里?为什么一出狱就有个一等侠士追杀他,又有个二等侠士保护他?为什么只许皇族嫡系子孙修炼的秘籍会在他的手中,皇帝姓任,他也姓任,难道他还是嫡系皇族子孙不成?

    任天养抬起眼,道:“那个人为什么要杀我?”

    厉言道:“这事说起来话长,你还是趁此机会赶快修炼一下。你已耽搁了十八年,应争分夺秒的把拉下的补上。”

    任天养道:“事情搞不清楚,我心乱如麻,无法安心修炼。”

    厉言道:“临行之前,主上再三交待,嘱咐我千万不要告诉你的身世。我想这是主上怕你年青气盛,突闻恶耗之后会不顾一切的寻仇家报仇,反误了性命。我领命之后只想赶快把你送到总舵复命,现在突然出来个火剑门的杀手,本来一个月的路程看来要走上一年,我若不告诉你,只怕一路上你乱向旁人打听。这里是火剑门的势力范围,被他们的人知晓,反而更加凶险。既然如此,那还是告诉你吧,反正你们家的事天下人皆知,你一路打听过去,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会打听清楚的。”

    任天养道:“厉大哥放心,我保证在实力没达到之前,绝不报仇,你也不算违背主上的嘱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