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八章 示敌以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示敌以弱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此时,两人正行走在山涧之间,山路蜿蜒盘旋,路在二里开外已被山峦屏障的严严实实,哪能看到什么。

    任天养竖起耳朵细听,又什么动静也听不到。他还以为自己过于紧张以至出现幻听,或者是他们的马啼声在山涧中引起的回鸣,摇摇头继续去看御龙诀。刚刚进入眼观鼻鼻观心的静视状态,隐隐约约的马蹄声再度传来。这一次听得真切,确实有马蹄声,连忙道:“厉大哥,那个人追上来了。”

    厉言身躯一震,回头道:“在哪?”放眼望去,道路在不远的地方隐于群山之中,哪看得到一个人影。

    任天养道:“你听,后边有蹄声!”

    厉言侧耳听了半晌,除了山风吹动树叶的响声以及夹杂其中的鸟鸣,再无其它声音。他一脸迷茫的道:“没有啊!”

    任天养知道是跨下的马蹄声音遮盖住后边的马蹄声音,道:“你把马停下在听!”

    厉言将马停下,依然没有听到马蹄声,面露疑惑道:“你……你确定有马蹄声?”

    任天养点头道:“确定!”又道:“厉大哥,你真的没听到?”

    厉言摇头,正要说话,耳中突然听到马蹄声。声音极小极细,夹杂在风声与鸟鸣中,要不是刻意去听,还真听不到。他面色一忧,想要听个分明又听不到,于是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只因信了任天养的话去仔细辨认,因此才会误听。但若没有听错,确确实实听到的是马蹄声,岂不是危险即将降临。

    厉言在心中宽慰自己:“天底下的马千千万万,岂能因为听到马蹄声便断定追来的是火剑门的杀手!”不过他也明白,天龙国的马虽有千千万万,但侠士们骑的马都是独一无二的宝马良驹,蹄铁更是用精钢所制与普通的马蹄声截然不同。如果刚才传来的马蹄声没有听错,那一定是侠士们骑的马。而在这极南蛮荒之地,因其背靠大海,没有外来危险,平时根本没有侠士踏足,如果真的有侠士骑马而来,那一定是刚才那个火剑门的杀手。

    厉言的面色越来越沉重,扫眼一看,见不远处有座独立的山峰,状若笔锋,站在上边正好可以避开层峦叠障的山峰,将盘山路尽收眼底。于是右脚在地上一跺,一个大鹏展翅落到那座独立的山峰之下,脚在山体柏树上一踩,人已落到山峰之上。

    他手搭凉棚凝目朝下望去,果见十里开外有个人正骑马快速赶来,阳光照在那人衣服上,宛如一朵血云。

    厉言跃下独峰,来到任天养身侧,登上马道:“追的好快,我们快走!”

    任天养扫眼一望,山路两旁,不是悬崖便是峭壁,连个藏身的地方也没有。厉言早已坦言不是对手,真要被那个红衣胖子追到,两个人哪还有命在!他只盼赶快赶到镇中隐于人群中活命,道:“前边还有多远才到集镇。”

    厉言道:“还有四十来里路!”

    四十来里路!最多二十里后边的红氅胖子就能杀到,哪能逃得了命?唯今之计也只能能逃多远逃多远,求神拜佛祈盼半路再杀出个救星。任天养不再说话,坐到厉言身后,两人朝前而去。

    后边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相距二人已不足四五里。厉言狂抽几鞭,可马上多载一人确实没有只载一人跑的快。耳听背后传来红氅胖子的哈哈大笑:“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追到你们两头猪!”

    任天养回头一看,红氅胖子离两人已不足二里地,道:“他要杀的是我。厉大哥放我下马,你快逃!”

    厉言怒道:“说的什么话?我奉主上之命前来接你回家,你若死了,我哪还有脸活在世上!要逃也是你逃,我哪能逃命!”

    任天养扭动身躯想要跳下马,厉言回手拉住他的胳膊,道:“别动!”扫眼看到前边不远处崖壁上长着一颗粗大的歪脖松,脸上不由露出喜色,道:“真是天助你我!”

    任天养察觉出他声音中带喜,道:“怎么了,厉大哥!”

    厉言来的路上,曾经过一条几近干涸,剩下一道细细涓流顺着山体滑落的瀑布。当时他着急赶路,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继续前行,并未过多的留意,依稀记得过去瀑布没多远便看到一颗粗大的歪脖松挂在崖壁之上。此时眼前的这棵歪脖松不正是那棵,也预示着离那瀑布不远。虽说那瀑布已小到不能再小,可再小的瀑布底下也肯定有个水潭,就算表面上没有,离地面不深的地方也必有聚水。

    天龙国五剑门的剑法相生相克,两个不同剑门的人对决孰胜孰败,除了修为的高低之外,最重要的是看两种剑法是否相克。可就算相克,修为的差距太大也是不行。这就好比厉言此时所处的境地,他的剑法虽克红氅胖子的剑法,因修为差上三级,仍不是红氅胖子的对手,但要是有水就不同了。

    如果说修为的高低是天时,剑法相克是人和,那是否有辅助本门剑法大增的外物则为地利。此地山体光秃,除了那棵歪脖松树,再无一点能助红氅胖子的外物,而他则能靠水让剑法大增,只要水够多,源源不断的使将出来,赢红氅胖子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红氅胖子只占天时,而他独占地利与人和,厉言一时信心大增。可他不能将这些告诉任天养,一来解释起来太过麻烦,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二来,他还得跟任天养演一场戏,要是任天养知道胜券在握面露喜色,那就会引起红氅胖子的怀疑,无法将他诱到瀑布前。

    厉言道:“没事!”回头看了一眼与红氅胖子之间的距离。以他现在的速度,过去瀑布二里红氅胖子才能追上。瀑布之地是唯一能够制胜的地方,离得远借不到水势,所以得小心谨慎不出一点纰漏,让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正好到瀑布之处让红氅胖子追到。他将马缰向后一拉,狂奔的马顿时停上脚步,站在那里扑哧扑哧喘着粗气。

    任天养不知这些都是厉言故意使然,还当马儿跑不动了,叹了口气道:“屋漏偏遇连阴雨!”

    厉言一手紧拉缰绳,另一只手狂抽两鞭,马儿一下被两道命令搞晕了脑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红氅胖子将这一切看得仔细,哈哈大笑两声,高呼:“真是天助我也!”催马冲将过来。

    厉言将马缰微松,马儿朝前慢慢踱去。任天养回头见红氅胖子离两人只剩一里来去,道:“厉大哥,快追上来了!”

    厉言点点头以示明白,将缰绳再松,马儿速度加快。等沿着山路拐了个弯,眼见已到那条半干涸的瀑布前,他将缰绳一紧,马儿再次停下,任由他抽打喝斥,不再往前再走一步。

    任天养惊声道:“厉大哥……”不等他话说完,厉言道:“可能是马跑不动了吧!”

    这时,红氅胖子也已转过山弯,听到厉言的话后大笑道:“你们两个再跑一个让爷看看。”他将马停下,异常潇洒的翻身下马,抽出剑来。之前用保命剑法吃了大亏,他这次早已打定主意一上来就用火剑门的剑法将两人烤成烧猪,因此下马之际便把体内灵力往剑上注,剑身已被火光笼罩,只需意念一动,便会放出火剑。

    任天养知道自己在红氅胖子面前就跟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一点帮不上厉言的忙反而会是个累赘,下马之后自觉得站到厉言之后,给两人腾出决斗的场地。他在心中暗悔刚刚问东问西耽误时间,要是抓紧时间修炼一会,此时说不定已修出灵力,或许还能帮上一点点忙。现在,体内没有一丝灵力,那是什么忙也帮不上了。

    红氅胖子手腕一动,正要使出双龙出海,射出两只火剑分取厉言与任天养,厉言忽道:“且慢!”闻听此言经氅胖子将即将放出的火剑暂时按住,道:“临死之人还有什么话要说?”

    厉言拱拱手,指着任天养道:“可否打个商量,辛苦修炼只为财,多少钱可以买他一命!”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