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九章 六亲不认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六亲不认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红氅胖子眼珠子一转。门主为什么要杀任天养,眼前这人为什么要救任天养,他自然是心知肚明。凭水剑门的财力,为了救任天养一命,就算他说出个天文数字,想必莫云武也会一口答应。可这样干是否划算?他要真为了钱而放了任天养,门主知道之后必会下追杀令,到时就算有金山银山,又哪有命花!

    钱财固然诱惑力极大,可还是没有命珍贵。

    红氅胖子当即下了决断,嘿嘿一声冷笑,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一招双龙出海,两只火剑直奔厉言与任天养的面门而去。却见从厉言背后飞出数只冰剑,全都打在杀向任天养的那只火剑身上。它们的个头虽小,但架不住数量众多,虽被火剑烧的化成水,但也将火剑浇灭。至于杀向厉言面门的那只火剑,被厉言从背后反抽出的宝剑斩落于地,火焰朝上窜了两窜,就此熄灭。

    红氅胖子心中一惊,顿时明白厉言跟他说话的用意。原来厉言趁他沉思之机悄悄将手背于身后,催动灵力灌注于剑体。幸亏他及时下了决断,要是沉思于钱财的诱惑中不能自拔,让厉言将灵力注满剑体突然偷袭,自己不死也会负伤。不过,从刚刚交手的情况看,已能确认厉言最多也就是个二等侠士初级的修为,不是他的对手。

    红氅胖子道:“早知你不怀好意!”手腕一抖,三只火剑朝厉言直奔而去。

    厉言也将手腕连抖,剑中激射出六支一拨的冰剑。他每放出一拨冰剑,全便朝后退一步,等到把三支火箭全都熄灭,人已退到山壁前,脚在地上一跺,飞落至山石上瀑布前。

    红氅胖子不知厉言是去查看上边是否有水,还当厉言要逃,脚也在地上一跺追击而去。他飞出去一半,心中一动:“莫非这是调虎离山之计?难道马跑不动是假,他自知不是我的对手,因此吸引我前去追他,好让那个逃路?”任天养是主要目标,厉言只是次要目标,他心中对此一清二楚,当即使了个千斤坠,人从半空落下,转向任天养。

    厉言已见干涸的瀑布前有个数丈方圆的潭子,水呈碧绿色,应在十米上下。他心中顿安,道:“你叫什么名字!”

    红氅胖子自持厉言就算背后偷袭也伤不着他,两耳注意着后边的一举一动,并不回头的道:“怎么,死了还想去阎王那里告状不成?”

    厉言道:“我厉言剑下不死无名之鬼!”

    红氅胖子好像听到这辈子最好听的笑话,回头道:“就凭你?”

    厉言从腰带上解下一个水壶,晃了两晃,道:“凭我不成,但若加上这个呢?”

    红氅胖子知道里边装的是水,但凭那么少的量也增加不了多少攻击力,笑道:“我叫商兵!”

    任天养斗闻商兵两个字,还当是伤兵,差点扑哧笑出声来。他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但见厉言闻听红氅胖子的名号,脸色凝重的有如结出一层寒霜,知道这人一定是个狠角色,只怕今天实难幸免,脸色不由也凝重起来。想要问问商兵是怎样的狠角色,可此情此景又哪能问得出来。

    商兵确实是个狠角色,虽说他只是火剑门里的一等初级侠士,但他的名声却在火剑门中不小,就连别门的人也都对他闻名遐耳。

    商兵出名只为两件事。第一,六亲不认。第二,辣手无情。说他六亲不认,是因为数年前他爹也是火剑门里的一个侠士,只因一件事情他爹失去了门主的信任。西门封竹一怒之下,要逐他们父子俩个出火剑门。商兵为了留在火剑门,向西门封竹表了忠心。

    其实要表忠心有很多方法,最简单也是最常用的方法便是脱离父子关系。商兵真这样干了,也会得到很多人的理解,毕竟一个脱离门派的侠士将会过得十分凄惨,不仅会被剥夺侠士的称号,一下从贵族变成平民。还会被流放塞外,过着孤苦艰难的生活。可商兵却选择了最困难也是最让人费解的方法,趁他父亲大醉之下一剑杀之。

    也许是杀父的行为太过骇然,所有的人都对商兵敬而远之,从此他性情大变。

    各个门派总有利益之争,门主为了自己的利益会铲除一些绊脚石,一些侠士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身首异处。绝大部分死的侠士都是身中一剑,那些杀手为了不留下证据,让人不知道是哪个门派什么人杀的,极力不使出本门的剑法。但有一小部分死的十分悲惨,他们有如经历凌迟处死,身上不知被斩了多少刀割了多少剑,受尽折磨方才死去。这些人大家都怀疑是商兵杀的,只有敢杀亲生父亲的人才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厉言心中咯噔一跳,落在这样的人手上还不如自杀,眼角余光瞥了瞥身侧的潭水方恢复信心。眼瞅商兵剑尖朝任天养指去,连忙将手中长剑挥出,十数把冰剑激射而出。商兵头也不回,反手一剑,一柄火剑飞出将十数把冰剑烧得化成一团水汽。

    厉言用牙咬开水壶盖子,全身灵力在体内走了一个周天,水壶里的水化做一线细流钻入手中剑柄。有水相助,从剑尖激射出冰剑陡增,一时间铺天盖地有如剑雨。

    商兵眉头一皱,转身回头,手中长剑急舞。那把火剑顿时化作一只火盾,万千冰剑打在上边乒乓作响,一会的功夫也都化成水汽。

    厉言催动体内灵力,剑尖中逼出一团雾气。雾气每朝前滚动一尺,后边的便结成冰霜,眨眼之间他的面前已出现一条桶粗的冰柱。任天养不知厉言使出这招已到了拼命的地步,这是要拿自己体内的灵力与商兵体内的灵力相拼,只觉冻柱在朝阳的照射下缤纷夺目煞是好看,忍不住叫了声好。

    商兵冷冷一哼,轻吐出“找死”两字,也催动体内灵力,剑尖吐出一团大火,直奔缓缓而来的冰柱奔去。冰柱遇火既汽化,本已伸长十米被火一烤瞬间缩至四米。商兵目露凶光,道:“凭你这点修为,也敢跟我拼灵力!就算有水相助,但你那一点水又怎么够!”加紧催动灵力,让大火朝前狂卷,只待消融冰柱,将厉言烧成一团灰烬。却不知,厉言心中清楚,潭水毕竟是外物,不如体内灵力精纯,借外物想打跑商兵容易,但想杀了商兵却难。

    本来厉言也并无杀死商兵之心,只是想重创商兵免得他再追赶上来,那时想再找个水潭借力恐怕不能,必会死于商兵之手。但知道来人是商兵之后,他心中起了为民除害之心。可不管重创或者杀死商兵,单凭剑法肯定不行,商兵眼见打不过掉头便跑,而他离开潭水一无是处,绝对是不敢追的。只有在比拼灵力之际,商兵方不敢逃跑,那时两人灵力正处于胶着状态,谁敢收灵力逃跑,对方的灵力就会趁势追击,攻入对方体内一击而杀。

    眼见商兵拼起灵力,厉言心中一阵狂喜,等到大火烧到身前二尺,他左手向水潭方向一按。一股灵力脱掌而出,打得水潭中的水炸起数米来高,化成一条水柱钻入剑柄,剑尖上的冰柱顿时狂增,压得大火朝后急退。

    商兵眼见就要得手却突然出现变数,又见漂在空中的水没有万斤也有千斤,底下蕴藏的水还不知有多少,心中大急。光是眼前所见的水都不时他能对付的,加上尚不知的水量更是无法对付,难不成今天要命尚此地不成?

    商兵朝后退去,注入体内的灵力却不敢收一丝一毫,反而催动体内的灵力更快的朝剑身而去,以强火势。他退的已算不慢,但冰柱来得更快,已能感觉到凛凛冷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再这样下去,用不了一袋烟功夫他便会被冻成一块冰雕,那时不用厉言出手,随便一个普通人拿着小木棍轻轻一敲,他就随冰变成一堆肉渣。

    商兵四目扫射,山体光秃秃的一片,根本没有助他火势大增的外物。二三十米开外倒是有棵歪脖松,但不等走到那里他早已死了。又退了两步,他退到自己的马侧,看到圆圆鼓鼓的囊袋,眼中显出一丝喜色。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