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十三章 一枚钢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一枚钢针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厉言唉了口气,道:“他有什么厉害的!我让他一手一脚,他也不是对手。关键是木能生火,商兵有他相助,实力将会以十倍计,我就算有再多的水相助,也不是对手。除非有个实力与我相当的金剑门侠士相助,或许才能与他一战。”

    任天养知道那个绿氅人能助商兵,但没想到能把商兵的实力提升到十倍这么凶悍。一个商兵已经无法对付,一个实力提升十倍的商兵更无法对付。他心里打定主意,一会那个绿氅人不来则罢,如果真敢跟商兵一同追上来则意味着誓死与他为敌了,那就可别怪他心狠手辣,先用钢针取了绿氅人的性命,让商兵的实力无法提升再说。眼看自己的一句话并没把厉言的斗志激发,反而让他更加消沉,任天养笑道:“他既然能找到帮手,我们也能找到帮手。厉大哥,我们何不去找个金剑门的高手相助?”

    厉言苦笑道:“找个金剑门的高手相助?怎么可能!”

    任天养道:“怎么不可能?”

    厉言道:“第一,金剑门有拱卫京师之责,轻易不会踏出京城一步,怎么可能在这种偏僻之地找到他们?第二,金剑门的侠士大都是皇胄贵族,就算能找到,又怎么可能让他们淌这趟浑水。”

    任天养道:“厉大哥不用担心,天无绝人之路。”嘻嘻一笑,又道:“我相信,肯定会有人助我们一臂之力的。”

    厉言不忍打击任天养,摇摇头没有说话。任天养心中暗道:“你就瞧好,到时我让他们两个尝尝钢针的厉害。”他也不再说话,屏气凝神又开始修炼炼力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毕竟每炼一次念力就会增加一分,胜算也就多一分。

    才将炼力诀练一遍,后边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任天养回头一看,绿氅人一马当先追在前边,商兵紧随其后。他念力一动,将两枚钢针从腰袋中放出,悬浮在半空跟着他一路前行。

    厉言的那匹马虽是少有的名驹,但驾不住驼了两个人,没有多久便被后边的两匹马追上。绿氅人两次让厉言跑掉,心中急于立功,离任天养他们两个尚有十来米,便抽剑运转灵力,朝路旁的树一指。一棵合腰粗的大树连根拔起,有如攻城的擂木,朝任天养后背撞去。

    厉言转身拔剑使出力劈华山,一道剑气飞出,将那棵大树劈成两半。剑气余势不减的继续朝后劈去,绿氅人知道厉害不敢抚其锋,将马头拉偏避开。那道剑气直逼商兵而去,商兵哈哈大笑一声:“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猛的断喝一声,那道凌厉无比的剑气震得消失不见。

    厉言眼瞅逃不掉,翻身下马横在路中,道:“你快走!”只盼自己能拖延一时半刻,好让任天养逃之夭夭。可任天养哪是那种只顾自己逃命的孬种,再说他自持有钢针傍身也不怎么把商兵放在眼里,翻身下马站在厉言的身旁,笑道:“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厉言心知商兵有木剑门的人相助,只怕一招就能取了自己的性命,李天阳就算逃估计也逃不了多远,于是不再说什么,大笑道:“今天有幸与任兄弟一同战死,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只是有负门主的嘱咐,九泉之下无颜相见。”

    任天养摇头道:“厉大哥,一会有高手相助,我们两个不会死的!”

    厉言一怔。此地一片荒凉,方圆十里全是长不过膝的野草,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哪里会有高手相助?难道有人藏在道路两旁栽的杨树上不成?杨树叶冠极大,确有藏人的可能。他竖起耳朵细听,并没有任何动静,只道任天养临死之前吓得脑子糊涂,在那胡说八道。

    绿氅人不是厉言的对手,见厉言等在路中间,当即把马停下,立于商兵的后头。他剑指左右的那十几棵大树。几乎在同一时间,大树剧烈的摇晃,落叶有如雨下。一棵棵全都拔地而起,立于他的身后,有如十几个身材挺拔的士兵。

    商兵斜眼偏瞧任天养,嘿嘿一笑,道:“小子,原来你就是任天养,在酒馆里我还真没认出来!”他转过头去,对着厉言又道:“我是该恨你呢还是该谢谢你?你要是不带着他一起走,我又哪里去找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一席话说的厉言暗自后悔,恨不得狠扇自己两个嘴巴子。是啊,在酒馆里商兵明显认不出任天养,那时自己若和任天养分头走,商兵去哪杀任天养?怪只怪自己脑子太笨,总想着贴身保护,竟不知道拐个弯去考虑问题。他并没有把这种懊恼显现在脸上,而是紧盯着商兵与绿氅人寻找机会。用水剑门的剑法肯定不行,只能用保命剑法去拼一下。他的修为低本不是对手,商兵又有绿氅人帮助就更不是对手了,可他这边也有个帮手任天养,能料敌先机助他胜过这两人。商兵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并没有给他使用保命剑法的机会,已将灵力注入剑内,剑上跳跃着火花,朝后一指,引燃后边那十几棵大树。

    大树燃起的火汇成一条火龙,盘旋在商兵背后注入剑柄。

    厉言也连忙把马上水囊打开,将水吸入剑柄。明知不敌也要一搏,束手就死不是他的风格。忽然,他听到任天养在旁边说道:“厉大哥,拖延一下时间。”

    厉言道:“什么?”

    任天养在下马之际便把两枚钢针朝前放出,只是怕商兵与绿氅人发现,起不到突袭伤敌的效果,将那两枚钢针沿着路旁杂草缓缓而行。此时距敌人已不足一尺,很快便能绕到绿氅人的背后,轻声道:“救我们的高手马上便到,再拖延一会时间。”

    厉言一怔,扫眼四顾,周围根本没有人影更不可能有高手。他只当任天养临死之际失心疯,产生幻觉在那胡言乱语,但也不忍拒决任天养这最后一个要求,将即将破剑而出的冰剑蓄势待发,道:“等等。”

    商兵自持有帮手相助实力大增,别说这里没有助厉言的外物,就算有也不是他的对手,顿生猫戏老鼠之心,也按招不发,道:“又想耍什么花招?”

    厉言也不知该如何拖延时间,只得故技重施,道:“你那个木剑门的帮手叫什么名字,报上号来也让我死个明白!”

    商兵修为高出绿氅人太多,再加上那是他花钱买来的帮手,所以打心眼里看不起那个绿氅人。虽然绿氅人自报过家门,可他没往心里去也就记不得叫什么名字,平时总是以“喂”或者“你”相称,哪知那人的名号。道:“想知道?自己问去!”

    厉言把目光转向绿氅人。绿氅人只怕门主知道自己今天的所做所为,哪里肯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就算他心里也清楚厉言这次百分之百死定了,可事情总有个万一,要是万一没死告他一状怎么办?他假装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更不去看厉言的目光,把身子藏到商兵背后。忽然,他的后背一动,像是被什么昆虫撞了一下,他随手扫了一下,打到一个东西顺手握住。那东西想从他的手掌中撑脱出来,他紧紧握住拿到面前展开手展一看,却是一枚钢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