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十四章 蓄而不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蓄而不发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绿氅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是个会动的活物,怎么展开手后是枚钢针,这枚钢针又是从哪里来的?他还道是自己在家换衣服时沾粘上的,顺手丢到地上。?厉言等了一会不见绿氅人开口说话,正要询问忽听任天养怪叫一声,连忙侧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任天养问道:“怎么刺不进去!”原来他刚才已将钢针抵住绿氅人的后背脊柱,从炼力诀中知道,那里有道经脉,虽不是什么死脉,但只要将钢针刺入,重则能将绿氅人搞成全身瘫痪,轻则也能让其经脉受阻,暂时无法动弹。可他全力让钢针刺入,钢针却如钉在铁板之上,竟刺不破绿氅人身上披的大氅。

    厉言一怔,道:“什么东西刺不进去?”

    任天养拽住厉言身上的白氅,道:“这东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厉言不知任天养为什么突然对他的大氅感兴趣,还当任天养借此拖延时间,道:“它是用金丝银线再混合一种金蚕吐的丝做成的。”

    任天养道:“什么金蚕?”

    厉言一笑,道:“所谓金蚕,就是一种奇怪的金色蚕蛹。它跟普通的蚕不一样,并非靠吃食树叶过活,而是吃铁嚼铜,吐出来的丝更是比铜铁坚硬柔软百倍。因其数量不多,丝线仅够织就不足万件大氅,所以成为侠士们的专利,普通人不得随意穿着。”

    任天养点了点头,道:“我见你们每个人都披了件大氅,还当是装酷耍帅,谁知是件刀枪不入的护身宝贝。”

    厉言笑道:“说它刀枪不入,那有些言过其实。对付普通的刀剑,它自然是刀枪不入,但侠士手中的剑依然能够将它破开。”

    商兵见两人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道:“别在那里拖延时间了,此处没有人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两个的。”说罢,将手中剑朝前一指,一招直捣黄龙攻上前来。有道火光从剑尖冒出,遇风便长,伸出十来米还未完全从剑尖脱离,俨然一把十多米长三尺来宽的巨剑。

    任天养本来以为厉言说商兵有绿氅人相助,实力会增强十倍有夸大其词之嫌,此时看到巨剑方知厉言所说不假。想那商兵之前与厉言斗,放出的火剑不过三尺来长与手中的剑差不了多少,如今放出的火剑如此巨大,说他实力增强三十倍也有人信。

    他之前放出的那两枚钢针,尚余一枚对准商兵的后背脊柱,此时知道刺不破大氅之后将那枚钢针悄悄上移,对准商兵的后脑勺。那里有处死脉,钢针刺入之后能阻止血液流动,让其因脑部缺血而晕厥或者死亡。

    任天养在心里冷冷一笑,暗道:“想杀我,下辈子吧!”用尽浑身念力把那枚钢针朝商兵后脑勺刺去。谁知钢针离后脑勺尚有三寸便刺不进去,像是刺中一件无形的护甲之中。任天养暗吃一惊:“怎么回事?”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枚钢针便被一股无形的力一震,脱离念力的控制,打着转朝后飞去,不知落到什么地方。

    原来凡身有灵力之人运转灵力之后,身体周遭便被一层灵力保护,修为越高的人那层保护越强。任天养此时的念力修为,最多顶得上三级灵力的修为,想要攻入一个一等侠士的灵力保护层,如同一只蚂蚁叫嚣着要绊倒大象那样可笑,哪能攻得进去。当然,商兵也不知背后发生了什么事。钢针的力量太小,他察觉到脑后有异还当是有蜜蜂之类的昆虫无意闯入,念由心生,用灵力将那个东西弹开作罢。

    任天养一愣之下虽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但隐隐约约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冷汗渗出额头。想想自己实在可笑,才修炼几天光景便异想天开的要杀修炼数十年的侠士,幸亏在酒馆没有贸然出手,不然早就横尸当场。可,现在死与那时死又有什么区别,不过多活了几个时辰罢了。他情知今天难逃一死,一时间万念俱灰,感觉到身子如同置身于火炉中烤一般,但也不愿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厉言这时已放了三波冰剑,可那些冰剑尚未抵达火剑已被灼成一团水汽。他见任天养如丢了魂似的站在那里一动,而火剑距其不过三尺,要是被火剑上的火粘上,立马会被烧成火人。连忙一把拉住任天养朝后一拽,道:“站到我身后!”

    任天养这才如在梦中惊醒,抬眼看时厉言的第四波冰剑已经放出。眼见冰剑如飞蛾扑火般被烧的无影无踪,心中大急,可又不知该怎么办。

    火剑距厉言已不过二尺,厉言不再往后退,而是把手中剑在面前划了个圈。从剑尖喷出的冰气迅速凝成冰块,任天养知道这是他要用冰盾阻止火剑的攻击,可两人的实力相差太远,有如萤火要与皓月争辉。不等冰块组成冰盾,火剑早已将冰消融。

    商兵胜券在握,哈哈大笑一声。他本可以将火剑放出,一击将两人化成灰,可他并不急于这样干。依他的性格要把两人慢慢折磨死方解心头之恨,所以并不将火剑放出,而是将火剑的剑柄留在手中所持剑的剑尖之中,有如手中拿着一把巨大无比的剑,一点点朝前刺去,要把两人活活灼烤而死。

    将一个生物活活炙烤而死的快感商兵早有体验,在刚刚掌握火剑的用法之后他就曾用老鼠做过实验。老鼠在火的炙烤之下叽哇乱叫,像只没头苍蝇到处乱转,却始终无法摆脱火的炙烤。没用多长时间,老鼠的体液已经蒸发干净,原本体胖脑圆的身材变得干瘦如材。他并没有把火直接烧到鼠身,而是与鼠保持一定的距离,过了很长时间鼠身突然自燃,变成一个煞是好看的火球。

    那种经历实在有趣,商兵急于在绿氅人面前炫耀一番,火剑又往前逼了一尺,厉言并没有后退,还在面前徒劳无功的划着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把剑悬停下来,等着厉言用尽水囊中的水,然后身体里的水也都火蒸发干净,变成一具面目狰狞的干尸,继而燃烧起来。

    任天养看出商兵的毒辣用意,干着急没有一点办法,情急之下放出三枚钢针。他知道自己这三枚钢针根本无法伤得了商兵,但要是能扰乱他的心神让厉言有机可乘也是件奇功。火剑散发出的火焰也不知有几千上万度,钢针只是在上下翻飞的火焰中穿行,并没直接与火剑对抗,却没飞多远便融化成三滴钢水掉落在地上。

    任天养不服气的又用念力取出三枚钢针,瞄准商兵的双眼刺了过去。他学了乖,不再让钢针在火焰中穿行,而是在距火焰一尺的地方飞行。可三枚钢针飞出去三米已被火烧得通红,又飞了数米终于融化成三滴钢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