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十五章 天外飞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天外飞针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再试。这一次把钢针与火剑的距离足足拉开三尺,也没再用念力控制钢针缓缓而行,而是用足念力把钢针猛的掷了出去。跟他预想的一样,钢针在速度与距离的双重作用下并没被火烤成钢水,可没用念力控制钢针的运行轨迹,钢针完全没有准头。失之毫厘差以千里,一左一右隔着商兵两人数丈,不知飞到什么地方。

    周围越来越热,整个人如同被放在锅里蒸,要不是面前有厉言挡着,任天养早已被烤得昏死过去。那马不知什么时候远远的躲开,被厉言拽下马背的水囊也已干瘪下去。凭厉言的修为还能支持多长时间,一袋烟功夫还是一盏茶时间,反正超不过一顿饭时间。

    任天养把脑袋探过厉言的肩头朝外看去,热浪迎面扑来,烤得他呼吸不过来,眉毛头发都朝上弯曲。商兵甚是得意,跟绿氅人谈笑风声不时朝这边指指点点,似在解释火在这样的位置烤最合适不过。那神情有如名厨在指点学徒怎样掌握火候才能做出一碗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绿氅人不时露出谄媚的笑迎合两句。

    任天养身上的钢针还剩最后三枚,准备做最后的一击,目标还是商兵令人憎恶的笑眼,就算刺不瞎也得吓其一跳。他把三枚钢针离得火剑远远的,一枚在上瞄准商兵的眉间,两枚一左一右瞄向商兵的双眼,用念力控制着缓缓朝前而去。等到了距商兵面门不足五米的距离,将钢针掷了出去。

    被火炙烤,人的休能消耗很快,把钢针送出去这么远念力已是强弩之未,别说商兵有灵力护体,就算没有,钢针也伤不了商兵。不过任天养只是想在临死之前吓商兵一下,能不能伤到商兵倒不在意。

    几乎同时,三枚钢针朝各自的目标攻去。有一枚正好在绿氅人眼前掠过,他“咦”了一声,伸手将那枚钢针抄到手中,斜眼一看,另有两枚刺向商兵的眉间与眼睛,不过被商兵的灵力一震,远远落到别处。

    绿氅人展开手看去,那枚钢针与自己之前随手抛弃的钢针一般无二,一个念头在脑子里盘旋不定:“四野无人之下,这三枚钢针是从哪里来的。”他知道自己暗助火剑门对付水剑门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心里藏着鬼,干什么事都小心翼翼多问几个为什么,略一思索大叫一声:“不好!”把商兵吓了一跳,问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绿氅人额头渗出冷汗,将手中钢针往前一递,道:“商大哥,你看这是什么?”

    商兵瞥眼一看,道:“一枚普普通通的钢针罢了,值得让你大惊小怪。”

    绿氅人道:“是枚普普通通的钢针,可它是从哪里来的?”

    那两眉钢针刺向商兵的眉间与眼睛时虚软无力,商兵并没放在心上,此时听绿氅人问起,心中也冒出个大大的问号:“是啊,钢针究竟是从哪来的?总不会无缘无故攻击我吧?”

    绿氅人道:“商大哥,你可曾看到那两个人手上有动作?”

    商兵持剑而立,看似漫不经心,但杀人之际哪能不注意猎物的一举一动?他略一沉吟,把之前的事回想一遍。厉言一直疲于对付火剑,除了用灵力制造冰剑冰盾再无其它动作。至于任天养,虽说藏于厉言的背后看不清手上是否有动作,但任天养的修为他心里门清,根本不可能把轻飘飘的钢针扔到他的面前,就算有那份能耐,想扔钢针胳膊手总得探过厉言的身体才能扔吧?从始自终,他除了看到任天养探头观看,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胳膊手有任何动作!他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没有!”

    绿氅人又道:“商大哥,你修为比我高,这里方圆十里之地除了我们四人是否还有其它的人存在!”

    商兵扫眼一看,过膝的杂草丛中根本藏不了人,道:“别说方圆十里,方圆三十里也不可能藏有人。”

    绿氅人将手中钢针再次一展,道:“那……这枚钢针是从哪来的?”

    商兵不愿再打这种哑迷,气呼呼道:“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别在这里啰哩啰嗦,让人听了心烦!”

    绿氅人咽了口唾沫,道:“商大哥,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十里开外,不三十里开外藏着一个金剑门的高手,用钢针袭击你我。”

    商兵一怔,随即把脑袋摇得如拨浪鼓,道:“在这荒郊野地,怎么可能有金剑门的高手。”

    绿氅人把手中钢针往前一递,道:“那这枚钢针是从哪来的?”

    商兵哑口无言,半晌后道:“不可能。金剑门自持身份,不会插手我们两个剑门的事的!”

    绿氅人道:“世事无绝对,或威逼或利诱,我一个木剑门的侠士不也插手你们两个剑门的事了?再说,那个任天养乃皇族之后,当今陛下的亲侄子,金剑门的侠士不忍他被杀,出手相救也是合情合理。”

    商兵仍不相信,道:“他要出手相救,用手中的剑即可,为何要用普通的钢针?”

    绿氅人推己及人,道:“也许他不想直接和火剑门与木剑门为敌,到时怕门主怪罪,所以不用手中的剑杀你我而是用钢针警告。他这是在告诉我们,如果再执迷不悟,他必会出手,到时……”他的话并没说完,但意思已再明白不过。想一个能把钢针从数十里开外射到这里,如此霸道的修为,别说一个一等侠士就是上等侠士也不见得能办到,难道是传说中的特等侠士?他越想越怕,忍不住去看商兵。

    商兵也想到这些,目中露出畏惧,喃喃道:“难道……难道世上还有一个特等侠士的存在!”想那五个剑门门主的修为,不过中高级的上等侠士修为,特等侠士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真要是来一个特等侠士,只需伸出小拇指,便能把他灭在当场。因此,虽有烈火在旁,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绿氅人道:“估计不是一个,而是四个。”

    商兵大吃一惊,“啊”了一声,道:“此话怎讲?”

    绿氅人道:“一个特等侠士的修为再霸道,也不可能让出手的钢针半途拐弯。商大哥你想想,刚才的钢针是不是分三个方向向你攻来,一枚直取你的眉心,另两枚分左右从侧面朝你的眼睛射来,几乎是跟我们所站的地方平行。”

    商兵略一思索,点了点头,道:“那也最多是三个,你怎么会说是四个?”

    绿氅人道:“之前还有一枚钢针攻向我的背后,幸亏大氅坚韧,不然我此时已躺在地上成为一具僵尸。当时没有想通此间关节,我随手把那枚钢针扔到地上!”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此言非虚,他还特意把手朝地上指了一指,只是那针钢针在烈火的炙烤之下早己化成钢水,根本看不见。

    商兵听完此番言论,也想起之前自己后脑勺曾被什么东西撞击,现在看来并非自己以为的那样是个昆虫而是钢针。他不觉有些后怕。要是攻击的那人使用的不是钢针而是剑,此时哪还有命在。

    绿氅人道:“商大哥,现在该怎么办?”

    商兵犹豫不定。只需把手中剑往前一送,便可把任天养与厉言毙命于当场,可要是真有金剑门的高手在,不说他能不能杀了两人,就算能杀自己不也是个死?根本没命去花那么多的赏格。一时间不知该把剑往前一送,还是就此罢手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