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十七章 一路向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一路向西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这才知道厉言并非什么兔儿爷而是要给他银票。

    六千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这几天他跟着厉言走南闯北的,大概知道要想在天龙国生活需要多大的开销。一般普通的三口之家,光吃饭穿衣的话,二十两银子绝对够一年的花销。可,给银子就给银子,脱他的衣服是几个意思。

    只见厉言把衣服的下口扎住,扯了数把野草全都塞到衣服里边,又用头巾包了个圆球绑于衣领之处,然后缚于自己背后。猛一看还当他背着个人,但看到下边只有两条腿方知没有背人。不过,当人骑在马上,谁又会去数有几条腿,自然以为马上乘的是两个人。

    任天养彻底明白厉言解他衣服的用意,两眼不觉有些湿润。暗道:“厉大哥不是兔儿爷,而是个胆大心细的好汉。”

    厉言将一切准备妥当,又扯了几把草把任天养的身子盖严实,这才转身来到马前。他一掌将路面震得松软,先赶马朝西走了一里来路,然后折而向东而去。

    任天养平躺在地上只能透过杂草的缝隙看到天空,不知厉言骑着马来来回回的在干什么?耳听马蹄声逐渐在东边消失,他回想起这些日子跟厉言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以及为了他视死如归的架势,不由心中感叹,有这样的一位朋友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今后一定要好好回报。没过多长时间,从南边传来一阵马蹄声,分辨马蹄的数量,应该是商兵与那个绿氅人没错。

    两匹马越来越近,很快便行到三岔口,两人一时不知该往哪里追,将马停下。

    任天养估摸了一下,据厉言向东而行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心中暗道:“追来的好快,不知他们怎么知道没有特等侠士相助的。”想来,应该是自己与厉言逃跑的太过仓惶,引起他们的怀疑。可在那种情况之下,哪敢家猪插大葱站在那里装象,自是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绿氅人道:“商大哥,有两条路该往哪里追!”

    商兵冷哼一声并不答话,估摸是对绿氅人刚才的疑神疑鬼甚是不满,让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绿氅人“咦”了一声,道:“这里有马蹄印,可惜往东往西的路上都有,也不知该往哪里追。”

    任天养这才知道厉言为什么要往地上击一掌,又骑着马在那来来回回的走个没完,原来是为了留下马蹄印。

    商兵仍是没说话,绿氅人道:“往东是你们火剑门的地盘,想那小子绝不敢自投罗网,我想他们一定是往西跑了?”

    商兵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也敢在我的面前现宝,他们往东跑了!”

    绿氅人道:“商大哥如何知晓?”顿了一下又道,“想他没有那么笨吧,会干出自投罗网这样的事情!”

    商兵道:“我如何知晓?要不是刚才你在那胡说八道,我早将他二人杀了,又何必费这一番周折。”

    绿氅人情知自己理亏,赔着小话,狠扇自己两个嘴巴子,道:“都怪我这张臭嘴!可,他们两个已逃出一柱半香功夫,我们要再追错了方向,只怕让他们两个逃回京城,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还是仔细研究一下该往哪里追才是!”

    商兵道:“不用研究,直接往东追就是!”

    绿氅人道:“可……”商兵打断道:“别可不可了,岂不闻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绿氅人道:“那个家伙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商兵道:“本来我也不敢如此确定,可他欲盖弥璋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用意。你看。”

    任天养不知商兵让绿氅人看什么,还好绿氅人马上公布了答案,道:“那是马蹄印,有什么好看的。”

    商兵道:“马蹄印也分前后。你瞧,往西的是两行马蹄印,一行前行一行折返。往东却只有一行前行的马蹄印。”

    绿氅人喜道:“商大哥不愧为一等侠士,眼力果真有独到之处。想那个浑蛋算尽机关好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我们赶快追过去。”

    任天养心中苦笑一声,暗道:“厉大哥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那是故意引你们两个去追的。”耳听两匹马快速离去,马蹄声渐渐消失不见。他只盼自己被锁的血脉赶快解开,追上去助厉言一臂之力。可那被锁的三道血脉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锁血脉的灵力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消散。

    按照厉言的交待,估摸还有半个时辰被锁的血脉便会解开。可是他等不及了,按照炼力诀的心法运气行脉,想把被锁的血脉强行冲开。他那点修为哪能冲开厉言的灵力,强行运转之下气血顿时逆流,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任天养缓缓醒来。此时天色已黑,头顶上月明星稀,如银的毫光泼洒下来,照得四野一片明亮。他发觉手指竟能轻轻弹动,知道锁血脉的灵力已散,一个鲤鱼打挺想从地上站起,身体才离开地面一尺,四肢酸软的竟使不出力气,又重重的摔到地上。他躺在那里又休息半柱香时间,伸伸胳膊展展腿,发觉四肢虽还有些酸软但也算有些力气,便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三岔口往东而行。

    走了大约三里地,任天养停下脚步,怔怔的望向东边不知该怎么办?

    别说人的两条腿根本跑不过马的四条腿,就算能跑过,要是没追上厉言反而碰到商兵,让其一剑杀了,岂不是对不起厉言孤身犯险诱敌追击的用意?或者没碰到商兵却看到厉言烧焦的尸体,那时又该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

    没看到烧焦的尸体,他还有一份念想,巴望厉言逃出追杀。要是看到尸体,岂不是这份念想也断了。

    不管怎么说他都得往西走而不是往东走。厉言没死,会去西边找他。厉言死了,他要利用这段时间勤加修炼,等到修为大成,替厉言报仇。

    想通此中关节,任天养拱手朝东遥遥一拜,道:“老天爷,你要开开眼,千万别让厉大哥死于商兵之手。”说完,他暗骂自己一声:“任天养啊任天养,你怎么老想着厉大哥被杀,你这张臭嘴就不能说些好的?厉大哥骑的那是一匹宝马名驹,之前所以老是被商兵追到,那是多载了你这个废物。如今他一人骑着快马,商兵那猪狗不如的东西又哪能追得上他。”

    他似乎已看到厉言一骑绝尘,商兵与绿氅人打马也追不上,脸上露出微笑。一扭头,转身朝西而去。一路上也不敢在大路上走,只怕商兵与绿氅人折返过来找到他,尽找些马不能行的山路前行。走累了就盘膝而坐,按照炼力诀修炼念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