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二十二章 青云之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 青云之上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暗骂:“你个蠢蛋。整天说这个傻子,那个神经病,其实你才是天底下最蠢最傻的笨蛋。你家掌柜的由我所写的两味药材发起感慨,自然是说我那三味药材都是青云丸里的药材,连这都听不出来?”

    听了掌柜的一番话,他心中顿时对自己那本御龙诀倍感珍惜。其中的一张药方便能卖一千万两银子,一百来张方子能卖多少银子?如果不卖方子只卖药,呵呵,他那本御龙诀哪是一本书啊,简直是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矿。

    只见掌柜的屈指在桌上敲了敲,道:“可惜了,只写出三味药,要是把所有的药材全写出来,我岂不是白得一张青云药方?”他朝药店伙计瞪了一眼,里边露出杀意,吓得药店伙计打了个寒颤。还好,那丝杀意一闪即过。他道:“知道你今天干了一件多么蠢的事吗?你爱搭不理的赶走的并非是个买不起药材的穷鬼,也不是胡写两样不知什么玩意的神经病,而是价值一千万两银子的财神。”他越说越是生气,声音提高八度,道,“你若不是我小舅子,我早把你赶出药铺,爱滚哪里滚哪去!”

    药店伙计垂下脑袋不敢吱声,过了半天道:“姐夫……”

    掌柜的断喝道:“别叫我姐夫!说过多少遍了,在药店就要有药店的样子,叫我掌柜的!”

    药店伙计道:“掌柜的……”抬头看了掌柜的一眼。掌柜的道:“有话便说,有屁便放,吱吱唔唔的干什么?”

    药店伙计道:“那个神……神……客官来咱们店里是来买药的。方圆百里之内,只有咱们家有登仙草,他若要炼丹丸必定还会来咱家买药。等他下次来,我一定悉心伺候,让他把所有的药材都写出来。”

    掌柜的一听没错,脸色稍稍缓和下来,道:“若真能这样,我分你二成的干股。只怕他从此不再来,那可就空欢喜一场了。”

    药店伙计忙道:“他一定还会来的。只是……”

    掌柜的道:“只是什么?”

    药店伙计道:“只是掌柜的确定那是青云方,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万一他来了,我费劲的把药方搞来,到最后却不是青云方,岂不是白忙活一声。”

    掌柜的道:“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便是青云方。”

    药店伙计道:“掌柜的如此肯定,莫非见过青云方。”

    掌柜的点头道:“那年我正年青,脑子很好使,又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就在黑市上乱转。卖方子的人为卖个好价格,也为了让人相信这张方子是真的,把所有药材全都罗列出来,印制了几千上万份,见人便发。黑市上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其中有不少的高人大隐,自是知道这几种药材混合到一起炼出的丹丸能起何等功效。我拿着方子随便溜达,没事干时就把方子上的药材记得滚瓜烂熟,等到方子拍出一千万两银子,大惊之下,方子上的药材就如印到脑子里一般,再也忘不掉。”

    药店伙计道:“掌柜的既把方子记得滚瓜烂熟,又何必再让那人写药方。”

    掌柜的横了药店伙计一眼,道:“你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样是个蠢材?卖方子的怎会把完整的方子印上万份随意发放,那还卖个屁!他只列药材没列份量,因此不怕人知道青云丸都需什么药材!你卖这么多年的药,应该知道每种丹丸炼制的时候所需份量都务必精准。多之一分不可,少之一分亦不可。如若不然,轻则没有效用,重则能取人命。药是救人的东西,同时也是杀人的刀啊!”

    药店伙计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他望着桌上的那张方子懊悔不已,之前若不是对那人心生厌烦,爱搭不理的把那人气走,此时青云方岂不是已到手中?二百万两银子也跟自己姓了。那可是二百万两银子,不是二两也不是二十两,更不是二百两,而是足足的二百万两银子。就算手脚齐断,花十辈子也花不完啊。迟了,一切都迟了,当初对人爱搭不理,如今却让自己高攀不起。如果那人从此不来,二百万两银子就如镜中水月一般。天可怜那人来了,让他叫爷爷也愿意啊!

    掌柜的把那张只写三种药材的纸叠起来,宝贝般装到自己怀里,边向后院走边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到后院歇会。”

    药店伙计连忙答应。

    任天养知道青云丹对他这种修为的人来说是有点大材小用,便不想再制青云丹。再说,药材极难配齐,佛笑堂那么大的产业,一年也就能制个十丸八丸的,他不相信凭自己的力量能在一年半载内将药材配齐,也就没有买药材炼丹的意思。要是有钱直接去买些炼制好的丹丸就好了,不一定非得买青云丹,买些适合他这种修为的丹丸即可。但一粒青云丸能卖三百万两银子,他适用的丹丸想必也不会便宜。

    他心想:“这个掌柜的既见青云方在五十年前拍了一千万,又见佛笑堂凭借方子这些年做的风生水起。他虽有心想白得一张方子,可我要不写他也没有办法。他对这方子垂涎八尺,要是能花个千儿八百万的将方子买走,也是件不错的买卖!”可怎样才能让药店掌柜的把方子买走?他总不能直接进去问掌柜的要不要方子。上杆子的买卖不是买卖,就算人家买了也卖不出个好价格,得想个什么法子让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他心生一计,大摇大摆的走进店里。

    药店伙计正要去收桌上的纸墨,看到他进来,就像看到了祖宗,脸上顿生谄媚的笑容。那架式就像他爹临死前给他留下一份泼天的富贵,可是他却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正好奈何处,他爹竟显灵托梦,告诉他富贵藏在哪里一般。他急急忙忙上前招待,结结巴巴道:“客官,您来了?”

    任天养板着脸,似还在生之前的气,走到桌前上下找了找,道:“我写的那三样药材呢?”其实他并非要那张写着三样药材的纸,反正药材不齐份量不清跟废纸没什么区别。之所以要这样说,只是为自己去而复反找个借口罢了。

    药店伙计撒了个谎,道:“那张纸我以为也没什么用,就随手扔了。客官你坐!”说话间拿着鸡毛掸子把圈椅打了又打。

    任天养道:“刚才急急忙忙,把写的方子忘了,半道上才想起来。我爹临死前说了,那可是件能卖大价钱的宝贝,所以回来找。你把扔哪里了,快给我捡回来。”

    药店伙计忙道:“客官你先别急,坐下来歇歇脚,我这就去找。”

    两人这番说话,惊动了后边的掌柜。那掌柜的以为来了顾客,探出脑袋看了看。见药店伙计从没如此殷勤的招待一个客人,心中奇怪,便问:“谁啊!”

    药店伙计连打眼色,道:“来了位贵客。”

    掌柜的心中一动,道:“是刚刚那位贵客?”

    药店伙计连忙道:“对!”心中激动,说话间嘴解颤个不停。

    掌柜的连忙从后院转出来,道:“贵客来了还不赶快上茶!”说话间走到八仙桌前,和任天养对面而坐,道,“客官是想要登仙草那位?”

    任天养点了点头。

    掌柜的一阵激动,脸色胀的通红,道:“除了登仙草,客官还需要什么东西?”

    任天养道:“你们有点店大欺客,对客人爱搭不理的,那态度我受不了。只要有钱去哪买东西不是买?我不打算在你们这里买药了。”

    药店伙计正好端着茶出来,掌柜的骂道:“这个狗东西,见贵客穿着普通便狗眼看人低,把好好的一件生意给搅黄了。还在那里愣什么,快过来给贵客陪罪。”

    任天养道:“贵客不敢当,我只是来买药的普通人罢了。”

    掌柜的道:“能识登仙草的人,绝对是行家里手。”说罢,竖起大拇哥,接着又道:“行家光临鄙小店,鄙小店顿觉蓬荜生辉。你不是贵客,谁还能称得上贵客!”

    人哪有不爱听奉承话的。要是任天养不知道他们此举是为了青云方,早就被这几句话奉承的忘乎所以,脑子一发热,让干什么便干什么。可是他既知两人的目的,也就对那几句话没什么感觉,淡然的一笑。

    药店伙计甚能见风使舵,将茶放到桌子上后,自扇耳光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将把贵客误当成穷百姓,还望贵客见谅。”

    掌柜的道:“刚才我已好好把他教训一顿,贵客能原谅他吗?”

    任天养不愿在这件小事上纠缠,点了点头,药店伙计连忙道:“谢谢贵客,谢谢贵客。”

    掌柜的见火候已到,开口道:“贵客能光临小店,也是你我的缘份。我刚听伙计说,贵客想买十几种药材。不知剩下来的那些药材都叫什么名字,各需多少份量。”说话间将纸笔往前推了推,接着道:“贵客请写出来,我好让伙计去看看有没有这几种药。若是没有,让伙计的去趟省城,务必给贵客配齐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