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二十三章 各斗心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三章 各斗心机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冷眼看着掌柜的在做戏,可谁又不是在做戏呢?他假意把纸拿到面前,故作要写的样子,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将笔放下,道:“我写三样药材,你们店里两样没有,其它的肯定也没有,写也是白写。”

    掌柜的心跟着笔提到了嗓子眼,与药店伙计对视一眼,两人都露出得意的神情。见任天养又把笔停下,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便泄了气。任天养说的没错,配制青云丸的药材他的店里除了登仙草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但他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店里没有?不管怎样,一定要让任天养把药方写出来,急道:“有没有写出来不就知道了?”又道,“我这么大的店,还配不出几味药吗?就算配不齐,我刚刚不也说了,会让伙计帮你买齐的。”

    任天养道:“那就太麻烦你们了。”

    掌柜的道:“不麻烦,到时你给伙计点跑腿钱就成。”

    任天养点了点头,道:“那是应该的。”提笔又要写,再次停下笔,道:“我爹说,这个丹丸要想炼出来,得上好的药材方成,也不知你们家里的药材成色如何?”

    掌柜的道:“成色肯定是最好的!”

    任天养笑道:“卖东西的哪有说自己东西不好的道理,你把药材拿出来让我看看药材成色如何。”

    掌柜的赔笑:“您得先把药材写出来我才能给你拿啊!”

    任天养道:“说的也是。”提起笔去写,笔还没挨到纸,再次停了下来。他这样几次三番要写又不写知道已把掌柜的惹毛,抬眼看了看掌柜的脸色,果见掌柜的笑意半僵在脸上,急得恨不能拿着他的手去写。

    掌柜的强挤出两丝笑意,道:“怎么不写?”

    任天养本就没打算写又怎会去写,他要是把药方写出来,那还卖个鬼啊。不过话说的这里,他突然想,正好趁此机会看看登仙草长什么样子,万一对方不打算买方子,自己也不能白费口舌,总得有所收获,反正之后很长的一顿时间都在深山老林里转悠,万一碰到登仙草采下来卖到药铺可是一笔横财。便道:“我突然想起,你们这里有一味登仙草,你拿出来让我看看成色。如果成色不错,我便把所有药材都写出来,任由你们配齐。如果成色不好,根本无法配制丹丸,我又何必写来写去,大费周章,还不如趁早换家药店去买?”

    掌柜的强忍住心中不快,假笑道:“说的也是。”他自信自己的登仙草是上等货色,自是不怕验看,吩咐伙计去取。

    药店伙计去柜台取了钥匙,连开三道门,过了半晌才从密室里提出个小布口袋,拿到桌前放好。任天养随手掂了掂,感觉里边的药材有五斤左右,心中暗道:“这小小的一袋东西,竟值八十万两银子。”他解开口袋,拿出一株登仙草看了看。登仙草果然不是凡物,金黄金黄的闪着光,要不拿手去摸,还以为是金子打成的。他将那株登仙草前前后后看了个遍,将枝叶形状全都记在心中,又拿出一株两相对照。

    掌柜的道:“成色如何?”

    任天养不买,当然不能说成色好,摇了摇头道:“成色不行!”一句话把掌柜的说急了,连忙拿过一株登仙草,道:“成色怎么会不行?你瞧瞧这全都是完美的株形。你再看看这颜色,一水的金黄,没有一丝杂质。”

    任天养道:“卖东西的不会说自己的东西不好,你就是把它说到天边,也跟我爹说的不一样。”他第一目标已实现,但还没想好该如何把话题扯到卖药方上。估摸掌柜的对那张药方誓在必得,如果自己要走的话,掌柜的骗既骗不来,应该把他叫住谈起买药方的事。他起身佯装要走。掌柜的急忙一把拽住,道:“你爹说怎样的登仙草才算成色好。”

    任天养没有爹,就算有爹他爹也不会跟他讲登仙草,他一口一个他爹说只是托词罢了。随口胡诌道:“我爹说金中带亮,亮中带金,才算成色好。”这句话说的模椤两可,谁也不能给金中带亮亮中带金下个准确的定义。他接着又道:“你店里的登仙草金是有了,但没有亮。唉,你人不错,我也很想跟你做成生意,可店里的东西不行,我总不能花大价钱买的却不是趁心的药材,只好换下家了。”

    掌柜的顿时无语,只得松开手。

    任天养拱了拱手,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后会有期,希望下次能跟你做成生意。”说完朝药店大门走去。

    掌柜的道:“且慢!”

    任天养回头道:“怎么,还不让走了,难不成你想强买强卖?”

    掌柜的道:“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写的三份药材很有意思,炼出的丹丸应该不错,想问问您那张药方卖不卖?”

    一切都水到渠成,任天养故作为难的道:“买我的方子?本来我是不想卖的,可最近手头有点紧,要是价格合适的话,也只好忍痛割爱了。你愿掏多少钱?”

    掌柜的道:“先不急着谈价格,咱们喝口茶慢慢聊。”

    任天养回到座位上坐下,掌柜的道:“你这张药方从何而来。”

    任天养一听掌柜的说这话,立马意识到那是在摸他的底,验看药方真假。道:“祖上传下来的。”

    掌柜的道:“敢问尊姓大名?”

    任天养道:“不敢当,姓任!”要是一个多月之前,他绝不敢说自己姓任,怕被人推测出自己是任天养,继而对他展开追杀。不过这一个月来他也想明白了,天龙国立国数千年,一直都是任家的天下。这么多年不知有多少皇族贵胄被贬民间,更有多少高官大宦被赐姓任,到如今任姓已是大姓,全国上下至少有数千万人都姓任。自己在这些人中间就像一滴水混进大海,只要不说名字,谁能把他跟前太子的遗孤联系起来,也就不怕说自己姓任。

    不过他直言自己姓任,不光是不怕别人知道自己姓任,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虽然掌柜的已经确认他没写完的方子是青云方,但若没有震人的身世,掌柜的恐怕还会怀疑方子的真假,毕竟往上数十辈全是平民的人不可能拥有这么一张方子。为了保险起见,掌柜的肯定不会出过高的价格去买一张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方子,哪怕真药方的可能性大过九成。掌柜的已活了一大把年纪,见过的坑蒙拐骗太多,轻易不会上当。所以他要编个故事增强掌柜的信心,让掌柜的出个大价格买药方。这个世界上,哪个家族才有可能拥有这么珍贵的方子,肯定是任家。

    果然,任天养才说出自己姓任,还没往皇家靠,掌柜的已经上钓了。只见他大吃一惊,道:“姓任,这么说你是皇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