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二十六章 心怀鬼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心怀鬼胎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掌柜的无法,只得给药店伙计打了个眼色,让他去密室里拿。他自己也站起身来到柜台前陪着任天养。

    药店伙计很快拿来一个木盒,里边装着许多小盒子,每个小盒子上边都写有丹丸的名称,并标明灵力多少级的适用以及价格。

    任天养扫了一眼小盒子,都是三级至十九级之间的丹丸,价格最便宜的不过五百两银子,最贵的则为三万两银子。

    药店伙计取出一个十九级,名为碧灵珠的丹丸,打开盒子。里边的那粒丹丸就像是个碧绿色的小玻璃球,透过晶莹透彻的球面,可以看到里边蕴含着许多絮状灵气。

    掌柜的笑道:“质量如何?”

    珠子的质量如何任天养并不放在心上,他要看丹丸只是要把两人骗离桌子,好用念力将三个茶杯里的茶水对调而已。在药店伙计打开盒子之际,他已从掌柜的以及药店伙计的杯子里各取半杯水,并把自己杯里的水给那两个杯子添满。他点头笑了笑,道:“质量不错。”

    掌柜的道:“那咱们的合作就算敲定了?”

    任天养道:“敲定了!走,咱们去喝一杯庆祝。”

    掌柜的闻听此言,犹如六月天吃了个冰镇西瓜,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他前边领着,三人来到桌子前,各端了自己的茶水,任天养笑道:“可惜没有酒,不然喝个痛快!”

    掌柜的道:“咱们先以茶代酒,一会我去订一桌丰盛的晚宴,晚上咱们喝个痛快!”

    任天养道:“那就叨扰了。”说罢,用一手掩住茶杯送到嘴前,仰头一饮而尽。旁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以为他把那杯茶喝了,其实任天养并没喝。他怕茶杯里残存的药对身体有害,借着手掩茶杯的动作,用念力将茶水从袖口送进袖中,又从袖中送到胸前。此时那杯茶水正被念力包裹着,悬于腹部左右。而他用手掩住茶杯喝茶,这是天龙国的习惯,掌柜的与药店伙计并未怀疑。

    他们两个眼见任天养把茶水饮进,全都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一眼,眼角露出得意的笑。任天养怪道:“怎么我喝了你们两个不喝!”

    两人将茶一饮而尽,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任天养也跟着哈哈大笑。

    掌柜的突然停住笑,道:“你笑什么?”

    任天养道:“你们两个又笑什么?”

    掌柜的道:“我笑你是一头猪!”

    任天养喝道:“大胆,竟敢骂我是猪!”掌柜的道:“我就骂你是猪怎么了?你还想打我啊!”他顺势推了任天养一把。

    任天养抬胳膊去挡,胳膊抬一半便无力的垂下,被掌柜的一推,脚下踉跄的跌坐到椅中,道:“怎么回事!”

    掌柜的道:“饶你奸似鬼,到最后还是着了我的道!”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稍微有点发晕,还当自己在极度兴奋之下的正常反应,并未太过在意,接着道:“杀你这头猪还真够难的。你要是一早把青云方交出来,又何必惹出这么多的事,结果把自己也连累至死。”

    任天养脸色突变,道:“我明白了,你给我下毒!下的什么毒?”又狞笑道:“青云方都在我脑子里记着,杀了我你也拿不到!”

    掌柜的道:“毒倒没有下,只是给你下了点迷药。你趁现在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等醒来可就有苦受了。到时你说出青云方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不说出来,我有的是手段治你。”

    任天养道:“你要青云方,我说了就是,为什么非得杀我?”

    掌柜的道:“你修为那么高,我拿了青云方之后放虎归山,那不是自寻死路?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安心睡觉。”

    任天养道:“你做这等事,不怕我家里人找你索命!”

    掌柜的道:“怕!可你家里已没什么人,又有谁会替你报仇?就算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心狠手辣一点,怎么过人上人的生活!”

    任天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掌柜的道:“叹什么气?”

    任天养道:“我本来还想饶你一次,可你已经没救了!”

    药店掌柜的没料到任天养死到临头还说出这样的话来,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煮熟的鸭子光剩嘴硬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只觉天悬地转,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想往地上裁倒,连忙连忙伸出一只手按住圈椅,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

    任天养笑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那个伙计是不是想独吞青云方,给我下药的时候顺便也给你下了药?”

    药店掌柜的一惊,连忙朝身后看去。药店伙计的修为低浅,早就顶不住药力歪头倒在地上。他眼露迷茫之色,回头去看任天养。任天养道:“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你,于是先装中了迷药,等你人事不醒的时候再将我转移到你找不到的地方慢慢盘问。”

    药店掌柜的想去查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可手脚无力哪移动得了一步,只得在圈椅上坐下,强打精神撑开自己的眼皮。

    任天养见此情景,知道药店掌柜的药劲上来,不可能再狗急了跳墙跟他拼命。他虽不惧药店掌柜,但能不费力气又何必再费力气,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好了,戏就演到这里吧!”

    药店掌柜的眼露诧异之色,道:“你怎么没事?”

    任天养摊开两只手,一脸无辜的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没事?怎么下药的都药倒了,被下药的人却没事呢?”他走到药店门口将大门关上,又把“东主有喜,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到门外,提着药店伙计来到掌柜的坐的椅子前。他先扒了药店伙计的上衣,又把药店老板的上衣扒了,让两人像情侣一样偎依到一块。

    也不知是药量不够还是药店掌柜的修为高,经此一折腾,药店掌柜又悠悠睁开双眼,道:“你想干什么?”

    任天养道:“你有杀我之心,我却无杀你之意,谁叫我心肠软呢,爹妈给的没办法。可就此放过你心有不甘,于是给你个教训尝尝。一会我点把火,然后到外边大喊走水了,街坊邻居赶来救火,一推门见你们两个如此相依而睡,到时的场景一定有趣!”

    天龙国并无龙阳之好的风俗,临山县这种小地方更是观念保守,要是被人知道有这种嗜好,那是没办法活了,最少也得背井离乡远离是非之地,免得被唾沫星子淹死。而开药店的,往往在县里有很高的地位,算得上半拉上流人士,时常出入县衙。如果让人知道他有这种嗜好,祖宗十八代的脸都被丢得精光,还不如杀了他痛快。

    药店掌柜张嘴想说话,药劲已上来根本张不开嘴,只能眼露祈求之色。

    任天养道:“你是在谢我不杀之恩吗?不用谢!”他拿起桌上的那一小袋登仙草,又道:“我是命大才没被你害死,拿你袋东西压压惊不算过份吧!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