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二十八章 任人宰割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任人宰割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冲那女的笑了笑,道:“打扰了。”

    那女的不说话,甚至没抬起头看任天养一眼,只是一小筷一小筷的夹着饭菜,送入嘴中慢慢嚼着,姿态优雅的如同王爷家的千金大小姐。

    任天养道:“我看着你挺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那女的就像个聋子,仍自顾自的吃着饭。

    任天养瞧了瞧桌子上的饭菜,八冷八热,每样饭菜都色香味俱全,有一多半以前见都没见过,更别说知道是什么菜名了。他指着那几样菜道:“这些菜真精致,一件件简直跟艺术品一样,都叫什么名字,以后有机会我也点来尝尝。”

    那女的仍不说话。

    任天养连吃三个闭门羹,不觉无趣,心中暗道:“傲什么傲?以为自己漂亮我就很想跟你说话,我只是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他又看了看桌上的饭菜,腹诽道:“你是猪啊,点这么多的菜,谁敢娶了你,吃都被你吃穷了。看你身材不错,应该吃不了多少。再看你吃饭的架式,每样菜都是浅尝即止,最多吃上两三筷,那不九成九都浪废掉了。瞧你年纪轻轻的,不像是赚钱的主,那就是个有钱的富二代了。年纪轻轻不知道勤俭节约,你爹有你这个败家子也够倒霉的了。”

    小二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将盘子上的两盘菜往桌子上放,却见桌子上满满堂堂,再放不下一个盘子。

    任天养道:“借点地方用用!”也不等那少女说话,将面前的两个盘子拿起摞到其它的四个盘子之间。那少女本来伸筷欲夹被摞的一个盘子里的菜,见此情况缩筷不夹,皱了皱眉换了个盘子去夹菜。而任天养摸过的两盘菜以及被那两盘挨到的四盘菜,自此以后再没夹过。

    任天养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暗道:“几个意思啊,是嫌我脏吗?就算我几天没洗澡,衣服也很长时间没换过,但我的手只碰盘子没碰到菜啊。而且你不吃我端过的两盘菜尚能理解,底下的四盘菜我连摸都没摸到,莫非我手上的脏东西还能传染给盘子,继而传染给那四盘菜了?”

    小二将两盘菜以及米饭放下,指了指桌上的银子,道:“不到一盏茶时间,这个我能拿走吗?”

    任天养摆摆手道:“拿走!”他已太长时间不知肉味,闻着红烧肉与回锅肉的香味再没心思去理会对面的少女,拿起筷子胡吃海塞起来。才在桌前坐下之时,他还想着一会吃饭要斯文一些,哪怕装呢,好歹给对面的少女留个好印象。可见少女对他一直不理不睬的,甚至皱眉对他表示厌恶,他也就无所顾及,吃得津津有味,把嘴咂得叭唧作响。

    那少女又把眉头皱了皱。任天养不仅没把吧咂嘴的声音放小,反而咂的更响,似乎从少女的皱眉中他能得到某种报复的快感。

    那少女终于忍不住,轻启朱唇,道:“你能不能斯文一点,别叭唧嘴!”

    任天养想都没想,道:“叭唧嘴吃饭香,不信你试试!”

    那少女将筷子往桌上重重的一按,道:“不吃了,心情全被搞没了!”

    任天养心中暗道:“你不挺傲吗?现在再傲一个给爷看看啊。你越不吃我越要吃的喷香,气死你个小丫头片子。”他得意之下把筷子使的上下翻飞,一个不小心将筷子上的油渍甩到那少女的白裙子上。这一下玩的有些过火了,瞧那裙子质地手工都不错,应该值不少银子。

    任天养连忙放下筷子起身来到那少女的身前,蹲下身扯起袖子去擦裙角的油渍。那少女连忙用手去拉自己的裙子上头,让沾油渍的地方躲过任天养的袖口,道:“别擦!”任天养眼看就要擦到油渍,哪能就此放过,拽住裙子的下摆,硬是让沾油渍的地方凑到自己袖口,使劲擦拭两下。

    那少女生了气,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叫你别擦你还擦,现在怎么办。”说话间捏裙子的手一抖,裙子褶皱起一道波纹朝任天养拽裙子的手撞去。

    那道波纹内含灵力,任天养被灵力一击,拿捏不住,手从裙子上滑开。他大吃一惊,能使出那道灵力的人的修为绝对在三十五级往上,难道这个弱不经风的小丫头竟是个接近二等侠士的三等侠士?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抬眼打量眼前的少女,只见她异常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裙子。

    任天养垂眼一看,刚刚被他袖口擦的地方,本来一块不大的油渍竟被擦得有拳头那么大,而离油渍的不远的地方还有五个黑乎乎的手指印,不是他拽出来的又是谁?任天养瞧她心疼的样子甚是不好意思,挠挠头道:“你衣服多少买的,我赔你!”

    那少女抬起头道:“赔?我衣服一万两银子买的,你赔的起吗?”

    任天养倒抽一口凉气,暗道:“什么衣服能值一万两银子,难不成是金子做的?看着挺普通的啊,与其它丝织缎做的衣服没什么两样。不过刚才摸他衣服的质地像极了厉大哥身上披的大氅,莫非这裙子也是金蚕吐的丝做的?要真的是那样,倒值那么多钱,不过她裙子的手感又与厉大哥的大氅略有不同,要柔软许多倍,也不知是不是。”他心里九成认定那裙子绝不是用金蚕吐的丝做的。因为那种料子十分稀少珍贵,做个大氅已是奢侈,谁会做个裙子穿。那少女狮子大张口,张嘴就说一万,看来是想讹他。可一想到那少女体内的灵力那么强悍,他又觉得可能是用金蚕吐的丝做的。毕竟人家已是接近二等侠士的修为,女孩子家爱美,花大价钱做个裙子也算合情合理。

    不管是不是讹人,反正他包袱里有钱,那些钱来的又很轻松,赔出一万两也不肉疼。再说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少女如此看清,也认人受不了。

    任天养冷哼一声,道:“不就是一万两银子,你怎么知道我赔不起。”

    那少女一怔,不信的看了看任天养,道:“你能赔得起?”

    任天养摸了摸背后的包袱,里边虽没一万两现银,但药材加上丹丸,按白菜价卖也能卖个数十万,不觉底气十足,道:“用不用我现在就把钱给你?”

    那少女略一沉吟,冷笑道:“你能赔得起又怎样,不说这裙子只有京城有卖,就算这种小地方有卖,裙子可是我娘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能赔一件一模一样的吗?”

    任天养大呼倒霉,那少女要是不要钱,而要衣服,他去哪找一件一模一样的。难道陪她去京城买一件吗?他倒是十分想去京城,可一想到商兵又哪里敢去。再说,就算去京城买了件裙子能跟人家的一模一样吗?人家的是生日礼物,而且是她娘送的,意义多么重大!今天看来只能任人宰割了,该赔多少钱全凭人家一句话。能说小话尽量说小话,千万不可在此过多耽误。时间久了,不说商兵,单是衙门的查来也没法走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