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三十三章 病痨公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病痨公子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回头一看,只见有个膀大腰圆,光头大脑袋的家伙正站在后边。他知道这是赌场里看场子的,瞧神色还应该是个头目。正要开口说话,忽见有晴不知什么时已转到那人的后边,估摸是以为那人要开打,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正兴奋的攥紧拳头准备动手。

    任天养连忙使了个眼色制止,冲那个看场子的道:“是很面生,我今天第一次来。”

    那人道:“你是干什么的?”

    有晴很是机灵,知道来人并非动手而是来摸底细了,当即插嘴道:“这是省城头号药店,一笑堂的少东家。来你们临山县是来置办药材的,晚上没事干,听说你们这里有个赌场,便来玩玩。”词是两人早已套好的,因此说起来甚是顺溜。

    在天龙国,开药店是一等一的买卖,能把药店开成省城头一号,那简直是富甲一方了。看场子的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道:“少东家为什么不押两把试试手气。”

    有晴道:“我们少东家说了,你们这里局太瘦,不够磨指头的钱。我们正准备换家赌场瞧瞧,看有没有赌大点的。”

    有贵客来赌哪能就此放过?看场子的道:“我们这里也可以赌大的,就是不知你们的本带的足不足?”

    任天养知道他说的本就是钱的意思,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一共一万三千两,拿在手上打了打,道:“你说足不足。”

    看场子的一看银票大小,已估摸着有多少钱,连声道:“足,足。跟我来!”说罢,前边带路,从赌场的后门出去。三人顺着廊道,经过一个花园,来到后院的一个阁楼前。里边灯火通明,偶而传出人声,只是没有前面赌场热闹,像是稀稀拉拉几个人在赌。

    看场子的道:“两位贵客稍等,我去给六哥禀报一声。”两人也不问六哥是谁,想来是赌场的主人,目送看场子的进了屋,又噔噔上了楼。

    有晴悄悄道:“也不知能有多少银子。”

    任天养道:“怎么也得一万来两银子吧。”

    看场子的又噔噔下了楼,来到门口道:“本来这个赌局是六哥招待朋友玩的,先亮两万两银子才可上场下注,我在那一番美言,说两位是省城来的好朋友,六哥这才同意。”

    两人闻听此言都是眼前一亮。每人两万两银子,听说话的声音最少有四个人,这么说能赢八万两银子。八万两银子啊,今天可是要发大财了。

    任天养听看场子如此说,知是在讨要赏钱,从怀里摸出一两银子来。看场子看了看,并不去接,道:“少东家这可有点不讲究了,你们两个上去一定能大杀四方,怎么得也能赢个一万两万两银子。少东家能有如此鸿运,全靠小的给你带路,给这点小钱有点说不过去吧。”

    其实一两银子已经不少了,但那看场子的每天见银子流来流去,自是不把一两银子看在眼里。任天养无法,只得又摸出一块十两重的银锭,合着一两银子一块给了看场子的,道:“谢你吉言,一会赢了大钱还有重赏。”

    看场子的连忙接了银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两人推门进了屋,顺着楼梯上楼,推开两扇门进屋一瞧,只见一张八仙桌前正围坐着六个人。正对着门口的地方,坐着一个胖子,凸起弥勒佛般的大肚子,许时输了钱,此时正额头泛汗的掷着骰子。

    坐在胖子左手边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穿着华衣丽服,脸色略显苍白,一副病痨鬼模样。其它三人都坐着圈椅,他却坐着长条凳,身旁各坐一位风尘味十足的少女。一个偎在他的怀里,用手剥着葡萄,用嘴含着喂他吃。另一个依在他的肩头,将瓜子皮掰开,也用嘴含着喂他吃。

    坐在胖子右手边的是个糟老头,看不出年岁,但满脸的褶子,说他已经一百多岁也没人怀疑。

    与胖子对面而坐的是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看不到面容,只看到他身披火红色的披风。任天养第一时间还以为那人是商兵,心不由扑扑嗵嗵乱跳,不过看到他穿着官靴,腰间别着一块刻着“捕”字的腰牌,方知他是个捕快。

    任天养暗自点头,心道:“难怪这家赌场如此光明正大,衙门里的捕快都在这里赌,谁又敢来抓。”

    胖子掷出两个六一个四的点数,这在他们玩的赌博游戏里已经是很大的点了,除了顺子和豹子方能追上。他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看这下还不通杀你们?赢回三千两银子!已输了一个时辰了,家底都快输给你们了,赶快少捞点喘口气。”

    病痨鬼公子道:“不就是六一对吗,看我掷个顺子杀你。小红,替我掷一把!赢了分你五十两银子。”

    那个剥瓜子的少女道:“你们玩这么大,我可不敢掷,万一输了赔不起。”

    病痨鬼公子道:“掷吧,输了晚上好好伺侯我就行。”

    那个剥瓜子的少女这才拿起骰子掷了起来,看到自己搓出个二三五,叹了口气。

    壮汉拿起骰子,也不说话直接掷了出去,是个一对三外加一个六。他道:“这个六要是变成三该多好!”

    轮到那个糟老头了,他拿起骰子却不去掷,而是站起来朝四方拜了拜,嘴中念念有词,似在祈求四方神灵保祐。

    病痨鬼将嘴中含的一粒葡萄吐到地上,甚不高兴的道:“我说老不死的,怎么每次到你这就磨叽个没完,别人掷十把,你掷不出一把,时间都让你******把浪费完了。”

    糟老头充耳不闻,仍在那拜个不停。

    那胖子估摸自己这把铁定赢了,很沉得住气,道:“让他拜。丑怪出尽钱输尽!”又对糟老头道:“我说老不死的,你每次拜来拜去,我是神仙也烦了。小心他们一气之下,不再保祐你,让你把钱全输光。”

    糟老头道:“神仙怎会有你这等凡人的见识,你拜得越多他们越高兴,哪会烦的。”说罢,坐回座位。任天养以为他要掷骰子了,谁知他拿起骰子一粒一粒亲了起来,每亲一粒嘴中称道:“骰兄,你一定要掷出个六来。只要你掷出个六来,今晚我一定给你上大供。”

    另外的三人似乎已对这些见怪不怪。胖子开始点起自己的钱,盘算自己还输多少。病痨鬼公子搂着身旁的两个美女又亲又摸。背对而坐的壮汉看不到表情,从背面看身子微微颤抖,似十分不满自己刚刚掷出的点数。

    糟老头终于把骰子掷了出去,是两个二一个三。他似乎还不确定,拿起骰子互相对比起来,挠挠头道:“这怎么多了一点?是不是骰子有问题,三中间这个点是被刚染上去的。”

    病痨鬼公子推开怀中的两个少女道:“染上个屁啊,两点能跟三点一样吗?两点是竖的,三点是斜的,染你妈啊染。快把骰子放回去,开始下一局。”

    糟老头被人如此咒骂也不生气,笑道:“说的也是。”把骰子放回碗中。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