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三十七章 快枪之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七章 快枪之手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六哥听到两百万两银子,冷哼一声:“他那小店,也趁两百万两银子。不过他把钱往高处报,赵捕头逮住小贼也可大捞一笔,不说多,敲他几万两银子应该稀松。”

    赵捕头摇了摇头,道:“那药店掌柜一点也不配合,把自己关在屋里闭门不出,说什么在临山县呆不下去了,把祖宗的脸全丢完了。我估计他是没办法在临山县呆下去了,或许今夜就会趁夜远遁。贼像既画不出来,事主又要远遁,案子眼瞅是要黄了。”

    任天养见自己一个恶作剧竟有这等奇功,心下甚是得意。这时,老不死也祭拜完毕,拿起骰子狂亲一通,眼瞅着要掷了,大家伙就又把注意力转回到赌局上来。老不死终于把骰子掷下,出来的却是个二三六。他摇头捶胸,大骂骰子不争气。

    任天养拿住骰子在手里来回搓了两下,正要往碗里掷,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喊:“豹子六!”他一个机灵手一颤,骰子落入碗中,是个一五六的点数。

    有晴甚不高兴,道:“你怎么不掷出个豹子六,现在好了,输了一千。”

    任天养吓出一身冷汗来,暗道:“你如此问,还不让大家怀疑我!”暗暗后悔之前没给有晴交待清楚,赌博赢钱有个过程,其间需要坚苦的拉锯战,等到最后才能把所有人的钱赢走。让她误以为,赌博就得把把赢才是赢钱。

    还好,其它的人听了这样的话并没怀疑,尤其是六哥与商公子,反而相信任天养与有晴不会赌。六哥哈哈大笑,道:“骰子能掷出几点全靠手气,不是你想掷出几点就能掷出来的。”

    商公子可找到了出气的机会,敲着桌子道:“你以为豹子六是你们家地里种的?说掷出来就掷出来?一个随从,在主子后边大呼小叫,成什么体统。要是我家的奴才,早一巴掌扇过去,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

    有晴当即就要发作,任天养连忙回头打了个眼色,意思是:“钱!”有晴以眼色回应:“你不是能掷出豹子六,为什么不掷。”任天养打了个眼色:“这需要一个过程。”有晴回应:“什么过程。”任天养回应:“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你要相信我,这里的钱全是咱们两个的。”

    老不死突然转过头,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任天养吓了一跳,还当老不死发现他们之间的秘密,连忙搪塞:“坐的离烛火有些近了,烟薰到了眼睛。”

    老不死道:“那咱两换下座位?我老眼晕花的,不怕烟薰。”

    任天养坐在此处一会还得破坏老六作弊,哪里肯换,只说不碍事。他回过头冲有晴道:“你没事找个地会眯会,别在我身后站着。本来要赢的被你一吓反而输了。”

    有晴本不爱赌,确实也有些困了,瞪了任天养一眼,道:“少东家,你可是保证过要赢我才让你赌的,你若是敢输,回去我便告诉老爷,让他打断你的腿。”

    其它人听着,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任天养却只话中的意思。两人来赌之前,任天养要用有晴小箱子里的银票做本钱,有晴不让。任天养保证绝不会输,如果输了让有晴把他的腿打断,有晴这才同意。如今她这样说话,那话里的意思分明是,你可好好赌,敢输了我就打断你的腿。

    商公子道:“你这哪是个随从啊,而是带了个奶妈,这也要告诉老爷那也要告诉老爷,什么事都要管上一管。要是换作我,出去绝不带随从,就算带也要带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白天在一起走的时候搂搂抱抱,晚上睡觉的时候再巫山云雨一番,那才叫美呢。”

    有晴闻听此言勃然大怒,一想到桌子上的钱又把怒火压下。她佯装没有听到,在靠窗的位置躺下,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姓商的刚刚说的那些话,脑子里浮现的全是任天养对她又搂又抱,不觉脸色发红,暗道:“你要敢对我这样做,我一掌拍死你。你这个坏东西,敢以我偷钱要挟,要不是看在你能帮我赢钱,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心里如此想着,她朝任天养瞪了一眼。

    任天养怕她会为商公子说的话发怒,也紧张的朝这边看来,正好与有晴的目光相触。看到有晴瞪他,吓了一跳,心里嘀咕有晴为什么恶狠狠凶巴巴的瞪他。

    赌局继续进行,六哥与商公子都没投多大的点。赵捕头的手气确实过来了,六哥还没去取磁铁帮他,他已把骰子掷出,是对五带个六的大点。老不死再次起身祭拜,商公子烦燥的站起身,道:“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六哥,我火上来了,借你的地方败败火。”说罢,拉着两个少女进了里屋。

    任天养心叹:“这一去怎么的也得一柱香时间。”不过他也不急,反正到最后钱总是要赢的。

    屋子里很快传来少女的呢喃,有晴只听得满脸潮红,站起身道:“都是什么乌烟瘴气的,我出去透透气。”说罢,出了屋。

    六哥“哟”了一声,道:“还是个老古板呢?都这么一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装什么装。”

    任天养附合:“他就是爱装假正经,所以才这么大年纪还没讨到老婆。”

    六哥与赵捕头同时“哦”了一声,都道:“难怪!”

    屋里的呢喃很快停止,老不死才祭拜完两个方向的神灵,里边已传出窸窣的穿衣声。任天养愕然:“不会这么快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快枪手!”

    屋门打开,商公子一边提着裤子一边道:“真******痛快!”

    那两个少女也整理着衣服从屋里出来,商公子从怀中掏出二两银子,道:“爷今晚就不让你们两个陪了,每人一两银子拿着滚蛋。”

    两个少女道:“谢爷打赏。”拿了银子高高兴兴离去。

    这一把又是赵捕头赢了。五个人继续着赌局,每到老不死那便暂停下赌局。如此玩了一个多时辰,任天养、赵捕头以及老不死面前都是一万七千两银子。六哥想要的局面终于来临,他干咳了一声,示意商公子准备收钱。

    每个人的面前有多少钱,任天养一清二楚,听到六哥那声咳嗽,知道那是收网的信号。他们三个的银票两数是一样了,六哥他们两个只需连赢十七把便能把所有的银子都赢走。这样的局面很合六哥他们两个的意却不合任天养的意。当然,他这时也能用念力与六哥他们比比千术,并有自信把六哥他们比下去,可他有连赢十七把的机会吗?没有!

    试问一个人把把出千却被别人连赢十七把,这样的事可能发生吗?六哥和商公子把别人当成待宰的猪,所以才有这样的自信。他却把其它人都当成老赌棍,因此异常谨慎。

    任天养心中暗道:“别说十七把,要是那个出千的人不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傻瓜,只需两把他便惊了,等到第三把他会找个借口不玩了。”

    当六哥用磁铁给自己出千个大点,然后把别人有可能是大点的点数千成小点时,任天养可以用念力把自己的点数变大,也可以用念力把六哥的点数变小。可这两种办法在使用的同时,六哥也在用磁铁做鬼。第一次,六哥可能以为自己操作失误。第二次,他便会怀疑还有一个比他更高的高手在出千。到了第三次,情知自己的千术千不过暗藏的高手,他还会往下赌吗?

    所以,任天养的赢钱机会只有一次,他前期的目标也同六哥他们一样,把大家手里的钱都用平均了。但他后期的计划并非像六哥那样从容,用十多次把钱赢到手,而是一次把钱赢到手。只有这样才会让六哥感觉自己操作失误,而不会怀疑有个高手在出千。

    所以说,此时此刻虽合六哥以及商公子的意却不合任天养的意。第一,大家的钱并未平均,他若想现在就出手,就算大家一次把钱全押上,他也不可能把钱全部赢走。

    商公子面前有两万四千两银子,下一万七千两还剩七千两。六哥面前有一万八千两子,下一万七千两还有一千两。他们两家加起尚有八千两,不说两人输了之后还愿不愿押,就算愿押,再输的话两人会明白有人出千,而老千便是那个赢钱的人。那时他钱虽赢到手了,可六哥能放他走吗?有晴的修为是不错,但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必会经厉一场血战,死伤无数方算。

    第二,虽然早有规定一次每人只能押一千两银子,可任天养有办法让大家伙一次把所有的钱全押上,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现在大家都还有精力,脑子尚算灵光,不会一次将所有的钱押上。可当大家都玩的精疲力尽,而赌局尚无结束的意思,那时只需有人提出一把定输赢,其它的人都会脑子一热把所有的钱都压上。一来想赢钱,二来想尽快结束赌局回家睡觉。

    无论每个人面前的钱数是否相同还是一把全压,都未达到任天养的要求。因此,他要破坏六哥他们的美事,直到拖到他的机会来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