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三十八章 坏其好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 坏其好事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商公子听到信号,精神一振,看着桌面上的钱尽显贪婪。他冲大家嚷嚷道:“都麻利点把钱压上,咱们赶快结束赌局。”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好像那些钱已全是他的了,他在指挥着大家把钱交出来。

    上一把是任天养赢了,这一把该他先掷。他拿起骰子,大喊一声:“豹子!”将手中的骰子掷出。他不在意骰子会是几点,点大点小并无关系。只需六哥或者商公子没掷出大点,而他们三个中的无论哪一个掷出大点,他们三个面前的钱数便不一样了,六哥他们两个势必再想办法把他们三个的钱数再做成一样。

    当然,六哥他们两个也可以在接下来连赢,把任天养他们三个中的其中两个的钱赢完,让剩下的那个手上留四千两银子。可他们两个太贪,就跟任天养一样的贪,怕剩四千两银子那人以人数太少就此不完,那样虽然也赢了不少钱,但太不完美,会留下遗憾,而且是价值四千两的遗憾。

    任天养掷的骰子停了下来,是个对一挂个六的面。这个点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剩下四家手风不顺的话,足够可以通杀。他装作对这个点数很不满的样子,呸了一声,双手合什四处拜了拜,嘴中唸唸有词:“神仙保佑他们几个都掷出杂点来。”

    所谓杂点,就是非对非顺更非豹子的小点。任天养赌了这么一会,已将赌鬼的表情动作学得惟妙惟肖,完全把想赢钱怕输的神态展现无遗。

    六哥心中冷笑:“凭你掷出这么个小点就想赢,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是我千来的猪,就老老实实的等着被杀吧。”面上却笑道:“一对一,这个点数可不小,赢面很大。”又冲老不死喊道:“老不死,你看看你一晚上装神弄鬼的,把所有的人都传染成跟你一样装神弄鬼的。”

    老不死呵呵一笑,道:“事前不敬神,临时去求神,有个屁用。”

    六哥拿起骰子,道:“有没有屁用,反正我是追不上了!”他拿起骰子,并不去摸桌下的磁石,想等到商公子掷骰子时再出千。他跟商公子是一伙的,谁赢不是赢,反正等杀完猪还得分钱。

    任天养见他不动,自己也不动,静坐在那里等着。

    六哥把骰子掷出,是个五对挂个三的大点。他哈哈大笑一声,道:“哎哟,我这个点还不小呢!”说罢,把身子往后一仰,挠了挠大肚皮。

    任天养暗暗好笑,心道:“你每次出千就不能换个动作,一直挠大肚皮,也不怕把肚皮给挠烂了。”他明白六哥为什么掷出两个五的大点还要出千,毕竟后边还有赵捕头与老不死两家,万一哪个走了****运,掷出更大的点来,好不容易才等到的机会便会推倒重来。他们两个等了太长的时间,不想再等了,尤其第一把得出个顶天的豹子,这样下一把便由商公子先掷。他给商公子做个大点,然后等以下的三家追。追不上,是商公子赢。追上了,还有他坐镇,到时再掷个更大的点数就是。不然,每把都由他们两个先掷,为了稳赢都得掷豹子六,其余的三家就是白痴也能看出不对来。

    商公子拿起骰子合在掌中晃了晃。六哥伸手在桌下摸了一下,然后身体前倾,点了点头。商公子知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喊道:“一晚上都没出个豹子,骰子啊骰子,你给老子争口气,出个豹子给他们瞧瞧。”他这话的用意十分明显,一会大家看到出来个豹子不会怀疑,毕竟已经一晚上没有掷过豹子了。喊完,他把手松开,三粒骰子朝碗中落去。

    这是个机会,只有骰子落碗才会受到磁铁的吸引,面子一换,落在碗中滴溜溜打转,等停下来时才能出现想要的点数。但如果落碗时骰子未受到磁铁的吸引,就会以自然的形态打转,会出现几点全凭运气。

    任天养瞅中机会,猛的拍了下六哥的肩膀,道:“几点了,现在?”

    六哥一惊,还当被人发现出千,连忙把手缩回将磁铁藏回原位,手在小腿肚上挠着,道:“什么几点了,那骰子不还没停下来吗?”

    任天养暗骂自己一声:“你都来天龙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时不时的冒出人家听不懂的名词?”他呵呵一笑,道:“你看我都赌糊涂了,想问你现在什么时辰,心里却念叨骰子会出现几点,一张嘴便说错了!”

    老不死道:“对啊,我也是这样,老闹笑话!”

    六哥透过窗户朝外看了看,道:“应该是丑时末寅时初吧。”

    任天养点了点头道:“一赌起来时间过得真快,原来都这么晚了!一早还得往省城赶,看来明天只能在马车里睡了。”

    商公子自两个少女走后他早把长凳换成圈椅,此时正靠在椅背上拿眼扫着桌子上的钱。那些钱都是他的,只是暂时寄存在任天养他们几个面前而已,等一会他们三个便会乖乖送到他的手上。看来干什么事情都不容易,赢那几个钱竟一直耗到现在。从骰子出手他便没再去看骰子一眼,反正有六哥操作他又何必操这份心。听到碗中再无骰子的滚动,他不知六哥根本没出成千,还当自己掷的是豹子,大喊一声:“三个六豹子,通杀!”说罢,就去拿桌面上的钱。

    赵捕头一把按住,道:“你干什么?”

    商公子道:“没看到老子掷了三个六豹子吗?你还能追上?把手拿开,别妨碍老子拿钱。”

    赵捕头的年龄足以当姓商的叔伯却被人自称老子,勃然大怒,可那人是顶头上司的公子,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是不能打也不能骂,只得将怒气咽下冷笑道:“商公子,你赌钱赌糊涂了吧,你一三六这么小的点也敢拿钱!”

    商公子这才去看碗中的骰子,见是一三六满目狐疑的去看六哥。六哥不敢与他对视,怕赵捕头发现两人之间的秘密,用脚轻轻踢了踢商公子,那意思是:“稍安勿燥。”心里却把任天养骂个狗血淋头,怪他坏了自己的好事。不过还好,自己的点数不小,心中期盼赵捕头与老不死掷不出大点。

    赵捕头果然没掷出大点,也是个杂点。六哥甚是高兴,任天养却摇了摇头,准备在老不死掷不出大点时用念力帮他一把,好破坏六哥他们的好事。

    老不死又开始新一轮的祭拜神灵。商公子脑子还在想刚才为什么没掷出三个六上,推脱要去放水,给六哥打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阁楼,想必去解释刚才发生什么事。果然,等再回来时商公子充满敌意的一直拿眼瞪任天养,想是恨他不迟不早偏偏那时问什么时辰。赵捕头把银票数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是在想等赢够本钱便不玩了,还是在想其它的心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