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章 豹子豹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 豹子豹子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三个五的豹子已是天下第二大,只有三个六的豹子能撵上。

    任天养不知老不死能不能凭手法掷出个三个六的豹子,毕竟只有一次机会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老不死会不会手一颤没掷出三个六的豹子。就算老不死手不会颤,百分之百能掷出三个六的豹子,问题是老不死愿不愿这样干。

    毕竟,三个六杀三个五这种事千年难遇,一下子出现太过扎眼,做为一个资深老千,首要的任务是不能让别人怀疑自己。老不死很可能会让过这把,让商公子赢了。

    任天养也可让过这一把让商公子赢,可这一把之后六哥还会出千,而他要再用说话或者身体接触来阻止的话,六哥估计恼羞成怒,说不定就此把他赶出阁楼,直接不让他赌了。所以,他要想阻止六哥他们连赢只能用无影无形的念力来阻止,既然用念力阻止,这一把阻止跟下一把阻止有什么不同。而且,他用念力是助赵捕头掷出三个六的豹子,谁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赵捕头在大家伙眼里就是任人宰杀的猪,一头猪掷出三个六,没人怀疑赵捕头出千,只会觉得赵捕头运气好,千年一遇的场面都给他掷出来了。

    任天养拿定主意,悄悄施展念力,悬于碗的左右,只等赵捕头掷骰子之后帮他改变点数。然而赵捕头看着碗中的三个五豹子完全没有底气,他把手朝碗前伸了伸却不去抓骰子,嘴唇蠕动只想说放弃。

    商公子白眼斜看,道:“怎么,你还想试试自己手气如何,看能不能掷出三个六来?”

    赵捕头本来就要放弃,听了这话反而来了脾气,道:“也没规定你掷出三个五来,我就不能再掷了吧。”

    商公子道:“是没有!但你相信自己能掷出三个六来?既然掷不出来,又何必浪费时间。”

    赵捕头道:“我要掷出三个六来怎么办?”

    商公子道:“你要掷出来三个六怎么办?”他的眼四下里瞅着,看到自己面前的银票便把银票全都往赵捕头那边推,道:“你要能掷出来,我把我的银票全给你。”

    赵捕头一惊,道:“我要掷不出来呢?”

    商公子道:“我也不要多,你多给我一千两便行。”

    赵捕头低头沉吟,这个买卖不错,一千两搏他两万来两。可明知自己掷不出三个六来,铁定多输一千两又何必要赌。他在临山县大小也算是个人物,话已说到这里哪能退缩,大不了多输一千两便是,道:“这可是你说的,输了可别赖帐。”说罢,拿起骰子掷了出去。

    骰子一出手,任天养已看出三个面分别是一三五,他用念力轻裹骰子,让三粒骰子在碗底一撞,跳跃起再落下时全成六面朝上在碗中转动。三粒骰子撞的十分自然,只是在碗中跳起时被念力强行扳成六面朝上,这个动作十分细微,只有眼力达到任天养这种程度才能看出,可任天养的眼力全天龙国独一份,寻常人哪能看不出来。

    六哥不信赵捕头能掷出三个六,所以没用磁铁去改变骰子的点数,而是和商公子、赵捕头、一同盯着骰子看,只等骰子停下。

    老不死忽然抬起头,一脸狐疑的把目光从赵捕头脸上移到商公子脸上,又从商公子脸上移到六哥脸上,最后停留在任天养脸上。

    任天养被看得甚不自在,伸手在脸上抹了抹,道:“我脸上有脏东西?”心中却十分震惊,暗道:“他如此看我,莫非看出骰子在空中被强行改变朝向?不会啊,骰子朝向改变的十分迅捷,厉大哥那种修为的看不出来,商兵那种修为的也看不出来,估计上等侠士级别的方能瞧出端倪,难道这个糟老头是个上等侠士?呸,我在胡想什么,这个糟老头与我有过多次身体接触,我早试过他确实如姓商的小子说的那样不过是四五级修为,又怎会是上等侠士?那他为什么盯着我看。”

    老不死垂在身下的手往上轻轻一举,竖起个大拇哥。随即任天养耳旁传来一丝细如蚁音的声音,道:“好手段。”

    任天养装聋作哑,去看桌子中间的碗。三粒骰子已停下来,六哥一脸死灰的坐到椅子中间,商公子则脸色苍白的拿眼询问六哥:“怎么办!”

    赵捕头似是不相信碗中的骰子所呈现出的三个六,一时愣在那里没有反应。

    任天养耳衅又传来细若蚁音的声音:“我虽不知你是如何出千的,但你是我见过千术最高明的赌徒,看来我之前小瞧你了,还以为你是猪呢。”

    任天养一直盯着碗中的骰子看,眼睛的余光却盯着老不死。他见老不死嘴唇不动,自己却能听到他说话,甚是奇怪,以为这是千里传音之类的高深绝学。转念一想,凭老不死的修为哪能会千里传音之类的高深绝学,估计是腹语之类的小玩意,之前见他明明把骰子夹在指中,手掌里却有骰子碰撞的声音传出,应该也是这样搞出来的。任天养不会腹语,怕张嘴说话被其他人听到,坐在那里继续装聋作哑。

    赵捕头这时才反应过来碗中的确实是三个六,哈哈一声大笑,道:“我赢了!”伸手去抓商公子的钱。

    商公子脸难看的要命。他十分想大度的让赵捕头把钱拿走,可那是两万两银子而非二十两银子,实在大度不起来。在赵捕头的手挨到银票的瞬间,商公子一把将银票按住,道:“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不算数!”

    赵捕头冷笑一声,道:“大丈夫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咱可不能反悔!”

    商公子连忙拿眼去看六哥。六哥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早知道用磁铁给赵捕头搞个小点,免得阴沟里翻船。心里也怨商公子没事找事,好好的一场赌局眼看就要搞黄了。如果商公子把钱全都给了赵捕头,赌局还怎么进行,钱还怎么赢。事情已成这种情况,怪商公子也不是办法,只好尽量挽救。他道:“咱们赌都是赌押的钱,从来没有赌外开赌的道理。赵捕头,商公子是跟你开玩笑的。”

    赵捕头道:“开玩笑!我要输了他会不会把我的一千两拿走?”

    六哥打了个哈哈,道:“这样吧,就当你们两个赌的是一千两怎么样。赵捕头,你跟商县令可是几十年的老同僚了,说起来也是看着商公子长大的,哪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莫让人瞧小了。”

    赵捕头略一犹豫,商公子把钱全抓了回去,从里边抽出一千两,道:“没错,我跟你赌的是一千两,傻瓜才会用两万两赌你一千两。”

    任天养的念力看不着摸不着,自是不怕别人来抓他出千的证据。可他担心老不死说是他出的千赵捕头才掷出三个六,如此一嚷嚷,他肯定是不能赌了。于是趁赵捕头三人发生争执,场面混乱之机,微微一笑,比划了个指夹骰子的动作,低声细语道:“咱俩是同行,你不说破我,我也不说破你,大家伙闷声发大财。”

    老不死含笑不语,任天养耳边又传来如蚊声音:“果然是你搞的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