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一章 手法拙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一章 手法拙劣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猛的一惊,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从老不死最后的那句话来推断,事情的真像应该是这样的。老不死赌了大半辈子,赌博的经验肯定丰富无比,他的灵力虽低,但眼力练得不错。一个人能掷出什么点数,骰子一出手他便能猜个大概。见赵捕头掷骰子,从骰子的朝向以及赵捕头的手劲推测,已知骰子出手后大概会掷出几点,又从骰子旋转时因为骰子点数颜色的不同而带出的颜色花纹来确定点数。忽见骰子出手后点数跟他之前推测的不同,这才怀疑有人出千,究竟是谁,他并不知道。

    六哥与商公子,两个笨拙的手法,拙劣的表演,既瞒不过初处茅庐的任天养,又哪能瞒过赌海沉浮半辈子的老不死,于是这两个人被排除了。赵捕头的赌钱经验不丰富,生疏的掷骰子手法,赢钱后的大喜,输钱后的大悲,活生生一头猪的表现,也被排除了。那就只剩下半路杀出来的他了。

    而且他两次破坏六哥的出千,在普通人眼里看是巧合,在老赌鬼眼里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一切都是有意使然。于是老不死拿话诈他。而他,虽知道老不死看不出他怎样做的弊,但怕老不死嚷嚷出来自己不能再赌,竟自己承认了。说到底他还是经验少!这种事哪能承认,这不是把自己的小辫子自动送到人家手上。

    一个老千怎么可能当众喊另一个人是老千,难道他就不怕赌局就此散场,不想赢钱了?当一个老千发现场上还有别的老千,要嘛合作赢钱,要嘛默默的离开,绝不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只要装傻充愣矢口否认,老不死绝对不会拿他怎么样,只会去想那个手法高明的老千究竟是谁?

    真正的高手能把自己演的活像一头待杀的猪,也能把自己演成手法拙劣的小老千,以此去千那些自以为高明的老千。所以,谁都像那个不凭借任何工具,竟能让骰子改变点数的老千。

    这些念头虽多,在任天养脑子里只是稍显即逝。他往老不死身旁靠了靠,低声道:“你想怎样?”

    老不死含笑不语,任天养的耳畔却再无蚊子一样的声音出现。

    赵捕头十二分的不情愿,可也没有办法。他若强行拿了商公子的钱,商公子回去给老爹一哭一闹,商县令面上不说什么,事后不知有多少小鞋等着呢。他只得将那一千两银票收到自己面前,回头对老不死道:“该你了!”

    老不死道:“你都掷出一个老天爷来,我还掷个屁啊!”

    赵捕头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道:“只顾着跟他赌场下的钱,我都忘了三个六是最大的点了!”说罢,将桌上下的五千两底钱拿回四张来,留下一张当作下把押的钱,接着道:“来来,大家都下钱,咱们接着玩。”

    商公子怕赵捕头抢他手中的钱,他一个非侠士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护得住,所以一直把钱死死攥在自己手中,并且半拉屁股坐着。此时见赌局又要开始,方知赵捕头不会硬抢,把钱拿出来扔到桌面上一张,瞪了赵捕头一眼,心道:“不就是走了****运,有什么得意的,一会把你赢得哭晕到桌下。”他又轻轻踢了六哥一脚,打了个眼色告诉六哥:“一会给我做大点,我要赢光老小子的钱。”

    六哥低着头装作没看到商公子的眼色,心里却把商公子好好一通臭骂:“你他妈明目张胆给我打眼色,还真把别人都当成瞎子啊!幸亏这几位都是猪,不然发现了你我的秘密,还不把我们两个都打成猪头?别以为你爹是县令别人就不敢动你,输红了眼的赌徒谁管你老子是谁啊!”他也下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看看桌上的银票又盘算起来:“老不死与姓任的面前还有一万八千两银票,赵捕头那里却有两万四千两,要把他们三个的银票用成一样多,又不知得多少把计算。本来也就是几把的事,可每到老不死那里便暂停,看来又得一个时辰的时间浪费。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赌局也就该结束了,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千万不可再有什么差池!”他见老不死始终没有下银票的意思,问道:“老不死,就剩你了,发什么呆啊!”

    老不死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道:“人老了,精神头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他把银票数了数,又道:“输了两千两,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我不玩了,你们几个玩吧!”

    商公子一听这话便不乐意了,老不死一不玩就会少赢不少银子,那可是一万八千两啊!就好像老不死剜了他一块肉,硬生生抢了他一万八千两银子似的,商公子揪着脸道:“老不死,你这样干可有些不地道啊,说好玩到天亮,这天都还没亮呢,怎么就不玩了。你这不是把赌局给散了,让我们怎么玩!”

    老不死道:“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赌局散了,这不是还是四门坐满,仍然可以玩吗?”

    商公子道:“那不行,说好玩到天亮或者输光了才能散,现在天还没亮你也没有输光,不能走!”

    老不死笑了笑,道:“商公子,我要赢钱你不让我走,尚可理解。我现在输钱你不让我走,那可有些不能理解了。”他顿了一下又道,“听说过逼良为倡的,从没听说过逼人赌钱的。商公子,我倒要问问,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这一万八千两银子双上奉上全给你,你才让我走吗?”

    六哥只听得满头大汗,没有商公子这样干的,哪能逼人赌博啊!他连忙伸脚踢了踢商公子,不让他再说下去。再说,老不死不赌了正合他意,有这老家伙在场,本来能赌十把牌只能赌一把,时间就这样全都浪费掉了。别到最后,因为老不死这粒芝麻搞得赢钱计划无法顺利进行,到最后连西瓜也丢了。少一万八千两就少一万八千两吧,那不还有三万三千两等着赢呢。他笑了笑,道:“老不死,你早该不赌了,就你那磨叽劲,让我少赢多少钱啊!快走,快走,从今往后我再不跟你赌钱了,也太磨叽了。”

    老不死呵呵一笑,道:“还是开赌场的明事,知道有赌场在就有客人的道理,钱不是一天赢来的,要细水长流。你放心,明天我还会来的,咱们好好赌上一赌。”他拍了拍任天养的肩膀,道:“我不玩了,你没什么意见吧?”

    任天养哪会有意见,正求之不得呢!有老不死在场,他还真怕自己在使用灵力时老不死瞎嚷嚷惊动猎物,要是老不死走了,他正好大展拳脚,当即道:“没意见!”

    老不死道:“那我祝你大杀八方,财源滚滚!”

    任天养知道他在点他,让他赢了别忘了他,道:“借您吉言。如果真的赢了,我一定给你封个大大的红包。”以此告诉老不死,自己赢了一定有他的好处。

    老不死“哦”了一声,道:“还有红包?那我不走了,就在这里眯一会等分钱,希望把输的两千两贴补回来!”说罢,来到窗前榻前,脱了鞋子闷头睡觉。很快,屋内飘来一股咸鱼味以及如雷的鼾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