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二章 最后决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二章 最后决胜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商公子斜眼看着老不死,冷冷一笑,暗道:“你还想在这里坐等分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所有的钱都是我的,包括你身上的钱也是。你明天不来则罢,来了定杀得你清洁溜溜,连吃饭的钱也没有,饿死你这头老畜牲。”

    赵捕头见老不死不玩了,他憋着一肚子的气,也有心不玩。可他是赢钱的主并非输钱的主,说出来一来怕赌局就此结束,落下个一赢便不玩的坏名声,以后临山县没人敢跟他赌博。二来心里也知道商公子与六哥必定不让他走,拉拉扯扯的闹心。再说,他见自己赢了,连三个六的豹子也能掷出来,还当自己手风转顺,便想多赢些,于是没张口说自己也不玩了。

    赌博继续,桌子上还剩七万五千两银子。把三个人手中的银票做成一样的数目麻烦,把两个人手中的银票数目做成一样却简单。

    六哥暗下决心,要以最快的时间把赵捕头与任天养桌上的钱一扫而空。他用磁铁出千,一会让任天养的点数大,一会让赵捕头的点数大。

    任天养哪能如他心愿,也用念力一会让商公子的点数大,一会让六哥的点数大。反正只要不和六哥同时改变一个人的点数,六哥便不会知道场上还有一个人在出千,还当自己和商公子的运气来了,越是想要小点谁知掷出来的偏偏是大点。果然,那两人趁没人注意的时候,互相对望一眼,感叹造化弄人。

    如此你来我往斗了一个多时辰,外边传来一声鸡鸣。任天养扭头朝窗外看去,天边已泛起鱼肚白,眼瞅是亮了。此时,桌面上的钱数也终于成他想要的局面。赵捕头、六哥、商公子面前都是一万八千两银子,而他的面前则是两万一千两银子。

    任天养打了个哈欠,道:“天亮了,就玩的这里吧,还得坐马车尽快出城,往省城赶呢!”他盘点着银票,呵呵一笑,道:“我头一次赌博,本想今天会把一万三千两银子输完,没想到最后还赢了八千两银子。看来人都说新玩的手兴,一点没错!”

    天亮结束是早已商量好的,商公子与六哥纵然有万般不愿,但也没有办法。商公子略带三分肯求的语气,道:“咱们再玩几把。我都还输两千两银子呢,让我再捞一捞。”

    六哥也道:“现在还早,城门未开,不如我们再玩几把。等天大亮,吃完饭再走不迟。”他此时已无心再把任天养与赵捕头面前的银子全部赢光,只盼把赵捕头面前的银子赢光,让任天养留三千两银子滚蛋。

    任天养略一沉吟,道:“说的也是!不过……”

    六哥与商公子闻听此言,有如听到仙乐,顿时眉开眼笑,张罗着往桌上下银票。岂料任天养紧接着又说了声“不过”他俩又都僵到那里,六哥道:“不过怎样?”

    任天养道:“不过这一玩起来就收不住,谁知道又玩的什么时候,一会我那随从来叫,啰啰嗦嗦又要没完没了,还是不玩了。但我一个人赢了就走也不合适,要不这样,你们面前都还有多少银子?”

    六哥他们两个对于自己还有多少银子,心中跟明镜一般,听任听养如此说,虽不知任天养具体想干什么,但估计还能玩,于是装模作样的把自己面前的银票数了一遍,道:“还有一万八千两银子!”

    任天养又问赵捕头,道:“赵大哥,你还有多少银子?”

    赵捕头正在那暗生闷气,怪自己之前赢了没走,又玩这么长时间反而输了两千两,没好气的道:“跟他们一样,也是一万八千两银子。”

    任天养拿出自己的银票,数出三千两银子放入怀中,将剩余的一万八千两银子往桌子中间一推,道:“谁输谁赢自有天定,玩十几把该赢是赢玩一把该输还是输,不如咱们都把面前的银子押上,一把定输赢,如何?”

    六哥略一沉吟,道:“这样玩?不合规矩啊!你确定要如此玩?”

    任天养点了点头,道:“没办法,有钱,任性!”

    六哥与商公子有磁铁作弊,只当自己赢定了,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心中暗道:“天定?是磁铁定吧!还有钱任性,一会赢光你的钱看你如何任性。”两人相视一笑,面露志在必得之色,当即将面前的一万八千两银子推到桌子中间,都道:“难得任老弟有如此雅兴,我们就陪你豪赌一把。”

    赵捕头那银子来得辛苦,实在不敢把所有的银子都一把赌了,坐在那里万分踌躇,迟迟不敢把银票往上推。

    商公子道:“老赵,按说你也是临水县一等一的汉子,杀人都不皱眉头,怎么赌起钱来像个娘们,没有一点豪气。”

    六哥道:“赵捕头,最近不是听说你需要一笔钱吗?我见你现在手气不错,何不把钱全押上搏它一搏。万一赢了几万两银子,想买什么买不了啊!”

    两人一唱一和,说的赵捕头颇是心动。商公子趁势煽火,道:“要不老赵你别赌了,还是揣着银子回家算了。”转头又对六哥道:“你也别劝老赵往上押了,全临山县的人哪个不知道他怕老婆,今夜输了两千两银票还好交待,要是输两万两银子,非得跪上一年搓衣板不行。”

    赵捕头被话一激,当即不再踌躇,道:“谁说我怕老婆!赌了!”将一万八千两往桌子上一拍。

    上一把是六哥赢了,这一把由他先掷。往常,六哥掷骰子时都是两手合什往碗中掷,这最后的一把为了双保险,他决定给自己也出一次千,于是不再双手合什掷,而是伸出一手挠了挠肚皮,顺势将藏于桌下的磁铁拿到手中。

    他道:“神仙怕反手,这把我用左手试试。”说罢,左手拿起骰子,把身体往前靠了靠,同时将磁铁靠到碗旁,用一个能做出四五六的手法将磁铁放好。他有心给自己做一个豹子,可还要给商公子做豹子,一把出两个豹子太过扎眼,于是给自己做了个顺子。反正四五六已是个不小的点,除了豹子通杀所有的点,他不信任天养与赵捕头凭运气能掷出个豹子来。

    等到骰子在碗中停下,六哥夸张的一笑,道:“左手果然非同所想,能掷出这么大的点!”

    商公子笑道:“神仙果然怕反手,我也用左手试试!”他将骰子拿起,双手合什拜了拜,高声道:“老天爷,你保佑我掷出三个六的豹子来。若如我愿,我给你上大供。若不如我愿,一会我就去拆了你的庙,饿死你这个王八蛋。”

    六哥哪能不知这是暗示他做出三个六的豹子,反正他也有此意。这是最后一把,绝不能给赵捕头以及任天养一点机会,只有做出三个六的豹子,才能稳赢不输。如此,就算赵捕头或者任天养也掷出三个六的豹子,根据先掷为大的规则,钱还是商公子赢。他把拿磁铁的手微微一动,换到能做出三个六的方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