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四章 娇纵蛮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四章 娇纵蛮横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商公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恶狠狠的盯着六哥看。

    任天养伸手拽了拽银票,商公子猛的回头喝道:“干什么?”

    任天养指了指银票,道:“这个……这个……我赢了,所以……”商公子知道他的意思,紧攥银票的手不情愿的松了松。

    任天养一下把银票全部抽走,放到怀里。他急于离开这个地方,当初他附身的这个家伙仅仅赢了五百多两便把性命送掉,如今赢了六万多两情势更加危急。他拱拱手道:“小弟今天侥幸,赢了一些钱,改天大家伙去省城的话一定记着找我,我任兴会好好款待大家。”至于他们去了省城能不能找到他,那是任兴的事,关他什么事。说罢,他转身朝门口走去,向老不死睡觉的榻前一瞥,老不死已踪影全无,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任天养心想:“可能是我们几个在聚精汇神赌时,他悄悄走了。那时我全神贯注破坏六哥他们的计划,竟没察觉。这老头也真怪,说好坐等分红,又不吭声的一走了之。不过走了也好,正好省下几千两银子。”他早知有晴出屋之后就一直在门口楼梯处守着,一旦里边有变便可冲杀进来保护,怕自己开门之际有晴误以为是六哥他们跑出去叫人,不分青红皂白一拳打过来误伤自己,便冲门外喊道:“有晴,是我,天亮了,咱们赶快往家赶。”

    话毕不见外边有人回应,任天养开了门,只见有晴靠坐墙头睡得正甜。他不觉有些好笑,暗道:“我叫你来是保护我的,你却在外边闷头大睡,这钱也太好赚了吧!”伸脚踢了踢有晴。

    有晴一个机灵醒来,手腕一晃,寒光闪闪的短剑已在手中,也忘了自己此时装扮的是个中年男人,娇喝一声:“什么人?”

    任天养道:“是我!”说话间顺着楼梯往下走。

    有晴站起身跟上,娇声道:“赌完了?”之时才意识到自己乔装的是个中年男人,嚷音一变,嗡声嗡气道:“赢了还是输了?”

    任天养道:“赢了。”

    有晴道:“赢了多少!”

    任天养道:“赢了六万两千两银子。”

    有晴喜道:“这么多!”任天养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阁楼,顺着廊道往前边走,正走间有晴忽然停下脚步,道:“不对啊!你没有把他们全部赢光?”

    任天养道:“全赢光了!”

    有晴咬着下嘴唇,道:“那数目有些不对了。我记得桌子上是八万两银子,你若全赢光了应该是八万两银子,怎么会是六万两千两银子?”

    任天养只得解释老不死中途退赌,所以只赢这么多。有晴不信,道:“你可有点不老实,我得搜一搜你的身!”

    任天养这时已走出十来步远,回头见有晴仍站在那里没跟上来,只得转身回去,道:“咱俩是合作的伙伴,也就是兄弟,我怎么会骗兄弟?要不你下次守在桌旁,看我骗你没有。”

    有晴盯着任天养的眼睛将信将疑,道:“等不到下次了,还是搜一搜身比较妥当。”

    任天养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半晌后道:“好,随你的意,可你不能在这里搜身吧。”

    有晴怪道:“为什么不能!”

    任天养指着阁楼道:“他们现在还没回过神来,等一会冷静下来,哪肯善罢甘休?六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足够人挺而走险。到时打杀起来,我们岂不是把命送在这里。”

    有晴冷哼一声:“凭他们几个的修为,我还不放在眼里。”

    任天养道:“他们几个你是不放在眼里,要是加上看场子的人呢?还有,那姓商的可是县令的公子,姓赵的可是捕头,一会打起来时等衙门里的人赶过来怎么办?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双拳难敌四手,你修为再高能耐再大,纵是自己能够杀出重围,能保证我也杀出重围。”

    有晴沉吟片刻,道:“反正这身一定是要搜的,不然,我信不过你。”又道:“都怪你自己废物,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否则又岂惧小小临山县里的这几个毛贼。”

    任天养赔着笑,道:“对,都怪我太过窝囊,连累姑奶奶无法大展拳脚,咱们走吧!”心中却愤愤不平,暗道:“这家伙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娇纵蛮横到如此地步,使起性子来也不分个时间地点,一切都得随着自己的性子来。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要不是需要她易容的手段,我能离她多远便多远。”

    两人来到前院,赌博的人已没有夜里那么多,只剩下几个输得太惨的,还在那里想捞本钱。看场子的看到他们两人,连忙问收获如何,任天养道:“赢了几千两银子。”看场子的一愣,似不信他能赢钱。任天养趁他愣神的功夫,跟有晴出了前院,赶往客栈。

    在他们两个离开赌场之际,商公子瞪着六哥已足足有半柱香时间,但六哥没发觉,两只眼睛呆呆的看着碗中的三粒二面朝上的骰子,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他一同发呆的还有赵捕头,目光空洞的也不知在看什么,仍不相信自己那两万两银子就这样不见了!

    商公子忽然咆哮一声:“你不是说稳赢吗?怎么输了!我那两万两银子,还有借给你用的一万八千两银子,可是从衙门库房里偷来的,天亮就得还回去。不然我爹知道了,咱们俩全都别想活了!”

    六哥吓了个机灵,连声道:“我知道,咱们得想个办法,看这个窟窿如何赌上!”说话间猛打眼色,暗示商公子别再说了,有外人在场。

    商公子看了看赵捕头,道:“怕个屁啊!他就是我爹面前的一条狗,让他知道了又怎样?”他大怒之下将那张八仙桌掀翻!碗落在地上摔个粉碎,藏在暗格里的那块磁铁也跌落出来,三粒在地上打滚的骰子被磁力吸引,先后滚粘到磁铁上。

    赵捕头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磁铁前将磁铁拿到手上。他将磁铁上的一粒骰子拿开,一松手,那粒骰子又吸附到磁铁上。他目光复杂的看了看商公子又看了看六哥,道:“你们两个出千?”

    商公子目光挑衅的看着赵捕头,道:“是啊,我们两个出千了,你想怎样!”

    赵捕头把手按到腰前挂的剑柄上,一松一紧,拿不定主意。把商公子与六哥抓起来,办他个聚众赌博?不说商公子是县令的公子,办不办得成?就算办成了,可他也参与赌博了啊,打铁还得自身硬,一个赌徒抓另一个赌徒,这不是笑话吗?他站在那里思来想去,猛的想通了前因后果,怒喝一声:“你们两个想千我?”

    六哥连忙走到他的面前,按住他按剑的手道:“赵捕头,你冷静些,咱们多少年的关系了,我们两个怎么会千你?我们两个是要千那个老不死的,本来打算赢钱之后给你分一杯羹的,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家现在全输的一干二净。”

    赵捕头将信将疑,道:“那怎么不告诉我?”

    六哥道:“你不是不常赌吗,怕告诉你之后你紧张之下露出破绽,所以事前没说。”

    赵捕头道:“那现在怎么办?不仅没千到老不死,钱反而被姓任的全赢走了!”

    六哥也没办法,站在那里默然无语。商公子忽道:“不对!”

    六哥道:“什么地方不对?”

    商公子道:“豹子杀豹子,天底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这小子出千!”

    六哥不以为然,豹子杀豹子这事虽不会把把出现,但也是常有的事,并不能证明对方出千。他猛的明白商公子说这话的意思,道:“是啊,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这小子竟敢在临山县地界出千,我们去把他抓起来,让他把千的钱吐出来。”

    赵捕头张嘴想说,豹子杀豹子就是出千?我也曾用豹子杀商公子的豹子,难道说我也出千!他还没开口,六哥又道:“赵捕头同去,咱们把那小子拿回县衙,一顿毒打,不怕他不承认出千。让他把赢的钱全吐出来,咱哥三个再把他那钱平分。”

    赵捕头甚是犹豫,道:“捉贼拿脏,捉奸捉双,咱们这样干……”话说一半,便说不下去。毕竟那两万两银子是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一下子没了,感觉全身空落落的,整人像丢了魂似的。他后悔的肠子也青了,要是钱能要回来,断他一臂也愿意。

    商公子道:“赵捕头不愿去也行,你就装聋作哑,只当不知道这回事。不过等我把钱要回来,也没你的份。”

    赵捕头张嘴道:“我……”六哥接道:“赵捕头必需去。他是衙门里的捕快,见那两人就说有事让他来衙门问话。他若要来,那还罢了。他若不来,证明心中有鬼,直接把他就地正法。等我叫上人手,这就去拿。”说罢,不等赵捕头再说什么,拉着赵捕头就走。三人来到前院,叫上看场子的混混,问明了两人的去向,浩浩荡荡而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