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六章 两个蚂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六章 两个蚂蚱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任天养不知她又要搞什么鬼,站起了身,道:“干什么?”

    有晴寒着脸,道:“干什么?搜身!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私藏银票。”

    任天养“啊”了一声,道:“还真要搜身!”

    有晴道:“当然,咱在赌场时可都说好了。怎么,你还要说话不算数?”

    任天养心中恨恨,暗道:“你要搜身就搜吧,看看是我尴尬还是你尴尬!”他将银票从怀里掏出,解下腰带又去解扣子,将衣服拉开露出结实的胸堂与八块腹肌。

    有晴还是头一次看成年男子的身体,心中小鹿乱撞,幸亏脸上涂着一层东西,不然嫩白的脸面早已一片通红。她道:“你干什么?”

    任天养道:“我脱了衣服让你看仔细了,好证我清白!”他边说边把衣服一件件从身上脱下,拿在手上抖擞着,道:“没有吧!”很快,他已光了膀子,又去解裤子,道:“上边搜完了还有下边!”

    有晴连连摆手,道:“不用了,我相信你没有私藏银子!”

    任天养道:“那不行,要搜咱们就搜个干干净净,免得你疑心病重。”说话间作势去褪自己的裤子。有晴吓的惊叫一声,双手捂住眼睛转身就逃!

    任天养甚是得意,暗道:“跟我斗,你还嫩点!”他将裤子系好,弯腰捡起衣服去穿,忽见离有晴不远处有个老头站在那里,而有晴根本没有看到,一头跟老头撞了个满怀。

    那老头正是老不死,什么时候来的,两人谁也不知道。像是刚刚赶到,又像是在那已站了半天。

    有晴刚与老不死一接触,大喝一声:“什么人?”脚在地上一蹬,人已退出三尺开外。她将手从脸上拿开,小剑已握在手中,抬眼看到老不死,道:“是你。”

    老不死揉着自己的胸口,道:“是我!”又道:“看你猴瘦猴瘦的,力道倒不小,我这把老骨头差点给你撞散了架!”

    有晴将剑收回,道:“你来干什么?”

    老不死道:“我来找……”说话间手指任天养,见任天养正在穿衣服,他立马惊愕的张大了嘴,后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神情古怪的看看有晴又看看任天养,就是不说话。

    有晴被看的浑身不舒服,愠怒道:“你乱看什么啊看!”

    老不死连忙用衣袖盖住自己的脸,道:“我什么也没看到!”又道,“任老弟,我来的不是时候吧!”

    有晴道:“老不死,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来这干什么?”

    任天养见有晴气得浑身发抖,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去爆打老不死一顿。那老不死这样一大把年纪,还不被打死。接口道:“他是来找我的!老不死,你过来!”

    老不死应了一声,一路小跑朝任天养跑去。见有晴横在路中间没有让开的意思,绕过有晴走到任天养面前,看看任天养又回头看看有晴,忍不住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任老弟,天下漂亮的女娃多的是,你……”

    任天养打断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从自己的三万两银票中数出五千两来,递了上去,道:“这是给你的!”

    有晴不解,问道:“为什么给他钱!”

    任天养道:“这位老不死,是赌博的前辈。今天幸亏有他帮助,我们才赢钱。这五千两中,有两千两是老前辈的本钱,加外三千两是答应给他的分红。”

    有晴怪老不死看她的眼神古怪,不想任天养给钱。可那钱是任天养的,她也做不了主,只得在那生闷气。

    老不死并不接钱,任天养以为这是他嫌少,又拿出五千两来合在一起,道:“三千两分红是少了点,我再多给五千两。”

    老不死摇头笑道:“我不要钱?”

    有晴闻听此言,连忙走上前来,道:“不要钱正好。”她把任天养手中的三万两银子全都放入自己的小箱子里,任天养道:“你干什么?”

    有晴道:“你还欠我五万两银子,我先收三万两,其余的两万两等以后有钱了你再还我。”

    任天养知道这是她怕自己把钱白白给了老不死,于是将钱先收了起来,好让他没钱可给,摇摇头笑道:“合着我忙活一晚上,到最后反而欠你两万两银子。”又对老不死道:“那你找我什么事?”

    老不死道:“我赌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出千的高手,丝毫不露一点破绽,就连我这个老赌棍也看不出一点端倪来。我想好了,从今往后就跟你混。你让我往东,我不会往西。你让我往南,我不会往北,鞍前马后甘愿当你的奴仆。大家伙自此就是一家人,虽不是兄弟,但比亲兄弟还亲,我老不死自此以你马首是瞻。”

    有晴和任天养算是明白了,老不死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干什么,说什么鞍前马后,其实是想找两个养老送终的孝子贤孙而已!

    有晴刚分到三万两银子,才尝到赌博赢钱的甜头,正满心计划着什么时候能攒到三百万两银子,要是多一个吃白饭的老东西,每干一票就得多分一份出去,那得多费多长时间才能攒到?她哪能同意这样无理的要求,当即道:“不行?”

    老不死道:“为什么?”

    有晴将手腕一晃,亮出短剑,道:“你能打杀保护任兴的安全以及赢来的钱的安全吗?”

    老不死指着自己那张满是褶皱的脸道:“你看我这么一大把年纪,像是能打能杀的人吗?”

    有晴道:“那我们要你有什么用?”

    老不死摆摆手道:“你一个随从,我跟你说不着!”扭头对任天养道:“任老弟,你就收下我吧。我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任天养想那老不死赌博的手法虽然不错,可跟他的念力比起来,老不死的手法又有什么用?而且老不死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一路奔波,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哪承担的起。摇摇头道:“老人家,真不好意思,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就此别过!”

    老不死拽住任天养的胳膊,道:“你真不收我?”

    任天养摇头道:“真的不行!我们急着赶路,这就再见吧。”说罢,俯身捡起包裹背到身上,给有晴招了招手,两人朝前走去。

    老不死解开自己的腰带,把一端在自己腰上缠上一圈打成死结。忽然抢上一步,拿着另一端手脚麻利的在任天养身上也缠了一圈打成死结,哈哈笑道:“现在你我是一根绳上的两个蚂蚱,你收我也得收,不收我也得收。”

    有晴回头看了一眼。那腰带非金非银,只是普通的布制腰带,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暗示任天养这老东西脑子有问题,回头道:“你赶快把腰带解开,一会我们快奔起来,拉着你在地上脱拽而行,到时伤到哪里你可别后悔。”

    老不死把头摇得如拨浪鼓,道:“大不了一死,不解!”

    有晴也不二话,伸手架起任天养的胳膊,快速朝前奔去。老不死体内灵力低微,哪能跟上有晴的步伐,跑出没多远,脚下便踉跄起来,有几次差点摔倒在地。

    任天养道:“跑慢一点,别摔到他!”

    有晴将脚步放缓一些,等到老不死脚步稳健拽着腰带借力前奔,她忽然反身一剑,斩断腰袋带,咯咯笑道:“一条布带就想跟我们拴在一起?做梦!”架起任天养快步狂奔。

    老不死手头忽然没有拽的东西,“啊”的一声仰倒在地,手脚朝天就此不动。

    两人奔出三十来丈远,回头见老不死还是手脚朝天一动不动。任天养道:“该不会摔坏了吧!”

    有晴道:“管他呢?摔坏了也是他自找的。”嘴上说的凶狠,心里却异常不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