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凌人 第四十七章 名贵的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七章 名贵的剑

小说:剑气凌人 作者:两弹一枪

    两人又往前走了数步便再也迈不动脚,只得回身来到老不死身旁。

    任天养道:“老不死,快起来。早上天凉,别躺到地上生病了。”

    老不死双目紧闭牙关紧要,只见出的气不见进的气,眼看已经不行了。有晴大惊,连忙俯身去搭脉。老不死忽然一动,双手合拢。有晴吓了一跳,想站起身往后跳时已经迟了,左腿被老不死死死抱住。

    有晴一个少女家哪能被一个男人如此抱着腿,虽说抱的只是小腿并非大腿,可也把她急的又羞又怒,伸手想把老不死的手掰开,手才触到老不死的胳膊,老不死已鬼哭狼嚎的在那大叫起来:“疼疼,手要断了!”

    有晴立刻不敢动作,站起身想用灵力将老不死的双臂震开。可老不死抱得极紧,几乎拼了老命。要用灵力震开必需全力以付,万一使力大了自此把老不死震死了那可怎么办?老不死虽然可恨,敢抱她的小腿,可抱腿不至于死吧!她一时没了主意,怒道:“老不死,你把手给我松开!”

    老不死摇头道:“不松,除非你们两个答应我入伙。”

    有晴冷笑道:“老不死,你别以为耍无赖我们就会答应你的要求。不怕实话告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老不死笑道:“我不死我的心就不会死。反正不管你说什么,只要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便不会松手!”

    有晴道:“你不松手我就没办法了?你这一百来斤我还不放在心上,拖着你照样行走自如。劝你还是松手的好,别在地上磨的遍体鳞伤,受痛吃苦还得倒贴医药钱。”说罢她昂首前行,才一抬腿,老不死便在那鬼哭狼嚎,大叫:“疼疼,要死了!”声传四里,听得人胆颤心寒。

    任天养看到如此滑稽景象,忍不住蹲到地上掩嘴大笑,有晴回头怒道:“你不赶快想办法解决问题,还有心思在那里笑!”

    任天养两手一摊道:“他不松手,我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还能一剑杀了他?”

    有晴恶狠狠的道:“那就一剑杀了他!”眼珠子一转,给任天养递了个暗号。

    任天养明白她的意思,是让他吓唬唬老不死,于是走到老不死跟前。他也不敢走的太近,怕老不死突然换了抱腿的目标,死死抱住他的腿,那时可就自找麻烦了。离老不死尚有六尺远,他便停下脚步,半蹲下身,道:“喂,老不死,你算是把我的随从彻彻底底惹毛了。她可是修为不低的高人,杀你如捻死一只蚂蚁般容易,而且心狠手辣眼都不会眨一眨。我劝你还是赶快把手松开,免得她大怒之下一剑将你杀了。这里极其偏僻,十天半月不会有什么人经过,我们刨个坑把你一埋,十年八年也不会有人发现。听话。赶快把手松开,别把自己的性命送到这里。”

    老不死偏过脑袋,呵呵一笑,道:“你答应我的要求,我便把手松开,不答应我的要求,死也不松手。想吓唬我?没门!我为什么叫老不死,就是因为自己活得太久,老是不死。上吊怕疼,喝药又怕难受,你要能一剑给个痛快,我求之不得,绝不会有一丝一点的怨恨!”一副泼皮无赖死缠烂打的模样,使得任天养与有晴顿时没了脾气。

    过了一会,有晴道:“算了,别跟他废话了。他既有求死之心,那咱们就成全他好了。”说罢,手腕一抖,亮出自己的小剑来,用剑背拍了拍老不死的脸颊,道:“你瞧我这剑如何?”

    老不死抬头打量一眼,赞道:“剑锋凌厉,斩铁如泥。剑背冰寒,里边另有机关,端是一把好剑。凡剑中说它排名第二,没有剑敢自称第一,应该值千万两银子之上,比得上一柄九流名剑。能死在这样一把剑之下,也算死而无憾,你动手吧。”

    任天养知道有晴那把剑不一般,没想到竟会始此名贵。如果老不死没有吹牛皮的话,那有晴的真正身份就更加是迷了。能随随便便拿一柄价值千万两银子出来闯荡的,家底一定厚得让人吃惊。

    他也从厉言那里听说过一些事情,知道老不死说的凡剑名剑是什么意思。所谓凡剑,就是在成为侠士之前,没有得到自己的剑时使用的兵器。说白了就是普通人所使用的普通兵器,但这些人大多数使用的是刀枪棍戟等兵器,很少有人使用剑。因为剑不仅价格昂贵,而且长度过短非常容易损毁,最重要的是攻击方式单调,除了刺击无法砍削,非常的不实用。

    所谓名剑,就是成为侠士之后去剑冢找到的那把会跟随自己一生,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可增大灵力威力,像厉言商兵所使用的剑。这种剑分为九流,是侠士的专属。当侠士死的时候,剑会被送回剑冢埋藏,静静等待自己下一位主人。

    有晴将剑抬起,猛的朝下刺去,擦着老不死的鼻间刺入地中。老不死白眼一翻,大叫一声:“我死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瞅吓晕了过去。

    有晴抬脚试了试,腿还是无法从老不死的双臂中抽中,只得叹了口气,去向任天养求助。

    任天养道:“你看我干什么?”又笑道,“我叫你来是干什么的?就是来处理这种麻烦事的。他抱着你的腿让我们无法离开,你就应该一剑把他杀了,难不成还叫我动手不成?那我跟你合作什么?”

    有晴紧咬玉牙,圆眼一瞪,轻喝一声:“这是你自找的,我可对不住了!”拿着剑朝老不死脑袋上刺去。离老不死脑袋还有一尺,再也刺不下去,将剑往任天养脚前一丢,道:“你怎么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非得让我一个女孩子干这种事!你来把他杀了,大不了这次赢的银子我不要了,全归你!”

    老不死忽然睁开眼睛,道:“你是女的?真没看出来,怎么容貌易的这么好!也不知你长得好不好看,唉,可惜活不过一时三刻,没眼福看了!”

    有晴嗔道:“你没有昏?”

    老不死道:“昏了,昏了!我刚刚说梦话呢?不过你们两个快点动手,我快坚持不住了!”说罢,又把眼睛闭上,不再动腾。

    任天养将短剑从地上捡起,只觉剑身冰凉剑柄温润,果然是一把好剑。可据此说它值一千万两银子,他有些不信。这把剑与普通的剑并无什么两样,只是剑柄如名剑那样有排小孔,正好与手掌接触,似乎和名剑一样可把体内灵力导入剑中。还有一样不同的是,剑尖并非浑圆一体的,而是正反两面之间有道裂口,宽约二指,比剑略窄,可以看到剑身是中空的。

    他想起老不死说的剑身里边另有机关,想用念力去看看里边藏有什么机关,有晴已等得不耐烦,道:“你在那磨蹭什么,还不赶快过来把他一剑杀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