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仙帝 第002章 林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2章 林父

小说:不死仙帝 作者:最爱生肖兔

    一间厨房,两间卧房,中间的正堂,既是吃饭的地方,也是草药放置的地方,外摆一张八仙桌,上面有些翻的陈旧的医册,笔墨纸砚,这些,都是林父托人从黑山镇采购回来的。

    西侧有两排药柜,这是桃源村里的木匠们,帮林父做的,在这出海捕鱼,进山打猎的村落里,受点小伤是常有的事情,而这林大夫,就是这几个临近村子里最好的大夫了。

    吃着菜饼,喝着米汤,昏黄的油灯,不时的次啦一声,林氏就将棉芯剪掉,往外挑一挑。

    “娘,你也喝汤啊,这大青花鱼做的汤,很鲜的,而且鱼肉嫩,听爹爹说,这大青花也是可以做药膳的。”

    “嗯,你多吃点,你正在长身体呢,好好好,娘也吃。”看着林轩端着的碗,递到自己面前,自己不喝,仿佛不罢休的样子,林氏只得笑着,接过了儿子盛的鱼汤。

    “你看会医书吧,娘去收拾收拾厨房,将来啊,你可是要继承你爹爹的手艺,这几个村子里呀,好多小丫头都盯着你呢。”林氏笑着将桌子收拾干净。

    林轩顿时呆着脸,不言一语,这话,每天林氏都和他唠叨一遍,前半句他很愿意听,后半句,他可就不乐意听了。他还不到10岁。

    林轩翻看着父亲平时最喜欢翻看的医书,原来每天,这个时候是他心中最踏实的时候,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从兜里掏出那个小木雕看看,入手有些沉,应该不是普通的木质,或许是沉香木或者桃心木这些木头吧?

    小木雕早早的就洗干净了,有些普通,摸着条纹,仿佛是一个残次品,而且最让林轩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个小木雕没有头发,圆圆的脑袋,宽大的身体,而且眼睛都没有睁开,这是什么人?难道是爹爹曾经说过的做法事的和尚?那为什么这个和尚好似在睡觉啊?

    对于难以理解的问题,他也不去多想,对于他这个年纪,很多事情只能够这样。

    自己洗漱后,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不多时,他就进入了梦乡。捏着那个小木雕,仿佛也在沉睡。

    夜已深,油灯的灯芯已经被挑过几次了,林氏一边手纳针线,一边给林轩今天破掉的裤子进行缝补,不时的听着院子外面的动静,当家的出去这么久了,按道理应该回来了啊。

    吱呀,篱笆院子门响起了声音,林氏顿时将手中的针线放下,迅速起身开门。

    “回来了。”轻柔的声音,让人如沫春风。

    “嗯,轩儿睡下了?”那男人穿着青色长袍,背着药箱,一侧的手臂夹着一个方盒,那里面放置的是银针。月光下,衬托着这男子,身材高瘦,面容有些普通,但是目光有神,嘴角含笑,温柔的问着话儿。

    “相公今天怎么这般时辰才回来?昨些日子不到亥时就回来了。”林氏将药箱放在了药柜旁,又将针盒放置在了八仙桌上,麻利的沏茶。

    ”娘子,坐下来休息会,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林氏看着相公,平日里出诊回来,从未看到过他的神色这么严肃,顿时坐在林风的右手侧。

    ”轩儿过年后就10岁了。“林风喝着茶,自语道。

    林氏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她知道,相公说这些,肯定有下问。

    喝了一口茶,将青瓷茶碗放下,林风看着妻子,声音有些发哑“今天,我在黑山村看到了我族人。”

    “吧嗒。”

    林氏手里正在拿着的茶壶盖却是掉在了桌上,嗡嗡嗡的左右摇晃着。

    花容失色,一汪清泉般的眼睛,有着浓浓的期盼和无措,“你是要走了吗,相公?”

    “怎么会,娘子。”林风拉着妻子的手,看着这双当年细嫩的小手,每日操持家务,已经写满了风霜,他心里不由得一疼。

    “我们成亲多年,有什么事情,不能对妾说的?”林氏泫泫欲泣,任由着相公拉着自己的手。

    “我从未告诉过娘子我的来历,但是娘子或许也能猜测一二,没有错,我来自青山镇,距离桃源村有千里之外。我是家中庶出,但却是族中正房一脉,10年前,族长病故,我大哥和大长老一脉争夺家主之位,而我就在那时候,被大长老一脉追杀,若不是潜入七星海,抱木漂流过来,或许早已死去。”

    林氏紧紧的抓住相公的手,第一次,她也是第一次听到相公和她讲述当年的种种,她记得,当年渔村的渔船打渔的时候,救下了濒死的林风,然后他就留在了这里,这一转眼,已经是10年了。

    “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碰到青山镇的人,但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去给黑石村的渔头看病,竟然看到了曾经的族人,他怎么来到黑山镇的,我不清楚,但是我却从他那里得到了消息,我大哥得二长老、三长老力挺,最终大长老一脉全部被清除掉,这一脉一个不留。”

    说道这里的时候,林风看着妻子的眼睛,而林氏只是默默的看着他,认真的听他讲述,即使是这种大家族勾心斗角、杀尽一脉的事情,她也显得很默然。

    “你知道为夫当时的想法吗?”林风看着妻子,说道。

    林氏摇摇头,他知道,丈夫其实有很多事情隐瞒着他,比如每天丈夫都是迎着朝阳吐纳,每天睡前还要温故,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她只知道,嫁进了林家,林风就是她的天。

    ”我当时想杀人灭口。因为,只要他不将我在这里的消息传回去,那么我们一家人,会永远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

    第一次,林氏第一次听到丈夫这样说话,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怎么也不会想到从他嘴里会听到杀人灭口这四个字。

    ”环儿,吓到你了。“林风起身,将妻子搂在怀里。

    听着相公叫自己的闺名,林氏顿时心中一颤,多年来,相濡以沫,那感情怎么会是假的,相公不会欺骗自己,他肯定会和自己解释的。

    “我受伤前也曾习武,位列后天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踏步先天,成为镇上第一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比大哥还要遭受到猛烈的袭杀的原因,而我今天看到的这个族人,分属二长老门下,不过是一个六品武者而已,想要杀他,易如反掌,但是最终我还是没有动手,因为,一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二是若是他死在了黑石村,即使是死在了黑山镇,林家也会派人来彻查此事,到时候,肯定会一路追寻到我的身上,但是最终让我放下杀意的却是他的一句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