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仙帝 第006章 冷暖自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6章 冷暖自知

小说:不死仙帝 作者:最爱生肖兔
第005章 仙根之说←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007章 开山门

    林轩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青石板路,插着旗子的镖局,酒肆,客栈,人来人往的布庄,米行,还有那佩刀站立,府门前一对不知名的凶兽雕像,头顶一个鬈毛疙瘩看着牌匾上写着镇守之府。

    “父亲这是什么?”林轩悄悄的指着这对气派的雕像。

    “这是镇守之府,为石狮,头顶一个鬈毛疙瘩就代表朝廷六品。”

    林家在青山镇,贵为三大家族,府邸自然也是气派无比,但是他们是没有资格摆放石狮雕像的。

    而此刻,林家家主早就得到传信,已在正厅等待。

    林家家主,林天,身形同样有些消瘦,或许这真的是一脉相传,但是长居高位,自身又是先天武者,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正厅里的丫鬟们,不敢多语,小心的伺候着,等待着。

    “四叔,二弟这次回来,你看安排个什么职务为好?”林天对着左手下方第二个太师椅的老者说道,嘴角含笑,仿佛特别的亲和,但是若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林天手段有多么的狠辣,亲和对于这种一家之主而言,则有些多余了。

    “父亲,孩儿以为,二叔久居在外,对于家族中的事物,已经多年未曾经手,自然是先安排个清闲的活儿为主。”站在林天右手侧,立于他身后的一个少年,抬起头,含笑说道。

    这少年,长相倒是一表人才,不过那嘴唇略显单薄,笑起来的时候,略微显得有些阴柔。

    “放肆,长辈的事情,也是你能够插嘴的?”林天砰的一声,拍在了太师椅上面。

    “孩儿知错。”

    ”报,二长老,三长老一行已到外厅。“

    ”好“林天霍然起身,哈哈大笑”四叔,我们一起去接一下二叔他们。“此刻的他,却是绝口不提林风之名。

    林风已经有10年没有看到自己的大哥了,当年年轻俊朗的大哥,此刻也已经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而林天显然也在打量林风,当然,这个号称一代天才的弟弟,此刻,竟然是这幅光景,待他再仔细一探查,顿时发现,林风竟然还在后天巅峰之境,顿时眼睛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

    “二弟。这十年,为兄可是找的你好苦。”

    “大哥。”

    兄善弟恭,两人携手走进了正厅。

    而林风就被安排在四长老身边坐下。

    “四叔。风儿给您见礼了。”林风看到了坐在太师椅上面的老人,急忙上前见礼,当年若不是掌管戒律的四叔出面,或许自己和大哥早就已死。

    ”嗯,回来就好,坐。“

    “轩儿,给四爷爷见礼。”林风将林轩叫到了身前。

    “四爷爷。”林轩恭敬的行大礼。

    “嗯,好,风儿,你没有交轩儿习武?”

    林风苦涩一笑,自己那时候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平淡下去,自然是没有生出一丝让林轩习武的念头。

    而站在林天身后的少年,却是快步走了过来。

    “轩弟,我是林寒。”

    “额,大哥。”林轩赶紧向这位大哥问好。

    三日后,外厅中,林天正拉着林风的手,不愿意松开。

    “二弟,你真的不愿意留下来帮大哥吗?”这三天,他也知道了林风武道一途,止步后天巅峰,却是放下了内心那丝戒备之心,当到了家主,他这些年,尔虞我诈,腥风血雨,经历了不知凡几,自然不愿意有人能够威胁到他的家主之位,但是此刻,看到林风这样的看淡了一切,却是反而从内心深处涌出了一丝兄弟情深来。

    “大哥,我已经习惯了那种平淡的生活,而且环儿在桃源村还等着我回去。”林风也不是丝毫不通世故之人,从进门开始,他就知道了,这一切都变了,大哥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大哥,或许此刻,他表达出来的,仿佛昔日大哥的影子,但是前几日,绝对不是。所以他走的很决绝。

    ”轩儿还请大哥多多照顾,这孩子未曾习武,倒是跟着我习得了一些皮毛医术,若是此次开山门,轩儿无法入山门,还请大哥托人将他介绍给名医做徒,他在这医道一途,倒是有些天分。“

    ”好,二弟放心,一定照顾好轩儿。“

    林风走了,林轩哭了一个下午,10岁不到的孩子,此刻,却是要面临一个陌生的环境,独自生活。

    “轩弟,今天为兄带你去练武场看看怎么样?”

    “轩弟,这套枪法为兄使得可好?”

    这段时间,林寒,不时的前来试探一番,因为府里的仆人丫鬟们,对这个二少爷却是很体贴,这让他不禁有些暗恨,自己才是这家里的少主。

    但是看到林轩每天也就是看看医书,最多是央求林寒带他到书店去买一些杂谈,鬼神趣事之类的无稽之书看看,顿时也就放下了心思。

    而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开山门的日子,已经临近了。

    林轩发现,自从那次拿着木雕,睡觉梦到那让他痴迷的梦境之后,却是无论哪一天,再也没有做过类似的梦,这让他又有些气馁,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为什么梦境中,那一切虽然变得模糊不堪,但是却仿佛是那么的真实呢?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林轩明显的感觉到林府的气氛有些压抑,人来人往的,不时有人马外出,然后又有大队的人马调动回来,而一些孩童、少年都被送到了林府,有支脉的,有外戚的,但是全部都是未及弱冠之年岁。

    林轩捧着一卷医书,认真的看着,听着院子里面不时的传来的声音,微微蹙眉,本来白皙的脸颊,却是涌出了一丝红润。

    “听说了吗,那什么二少爷家的小子,根本就没有练过武,还想参加这次的开山门大会,简直是痴心妄想。”

    “就是,也就是家主家仁慈,顾念情分,要我说啊,没有用的人,留在林家,简直是浪费粮食,哼,还住在正宅里面。”

    “嘘,你们小声点,别被听到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家主的亲侄儿,而且当年听说二少爷天资惊人,最后是被追杀重伤。。”

    林轩的手,已经不知不觉的紧紧的捏着医书,外面的这些人,是这段时间搬到林府的支脉和外戚,大府之人,有点什么消息,肯定会很快就从这些丫鬟仆人这里就流传了出去,而他们也是第一时间就听说了,当年的二少爷未死,娶了个渔家女,生下了个丝毫不通武道的小子。天天抱个医书看有什么用?这年头,练武强身,搬运气血,不说是百病不侵,至少说,不是严重的皮外伤或者是伤及内府丹田,哪里需要大夫医治,这大夫完全就是给不通武道的百姓看看风寒而已,还好意思留在林家。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