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仙帝 第009章 不合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9章 不合格

小说:不死仙帝 作者:最爱生肖兔
第008章 柳慕白←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010章 入梦

    “师叔。”三名炼气期弟子,早早的就在郡守府等候,看到柳慕白出来,顿时裣衽施礼。

    ”嗯,法器都准备好了吗?“柳慕白看着三人,眼神扫出,却是已经看到黑压压的人群,里里外外的站着。

    ”师叔,已经准备好了。“为首的练气八层弟子,赶紧上前一步,紧随柳慕白之后。

    林轩这是第一次,看到所谓的仙人,只见如同雷电闪射一般,身穿青衣长袍的柳慕白,以及后面三个身穿灰衣长袍的弟子,刷的,站在了一把剑上,而这把剑竟然能够御空飞起,直接载着三人,刷的绕着紫寰郡上空,飞往远处。而刹那间,这把剑又飞回来,4人如同临空踏步一样,直接落了下来。

    整个紫寰郡府鸦雀无声,他们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御剑飞行,这就是御剑飞行,果然是神仙。

    柳慕白刚才那一遭,完全是为了巡视紫寰郡周围,有无异常,曾经听闻师兄们说过,竟然在山门大选的时候,被别派的长老给半道截走了一个异灵根的弟子。

    柳慕白巡视了整个广场,眼神凌厉,声音却是不带一丝感情,“你们之中,只有极少数会成为我流云门弟子,想要入我仙门,最重要的一点,那就看你有没有仙缘。”

    一众少年,看着柳慕白,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喘息,更有甚者,已经低下了头颅,不敢看向柳慕白以及他身后的三个灰衣仙师。

    而林轩也是心中忐忑,他已经从父亲那里得知,所谓的仙缘,就是看你有没有仙根,若是没有仙根,一切都是妄谈。想到父亲那临走之前,眼神中的希翼,母亲含泪送别自己时候的样子,他已经非常紧张,我一定行的,一定行。

    ”仙缘即是仙根,也就是测试你们是否拥有亲和灵气的灵根,待会,我喊道名字的,一个个的依次上前,我点到谁,就是谁,都听明白了没有?“柳慕白神色冷峻,扫视众人,也不待广场上面的人答话,直接就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名册。

    ”辛山。“

    一个身穿锦衣的少年,此刻,却是有些腿软,微微发颤,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来。

    ”手按在上面。“柳慕白指着一旁,放置的一块五彩之石。这五彩之石为流云门炼器长老所制,专门用于测试入门弟子灵根优异程度的,用来检测凡人是否拥有灵根,一样有效。

    这个少年,头上已经有着豆大的汗珠,手轻轻的触碰在了五彩之石上面,却是发现,没有任何反映,顿时,他的脸色惨白,竟是摇摇欲坠。

    “不合格,下一个,钟无艳。”

    一个妙龄少女,同样神色有些紧张,捏着的双手,紧紧的绞着一方丝巾,他看到了那个锦袍少年,落魄的走下台去,他们来自同一个郡,落山郡,而这个紫袍少年,平时飞扬跋扈,目空一切,且也是后天巅峰之境武者,但是此刻,却是比平凡人还平凡,他的信心,好似在此刻,被击的支离破碎。

    “嗡嗡。”

    所有的少年全部盯着那块石头看,捂着嘴,生怕自己的声音吵到仙师,但是不可抑制的伸长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块发光的石头看去。

    “嗯,红、青、黄三种淡淡的光晕散出,虽然很淡,但是这已经说明了一切,这女孩竟然有着灵根。

    ”三属性杂灵根,虽然不算很好,但至少已经达到入门条件,合格。“

    柳慕白的话语,声音却是缓和了一些,显然对着这个能够有着灵根的女孩子,他还是稍稍的表达了一丝善意,毕竟将来,这女孩也会是门中弟子,按照三属性杂灵根的资质,这辈子苦修到头,或许也就止步在了练气大圆满之境。

    人群的一方,竟然涌起了欢潮,一方围观之人竟然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他们在庆祝,因为钟家竟然出了仙师。

    “哼。”

    无形的威压,伴随着这声冷哼,直接蜂拥而出,那一方的人群,却是噗通噗通,倒地、跪地不起。

    而钟无艳捂着小嘴,丝毫不敢发出声音,眼神中一丝渴求和恐惧。

    “念在初犯,饶尔等一次,若是再犯“柳慕白的眼神扫射到广场上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是头皮发麻,赶紧垂下头颅,深怕迁怒到自己。

    而林轩也是感受到了阵阵压迫,内心深处更是涌出了无尽的渴望,这就是仙师吗?这就是超越了武者,飞天遁地,不老长生的能力?他紧紧的攥紧拳头,指甲都已经深深的陷进肉里。

    “你且站到右侧等待。“柳慕白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转过头来,对着钟无艳吩咐道。

    “是,仙师。”钟无艳乖巧的走到了右侧,等待着。

    “下一个,王炎。”

    ”不合格。“

    ”不合格。“

    ”不合格。“

    柳慕白的声音,仿佛幽冷至极,每吐出这三个字,都仿佛重重的一击,击在了这些少年少女的心坎上,看着那脚步浮乱,脸色苍白的少年,林轩心中也是越来越紧张,额头也泌出了丝丝汗迹。他抬头看着一旁的林寒,看着他不时的摩挲着腰带,手指无意识的捏着又松开,林轩眉头微蹙,这个动作他很熟悉,林寒每次这种动作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心里在打算着什么,他能够打算什么?有灵根才行,没有灵根,还能够变出灵根来?

    而随后又一个少女被叫了上去,这个少女大约14岁,却已经出落的美丽非凡,眉目如画,双眼似繁星,白衣胜雪,莲步轻移间,看着柳慕白。

    而柳慕白那本来古井无波的心,却也是突然泛起了涟漪。

    “竟有媚骨天生之人。”他并没有为这个叫做欧阳倩的美貌而心惊,而是他一下子发现了,这女子,小小年纪,竟然是浑然天成的魅惑,举手投足,不经意之间,就让人陷入其中。

    “小女子欧阳倩,拜见仙师。”

    “嗯,开始吧。”柳慕白点点头,第一次露出了笑颜。

    “嗡,嗡。”

    顿时,那块五彩石,发出了两道属性光芒,分别是青色的木属性,以及蓝色的水属性。

    “嗯,双属性资质,上佳,而且灵气亲和程度很高,且站到右侧等待。”

    “是,谢仙师。”

    这个叫做欧阳倩的女子福了一礼,却是一笑之间,恍若倾城之姿,柳慕白身后的三个练气弟子,竟然双眼中同时露出了一丝迷醉之色。

    “下一个。”

    柳慕白的一道喝声,直接让三人醒悟过来,顿时面露讪色。

    这次前来参加山门大选之众,已超出万数,即使是每人上去只是一瞬的功夫,这也是从朝阳升起,到了夕阳西下。

    而柳慕白浑然未觉时间的流逝,冷漠的说着合格以及不合格。

    柳慕白的脸色有些差,到了现在,一共就收到了10名拥有灵根的弟子,眼看这剩下的人数不足百数,顿时他的心情有些阴郁,这10人当中,竟然没有一名是单属性灵根的,更不用说是异灵根之体。

    “下一个,林寒。”

    林寒听着喊道自己,顿时赶紧的上了台阶,躬身行大礼“拜见仙师。仙师辛苦。“

    ”嗯。“柳慕白扫了一眼眼前的林寒,竟是先天武者,就不知道是否有仙根了。

    “去吧。”柳慕白微微示意。

    林寒心中忐忑,走到了五彩石旁,颤抖的伸出了手,按到了上面,顿时,五彩石竟然缓缓的散发出了四色光芒,虽然很淡,但是至少说已经说明了他有仙根的,他也是有仙根之人,林寒此刻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恨不得立刻告诉所有人,他也是有仙根之人。

    “四属性杂灵根,灵气亲和很差,不。”柳慕白的话音未落。

    那边刚才喜形于色,却是突然听到柳慕白话音的林寒,顿时吓的脸色煞白,内心跌落到了低谷,但是疾步回撤,一下子跪在了柳慕白的面前。

    “仙师,小子有一物,乃是家父偶然从黑山所得,见此物奇异,小子此次特意带来,呈现仙师。”

    柳慕白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寒,正要拒绝,目光从林寒双手呈现上来的錦袋上面扫了一眼,突然瞳孔一缩,抓过了布袋,并未打开,只是探手一捏,古井无波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喜色“嗯,难得你有这份孝心,虽然你灵根差了些,但修仙一途,毅力、气运也是关键,你且到右侧站好。”柳慕白不动神色的将手一收,锦袋直接消失不见,但是只有柳慕白自己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已经狂喜到了极致。

    这是一块灵石,而且是一块中品灵石,凡人是无法吸收灵石内的灵气而使用,但是修士却是可以,即使在流云门,他入门这么多年,一年也才赐予一块中品灵石,每月所领取的灵石均是下品灵石,而且是寥寥五块,这一块中品灵石整整是一百块下品灵石。

    即使是他,此刻也不由得心情一阵舒畅,连带着看着正在如同捣蒜般磕头的林寒,都有了些顺眼。

    林轩此刻,紧紧的咬着嘴唇,他没有想到,林寒竟然入选了,一入仙门,那便是仙家之人,世俗之人,再难以与之相比较,看着林寒那喜上眉梢,志得意满的模样,他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着,从早晨到此刻,滴水未进,未曾练武的他,此刻,已经是凭靠着意志力在支撑着。

    当林轩听到,终于叫到他名字的时候,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往前走去,躬身行礼,“拜见仙师。”

    柳慕白点点头,没有什么表示,而林轩也是直接就朝着五彩石走去。早就站在右侧候着的林寒,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有些与众不同的弟弟,他也在想,到底他能不能有灵根呢?

    没有反应,五彩石连丝毫微弱的光芒都没有发出,林轩的脸已经发白,脑中一片混沌,没有,他没有灵根。而同时,柳慕白冷酷的声音响起”不合格。“

    这三个字,直接让林轩如坠冰窟。

    他看到了林寒那略带讥讽的笑脸,看到了左侧那一排排没有被选中,却是依旧期盼下一个人没有被选中的丑恶嘴脸,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阶的,只觉得耳边永远无法飘散这三个字的声音,不合格,不合格,不合格。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而郡守库的灯笼将整个广场照亮的通透,对于修仙者而言,十天半月不食五谷,那也是完全没有问题,而世俗之人,能够强撑到现在的,都是有些武道底子的。

    而林轩,此刻能够坚持着站着,完全是浑浑噩噩,仅凭着内心最后一丝执念,手紧紧的捏成拳,指甲生生的嵌进肉内。

    噗通,有些人已经坚持不住了,顿时噗通一声,瘫坐在广场上,而这一声,仿佛是感染了瘟疫一般,急速的传染,广场上一片黑压压的人倒了下来,坚持站立着的不足千人。

    柳慕白对此反而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而是继续喊着名字,一个个的测试,不合格,不合格,不合格的声音,在这夜晚,如同刺骨寒风一样,刮在这些少年的心口上,如同刀割。

    林轩眼神有些黯淡,此刻,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没有灵根,那就进不了仙门,想到父母的期望,他感觉到了无比的愧疚。

    冬日夜寒,原处黑山之中,不时还能传来兽吼之声,此刻,饥寒交迫的少年,以及陪同的家族成员,待看到柳慕白对于他们坐下没有什么表示之后,过不了多久,后排就有人竟然相互依靠着,竟然就这样睡着了,对于他们来讲,这一天一夜,心力上的焦虑和憔悴,比起身体上的疲惫要更甚。

    而林轩,瘦弱的身体,如同杨柳般轻轻的摆动,但是两条腿就如同树根一样深深的扎在了广场之上,很多人不解,这少年已经落选了,为何还傻站着。而此刻,上万少年参加山门大选,能够被选中的,仅仅不到三十人。

    当最后一个未参选的少年也被喊出来之后,代表着这一次的山门大选,到了这里就结束了。

    “柳岩”柳慕白叫了最后一个少年的名字。

    “拜见仙祖。”他竟然喊仙祖。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