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一章 朝阳初照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朝阳初照人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梦断天鸡喔,起看旭日升。

    遥闻青海沸,瞥见彩云腾。

    烂锦飞千丈,金波涌万棱。

    华山东峰朝阳台,悬涯边巨石之上,一个身材修长的青年卓然而立,沐浴着初升旭日肆意挥霍的金辉,宽松的麻衣孝服随风鼓荡,剑眉星目的脸上却并未显露丁点儿亲人逝去地悲伤,反而目中也充满迷茫,口中低声喃喃自语,

    “倒霉也不带这样的!好不容易抽空到西岳华山旅游一次,在狭窄骇人的长空栈道都没出事,反而在平坦开阔的东峰朝阳台失足摔落悬崖!····更气人的是,没摔死也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从此穷吊丝逆袭高富帅。现在嘛?高富帅是变了,还是武侠名人,可为什么非要变成岳不群啊!这不是妥妥的要进宫么····”

    自从融合了脑海里原有的记忆,翻看了这具身体原主人在华山十数年练武习文的场景后,青年彻底打消心底暗暗期望的所谓同名巧合的想法,只因为‘他’有一个跟风清扬同辈的师傅---华山派掌门宁清羽,有一个外柔内刚、正义满满的小师妹----将来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侠宁中则,至于剑宗的封不平,成不忧和丛不弃,拜托!大家天天在一起练剑,简直不要太熟?

    青年苦恼地抖了抖一字剑眉,儒雅中带着三分阳光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说到高富帅,那更是往事不堪回首!在以前这岳不群好歹是威震江湖的华山派掌门宁清羽嫡传弟子,虽然头上尚有几个年长的师兄为了下一代掌门之位而稍稍打压自己,但是凭着青梅竹马的掌门千金,宁中则小师妹的青睐有加,自己还是未来掌门的热门人选,标准的武林高富帅!现在···”

    低头看看自己的一身褐麻孝服,青年欲哭无泪,这可是还在给几乎全部华山派高手送丧啊!就连曾经硬拼过日月神教教主,威震武林的掌门师傅宁清羽,也因为在七日前的华山剑、气二宗的大内斗中受伤过重,在三日前黯然坐化了。于是,身为华山气宗当代唯一的嫡传男弟子,岳不群在师傅临死前,眼泪哗哗地受了师命,接过了华山掌门的大旗,成为目前高手尽失的华山派掌门!怎一个苦逼了得!

    通过岳不群的记忆,青年清楚的知道,这华山掌门自己是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不仅五岳剑派不容许曾经的盟主华山派消失的不明不白,包括少林武当在内的武林正道魁首,也需要华山这块儿三百年老字号的正道牌子,继续吸引魔教火力,更有偌大的日月神教放不下与华山百余年来的种种恩怨。如果当了掌门,自己虽然会面对种种磨难挑战,但好逮还可能有少林武当、五岳同盟的些微援手。可如果自己不当掌门,华山就此烟消云散,不说死敌日月神教,单单江湖上那些觊觎华山“遗产”的鬼魅魍魉,就足够将自己分尸不知多少次了。

    “也难怪原著的老岳变成伪君子,还自宫练剑了!都是给逼的!唉唉····”

    “师兄!师兄!不好了···”小师妹宁中则清脆而焦急的呼唤传来,打断了青年的自怨自艾!

    青年还未来得及开口相问,明显刚刚哭过,眼眶还红红的娇俏小师妹刚到跟前,就拉着青年转身急急下山,

    “封师兄、成师兄在宗祠裹了剑宗诸位前辈的灵位,就要下山···师兄,你快去拦住他们··”

    在小师妹带着抽泣的催促中,青年如梦初醒,刚要开口相询,却见前面山道有个岔道,便下意识地将小师妹反拉着直奔通向山门石壁的那条路去,口中不禁解释道,

    “此时再赶去宗祠,必定人去楼空!咱们直接去山门可能还来得及···”还未说完,青年目光一敛,却是反应过来,嘴角不由微微苦涩,心中暗暗叹息,不管自己愿不愿意,从此,我就是岳不群了,华山派第十三代掌门!

    旧的华山已经在我手中落幕,新的华山也必将在我手中冉冉升起!

    “华山剑派”,山壁上暗红斑驳的字体,却是早已不复当年的朱红耀目,如实的记录了华山立派近三百年的沧桑起伏!

    “师兄!我们以后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尖脸青年,背负包裹,手提长剑,轻声向身旁盯着石壁、目光迷离的方脸青年问道。

    片刻,方脸青年收回复杂的目光,重新显露出沉稳气息,却不作任何回答,便转身继续上路。尖脸青年也默默跟上,对于师兄的反应毫无异样,显然二人心中似乎早有所悟。

    “呼呼!且等等···封师兄、成师弟留步!”

    熟悉的呼声传来,二人脚步一顿,不约而同的转过身来,望着奔来的岳不群和宁中则,目光颇为复杂,回想大家以前天天一起习文练武,玩耍嬉戏,是何等亲密无间?却是从未想到,这美好的生活竟在数日内便彻底天翻地覆,师门内剑、气二宗长辈居然尽皆相互残杀而亡,此刻眼前似乎还有那些长辈们亲切的面容在晃动,不由心中蓦地一疼,身为剑宗弟子,自己应该怨恨隶属气宗的岳不群,但偏偏却又恨不起来!毕竟气宗长辈也尽皆逝去,大家都是同病相怜罢了!

    “你们追来干什么?我剑宗已从华山除名,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你这华山新任掌门也管不着我们了!”眼看岳不群走近,尖嘴青年望了眼依旧沉默的师兄,再也忍不住心中的不舍,乃至不甘,恨恨的出语嘲讽。

    “····”

    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激烈反驳,方脸青年眼中精光一闪,面露一丝诧异,却又转瞬即逝,静静的等着岳不群二人到来。

    岳不群下意识的保持着往日的儒雅身姿,慢慢走近,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封不平,还有愤愤不平的成不忧。岳不群心中了然,成师弟虽然先开口,但真正拿主意的却必定是向来沉着冷静的封师兄。肃然扫了一眼成不忧背上装着师长灵位的大包裹,岳不群拱手为礼,面露苦笑,

    “封师兄、成师弟何必如此?有事好商量···”

    “还有什么可商量的?既然你们气宗武功盖世,我剑宗是邪魔外道,自认不如,从今以后江湖上就再也没有华山剑宗的字号了!我们师兄弟二人自去觅地隐居,免得武功不济,在江湖上坏了你华山派的名声!”成不忧只以为岳不群是来猫哭耗子假慈悲,说话越发尖酸。

    一直沉默的封不平也略一拱手回礼,神色淡淡,

    “岳师弟既然已经执掌华山门户,不思重整华山,还有闲心来难为我们这华山弃徒,却是有负掌门师伯的重托吧?”

    “封师兄、成师兄,你们···”宁中则脸色涨红,俏脸含怒。

    受了二人一硬一软的夹攻,岳不群面色更苦,但还是抬手止住了身旁小师妹的争辩,

    “封师兄所言甚是,小弟也自觉武功低下,德行不足,难以胜任华山掌门之重任,所以急忙追赶师兄师弟,想与二位重新议定掌门人选。当然了,小弟其实是想迎回封师兄担任我华山掌门,不知···”

    深知言语交锋须得先声夺人,岳不群不管另外三人一脸惊骇的表情,双目紧紧的盯着封不平,静待对方回应。

    “这如何可以···”宁中则一脸焦急,但又不敢违逆岳不群的意思,只得双手紧紧抓住岳不群手臂,希望他收回此意。

    封不平瞳孔微缩,双眼死死盯着岳不群,仿佛要在他身上找出什么阴谋的蛛丝马迹,但岳不群对他确实没有加害之心,请他回去也是真心实意,也就坦然与之对视。当然,把掌门之位让出也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有道是,欲要取之,必先予之···

    “师兄!··”成不忧回过神来,脸色复杂的扫了岳不群一眼,随即面向封不平,欲言又止,神色犹豫不定,也不知是想提醒封不平,小心岳不群的阴谋,还是催促封不平答应担任掌门之位。

    对成不忧的呼唤充耳不闻,封不平却是缓缓阖毕双目,看似一举一动依旧沉稳有序,但岳不群三人都从他眼皮下的微微颤抖,看出他内心也在经历种种挣扎。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