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三章 正邪镇教宝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正邪镇教宝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岳不群没有貌似诚恳地阻止,也没有假惺惺的谦让,而是任由封不平跪倒行礼完毕,才大步上前,郑重地将他扶起,然后招呼还在下方做斗鸡眼状的两个大孩子,返回华山派大堂。

    这毕竟是个主从分明的封建时代,是个崇尚礼仪的时代,更是个注重传承的时代!江湖正道名门,传承悠久的华山,不兴白纸黑字的契约存档,掌门之位未定时,候补人之间可以龙争虎斗。但如若掌门之位已定,门下弟子跪拜行礼,是正式明确上下尊卑的必要过程,就像丐帮新任帮主被全帮弟子吐口水、少林方丈接受达摩祖师袈裟一样!更何况,华山掌门之位向来就是气宗弟子担任,岳不群身为前掌门宁清羽的嫡传弟子,三日前已受师傅临终遗命接任华山掌门之位,本就名正言顺。之前,封不平擅离华山,按照江湖规矩,便是悖师叛门,是要受江湖正道口诛笔伐,甚至追杀。现在,封不平接受岳不群剑气二宗重新联手的提议,双方实际上是合作关系,但在大义名分上,占据主位的却必须是华山正统岳不群。同时,封不平这一跪,岳不群只要接受了,那就算默认免了封不平之前擅离华山的叛门之罪,以后也不得再以此事为借口降罪与他!

    剑气冲霄堂,岳不群端坐主位,小师妹宁中则按序给众人上茶后,转身坐在岳不群下方右首位,左边便是封不平和成不忧,毕竟自朱元璋开辟明朝以来,以左为尊便是定制,四人如此座位乃是严格依据各自在华山派中的地位,以掌门岳不群为尊,剑宗话事人封不平次之,再次为上代掌门千金,又是掌门岳不群的未婚妻宁中则,成不忧敬陪末座。

    一朝天子一朝臣,岳不群初登华山主位,自然要先立规矩,成方圆。

    “自今日起,岳不群正式继任全真教华山派掌门,以后自当严于律己,秉持公正,光大我华山门楣!当然,岳某自知才德有限,若是处事不当,还望诸位查漏补缺,敢言直谏!”

    “掌门过谦了,岳师弟资质过人,德才兼备,华山掌门舍你其谁!”封不平郑重其事地接口,虽说是走个过场,但是似华山这种传承古老的门派,在正式场合,一言一行自有规范,礼不可废!

    “如今我华山遭逢大难,百废待兴,事物繁多,但岳某武功浅薄,亟需勤修武艺,精力难以两全,须得师兄弟们多多相助!”虚礼过后,岳不群也不多说废话,“封师兄处事严谨,便担任我华山长老,助我处理华山上下大小事务!”

    “多谢掌门信任,封不平必当兢兢业业,不负重托!”封不平微微激动,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岳不群果然是胸怀坦荡的人杰,如此任命一下,自己就是华山的实权副掌门!

    “成师弟为门规执事,掌控华山法度,宁师妹为杂物管事,安排衣食!”再下两个任命,让小小的华山派暂时运转起来,岳不群略一沉吟,“成师弟收拾一下,明日便下山去寻回丛不弃师弟,让他先在中峰的玉女祠住下,不要让人发现他,嗯,你下山的时候也化个妆,走小路!都散了吧!封师兄跟我去趟祠堂!”

    默默的持香拜了三拜,封不平取过岳不群手中的三支线香,与自己的三支一起插在供桌上的香炉里。透过渺渺香烟,岳不群静静望着那密密麻麻摆满了近半大堂的灵位,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却还是享受着华山三百余年厚重的人物历史带给自己的丝丝震撼,

    “劳烦封师兄将第六代掌门灵位下暗格里的宝物取来!”封不平应声而去,岳不群自顾自的走到大厅侧面的桌椅处,随意坐下,静静等待!

    片刻,封不平脸色凝重,双手捧着一个黑漆漆的铁匣子走过来,显然已经意识到手中物事怕是华山的无价之宝!

    “坐!”岳不群亦是面色肃然,从袖中摸出一把同样黑漆漆的钥匙,小心翼翼地伸进黑匣子顶部的小孔,轻轻一拧!

    ”咔!”锁扣解开的声音在静悄悄的祠堂中异常刺耳!

    岳不群看着匣中那本陈旧的蓝皮书册,‘紫霞秘笈’字迹略微斑驳,显然是历史悠久,经过许多人手摩挲!心中不由激动异常,伸手微微颤抖着取出,这可是华山顶级绝学,向来只能是华山掌门才有资格练习的华山气宗玄功,道家上乘妙法!而今江湖上能够比得上或是超过紫霞神功的内功心法,也只有少林易筋经和武当纯阳无极功,就连两派中自部分九阳真经演化而来的少林九阳功和武当九阳功也比紫霞功稍逊半筹。

    “天下武功,以练气为正。浩然正气,原为天授,惟常人不善养之,反以性伐气。武夫之患,在性暴、性骄、性酷、性贼。暴则神扰而气乱,骄则真离而气浮,酷则丧仁而气失,贼则心狠而气促。此四事者,皆是截气之刀锯……舍尔四性,返诸柔善,制汝暴酷,养汝正气,鸣天鼓,饮玉浆,荡华池,叩金梁,据而行之,当有小成···”

    秘籍总纲,开篇明义,乃气宗练气要旨,后又介绍此功来源,为华山第六代掌门总结了华山继承自全真教的道家练气行功妙法和儒家修身养性学说,在全真教嫡传玄功混元气功(即全真内功心法)的基础上所创出的调和阴阳,理顺五行,导气归元,运劲使力的上乘练气要诀!

    岳不群前身饱览群书,道典佛经,孔孟儒学都有所涉及,却是知道,南宋年间终南山重阳宫全真教乃天下第一大教派,创派祖师重阳真人,更是在击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位绝顶高手后,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但是,全真教却并非因此才被世人公认为天下第一大教。想重阳真人年轻之时,文武双全,一心报效国家,在金国灭亡北宋,占据中国北方后,便屡次起义反抗,却都因金国的残酷镇压而失败,更让他失望的是南宋朝廷偏安一隅,无意进取,大受打击之后,便放弃功业之心,出家为道,广传教化。在其三十余岁时,机缘之下得到道家秘传之先天功,参悟修习之后,便将一身战场杀伐武功尽数转化为道家气功,之后四处传教,招收弟子,其中全真七子都是此间陆续拜在重阳真人门下。之后在终南山建立重阳宫,广招门人千余,统领北方道家修士,成立全真大教,又折服分封南方道门,遂成天下第一大教,为道门正宗!直至此时明朝中后期,天下道门之中,除去龙虎山正一道,其余道家尽皆隶属全真道统,就连武当道统,论及渊源也是有部分来自全真七子中丘处机所创的全真龙门派!

    想到这里,岳不群突然灵光一闪,似有所悟,待到仔细回想时,却又模模糊糊,一无所得,便不再纠结。看这紫霞秘笈厚厚的一本,不是短时间能够读通记牢的,岳不群便将秘籍递向身旁刚刚一直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封不平,

    “这是我华山练气精髓,封师兄也看看吧!”

    “万万不可!”封不平好似看待致命**一般,骇然高声拒绝,将岳不群吓了一跳!

    “这?··”

    “紫霞秘籍只有历代华山掌门和掌门继任者才能修习,其余弟子如若偷看,则为欺师灭祖之大罪!应当废去武功,终身监禁!封不平身为华山弟子,万万不敢丝毫有违!”封不平义正言辞,毫无余地!

    “这我知道,但此事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我们师兄弟四人中,以你我二人武功稍高,只有学了这最上乘的功法,才能尽快成为高手,支撑华山颓势!”岳不群以华山大局劝解道。

    “门规不可违!”封不平坚持不受。

    “现在我是掌门!我以华山掌门身份允许你修习紫霞秘籍!”岳不群给他的固执气到了,想用掌门身份逼迫。

    “封不平身为华山长老,不可知法犯法!还要劝掌门师弟不要任性,门规为重!更何况,我华山功法隶属道家上乘心法,须得循序渐进,稳扎稳打,我修习混元功已经够用,就算加上紫霞神功,也不可能速成!但掌门师弟的练气天赋向来被长辈们称赞不已,修习这紫霞神功倒最是适合!”封不平谨守门规,不敢逾越,还反而向岳不群劝诫!

    “唉!”收回紫霞秘籍,岳不群哭笑不得,心知自己毕竟是后世之人,小看了封建时代门人弟子对门规的敬畏坚持,也对封不平守正不贪十分敬佩。要是换了自己,别说像封不平这样白白浪费学得上乘功法的机会,就算师长不给,也很有可能会自己偷窥!须知,放在整个江湖,像紫霞秘籍这样的上乘武功足以引起数百上千人的争夺残杀,那**简直不要太大!

    将紫霞秘籍放在桌上,岳不群看向黑铁匣子底部还剩一件东西,‘葵花宝典’!

    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可惜,岳不群早从师傅临终遗言知道,这只是个空壳子!里面虽然不是无字天书,可也就只有三言两语,翻开一看,果然,“古今练气之道,不外存想导引,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不外练虚灵而涤荡昏浊,气者命之主,形者体之用”,不过是葵花宝典开头两句,有些道家练气的影子!

    岳不群再次将书册递给封不平,一脸打趣的表情,看你这次接不接!

    封不平再次犹豫了!岳不群无语,以手抚额,这得多固执!

    “这不是什么重要东西,只是涉及百年前一件秘闻罢了!”

    封不平闻言,虽然半信半疑,却也伸手接过,打开观看,“应该是一种上乘练气功法,怎末只有两句残句?”

    “全本现在是魔教的镇教之宝!”

    封不平手一抖,疑惑道:“怎么魔教的东西跟紫霞秘籍放在一起?”

    “说起来这也曾经是我华山的东西,数十年前被魔教十大长老夺去,而且我华山分裂为剑气两宗,就是受这东西的影响!”说到葵花宝典这个神坑,岳不群只觉两腿之间凉酥酥的,面色古怪,毕竟如若没有自己夺舍了岳不群,他丫的以后妥妥的进宫!

    封不平也没多想,只以为这事当年让华山很没面子,但事涉剑气二宗秘闻,自己身为剑宗核心弟子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由得问道:“这如何说起?”

    岳不群也不隐瞒,“此物在世间流传了有三百余年,原是前朝宫中珍藏,前朝灭亡之时从宫中流出,五十余年前为福建莆田少林寺方丈红叶禅师所得·····消息泄露之后,引得魔教十大长老率众来攻,虽然为我五岳联盟击退,但岳肃、蔡子峰两位前辈却在此战中阵亡,宝典也被魔教得去。这两句残章还是岳、蔡二位前辈的弟子从他们的遗物中发现的!”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一遍,虽然岳不群只说了自己能说得,不能说的或是改为猜测,或是一言带过,但整件事情的曲折离奇,却还是将封不平惊得目瞪口呆, 百度嫂索#>笔>阁 —剑出华山

    “想不到我华山剑气二宗的分歧竟然是因为岳、蔡两位前辈记错了这葵花宝典所致,实在让人不敢置信!”

    “说起来那两位前辈确实有点丢人!偷窥人家的武学宝典,不仅可能记错了,还让人家发觉而事后找上门来,更让没看过宝典的渡元禅师给套了话!”岳不群真心鄙视岳、蔡二人的智商,不过关于剑气二宗的分歧,岳不群倒不认为只是记错字那么简单,“这《葵花宝典》本身就博大精深,蕴含天地至理,岳、蔡二位前辈分别记忆了宝典的上部练气和下部练招,在着急赶回华山的途中,面对如此宝典,自然忍不住暗暗参悟各自所记,肯定略有所得。待到回了华山,二人将双方所记合在一起,发现自然牛头不对马嘴,再加上二人之前参悟所得大相径庭,先入为主之下,都认为对方记错了!其实,纵然是一部平凡功法,在两个不同的人练来,因为资质悟性、人生阅历、机缘巧合等等原因,成就也定然有所不同,对于《葵花宝典》这等绝世武功,二位前辈就算穷尽一生也有可能无法完全领悟透彻,更何况二人分别参悟宝典中不同的一部分,各自所得南辕北辙,也是正常!只是我华山本身传承悠久,也有许多精微奥妙的上乘武功,其中一些还是源自南宋年间的天下第一重阳真人,历代华山弟子平日未能完全参悟透彻,见识所限,各得神功绝学之一隅,一叶障目之下,各自习练之时自然会有种种偏颇,或重练剑或重练气,只是大家都没有注意罢了!待到岳、蔡两位前辈因宝典所得而有所分歧之时,二人自然会在华山师兄弟中寻找志同道合之人论证,如此一来二去,重练剑的和重练气的各自聚在一起,就慢慢形成了华山剑气二宗!”

    “掌门师弟所言甚是,我们二人尚且年轻,于武学一道如今不过刚刚完成入门筑基,没有像门中诸位师长,各自对练气或练剑陷入极深,还能理智的看待此事,如若我们也在练气或练剑上精研了半辈子,只怕也会形成如诸位师长的执念,再也听不进任何不同理念了!”封不平似有所悟!

    此言一出,岳不群面露喜色,“我还以为封师兄会骂我离经叛道,原来师兄也与小弟英雄所见略同!在我想来,当年少林开派祖师达摩老祖武功冠绝天下,少林传承千年,虽然高手辈出,却再也没有少林弟子能够如达摩般无敌天下!还有武当祖师张三丰张真人,前朝之时就是天下公认的武林宗师第一人,到如今武当立派也有三百年,一样没能有后辈弟子像张真人那般惊才艳艳!就连我华山和以前的全真教,除了重阳真人成为了天下第一之外,后辈弟子中,像风清扬风师叔那般的当世绝顶高手也没有几个,更不要说称雄天下武林了!所以,世间从来只有无敌的人,却没有无敌的武功!”

    说出了这种和华山剑气二宗理念迥然相异的结论,岳不群看着封不平沉思的表情,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封不平果然不愧是原著中内外兼修的一流巅高手,能够从华山剑气二宗的死胡同中抽身而出的一代人杰!

    捡到宝了,岳不群心中暗暗庆幸,原本之所以劝回封不平、成不忧二人,只是担忧华山派只有自己和宁中则,定然独木难支,像原著中被嵩山压得死死的,弟子都不敢多收,除了令狐冲还算出彩,就剩些歪瓜裂枣!现在看来自己之前的英明决策不仅没有白费,还颇有些意料之外的收获!不禁微微一笑,呵呵!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