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章 暗中的两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暗中的两人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清风拂柳,红桃吐青。

    两条人影辗转腾挪,交错纠缠,剑光闪闪中,华山基础剑法精妙之处一一呈现。

    岳不群一跃而起,居高临下,手腕抖动,长剑似乎一分为十,化为条条虚影,向封不平上身或撞或砸或扫或点,正是华山剑法中的‘无边落木’一式,颇有华山剑法‘奇’字诀真意。

    面对如此繁密攻势,封不平不慌不忙,同样是华山基础剑法的一式‘青山隐隐’使出,双腿微微下沉,身如青山不动,手中长剑斜举,直指半空中岳不群的胸腹部位,如果岳不群不变招,则势必会两败俱伤,两人都会被对方的长剑穿胸而过,将华山剑法之‘险’字诀发挥的淋漓尽致。

    岳不群果然如封不平预料的换招,但却没有强使千斤坠落地,而是长剑下扫。”叮“的一声,岳不群借两剑交击之力,下落的身形再次上升,从封不平上方翻身而过,这才急使千金坠落地。

    “喝!”开声换气,岳不群落地之后毫不迟疑,转身一剑直刺,既有‘长虹贯日’之一往无前,又有些‘白云出岫’欲出还收的影子。

    “叮!”这直刺一剑正好拦住封不平横扫袭来的一剑,显然岳不群此招并非是要进攻,而是早料到封不平会攻来一招,却又不知封不平是刺是扫,所以只得回身一刺,却又留有三分力,以便随时变招。须知,武者过招,绝非仅仅靠内力深厚,招式纯熟,还得思维敏捷,料敌先机!

    二人同时收剑后退,封不平插剑入鞘,“掌门师弟近来剑法进步不小,出招灵活多变,出人意料!”

    岳不群心知封不平是在给自己做陪练喂招,如果正式比剑,封不平全力进攻,招招既狠又稳,自己定然处于下风,而不是像刚刚那样看似势均力敌。

    “封师兄谦让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是以前练剑时一板一眼,招招循规蹈矩,不敢相差分毫,这些天才渐渐想明白,剑招当重意不重形,临敌切忌拘泥不化,剑法是有些许进步,但比之封师兄相差甚远,多亏师兄手下留情了!”

    正在此时,宁中则转过走廊,过来汇报,“成师兄回来了!”

    岳不群和封不平对视一眼,双方交换了心意,岳不群开口:“让他洗漱一下,就来我房间吧!”

    窗外阳光明媚,绿意森森。

    岳不群临窗而立,全神贯注,下笔如风,一篇庄子-秋水《孔子与子路》渐渐落成,将身上因刚刚切磋剑法而遗留的凌厉气息渐渐洗去。

    如此情景,落入一旁端坐饮茶的封不平眼中,使得他不由面色一凝,若有所悟。

    自从几日前,岳不群修习紫霞神功失败,知道秘笈核心要诀在于道家儒门心境造诣,岳不群便不再执着于秘笈本身,反而再次专注于自己坚持修习多年的混元功和华山基础剑法拳脚等等武功,温故而知新,已经将前身所学所会尽数融合,不再害怕身边的人会从自己武功上产生怀疑。而且,再加上自己不同于这个世界的灵活思维,内力虽然没有进步,但剑法拳脚可是实打实的长进不少,估计再有半个月的练习,就能够和封不平持平,甚至超过!到时,自己就可以正式习练华山上乘剑法,如养吾剑法、希夷剑法、朝阳一气剑和铁针剑式等等华山核心剑法自己虽然都能够完整的耍一遍,但要用来对敌那就是说笑了。毕竟,上乘剑法不仅要基础剑法极为熟练,还需相当坚实的内力根基,其中内力运劲使力,招式衔接变化都极为繁复,没有经过苦练必然破绽百出,根本无法用来对敌!

    门口光线一暗,成不忧迈步进来,“掌门师兄!封师兄!”

    “坐吧!”岳不群招呼一声,却身形不动,手中笔走龙蛇,没有丝毫停顿。

    封不平拿起茶杯,给成不忧倒了一杯热茶,“从不弃师弟如何了?”

    成不忧不敢随意,恭敬的接过茶杯,“从师兄南下没有找到风师叔便原路返回,我一路乔装打扮,沿着丛师兄的路线向南寻去,正好遇上丛师兄,之后我二人便昼伏夜行,潜回华山玉*女*峰玉女祠,现在丛师兄就住在玉*女*祠密室!”

    “嗯!”封不平对成不忧的表现颇为满意,可还是不太放心,“没有被人发现吧!”

    成不忧闻言不满,委屈的反驳,“就算我江湖经验差,可不还有丛师兄嘛!他可是经验丰富,回来的路上,我可是都听他的吩咐行事,这还能出错!”

    “好了!你先去休息吧!”封不平这才放心,虽然丛不弃在华山剑宗只是普通弟子,地位比不上掌门师弟和自己,但他随一些华山外围势力行走江湖多年,一直小心谨慎,立功颇多,江湖经验更是无比丰富,绝对不会出错!

    打发走了成不忧,封不平看向岳不群,“掌门师弟打算?”

    “晚上子时,我们一起去玉*女*祠!”

    看岳不群没有多说的打算,封不平也不多问,“嗯!那我也去练功了!”

    岳不群凝神静气,却是写到蕴含深刻哲理的《庄子与惠子》,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不由自言自语,“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不是敌人自身,不能完全知道敌人想什么,但我也不需要完全知道敌人想什么,我只要知道敌人在做什么就行!”岳不群心中瞬间闪过种种暗子先手,阴谋算计,却又摇头,“侦察敌情,料敌先机,巧用计谋无可厚非,但正面交锋还得武功高强,堂皇正大为主,毕竟计谋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用的!,才是我华山为人处世,武功剑术之真意!”

    如此一想,岳不群心中不由闪过紫霞秘笈第一层中“浩然正气”、“知天时,知地形,事至而断”等等词句,若有所悟,知道自己在紫霞秘笈的修行之上已经入门,此时心境应当可以勉强运转紫霞功。不过,岳不群却没有急着去修习紫霞神功,反而摒弃杂念,沉寂心神,继续默默品味庄子的种种宇宙人生,奥义哲理。

    “呼呼!”身形挪移之声响起。

    岳不群蓦然转身,伸手抓向身旁长剑,同时扭头看向闯入之人。

    “这?”待看清了来人面貌,岳不群不由一顿,随即恢复身形。

    “岳师弟好高的警惕,好敏捷的身手!”来人貌似夸赞,却语气僵硬,没有丝毫敬意。

    岳不群内心恼怒,面上只是装作略有尴尬,“于师兄回来的正是时候,小弟正感我气宗势单力薄,怕是要被剑宗压住!现在师兄回来,我就有底气了!”原来,来人正是之前被岳不群师傅派去江南,用计引走风清扬的执行者,和剑宗丛不弃差不多的气宗普通弟子于不明。

    “倒是于某忘了恭喜岳掌门执掌华山!不过,既然前辈师长尽去,掌门师弟何不再除去剩下的那三个剑宗余孽!到时,我气宗独享华山,岂不更好!”于不明步步紧逼。

    “放肆!”岳不群怒斥,闪电般伸手拔剑一挥刺,却是明白这于不明欺负自己年轻,想要逼自己就范,受他控制成为傀儡掌门,只得施以雷霆手段,震之以威。

    “叮叮叮叮!”长剑交击的脆响连成一片,剑光明暗闪烁。不比之前和封不平对练之时,双方只是单纯的切磋剑招,未用内力,此时岳不群全力以赴,施展气宗擅长的以气御剑绝学,剑剑蓄满混元真气,招招如电,式式如雷,快速抢攻。

    房间狭小,双方腾挪之地有限,不利于躲闪防守,不过三五招,“嗤!”的一声,岳不群一剑划伤于不明持剑的手臂,荡开他手中长剑,长驱直进,直抵他胸口膻中穴,剑尖方才止住去势!

    于不明命悬一线,脸色骇得发白,虽然已经经历过多次厮杀,但还是第一次这么快就败了!面对岳不群冷冽如电的目光,于不明只觉从未有过的敬畏,不敢对视,不禁手中一松,长剑坠地。

    “哼!”冷哼一声,岳不群收回长剑,“怎么!于师兄不是还未恭喜小弟执掌华山吗?”

    于不明脸色更白,一片惨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华山弟子于不明拜见掌门人!望掌门恕弟子劳累过度,神志不清,冒犯之罪!”

    岳不群没有伸手去扶,面色冷肃,“于师兄可是忘了华山法度?要不要本掌门再次授你华山门规一册!”

    “弟子不敢!不敢!”于不明连连叩头,当真害怕岳不群按照华山门规治自己的罪,悖逆掌门,跟掌门动武,可是就地处死的大罪!

    看他如此软弱窝囊,一副小人行径,岳不群知道,他已经被自己暂时震慑住了,以后只要时不时的敲打一下,就会是一条上好的猎犬!毕竟,对于一个合格的上位者来说,类似封不平那般的君子,自有御使君子的方法,君子可欺之以方,而对于像于不明这般利欲熏心的小人,恩威并济,自是不二法门,

    “于师兄,人有野心是好事!真的!有野心的人往往知道上进,但是,当一个人的野心和能力不相配的时候,那他就危险了!”岳不群拍拍于不明的肩膀,意味深长,“于师兄,你说是吗?”

    “是!是!弟子不敢逾越!不敢···”

    “于师兄!”岳不群一声厉喝,打断了于不明的软话,然后语气轻柔,“师兄糊涂了,你从来没有逾越,也从来没有冒犯过谁!你只是我师傅留下来,暗中辅佐我光大华山门楣的得力弟子!你···可明白了?”

    “弟子明白,明白,弟子愿为掌门鞍前马后,冲锋陷阵,肝脑涂地,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于不明恍然大悟,急忙表态!

    “于师兄果真不愧是我华山俊杰!不过,冲锋陷阵就不必了,以于师兄的经天纬地大才,去做冲锋陷阵的小卒子那不是屈才麽!”岳不群言笑晏晏,继续点拨。

    “这,这··”于不明纳闷不已,有些不明所以,突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再看岳不群满脸温和微笑,不禁额头冷汗津津,“弟子明白了!弟子以后就是掌门的影子,是掌门黑夜中的眼睛···”

    “错了!你是我华山的影子,是我华山处于暗中的眼睛!”岳不群满意地纠正了于不明的用词,这才问道,“你是跟着从师弟和成师弟回来的?”

    “掌门料事如神!弟子奉前掌门之命在江南布置完毕后,在回来的路上发现了剑宗的丛不弃,弟子怀疑他身负剑宗阴谋,便暗中跟在他身后,直到成不忧去寻他,而且偷听到他们谈话,才知道剑气斗争惨事,以及岳掌门雄才大略,众望所归,执掌华山!后来,他们一路潜行,回了玉*女*峰,我也就跟着··回来了!”受了一顿敲打,于不明不敢隐瞒,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汇报。

    “我知道了!”岳不群略一沉吟,“你去少华山玉皇庙暂居,多备些信鸽,有事我会用信鸽通知你!小心一些,不要露了形迹!”

    “是,弟子告退!”于不明缓缓后退至门口,才转身施展轻功,越墙而去!

    看着他矫健轻盈的身形,岳不群心中明了,恐怕他最擅长轻功,才能跟踪从、成两人多日而不露行藏,倒是个特殊人才!恐怕原著中他也是暗中回了华山,只是看他刚才那欺软怕硬的表现,十有八九是被原著的岳不群给阴死了!毕竟,原来的岳不群初掌华山,只有于不明变成死人,才不会跟他抢掌门的位子!

    现在,于不明用得好,可就是一枚绝妙的棋子!

    夜晚,月上中天。

    两条身影一前一后,沿着山道以轻功纵跃飞腾,直入华山中峰,玉*女*峰顶的玉女祠。

    “掌门师兄!封师兄!”玉女祠后院地下密室入口,一道身影等候多时,见岳不群和封不平到来,轻声招呼。

    “丛师弟!”

    “从师弟!”二人同时回应一声,岳不群接着道:“进去说吧!”,却是当先迈步进入密室。

    密室不大,仅仅只能摆的下一个书架,两三张床罢了,三人相对盘坐在中间空地上的蒲团上。

    岳不群身为掌门,身份地位高于两人,率先开口,

    “鉴于从师弟心思慎密,江湖经验丰富,我想派师弟去执行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当然,此任务危险重重,稍不留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从师弟不愿去,我和封师兄绝不勉强!”

    丛不弃闻言,看向封不平,似在确定这其中是否另有隐情,却见封不平缓缓点头,示意岳不群可以信任。

    二人如此动作光明正大,并未瞒着岳不群,而岳不群也不以为意,要是丛不弃不闻不问,直接答应,岳不群反而会怀疑丛不弃另有所谋!

    岳不群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递给丛不弃,道:“这《风雷刀法》和《风雷劲》心法秘笈,是魔教少有的上乘正道武功,魔教当中有不少高手都会,我们这本乃是当年华山前辈高手剿灭一处魔教分舵所获,你应该也不陌生,成不忧师弟修习的《旋风劲》和《狂风快剑》就是前辈们从这本功法演化而来的,你之前修习的华山基础内功中正平和,继续修习这本凌厉威猛的内劲也不会有任何冲突!”

    丛不弃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秘笈,确是完本无疑,“掌门赐弟子如此绝学,弟子本该感激涕零,只是无功不受禄,这··”

    “我准备派你打入魔教,潜伏到魔教内部!”岳不群语出惊人,整个密室猛然一静。

    “这,这··”丛不弃茫然不知所措。

    “你将秘笈习练熟悉了就烧了它!然后去魔教在西南的势力分布区域,魔教龙蛇混杂,你找个机会混入那里新近崛起的魔教年轻一代高手任我行麾下。当然,刚开始你不用往任我行身边凑,只要认认真真做一个一心往上爬的底层教众就好。相信以从师弟的本事,不难从庸碌之辈中脱颖而出,到时再接受任我行的拉拢,顺势归入其麾下就行!其中种种关要,从师弟见机行事,我也不必多说,只是需要特别小心任我行,此人雄才大略,武功心机均胜人一筹,万万不可小觑!···”

    半个时辰之后,岳不群和封不平离开玉*女*峰,神不知鬼不觉的再次回到朝阳峰。事实证明,华山近二十年的养育没有白费,丛不弃对华山忠心耿耿,在岳不群将卧底计划全盘托出,丛不弃也确认不是故意让他去送死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绝密任务。

    这让岳不群对以后的江湖争斗之精彩,暗暗期待起来,之所以将丛不弃派往魔教,而非嵩山,是因为现在的华山,明面上多了封不平和成不忧后,将来不缺‘嵩山十三太保’一级的高手。在以后,华山和嵩山的争斗当中,嵩山也没有了绝对压倒性的优势,而且华山、嵩山同为五岳剑派之一,交锋多在暗中,生死相搏尽量不会出现太多。更何况,相比嵩山挑选弟子十分严密,魔教龙蛇混杂,教众三教九流皆有,丛不弃更容易混入,卧底成功的几率极高!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