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九章 一箭三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一箭三雕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老二,那两个小兔崽子怎么还不杀过来?”老大只觉脚步越来越重,看着一波波骑马奔行的路人,老大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不知道!”老二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老大,当初怎么接了这个活儿!你当时就该让那矮子在前面当鱼饵,我们在后面当猫!”老三直接打脸。

    “我··我!我不是打不过他么!”老大诺诺,有点儿恼怒。

    “那你怎么不叫我们一起?我不信我们三个还打不过他一个小矮子!”老三一脸你是傻子,不知道咱们向来以多欺少的表情!

    “那矮子练的是横练功夫,咱们的刀法刚好被他克制,一个去还是三个去都一样!”老大不忿,不是我傻,实在是三个一起也打不过他!

    “十三太保横练?这也太···太背了!”老三一缩头,横练功夫又臭又硬,老三看了看手上笨重的鬼头大刀,都是走的势大力沉路线,横练的力气更大,实在不好惹啊!

    “人只有一个了!马还在!”老二忽然提醒。

    “另一个拉屎去了!”老三不爽的随口胡诌。

    “别瞎起哄!什么时候跟丢的?”老大表情严肃。

    “不知道!”老二。

    “···”老大。

    “嘿嘿!”老三乐了,就喜欢老大吃瘪。

    “再走一截儿,跟丢的那个要是还没追上来,咱们就回头干掉这一个!”老大皱眉思索了一下决定道。

    半个时辰之后,三兄弟面面相觑。

    “怎么咱们还没回头,那小子就不见了?该不是怕了?”老三疑惑不已。

    “···”

    “···”老大、老二都没出声,事情不对啊!

    正在此时,“嘚嘚儿··嘚嘚儿!”三兄弟同时回头,只见视线极处三人骑马飞奔而来!

    这绝不是过路的旅客!虽然还看不清面容,三兄弟凭着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却同时在心底下了结论,习武之人骑马的姿势和气势与普通人绝然不同,三兄弟不约而同的横刀戒备。

    马作的卢飞快!

    岳不群骑马飞冲,怎么都感觉比之前冲向矮汉时多了股一往无前的激情!随即恍然,这正是刚刚斩杀了矮汉所产生的强烈信心,还有,气势!

    一直以来,自己却是过于小心了!江湖多得是尔虞我诈,但更多的却是潇洒随心,快意恩仇!岳不群心中闪过种种明悟,自己明明有江湖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的上乘武功,那些只练了些粗浅功夫,但凭一腔热血就敢走南闯北的汉子何其多也,自己却又何必踟蹰不前!

    岳不群浑身气势渐渐变化,恰似宝剑缓缓出鞘!

    十丈,五丈,三丈!氓江三凶早已各自散开,没人会傻到排队迎接飞马!

    岳不群、封不平、成不忧三人同时跃起,任由马匹冲向对方,落地后都是一招‘白虹贯日’直刺各自的对手。

    看着眼前氓江三凶的老大,岳不群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之前自己和他没有仇恨,也没有利益冲突,以后也不会有!只因在自己出现在他面前的此时此刻,他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他会是一块不错的试剑石!

    心底再也没有一丝怀疑和迟疑,岳不群猛然气势大盛,震动剑啸连连,面上紫气朦胧,长剑由条条紫影化为一团绽放的紫光,似手前推着一轮紫色火球,直冲氓江三凶的老大撞去!正是朝阳一气剑的‘赤日炎炎’一招。

    这一刻,岳不群没有看到老大脸上反射的紫光,没有看到老大眼中的恐惧和挣扎,更没看到老大颤抖双手才勉强向前横推的鬼头厚背大刀!但却又好似什么都看到了,交锋在瞬间已经结束,岳不群面无表情的和老大交错而过!

    没有兵器交击的声响,也没有双方急速转身变招的动作,岳不群身形屹立不动,长剑斜斜下垂,却早就没了那闪烁的紫光。双目紧闭,岳不群只觉无思无想,心灵晋入某种奇妙状态,脑海中精神深处似有滔滔江水冲破堤坝铺天盖地而来,又似呼啸狂风夹着滚滚尘沙席卷上下四方······

    岳不群只觉自己的意识有如一点萤光,时而在滔滔洪水中上下沉浮,随波逐流;时而在滚滚沙尘中左右盘旋,顺风呼啸······种种似疼痛似憋闷似晕眩似撕裂的难受感觉纷至沓来,让人越来越难以忍受,只想大喊大啸,但冥冥中心底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不能奔溃,岳不群虽然不明所以,但却坚信这声音是对的,强行凝神守一,在心中默诵道家经文,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

    不知不觉中,岳不群忘记了意识外的种种异象,也忘记了意识中的种种难受,只剩一点心灵玄光随着道德经文中的大道至理闪烁不停,明灭不定,恰似漆黑夜空的遥远星光!乃至意识外的种种异象早已消失,意识中的种种难受也随之不见,岳不群的心神依旧沉浸在道家鼻祖老子的道德经片段之中,虽然道德经全文岳不群早已诵读抄写过不知多少遍,但无论之前感悟了多少次,却都不如这一次这么深入和真实,就好似在与当初写下经文时的老子心心相印一般,心灵玄光越来越亮,渐渐绽放光辉!

    “嘿哈!”、“叮叮!”、“喝!”、“叮当!”

    杂乱的打斗声音忽然传来,心中尚在重重涌来的感悟骤然消失,岳不群知道这是自己恢复了五感,从精神深处退了出来,重新掌控了身体。尚未提气运功,岳不群便觉精神抖擞,耳聪目明,身体轻盈,随心所欲,却是境界大进!

    转头看向还在激烈打斗的成不忧和氓江三凶老二,以及二人不远处为成不忧掠阵的封不平,他脚下倒着的应该便是氓江三凶的老三了,好似觉察到自己的目光,封不平也转过目光,二人一触即收,心有默契。岳不群看着不远处被自己莫名状态中一招‘赤日炎炎’秒杀的氓江三凶老大,心中不由感慨,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没有绝顶的武功,却在江湖中肆意妄为,作恶多端,就算他没有被自己杀死,迟早会被别人除魔卫道,成为名门正派弟子刷声望的踏脚石!

    “噌!”收剑入鞘,岳不群走到氓江三凶老大的尸体旁,蹲下伸手将趴着的尸体翻过来,咽喉处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深可入骨,几乎切断半个脖子,血却没有流太多,显然是紫霞劲气侵入五脏六腑,震破了内脏,血液都积在胸腹之中!看着他死后还残留着恐惧的双眼怒瞪,岳不群叹息一声,伸手抹了一下他的眉眼,让他瞑目,心中却是暗暗发誓,自己定然要成就绝世武功,屹立武林绝巅,绝不能像面前这具尸体一样死的不明不白!虽然这与自己参悟的道家清净守一道理不合,但是当自己成为华山弟子、继承华山掌门之时,平静便与自己暂时无缘了,没有绝世的武功,自己只能在别人手中像个棋子一样挣扎求存。既如此,自己何不力争成为下棋之人,儒家圣贤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己修炼成就绝世武功,整顿华山,肃清武林邪魔外道,塑造武林秩序,平天下也平静自身,也不失为一条可行之路!只要这个过程之中自己轻荣辱,小得失,谨守道家恬淡虚无的心境,就能在名利场中坚持本心,淬炼精神和心灵,便是那‘玄之又玄’的境界也并非不可能!

    心中闪过种种念头,岳不群手上却是不停,在尸体的怀中摸索了一下,本来没抱什么期望,却不想竟然摸出一个青铜腰牌,‘潼关参将高’,果真是高指挥使在搞鬼!据传,那姓高的好像是当朝阁老高拱的族侄,在京师纨绔无度,不知收敛,才被高阁老谋了个锦衣卫指挥使的衔,打发到潼关来当参将!

    将腰牌塞进怀中,岳不群缓缓向着给成不忧掠阵的封不平走去!

    此时,成不忧已经在肆意施展所学‘狂风快剑’的种种妙招,将氓江三凶的老二笼罩在重重剑光之中,便似狂风席卷,尽管老二因为两个兄弟被杀而暴怒的眼珠赤红,如同发狂的野兽般只顾搏命,但这‘狂风快剑’乃是华山剑宗的上乘剑法,剑宗首重剑而次练气,所以‘狂风快剑’入门所需内力较低,目前成不忧以不到江湖三流的内力,已经将此剑法几乎习练完全,虽然受内力和经验所限,连剑法的三分威力也发挥不了,但也不是氓江三凶这种擅长势大力沉的刀法所能伤到的!只见成不忧飞快的绕着老二不停的转圈出剑,在老二身上留下一个个浅而狭长的伤口,而老二却只能站在原地不动,如同狂风中的小树,身不由己的蓄势出刀,却又连成不忧的衣角都没能砍刀,暴怒之下招式失去章法,便被成不忧一剑刺中后腰脊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虽然已经看出了刚刚是封不平在任由成不忧锻炼剑法,但看着成不忧满头大汗,兴奋难止的样子,岳不群还是忍不住调笑,“成师弟这‘狂风剑法’真是那叫一个快··快啊!这么快··快就干掉了氓江老二!嘿嘿!”

    成不忧顿时兴奋全消,一脸羞愤,但是想到之前岳不群一剑秒杀氓江老大的威势,还是把已经冲到喉咙口的“亲切问候”给咽了下去,一阵垂头丧气,“掌门师兄教训的是!小弟武艺不精,回去一定刻苦练习!”,谁都知道氓江老大比老二厉害,掌门师兄能够一剑杀死老大,我却要封师兄掠阵半天才能杀死老二,确是相差太远,就不要找揍了!

    没能听到预料中成不忧的嘴硬,岳不群颇为无趣,心思一转就明白了缘故,得,这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不过这掌门威风还是要抖一抖的,“嗯,成师弟孺子可教也!回去了让封师兄监督你好生练功!”

    此言一出,却又差点把成不忧给气出火来,你明明也只比我大一两岁!

    封不平看着成不忧处在爆发的边缘,连忙出言转移话题,

    “此次全赖掌门师弟运筹帷幄,定下这各个击破之策!才能一举斩杀这四个对我华山心怀不轨之恶徒!”

    “哪里!”岳不群真心没把这简单的计划当回事,毕竟杀敌最终还是要靠武功的,“封师兄言重了,雕虫小计不值一提,还要多亏封师兄找出那个准备黄雀在后的横练矮汉!不然,我们与氓江三凶搏杀时,要是那矮汉趁机偷袭,恐怕我们就凶多吉少了!封师兄、成师弟劳苦功高,只可惜我这个掌门一穷二白,没什么好物事能犒赏你们了!”

    “身为华山弟子,为华山出力,如何能要赏赐!”封不平脸色淡淡。

    岳不群知道他是以为自己只是随便说说,嘿嘿,我是没有东西犒赏,但周老头有啊,等下一定给你们俩一个惊喜!嘿嘿,想到自己的绝妙注意,岳不群不禁甩了两人一个暧昧的眼神,弄得两人莫名其妙!

    华阴巨富周员外家,熙熙攘攘,丫环来来往往如同流水般上菜,须臾便摆满整整一桌!

    “掌门大恩老朽没齿难忘,来,老朽敬掌门、长老、执事一杯,请!请!”见过了氓江三凶的尸首,周老头大仇得报,胸中抑郁之气尽去,精神抖擞好似年轻了十岁!执意要留岳不群三人在家里住几天,盛宴招待,岳不群因为某些打算,也一改本性,便半推半就同意了,还弄得封不平好一阵诧异!

    “周老,请!”岳不群温和的举杯,同时使眼色让封不平和成不忧注意礼节,表现的热情些。

    “请···”封不平沉稳庄重。

    “请···”成不忧机灵活泼。

    岳不群看周老头脸上的笑容,知道他对自己三人的表现颇为满意,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得意,这算计已经成功了大半!

    四人一饮而尽,言笑晏晏!

    晚上,明月高悬,繁星闪烁!

    岳不群倚栏望月,倒是个好兆头,月下当有老人,心中暗暗估计,周老头应当还没睡!

    招呼身旁伺候的小厮,“去请你家老爷过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小厮应声而去,要是事情顺利,岳不群暗暗期待明天早上封不平和成不忧的精彩表情!

    不一会儿,“踏踏踏踏”上楼梯的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周老头爽朗的笑声,“哈哈!掌门好雅兴,观星望月,当真是一等的风流人物!”

    岳不群亲切的迎了过去,“周老谬赞了!岳某使惯了宝剑拳脚,虽说粗通文墨,但也算不上风雅之人!如今在此对月长思,其实是在思考一件关乎我华山存亡绝续的大事,之所以这么晚了还打扰周老,便是此事还需周老倾力相助!”

    “这··老朽早就废弃了武功,恐怕帮不了掌门什么大事,不过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老朽必定倾囊相助!”周老头看似诚恳的承诺。

    老家伙做惯了生意场的弯弯绕,还想跟我玩虚的,这可由不得你,岳不群懒得和他瞎掰,直接问道,“周老觉得我那封师兄和成师弟如何?”

    “这···”周老头总觉得有些不妙,却也抓不住什么头绪,只得顺着岳不群的话,“封长老沉稳大气,成执事机敏灵秀,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杰!恭喜掌门,以掌门的英明神武,再有此二人相助,掌门振兴华山,称霸武林指日可待!”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周老头倒是给本掌门灌得好浓的迷魂汤!岳不群这次却没有谦虚,“周老所言极是,本掌门也是这般想的!”,不管周老头给这大言不惭的话雷得嘴角抽搐,岳不群继续,“封师兄和成师弟如此人才,必将是我武林正道未来的两颗闪闪明星!也是我华山重振声威的希望所在!只是···只是,圣贤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今我华山长辈尽去,我身为掌门,除了要带着他们去建功立业,也得为他们二人的终身大事早做考虑!周老可明白?”

    岳不群说完,不待周老头思考,便微微运转紫霞神功,双目中似有紫色精芒射出,直逼周老头双眼,令周老头神为之夺,势为之摄!

    不想周老头到底没白吃五十多年的米面,并未完全被压迫心神,还是颇有些迟疑,“这,这,待老朽考虑···”

    “哼!这么说周老是看不上本掌门的师兄弟喽!”岳不群眼神一冷,全力运转紫霞神功,全身气势大盛,衣衫磅礴鼓动,面上笼罩着朦胧紫气,眼中精芒似钢针般直插周老头双目,却像是扎在心头,隆隆威压,令周老头思维几乎凝滞。

    想想三十多年前,周老头还曾在华山学艺多年,如何不知岳不群此时所御使的气宗至宝紫霞神功,但对于周老头这般习武资质奇差而没有接触到上乘玄功之人,紫霞神功一直是他们心中神秘莫测、威力可畏可怖的绝世神功,须得数十年功力的大派掌门级高手才能够施展,却不料年纪轻轻的岳掌门已经能够驾驭如此神功,实在可怕!更何况,见惯了武林高手的肆意妄为,周老头知道,像华山这种名门正派的弟子做起恶杀起人来绝对不比魔教中人差,自己绝对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好在封不平和成不忧也确实不错,“掌门有话好说,老朽同意了!” [^妙~笔~阁*]

    见周老头服软,岳不群也不好逼迫太过,收了紫霞神功,恢复温和,“那周老以后就是自己人了!不知周老打算将哪几位千金许配给我封师兄和成师弟?”

    周老头顾不得背后冷汗浸透的衣服贴在身上难受,凝眉思考片刻,“老朽虽说共有七女,但最小的三个年级尚小,较大的四个倒是都已到了出阁的年纪,近来也有媒婆上门提亲,只是老朽都没看中,此时掌门有意做媒,老朽就将大女儿许给封贤侄,二女儿许给成贤侄,不知掌门意下如何?”

    “哦?”岳不群眉头一挑,老头还想溜,“那你三女儿和四女儿呢?”

    “这,掌门何意?”周老头装糊涂,“三女儿和四女儿倒是对双生女,难道掌门还想为华山其他英杰提亲?”

    “呵呵!”岳不群皮笑肉不笑,双胞胎?正好一人一个,“周老不必费心伤神了,四个女儿给我那二位兄弟每人两个!明天早上,把你女儿都叫出来,让他们自己挑!哼!”

    岳不群一抖衣袖,转身下了小楼,丝毫不看周老头那阴晴不定的脸色。嘿,既然要把你个华阴首富的老家伙彻底绑在我华山的战车上,哪还容你耍滑?如此一来,封师兄和成师弟也是有家室的人了,御使起来必将更加得心应手;要是他们够努力,多生几个大胖小子,我华山的下一代核心弟子就有了,也不必劳心下山去找!

    哈哈!如此一箭三雕的妙计竟然都被我想到了,想想还真有点儿小小的佩服自己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