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一章 为武林添风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为武林添风采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此次下山,通过先后与矮汉和氓江老大交手,岳不群明白,江湖虽然危险重重,但也并非自己想得那样可怕,江湖上最多的就是随便学过一招半式庄稼把式似的外功就游手好闲争勇斗狠的流氓混混;其次就像是矮汉和氓江三凶那样只是学会了一两门粗浅武功那样的江湖散汉,在江湖上,或是为私欲或是为名利,相互之间厮杀不休;再次就是一些旁门左道和江湖散人组建的帮派,占地称霸,比如丐帮和明教的初期,以及现在的日月神教;最后就是以比较完整(至少从三流高手修炼到一流高手)的武学传承为核心的门派,如少林、武当、华山、昆仑、青城等等门派。而后两者中的帮派和门派实力也有强弱之分,帮派中有强如宋朝时的丐帮,元末的明教,和现在的日月神教,堪称武林之最,也有如黄河帮、海沙帮等等**小势力,门派中有强如少林、武当、逍遥、全真教等武林绝顶,也有如青城派、金刀门等等小门派。武林风云变幻,这些势力也起起伏伏,兴衰不定!

    毕竟,在原著中,岳不群打交道的都是武林中正邪上层的高手,如余沧海、曲洋、丁勉、任我行、方正等等令人印象深刻之人,导致此时自己产生错觉,好似一出江湖都要和这些一流甚至一流以上的高手交锋一样。其实,到达一流的高手大多都是在各自的地盘苦修,以期能够更进一步,他们是各自势力的顶梁柱,等闲不会在江湖上晃荡,而在外领导弟子做事的多是老一辈中武功较次之人和年轻一辈中武功较好之人!

    如此,自己也无需对江湖畏缩不前,以自己身负的混元功、紫霞功和华山上乘剑术,江湖中大多数的散人都未必能够胜过自己,而名门正派的弟子之间比试武艺大都不会随意伤及对方性命,以免仇恨纠缠不清,至于魔教,现在的大部分高手都在角逐教主之位,没空来捕杀正道弟子。所以,待过段时间,自己的武功进度慢了下来,便去行走江湖,天南地北,多多与历练红尘,才能更快进步!岳不群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真气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源自生命的奇异能量,潜藏在每一个人的血肉身体内,通过精神肉体的刻苦修炼,才能不断激发出这种妙用无穷的潜能。

    此次在杀死氓江老大后,自己锤炼已久的精气神忽然达到一个奇妙的状态,使得自己的意识进入了精神深处,虽然受种种魔象折磨,但也因为谨守心灵一点玄光,默诵道经,领悟了不少道家精义至理,后天识神大增,变得头脑清晰,过目不忘,虽然不如暂时融合先天灵觉的顿悟,但也使得自己心境大进,在达到一流高手之前一帆风顺。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磨砺,使得自己有了种灵肉合一的协调感,以前那种“夺舍”后遗症似的心灵和肉体之间那若有若无的隔膜,可是大大的影响了自己提升武功的进度。而灵肉合一的直接后果就是前身所学的种种文学武艺、琴棋书画全都彻底成为自己的了,简直有如自身十数年的勤学苦练一般应用自如,得心应手!

    “呼!”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岳不群不由念头通达,便渐渐收摄心神,专心修习无极桩功,屈膝沉肩,呼吸自然,心神缓缓化入渺渺太虚,丹田之气松松散散遍布周身,精气神混混沌沌。

    良久,一丝似极微弱又似极明亮的灵光,似由天地极远处又似由心灵极深处射来,刹那即至,岳不群意识不由一动,随之醒来,只觉全身舒畅,精气神混元太和,不由叹道,

    “无极桩看似简单,实则玄妙莫测,深合道家无极生太极之至理!”

    这无极桩功乃是紫霞秘笈之中除却总纲和紫霞三层玄功,另外独独列出了这一式桩功要诀,提及是华山扶摇子陈抟老祖所留,调和精气神之要诀,之前岳不群一直不得其意,这次精神心境大进后,却是可以修习了。

    岳不群之前一直为紫霞神功的根源思虑良多,还曾得出了这是和道家儒门精义大成之养气要诀,为华山第六代掌门得悟两家经典所创,但今日修习了无极桩后,岳不群却是怀疑,这紫霞神功与其说是华山第六代掌门所创,到不如说是他修习并整理了一些扶摇子陈抟老祖遗留的练气结丹之要诀而得。

    扶摇子陈抟便是民间传说中与宋太祖下棋赢得了华山的睡仙人,但岳不群博览群书,自然知晓,其实扶摇子是一位从后唐活到北宋的隐居练气士,道行高深后便一直在华山修行,著有《先天图》、《无极图》等道家修行之瑰宝,是在重阳祖师之前的道家在世圣贤,影响深远,其修行理念与重阳祖师一样,都是以道家理念为核心,再吸收佛家、儒家的禅定、养气要诀而成的性命双修、养生内炼的内丹修行玄功。

    如果说混元功(全真内功心法)是重阳祖师的道统根基,那紫霞秘笈便是扶摇子陈抟的丹学精要,二者同样以道家太极阴阳、道法自然为核心,融合佛家观想禅定、儒家修身养气的种种精要而创出各自的内丹练气妙法,如此华山第六代掌门在修习混元功时,可能偶然发现兼修陈抟老祖的练气要术后,二者相辅相成,融洽无间。于是其修炼有成之后,便将陈抟老祖的练气秘术整理归纳而成紫霞秘籍,又由于后代掌门的私心,紫霞秘籍便成了华山掌门专属的练气神功,如此二百余年,紫霞神功已是江湖公认的华山掌门标志,却无人想到紫霞神功其实是扶摇子陈抟的秘传内丹练气修仙之术。其实,混元功(全真内功心法)本身也是重阳真人截取先天功和九阴神功精华所创的内丹练气术,本身也是引导后人入道修仙的,这点从华山收藏的《全真立教十五论》告诫全真弟子远离红尘是非、专注修炼登仙就可以看出来。所以,混元功和紫霞秘籍原本都是练气士的内丹要术,而并非用于江湖争斗的速成内功,然而不论之前的全真教弟子,还是历代的华山派弟子,大多都是把这二者当作江湖争勇斗狠的真气源泉,如此一来就大大偏离了两种功法虚极静笃的初衷,初期自然进境不快,待到年老后心境沉静,看淡了名利,也就进步斐然,表面上看来,就成了华山内功深得道家厚积薄发之至理,就连历代华山弟子自己也渐渐这么认为了。

    明了混元功和紫霞秘籍的根底,岳不群自然不会再求速成,反而渐渐改变自己的各种不良生活习惯,遵守道家修士的种种养生要诀,淡忘了华山掌门的身份,慢慢将自己化为一名隐居西岳华山的练气士。每日打坐练气,站桩养气,打拳练体,动静结合,道法自然。

    潼关参将府。

    “见过将军!”一名员外模样的高大中年男子,向着上首主位上一位身着参将薄甲的年轻男子恭敬行礼!

    “免礼吧!”参将头也不抬,专注于手中把玩着一枚拳头大的白玉狮子,玉质晶莹如羊脂,狮子栩栩如生,纤毫毕现,一看便知绝非凡品,“呵呵”年轻参将长哈一口气在白玉上,用丝绸手绢轻轻的擦拭白玉上微微潮湿处本就不存在的污渍,

    “这次事情可还顺利?嗯!你送的这白玉狮子本官很喜欢!”

    “这次事情虽然不算顺利,可也达成了一半的目标!”中年男子不敢怠慢,急忙回道,“虽然氓江三凶和铁庄护卫都被华山新任掌门岳不群带人杀死了,但也由此看出,岳不群等人武功不俗,以将军大人的万金之躯·····实在不宜和他们那些江湖亡命之徒硬碰!”中年男子说话间小心翼翼,生怕参将年轻气盛,偏偏和岳不群等人针锋相对,到时被逼急了的华山诸人舍命前来刺杀,就凭参将府这些样子货的侍卫,参将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人家杀!

    “嗯!”参将面色毫无变化,“这些我都知道,本官虽然不是什么大才,但是这以己之短攻敌之长的蠢事,却是不会干的,本官还没活够呢?不过,铁庄可是我在京师时重金招聘的江湖高手,他那一身横练功夫,我是看过的,能够轻松击溃近百精兵,竟然不声不响的死在华山诸人手中,看来那华山诸人不可小觑!”语气淡淡,显然参将并不怎么在乎铁庄的死活。

    “将军睿智,铁庄虽然十三太保横练有成,对付不会内功的普通精兵手到擒来,但是对上华山这种精擅内家真气的剑术高手,恐怕就力有未逮了。毕竟,关中华山一代,自秦汉时代起就盛产武功高强的剑客刺客,剑法多是走得轻灵奇险路子,正好克制铁庄护卫这般的横练高手!更何况,这次他们似是各个击破,以多胜少,其实,华山诸人的实力可能比之铁庄夜也就强的有限!”中年正是华山在潼关的管事张不累,少年时也在华山学过些许剑术,虽然天资太差,连记名弟子都没混上,不知华山的核心机密,但华山剑术特点这些江湖上人尽皆知的消息,张不累还是门清,此时便主动分析华山诸人的武功实力,向参将大表忠心。

    “这么说来,他们还真是擅长刺杀之术!不知有没有可能将华山收归麾下,为本官驱使?”年轻参将略有期待的问道,身为当朝阁老的亲族,高参将也是知道,朝廷高官招揽的武功高手都是些江湖散人,比不得名门大派的真正高手!

    “这个···恐怕不太可能,他们这些江湖野人一向散漫惯了,如果不缺名利,一般是不会踏进官场,受朝廷束缚!”张不累对于华山三百年的历史略有了解,自然知道华山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只要实力强大,根本不缺名利权力!

    “哦?”高参将眉头微挑,“看来只能合作了?”

    “差不多就是合作了!他们已经杀了铁庄和氓江三凶,却没有继续打上门来,虽说是可能顾忌将军大人的身份,但也是这位新任的华山掌门只想展示一下实力,给我们一个警告,让我们不敢再轻易招惹华山。只是,如果我们现在不早做打算,待到华山渡过虚弱期,恢复些许实力,恐怕就不好说话了,兴许我们还会有性命之忧啊!趁现在双方还没有不死不休,主动示好,表达合作的意向,华山应当不会拒绝!”张不累一心促成合作,显然是真心害怕华山再成长出了高手,来找自己麻烦,知道华山有三百年历史的张不累丝毫不怀疑,只要给华山时间,华山定然会再次出现威震江湖的一流高手!

    “此事就由你全权负责吧!要是有机会,本官倒是想见见这位新任的华山掌门!呵!”参将说着,再次哈了一口气在白玉狮子上,掏出手绢擦个不停。

    张不累见此,识趣的行礼,“属下告辞!”

    “嗯!”参将随意敷衍,见张不累出了大堂,才对着手中的白玉狮子自言自语,“白玉狮子再珍贵,也比不上我对江湖豪杰的期待啊!江湖,到底是怎样的有趣呢?”

    “岳父,不知我要的衣服做好了吗?”岳不群自从渐渐蜕变为一位练气士,以练气修行当作自己的主业,将重振华山视为红尘历练后,便彻底舍弃了之前的酸腐拘谨和谨小慎微,浑身上下却是多了股道家练气士的出尘,说话行事越发逍遥随性!此时也丝毫不跟周老头客气。

    “好了,好了!”周老头嘴角抽搐,叫的倒是亲热,亲事还没成呢!

    “拿出来看看啊!我得先试试合不合心意,不行的话就还要把那些裁缝叫来,大家集思广益,再改改!”岳不群颇为期待,要知道,之前一心练武,不太关注其它事情。现在,念头通达,前路明了,倒是能够分心它顾,而最先让岳不群不满意的便是华山弟子的服饰问题,本来华山传承悠久,弟子基本上都是文武皆通,所以平日多穿明朝士子类似的儒服,或是儒服修改的适合比武打斗的宽松劲装。虽然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种衣服款式还算上乘,但在岳不群的眼光看来,这衣服却是足够土鳖!毕竟,此时有相当多的士子爱穿道服,可见道服无论是样式、舒适度,还是文化品位上,都胜过士子儒服,而且华山可是全真嫡传,道门正宗,怎么也该穿更好的道服,而不是随大流的去穿儒服。当然,此时的道服道袍在岳不群的眼里也还有待改进,毕竟那些颇为古怪龙虎山的天师道服就让岳不群内心吐糟不已,只是人家天师道的道士因为职业需要,穿些让善男信女感觉神秘莫测的古怪道袍,岳不群也能够理解,但自己却是绝对不能穿成那古怪模样的!在岳不群的计划中,自己华山的道服道袍须得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得兼顾道服的飘逸和儒服的儒雅,更得有此时已经稍稍没落的锦衣卫飞鱼服的三分威武的影子,方便出剑打斗。

    “嘭!”周家仆人抬来一口红木大箱子放下,后面跟着两个周家绸缎庄的资深裁缝仆妇!

    “这就是你前些日子和那几个裁缝讨论设计的衣服,青、黑、白、蓝、黄、紫诸色都有!”周老头略作介绍,便对两个裁缝吩咐,“还不快给姑爷更衣,换上那件紫色道袍!”

    “哦?”岳不群看周老头准备充分,便知其在此事上确实尽心了,看来周老头已经认清形势,愿意上华山的船,也就顺着周老头的安排,“这可得好好试试!”

    两个裁缝果真是熟手,三两下就给岳不群换了外衣。

    “贤婿果真一表人才,配上这风格非凡的紫色道袍,更是仙气飘飘,儒雅逍遥,更有三分尊贵气质,简直道家天尊在世啊!”周老头劈头一阵猛夸!不知是在讨好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在为他自己邀功。

    “是嘛!”岳不群对着桌上脸盆大的光滑铜镜整理着自己的发式,想让头发和衣服完全相配,听到周老头的迷魂汤,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岳父所言极是,小婿自己也这么觉得,这衣服不愧是为我量身定做,完全将我的儒雅逍遥、钟敏灵秀都衬托出来了,简直是要迷倒万千少女的节奏啊!嗯!以后不可随意出门···”

    周老头再次嘴角抽搐,“贤婿满意就好···”

    “嗯嗯!满意,非常满意!再给我换上那套青色的···青色的低调,就跟我做人一样,做人就得低调!··”岳不群虽然认为紫色最够劲儿,但也知道要是在山上穿穿也就罢了,在闹市穿那就是纯属找不自在了,太出彩了!比那些影视作品中的盛装戏服还要夺人眼球!平日最好穿低调的青色和蓝色道袍。 [^妙~笔~阁*]

    “嗯嗯!青色也不错,道家的飘逸和士子的儒雅兼具,本掌门的眼光和才华果然非凡!”岳不群不理周老头,完全沉浸在自己衣服的品位之中了,“我决定了,以后华山弟子都穿这个款式的道服,平日练武修文时穿青色,出门行走江湖时随意!”

    “这衣服好是好,不过是不是有些贵了?”周老头真怕岳不群狮子大开口,小心翼翼的劝道。

    看周老头的抠门样,岳不群无奈,“放心,现在华山只有我们这么几个人,花不了你多少钱,以后弟子多了,我自会通过别的渠道专门订购衣服,不会一直让岳父你吃亏的!都是自家人了,你还信不过我嘛?”

    周老头虽说不太相信此话,但也不敢多啰嗦,别看现在一口一个岳父,万一惹怒了这个变脸跟翻书一样的掌门,再被他好言威胁就不妙了,只得作罢!

    岳不群倒是不知自己那天的威胁给周老头留下了心理阴影,正在想着以后成百上千的华山弟子尽皆穿着青色道袍行走江湖。

    个个风流潇洒,个个儒雅逍遥!

    那真是武林中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为武林添风采啊!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