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二章 双管齐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双管齐下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贤婿!”打发走了仆妇,周老头面色严肃,显然是有要事要说。

    “岳父这是?”岳不群面带疑惑,心中却是隐隐有些预感,毕竟那事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对方是战是和也终究得有所行动。

    “潼关张管事派人来过了!”周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岳不群脸色,似乎想要分辨着什么。

    “哦?终于来了么?”岳不群眉头一挑,也不在乎周老头的小动作,“看来岳父对氓江三凶之事的根源已经有所了解了?”

    “是啊!老朽却是遭了无妄之灾!”周老头一脸苦涩,丧子之痛,却不是一个月就能愈合的!

    “依岳父之意,此事该如何结尾?是否要小婿再杀了张不累和高参将给岳父出气!”岳不群一脸玩味,看着周老头挣扎抉择的面孔,却是并不在乎张不累和高参将的死活,虽然他们主动派人前来接触,便是对自己服输讲和,肯定也会付出一些代价给自己,甚至会重新合作把持潼关的利益。但是,现在自己的心态可是完全不同于之前只求自保了,念头通达之后,可是想明白了许多之前自己所忽略的关键。其中就有,自己所代表的华山在武林中算是名门正派,但在官府眼中却是同魔教**中人一样的不法之暴徒(恐怖分子),自己其实不需要顾忌高参将朝廷命官的身份,即使自己杀了高参将,那些地方官先不说能否查出凶手出自华山,就算查出了凶手是华山,也会随便找些替死鬼应付过去,因为官府实在管不了华山,以华山的奇险地势,官府根本无法派遣大军围剿自己这样熟悉华山地形的江湖高手。一旦那些地方官上报华山是凶手,朝廷就会下令他们这些地方官派兵围剿华山,这对得过且过的外籍流官来说本身便是**烦,更何况围剿不利就会被朝廷降罪,围剿有点儿成效,也会日日面临华山剩余高手的刺杀,实在是得不偿失。所以,武林中的名门大派都会和当地官府保持某种默契,双方尽量互不相犯,有时还相互搭把手,比如当地来了什么江洋大盗之类的棘手人物,官府力有不逮,各大派就会派遣弟子帮忙擒拿,而有时大派弟子犯了人命案子,官府也会尽量帮忙捂住抹平。如此一来,就算高参将在朝廷里背后关系硬,势力大,但跟自己不在一个体系,也是白搭,自己确实不必太过顾忌!

    “这····唉!就算掌门杀了高参将和张不累,我的幺儿也回不来了!老朽家大业大,不比掌门高居华山,超然物外,一旦和高参将背后的官府势力结仇,恐怕老朽全家性命堪忧啊!何况,他们既然已经服输,狠狠的痛宰他们一番也就是了!”周老头经过漫长的心理斗争,总算是理智压下了仇恨,做出了妥协。毕竟,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数十年,周老头虽然得到的很多,但也放弃过很多东西,早就习惯了妥协。

    这个答案并未出乎岳不群的预料,“岳父能够放下执着,却是拥有大智慧、大福缘之人!”

    随意安慰了周老头一句,岳不群看天色已然不早,“如此,岳父就代我华山先行和他们谈谈双方在潼关的利益分成,过些日子,我便去潼关见见那劳什子高参将到底是什么货色,能让张不累胆敢背弃我华山!”

    “让我接手此事?这···”周老头惊喜不已,却又有些迟疑,毕竟这中间的好处实在太大,着实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周老头生怕再掉入岳不群的陷阱。

    似是知道周老头的顾虑,岳不群一脸你办事我放心的表情,“岳父安心,现在你我可是亲的不能再亲的一家人了,有好处自然不会忘了自家人,你的不就是我的····如此,小婿就告辞了,岳父记得过几天把这些衣服和下月的粮食一起送上山来!”

    留下一脸呆滞的周老头,岳不群潇洒的告辞回山!

    一路上山,岳不群并未施展轻功,而是随意漫步林间,放开心神感受着茂密森林弥漫的磅礴生机,似乎自身的气息也受到洗涤,渐渐变得清净而生机勃勃。

    忽然,岳不群感受到前方森林中潜伏着一股稍稍有些异样的气息,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精芒,面上却不动声色,仍旧从容的迈步向前。

    眼看离那气息的越来越近,“呼!嗖!”岳不群骤然提气一跃而起,施展‘金雁横空’飞身扑向暗中之人隐身之处。

    身在半空,岳不群右手忽然劈出一掌,电光火石之间,掌风已分开那人身前的纤细枝叶,岳不群洁白修长的手掌直击那人的头颅要害!

    “喝!”暗中之人许是未曾料到岳不群能够发现自己的踪迹,仓促之间却是来不及拔出兵刃,只得吐气开声,同样一拳向上迎击,拳风凝聚,似能断金破玉。

    破玉拳!岳不群眼睛一亮,似是明白了此人的身份,手中招式倏忽间一变,掌式化为指诀,四指回卷,只余最长的中指点出,雄浑的掌风霎时化作犀利的指劲,手腕抖动间,指尖却是绕过了来人的拳头,轻轻点在其脉门的内关穴。

    趁其手腕中指,身形有如触电的微微一颤之间,岳不群右手顺势握住那人的手腕,一把扣住了其手腕上列缺、太渊、神门等要穴,才双脚落地,站在此人面前。

    “哈哈!于师兄好闲心,竟然还和本座玩起了捉迷藏!”岳不群皮笑肉不笑,右手微微用力,于不明只觉全身酸麻,手臂剧痛,额头立时冷汗不止。

    “掌门饶命,弟子只是谨慎起见,不敢随意暴露身形,以免有负掌门重任!”要害被制,于不明马上瘫软如狗!

    “哦?是嘛!倒是本座误会于师兄了!”岳不群也不在意于不明所说到底是真是假,见他服软,便顺势放开了他的手腕。

    “不敢,弟子还要多谢掌门屈尊指点弟子武功!”虽然要害得脱,于不明却不敢再有丝毫逾越!

    “于师兄客气啦!咱们师兄弟之间偶有切磋也是正常,谈不上指点!对了,我让你办得事?”看着于不明满脸敬畏,岳不群很是满意这次敲打的结果,也不再废话,问及正事。

    “回禀掌门,弟子在潼关参将府和张不累府邸调查多日,已经打听到,那个擅长十三太保横练的矮汉名叫铁庄,是那高参将离开京师时重金招聘的护卫,是高参将麾下唯一的高手,原是山东逃籍的军户,那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也是学自山东卫所军中,不值一提。倒是那张不累近两年和高参将关系进步很快,去年还将一个美貌的妹妹送给了高参将做小妾,更是隔三差五的送给高参将大批奇珍异宝,谄媚至极,不过高参将好似为人高傲且颇有心机,将张不累呼来喝去,却又能牢牢掌控在手心,可能那张不累现在已经后悔投靠高参将了,只是他已然叛离了咱们华山,为保小命也只能抱紧高参将的大腿了!”于不明才干果真不凡,轻轻松松就将高参将和张不累的情况摸清,如此办事能力在之前华山众多普通弟子中也是出类拔萃的,难怪能够被气宗诸位前辈派去江南引开风师叔!

    “很好!”岳不群不吝夸奖,“师傅和我果真没看错你,以你的卓越能力,再多加历练,必将成为本掌门重振华山的得力助手!希望你能再接再厉!”

    “多谢掌门栽培!弟子必当为华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于不明趁机大表忠心,希望掌门能够忘了刚刚我冒犯之事。

    “对了,上次让你准备信鸽等物,现在如何了?”岳不群心知于不明乃是小人心态,自然不会把他此时的效忠说辞放在心上,以后还是须得时时敲打。

    “掌门放心,弟子已经蓄养了大量信鸽,绝不会耽误掌门的大事!”通信先敌一步,可是占据极大先机,于不明老于世事,不敢怠慢。

    “嗯!你把信鸽送一些给周清韦老头,让他和粮食一起带上山来,再向他取三千两银子,用这些钱暗中招买收服华阴和周围几县的混混乞丐等九流,将几县的风吹草动握在手心!凡有江湖高手靠近华山,我都得事先知道,你可能办到?”成立情报组织,是岳不群早就想做的,却苦于没有合适人手,现在看于不明办事能力卓越,岳不群又何惜重用!

    “谢掌门信任,弟子必不负掌门重托!”于不明大喜,只要能得重用,让自己一展才能,就此真正臣服又何妨!总好过当个散人,流浪江湖,风刀霜剑,兴许哪天也死的不明不白!

    “嗯!如此甚好!”

    岳不群也不怕于不明能翻了天,自己上次击败他用了五招,此次却是只用了一招,以后双方武功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相信这点于不明也是心知肚明,离他真心臣服之日不远矣。

    “孔子的《春秋》果真微言大义,只是这书国家肱骨之臣读读也就罢了!但用来科举取士,选拔基层官员,恐怕是本末倒置了,清谈误国、实干兴邦,春秋于基层官员乃至士子都不过是诱人清谈的物事,反而基层官员应该掌握的农政、算学基础之类,科举竟然无视,难道科举不是选拔基层官员,而是养蛊一样的预选宰辅?”

    再次温习《春秋》,岳不群的思想自然不像前身一样迂腐,对《春秋》的微言大义痴迷崇拜,不仅对书中的政治思想不置可否,更对国家选官只靠僵化的政治思想十分无语。

    “既然《春秋》无用,师兄还读它作甚?难道师兄你还能去考科举!”见岳不群一边鄙视朝廷科举,一边还用心研读春秋,旁边陪读的宁中则实在看不过去了。

    岳不群一脸惊为天人的表情,“师妹竟然能够未卜先知?”

    “什么?”宁中则仿佛见了鬼,“师兄竟然真的打算去参加科举?”

    “怎么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去科举?”岳不群饶有兴趣的看着小美女震惊不已的可爱模样,不禁想要逗逗她。

    “可是科举不是要去做官吗?师兄你堂堂华山掌门,还用得着去朝廷当那小官受气?”宁中则不由抓着岳不群的手,生怕他真的下山去做官。

    岳不群却是不像宁中则那么相信自己可以取得科举名次,毕竟科举关乎国朝取士,各方势力犬牙交错,纵然才学再高,也不能保证自己上榜,但是逗逗小师妹也不错,

    “但是现在华山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还不如我先去朝廷当几年官,到时你也是诰命夫人了!”

    宁中则又羞又怒,“可是华山怎么办?爹爹把华山交给你,是想让你重振华山,威震武林啊!”抓着岳不群的手越发紧了。

    岳不群不着痕迹的摩挲着师妹的玉手,“好啦!逗你呢!我去科举可不是要当官,而是我仔细想过了,华山现在除了咱们几个确实没人,咱们几个武功未成,声名不扬,就无法正式招收嫡传弟子,也就无法光大华山,但要等我们武功有成再招收弟子、重振华山,却是需要至少二十年,这也实在太慢。所以,我想在武功未成之时,是否可以早做准备,积蓄金钱和人脉,一旦武功有成,弟子聚集,配合早有准备的金钱和人脉,立时便可四处出击,光大华山!但是,我们武功未成,却是无法从武林中获得金钱和人脉,不过比起武林,朝廷也是个积累金钱和人脉的好地方。如此,我不妨前去参加科举,到时就算无法金榜题名,但只要有个举人或是秀才功名,就可以四处结交官府势力,在官府的正当渠道上纳钱招人,为华山再起提前打好基础!”

    宁中则只听得美目连放异彩,一脸佩服,“师兄这招,可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是高明!”

    “这也是没办法,”岳不群苦笑,“现在华山就我们几个人,实在是势单力薄,如果在江湖中大肆招摇,不说招惹那些一流高手,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就说那些人多势众的**帮派,也足以使我们伤筋动骨了!我们损失不起啊!现在大家还是用心习武,我去科举,双管齐下,足以事半功倍!”

    宁中则一愣,心中暗道,原来师兄去参加科举,是为了我们不去江湖犯险!转而又想到,朝廷官场好像也是凶险重重啊!不由担心,

    “官场勾心斗角不绝,师兄你···”

    “无妨,我又不是真的和他们抢官帽子,只要多方交好,不损害他们的利益,保持在官府边缘地带,不涉入过深,自保有余。更何况,”岳不群自信的一笑,“一旦有性命之危,我难道当真闭目待死,凭我的武功,必然能够轻松逃走!”

    “嗯!师兄思虑周全!”宁中则这才放下心来,却是发现手上痒痒,低头一看,瞬间脸色绯红,轻轻抽出被岳不群把玩的双手,“师兄专心读书,我去看看参茶好了没有!”

    看着小师妹害羞逃跑的背影,岳不群不由莞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