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三章 一气出朝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三章 一气出朝阳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咚咚!”“咚咚!”

    敲门之后,岳不群微微后退,静静恭候。

    片刻,“吱呀!”大门开了一半,露出一位十四五书童打扮的少年,“请问,你是?”

    “在下岳不群,曾是赵先生的弟子,今日特来拜会先生!”哦,换了书童?岳不群不敢怠慢,儒家重礼,学生拜访老师,万万不可失礼。

    “原来是师兄啊,进来吧!小弟是新来的书童,”书童使劲推开大门,将岳不群迎了进去,“先生在后院看书,师兄是否需要小弟引路?”儒家弟子仿若老师家人,在老师家中长住过也是正常,书童也不过多客气。

    “不敢劳烦师弟,我自己过去就行,”岳不群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书童,“这是给老师的文房用品!”。却是岳不群特意准备的上品徽墨和松花石砚。

    “嗯!绕过大堂就是后院!那我先下去了!”

    岳不群顺着青石板路直行,偌大的宅子虽然没什么人,但却种满了各种花卉盆栽,丝毫不显空荡,反而别有一番清静雅致。路过大堂门口,岳不群往里微微扫了一眼,不禁眼角一抽,那大堂墙壁上赫然挂着一长一短两柄宝剑!

    这赵先生不简单啊!身为江湖鼎鼎大名的用剑门派的华山掌门,岳不群对剑器的了解虽然比不上专业的铸剑名师,但也仅凭剑鞘和剑柄的材质就可以看出墙上那对上品宝剑正是江湖中人的随身兵器,剑柄磨得光滑无比,还是时常被人使用的兵器!说起赵先生,岳不群以前自认还算是了解,他是华山上代长辈请上山给自己这一辈弟子教授诗书的先生,那时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华阴有名的才子,虽然科举会试落榜,但也有个举人功名,只是成家后科举为官的心思淡了,便一心在华阴教书授徒,名气极大,后来被师傅宁清羽看中,亲自请其上华山教授自己和封不平等晚辈弟子儒学,直至三年前自己等人渐渐成年,又不打算参加科举,赵先生便没再上山授课了!前后相处了近十年,这两年每逢年节还来送礼拜访,自己却是从未发现赵先生家里有人会武功,嗯,秘密不少,岳不群却是对赵先生那位会武功的家人好奇不已!

    一进后院,岳不群便见一位老者端坐石凳,手捧书卷,全神贯注的阅读!此老年约五旬,身着素白道袍,长发长须,面如冠玉,气质儒雅潇洒,岳不群不禁面色古怪,如果自己没有替代前身,那前身以后恐怕也是这个形象!

    随即,岳不群略微整理衣衫,端正面容,走到近前,“学生岳不群,拜见先生!”

    “哦?”老者抬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岳不群,“华山岳大掌门来啦!”

    “先生惶恐!”岳不群无奈,自己之前老是打趣周老头,不想现在却被这个老头打趣了,果然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半年未见,学生甚是思念老师!”

    “呃!”面对岳不群一脸真诚的表情,赵先生也不好意思再取笑,“怎么突然想到来看我这老头子!”

    “先生正当壮年,风流潇洒,怎可轻易言老?”岳不群也不好意思直说是来请教科举的,“自老师不再上山后,弟子却丝毫不敢忘记老师教诲,平日多读诗书,修身养性,累积的疑惑甚多,想请老师再为弟子解惑!”

    “哦?真就这么简单?”赵先生一脸怀疑。

    灼灼目光直直盯过来,让自己差点不由自主的全盘交代,岳不群不由心中大为凝重,赵先生好高的儒家性功,儒家讲究读书明理、修身养性,学问高深的大儒虽然没有修炼真气,但心神坚定、精神敏锐犹胜武学高手,自然能辨人忠奸善恶,目光之中堂皇正大,浩然之气满溢,令人不敢在其面前说谎欺骗。好在,自己修习的是玄门上乘心法,又对儒学颇有感悟,才能抵抗赵先生目中的浩然之气!

    虽然心中庆幸,岳不群也不好再绕舌,“先生明察秋毫,学生想参加科举,但对此中关要所知不详,特来请教老师!”

    “嗯!有长进!”赵先生莫名的夸了一句,随即疑惑,“你不是已经继承了华山掌门嘛!还想去官场受那肮脏气?”

    还未等岳不群回答,赵先生又恍然开口,“哦!是了,你是想借力朝廷,尽快恢复你华山元气?”

    岳不群闻言心中苦笑,面对赵先生这等学问堪比大儒,世事洞明之人,恐怕极少有事能够瞒过对方,脑中灵光一闪,“先生睿智,学生确是如此打算!不知此事是否可行,还望先生指教!”多好的参谋啊,不用白不用!

    “想法不错,但是你行事是否过于急促?如果借力于朝廷,那么你也会受到朝廷政事斗争的牵制!况且,江湖门派靠的是高手!如此,你得同时兼顾习武练功、官场波动和金钱商贾三者,想要面面俱到,最后也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你要考虑清楚!”赵先生面色凝重。

    不想赵先生竟然视自己胜似入室弟子,真心为自己谋划,岳不群心中感动,也就不在隐瞒,

    “其实学生也没有十足把握,也并不在意此事成功与否,只是姑且一试!成则早日兴复华山,败则算是红尘历练一场,淬炼道心罢了!”

    “嗯!你这说法有意思!”赵先生凝眉,仔细盯着岳不群飘逸的青色道袍看了又看,“原来你做了半个牛鼻子!”

    面色一滞,岳不群苦笑,“算是吧!学生前不久发现,我华山练气功法乃是全真教和扶摇子的内丹练气玄功,而且我华山本就是全真嫡传道统。既然如此,学生索性就入了道门修行内丹法,反正道家不像佛门要受戒剃光头,学生自己就是华山掌门,兼职华山道门方丈,想要退出也没人管得着!”

    “嗯!更有意思了,你这在家出家、执法犯法都说不清,赵某人一辈子见过的怪事不少,偏偏就数你这事为最!看来无论俗世还是方外道门,都是‘官’字两张口,有理没理说了算!”赵先生撇撇嘴,显然对此事颇为不屑。

    “那先生可是答应了学生?”岳不群颇为期待,一开始只是想向赵先生学些四书五经和八股文精粹,为科举加一层保障,但见过了赵先生那磅礴的浩然之气,岳不群却是更期望在赵先生的教授之中明悟儒学精义至理,道心更进一步。

    “答应,怎么不答应!你从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文学也是我教的,现在想要继续学习也没什么不行!”赵先生看淡世事,不以为意。

    “多谢先生!”岳不群大喜,先不说能否考中科举,但就以后能够随时向赵先生请教儒学精义,便对自己的修行大有裨益,绝非自己在山上闭门造车可比!

    “呵呵!看来以后有的烦了!”似是看出岳不群的真实意图,赵先生无奈摇头,“原本在华山诸多小辈中,我也勉强就看中了封不平、你和宁中则等少少的几个,封不平沉稳内敛,兴许大器晚成;宁中则外柔内刚,宁折不弯,颇有正人君子之风;而你,饱读诗书,原是坚韧能忍,谋定后动!现在看来,经历了华山内乱之大变,得到磨练,你的性格倒是变了不少,时而面厚心黑,时而堂堂正正,时而飘飘渺渺,简直变幻莫测,不着一物!真像是换了一个人啊!可能是你修习了丹法玄功的影响吧!”

    岳不群听的眼皮直跳,这也太厉害了吧!差点就掀了自己的老底儿,“先生果真慧眼!弟子要是能够学得此中一二成本事,重振华山也不过等闲!”

    “行了!我知道你每日上午要练气习武,以后你每日中午来陪我老头子吃饭,下午便授你课业,你晚上回去再多多感悟练习,就这样了!去吧!”赵先生三言两语定下章程便要赶人了,一如之前的干净利落!

    “弟子告辞!”岳不群见目的达到,也就不再打扰先生看书。

    告别了书童,出了先生府邸,岳不群急着赶回华山准备明天的功课,也就匆匆而去。

    “咦?”路过一个小巷,岳不群忽然一顿,停下脚步,耳朵隐隐抖动,随即面上紫气朦胧,“呼呼!”“嗤嚓!”的细微声音随着紫霞神功运转骤然变大,清晰传来。

    上乘轻功!岳不群神色一动,扭过头去,只见一袭暗红衣衫闪过,所去方向正是自己刚刚离开的赵先生府邸,恐怕她就是赵先生家中那个会武功的人!还是个女人,再想到大堂中的那一对长短宝剑,岳不群心下了然,男人一般谁用双剑啊?

    嘿嘿,来读书还能遇侠女,岳不群不由对以后的读书生涯暗暗期待起来!

    ······································

    红日西沉,天边似裹着片片红纱。

    “扑哧!咕咕!”、“咕咕!”,鸽子落下的声音惊醒了临窗练字的岳不群,伸手抓住信鸽,取下信笺,

    “铁剑头陀犯案华阴,藏西城外竹林;赵师宅红衣女高手,不详。

    “不错啊,于不明这办事效率当真不赖!我白天才偶然发现的高手,他的手下竟然也发现了!”岳不群感慨着,运起真气至手指,将窄小的信笺纸条搓得粉碎,随风飘散,随即转身拿了一碟麦子放在信鸽面前。

    看着信鸽轻巧的啄食麦子,岳不群心思连转,铁剑头陀乃是西北有名的淫贼,原来好像是西宁藏边某个寺庙的护法头陀,误杀了别寺的重要僧侣被迫叛逃,使得一柄漆黑铁剑,武功高强,阴险狡诈,来华阴应当是路过,不过这厮恶习难改,顺手犯案倒也正常。自己近来功力大进,正好缺个对手练练,舍他其谁!

    山风呼啸,云气飘渺。

    一团紫日在朝阳台上翻滚腾飞,时而似朝阳初起,紫光飞洒;时而如日照中天,紫光炎炎;时而似云过日现,紫光起伏。

    须臾,紫日乍散,现出一道身形,却正是岳不群!

    “哈哈!这朝阳一气剑由紫霞神功施展开来当真气势非凡,威力无穷,”岳不群面有喜色,顾不得真气几乎耗尽而有些气喘,“自从前些天练成这套气宗上乘剑法以来,就数此次施展的最为酣畅淋漓!”

    须知,上乘剑法施展之时最重心境,在剑客没有达到心随意转的用剑境界之前,剑客的心境如若与剑法相似或相同,短暂的心与意合,便可以多多少少增强些剑法威力!而一旦剑客到达心随意转之镜,每用出自己熟悉的剑法剑意,剑客的心神便会转化为与剑意相应的心境,随时随地心与意合,剑法自然出神入化,威力非凡!

    这段时间以来,岳不群明明知道江湖可以快意恩仇,江湖可以潇洒刺激,但却因为自己华山掌门的身份,实在不可轻动,以免引起嵩山乃至魔教的关注,为本就跌至谷底的华山派招致灭顶之灾。种种压抑之下,虽然岳不群一直或是化压力为动力努力练武,或是沉醉琴棋书画调和心境,但压抑无形无质却又无时无刻不在,便似重重黑夜笼罩,直到近来岳不群心境大进,终于决心主动出击,恰如朝阳破晓,暗暗契合朝阳一气剑中朝阳挣开黑夜的无形束缚,冲上地平线,驱散重重黑暗,肆意挥洒光辉的剑意!

    因此,岳不群直觉自己近来练习朝阳一气剑越发得心应手,进步斐然,便暗暗有此猜测,趁热打铁,加紧练习之下,终于在数日前完全练成此剑法,但施展起来如此酣畅淋漓也还是首次,比之前剑法初成之时的威力更是强上三分!特别是配合紫霞神功,一旦用紫霞劲气使开此剑法,岳不群自信威力足以和一流高手僵持一段时间不败!

    “呼!”长处一口浊气,岳不群手驻长剑,随意而站,渐渐进入了无极桩状态。无极者,无形无体,无心无意,无内无外,是故无极桩只需自然而然,不着形意,倒也不必恪守某种姿势,这也是岳不群近来对此桩功渐窥窍要,才能如此随意,此时却是用来快速恢复真气,调和精神。

    眼见中午将近,真气恢复完全,岳不群随即收功下了朝阳台。

    须臾,岳不群便告别师妹,背着些许书本,提着长剑又直奔山下华阴城而去。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会再次背着书包上学,青春果真变化无常,充满意外啊!

    目光远眺华阴西城之外,似能穿透重重障碍,直射那个头陀剑客!铁剑头陀,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岳不群不禁抖了抖手中长剑,心中战意澎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