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四章 竹林野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竹林野战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正午时分,岳不群准时来到赵府。

    弗一迈进大堂,便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昨天挂着双剑的墙壁,不见了?岳不群心中暗暗猜测,恐怕那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女侠今天又不在!

    “来了!坐下用餐吧!”赵先生见岳不群踩着点儿到,也不介意,随意招呼着。

    “是!”顺势坐在赵先生左手边,待赵先生动筷之后,岳不群也不客气,直接开动。

    一荤四素一汤,色香味上佳,赵先生饮食精细的老习惯没变!

    忽然,岳不群注意到赵先生右手边的位置还有一双碗筷,心中明了,却也趁机问道,

    “老师家中还有人,怎么不等他一起用餐?”

    “我女儿啊,只是她一大早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恐怕是在外面用餐了!”赵先生恬淡随意,也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

    “哦?说起来,这么多年还没见老师的千金,就连师娘也很少见到!”岳不群对此可是好奇已久,师娘自己见过,是个和先生一样随和的中年美妇,不会武功,但这会武功的师姐或是师妹,自己可是从来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先生有女儿。

    “嘿!还不是她那舅舅,武功不行偏爱学人闯荡江湖,年轻时候给魔教老一辈的高手打成残废,幸好他家的家传内功还行,保住了他一条小命!”赵先生语气少见的没有了那份淡然,看来对他自己的小舅子颇为不爽,“你师娘隔三差五的就得去看看他,还把你师姐常年放在他哪儿陪着他!好好的女孩子不学诗书女红,偏偏也爱跟着他舅舅舞刀使剑,还扬言要除魔卫道,做一个女侠!”

    “女侠也不错啊!至少会武功,能够自保,不受人欺负!”岳不群一边吃饭,一边安慰道。

    “唉!江湖险恶,要是她也跟你一样喜欢谋而后动,我也不想多管,偏偏跟他舅舅学了一身冲动鲁莽性子!最可恨的是·····唉!等见到她,你就明白了!”赵先生又是担忧又是忿忿不平!

    “不如让师姐和学生一起上课,跟着老师学些修身养性的道理,相信可以渐渐改改性子!更何况,师姐吉人自有天相,老师也不必杞人忧天!”口中不停的安慰着先生,岳不群却是对这尚未谋面的师姐越发好奇!

    “唉!”赵先生摇头,显然并不看好此事,“以后再说吧,也不差这点儿时间了。嗯?你还没有表字吧?”

    “哦?”岳不群一愣,江湖中人好像没有起表字的习惯,倒是喜欢起匪号,“学生确实没有表字,还要劳烦老师赐学生表字,最好是还能当成法名!”

    “嗯!既是表字又是法名,这个主意不错!”赵先生颇为赞成,略一沉思,“按华山道派‘清静通玄化’的字辈,你是‘静’字辈,颇合道家虚极静笃之意,那就再加个儒家的字吧,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此为非我非非我也,便取个‘非’字,就叫‘静非’吧!”

    “静非,静非子?甚好!”岳不群喃喃,稍稍品味,表字道号兼顾,一听就素质颇高,不知甩那些‘色空’、‘戒色’的几条街!

    “嗤!还静非子?赵先生一声嗤笑,古怪的扫了一眼“年纪不大,心却不小!”

    岳不群脸皮不薄,也不在意,“多谢老师赐字!”,自恋不是罪,岳不群心中暗暗得意。

    饭足茶过,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国朝科举首重八股,八股中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此八部定式你也熟悉,只是你平日用此式所写的文章不多,我这里有本县近五届童试的考题和优异答卷,你一边看,一边听我讲些八股的忌讳····”

    书房内二人正式开始了授课,岳不群却是明白,赵先生知道自己四书五经熟极而流,只是没能将其运用到八股文章之中,便着重教习自己如何引经据典,活写八股!

    于是,先生讲得认真,学生听得入神,丝毫不觉时间流逝。

    渐渐地,书房内光线略显暗淡,赵先生不由转头看向窗外,夕阳已是沉下大半,

    “好了!今日授课结束!你带些书稿回去细阅,再写几篇八股,明日我给你点评!”

    “是!多谢老师!”躬身送老师出了书房,岳不群按照吩咐收拾了一些优秀八股文章带上,随即告辞离开!

    出了赵府,岳不群并未急着赶回华山,而是径直去了华阴北城的周老头府邸,无视周老头铁青的脸色和双胞胎姐妹的娇羞表情,直接闯进了姐妹俩的闺房·····练习八股,品味文章,仅此而已!

    直至天色漆黑,岳不群才“吻别”了双胞胎姐妹,推脱了周老头的留饭,提着长剑,施展‘金雁横空’身法直奔城西外的竹林而去!

    弯月当空,夜风徐徐,茂密竹枝摇曳,映得地上影影绰绰。

    “呼呼!”的轻微衣袂飘飞声隐在夜风之中并不明显,岳不群趁机施展华山轻功,化为一溜黑烟,在竹林之中寻视一周。

    没人!可能是进城找吃食去了!

    岳不群在林中一株百年古树旁停下身形,暗暗嘀咕,竹林约一里方圆,藏个人是够了,但对轻功高手来说,来去不过须臾!

    “嘿!”低喝一声,岳不群提气轻身,“哆哆!”在树干上踩踏两下,便坐在这棵百年古树冠叶下的分叉处!此处视野最好,借着月光,一旦铁剑头陀进入竹林,自己必然可以发现!

    须臾间,大半个时辰过去,岳不群坐在树杈上默默静修道家心法,倒也不觉难熬!

    “嗖嗖!”、“嗖嗖!”

    轻功飞纵的声音从华阴城的方向传来。

    岳不群眉头一皱,这声音不对啊!

    铁剑头陀恶名颇大,武功高强,特别是做淫贼的轻功都较高,飞掠纵跃之时绝不会发出如此大的声响!

    咦?是了,他定是从城中掠了女子来,以他的轻功,带着另一人才可能发出如此声响!

    片刻,“嗖嗖”之声在竹林中心消失,岳不群正想悄悄下树,忽然却又静止不动,屏息敛气。

    “呲呲!”的轻响中,一袭黑影从树下飞射而过!

    怎么还有同伙?岳不群纳闷不已,铁剑头陀这种阴险的家伙不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嘛?

    略一迟疑,岳不群还是悄悄跟上,管不了太多,先暗暗探察一番吧!

    鉴于之前二位轻功的声响,岳不群却是不敢施展‘金雁横空’身法了,那招速度虽快,差在不够隐蔽,不如‘风送紫霞’身法无声无息,慢就慢点吧!

    还不待岳不群靠近竹林中心,忽闻一声娇喝传来,“喝!淫贼受死!”

    随即,“叮叮咚咚”兵器碰撞之声连绵不绝,双方貌似势均力敌!

    趁着打斗之声,岳不群也不虞轻功声响被人发现,立时变‘风送紫霞’为‘金雁横空’,全速飞掠而去!

    眨眼间,打斗声越来越近,岳不群不由放慢速度,再次换为‘风送紫霞’藏身在双方十丈外的竹枝茂密处。

    双目紫光一闪,岳不群微微运转紫霞神功,无声无息间借着点点月光已将场中的情况尽收眼底。

    禽兽啊!岳不群嘴角抽搐,不由暗骂,难怪刚刚头陀飞纵声音那么大,原来这淫贼竟然一次掠来两个女子,再好的轻功挟着两个人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此时,留着板寸头的褐衣头陀正和一个身材婀娜的红衣女子打在一起,两人都是使剑,剑刃交击之声密密麻麻,似暴雨倾盆。

    被掠来的两个绿衣女子就躺在战场三丈外,像是大户人家的丫环,应该是被头陀点了睡穴,才一直昏迷不醒。

    漆黑银白二色剑光闪烁,双方以快打快,以岳不群的眼光看来,两百招之内双方难分胜负,而两百招之后,女子毕竟气力不足,出手速度必然渐渐迟缓,落败是迟早的!

    铁剑头陀剑法狠辣迅捷,手中漆黑铁剑似是略长于女子手中长剑,挥动之间,时而化为黑鹰盘旋扑击,黑色寒光四射;时而又似条条黑蛇撕咬,专攻女子隐私部位,阴险下流!

    岳不群却是惊叹,这色头陀好高的剑法造诣,招招式式带有几分莫名气势,几乎就快化为剑意!

    反之,依岳不群所见,红衣女子所用的剑法虽然奥妙无穷,变化多端,施展之时银光滚滚,滔滔不尽,显然是一门超过自己华山朝阳一气剑的剑法绝学,但是她的剑法造诣略差,不比头陀和自己二人已经堪堪接触到剑意,她只是凭着高明的剑招才能够和头陀相持良久。

    似是十分不耐纠缠下去,红衣女子猛地娇喝一声,忽然剑速快上三分,一时间逼的头陀守多攻少。

    “嗤!”、“嗤!”。

    却是头陀防守不力,左肩和左腿被红衣女子的剑光扫过,立时衣服裂开,但看裂口不大,血都没流出来,应该只是擦破皮而已,头陀也不在意,仍旧不骄不躁,尽力防守!

    这头陀当真经验丰富!岳不群暗叹,二人都看出了红衣女子剑速突增不过是用的真气全发的剑术,盈不可久!只要头陀挺过这二三十招,那红衣女子必将真气大损,再也不是对手!

    “叮!”出乎岳不群意料的是,头陀忽然也在剑上蓄满真气和红衣女子硬拼了两下,后一下更是荡开红衣女子的长剑,借助反震之力飞身直扑不远处昏迷不醒的两女!

    好计策!岳不群心中暗暗鼓掌!

    趁红衣女子爆发之时,装作不支,奋力挣开,表面上准备避实击虚,用昏迷的两女做人质,实则目标仍旧是红衣女子!

    “喝!”红衣女子大急,再次爆发,脚踩连环,人随剑走,直扑头陀后背,眼看剑尖离头陀后背不过一尺,头陀若是继续去抓昏迷的女子,在抓到的一瞬间势必会被红衣女子紧随其后的长剑刺穿!

    突然,头陀身子一沉,后背一弓,红衣女子蓄力过猛的一剑来不及变招,便从头陀头顶上方两寸处刺过,而留着板寸的头陀,却是连根头发都没伤着!

    红衣女子刚刚意识到不妙,还未来得及变招,忽觉腰间一麻,却是头陀一直插在腰间的黑沉木剑鞘末端不知何时出现在红衣女子腰腹位置,点在她的天枢穴。

    头陀身形一转,出指如电,正要再点红衣女子其它大穴将其彻底制住!

    “筱筱!”两根削尖的青竹破空而来,直击头陀身侧。

    无奈之下,头陀只得放弃点穴,身形退后!

    “筱筱!”不想,又是两根青竹跟着射来,这次显然是提前算好头陀之前后退的位置。

    头陀面色一变,这次的青竹隐在之前两根青竹的声响下,待到发觉之时已经十分近了,几乎无法躲闪!

    好在头陀经验丰富,刚刚还握在手中的剑鞘顺势上寮,直击先射到的一根青竹,“啪!”的一声,剑鞘和青竹接触的瞬间都折成了碎木片,而头陀借力往地上一沉一滚,便避开了后到的青竹,又听见呼呼风声传来,便顺势再滚一截,以免再遭青竹偷袭!

    “哈哈!二位好雅兴!大半夜的竟然在此野战!”

    却是岳不群施展轻功跟在青竹之后,此时已经站在红衣女子身边,怀抱长剑,潇洒不羁,看着头陀在地上打滚,大笑不止!

    这一瞬间,动弹不得的红衣女子脸色羞愤如火,顺地打滚的头陀青筋暴跳!

    而岳不群却只觉自己逼格贼高!

    贼高!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