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六章 淡淡的痕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六章 淡淡的痕迹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呵呵!师姐多吃些豆腐,豆腐可以美容养颜!”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就是昨晚随便调侃了你一句嘛,至于记仇到现在,岳不群腹诽不已,看在赵先生面上,却也不得不一边吃饭一边安抚傲娇的成熟美女。

    “你这么说,意思是我不够美喽?”赵美女柳眉一挑,面上似有寒霜!

    “绝对不是,师姐简直天生丽质难自弃!哪能不美?”岳不群心中快到底线了,要知道,岳不群自认并非贱人男,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的花痴,既不会替美女挡刀剑,也不会被美女砍了一刀不还手,反而可能会十刀砍回去!自己身体也是父母生养的,不会因为对方是美女就可以虐待自己的身体!这样的性格注定岳不群找不到妹子,但岳不群只是哼哼,还要什么妹子,自己未婚妻和小妾都有了,家中有妹心中不慌啊!

    “天生丽质难自弃?这不是说杨玉环的嘛?好啊!你是说我这辈子就是小妾的命?”红衣美女又不乐意了!

    够了!过线了啊!心中忿忿,岳不群也就不再迁就红衣美女,无视她的挑衅,顺手给面无表情看了半天戏的赵先生夹了一条鱼尾,“鱼尾多动,肉质比鱼身其它部位有劲道,口感更佳,老师给评评?”

    “不错!”赵先生赞同,显然早有体会,“鱼尾肉质最好,但论及鲜香,还是鱼头居首!”

    岳不群会意,连忙给先生再夹了鱼头去,”鱼头不仅鲜香,还能补脑明目,老师爱吃鱼头最好不过!”

    看着师徒二人旁若无人的品菜,不理自己,红衣美女大怒,“姓岳的!你这是看不起本女侠?”

    岳不群也不爽了,惹不起,连躲都不让躲?抬头向天四处张望,“女侠,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红衣美女眼中直欲喷出火来,赵先生见势不妙,连忙起身,“嗯!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随即溜之大吉!

    见此,红衣美女不以为意,反而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岳不群,眼神玩味,“你怎么不跑啊?”

    “为什么要跑?”岳不群慢条斯理的给自己碗里夹了些青菜,“难道师姐对自己的容貌这么没自信?丑得都能把人吓跑?”。既然先生都走了,我也不必再给你这小娘皮面子。

    这话当真够犀利,岳不群从红衣美女胸前山峰的起伏就能看出来,却也丝毫不惧。

    “呼!”长吐一口气,红衣美女强压怒火,手中筷子都快捏成了半圆,“你很好!值得本女侠出手为民除害!”

    “嗤!”岳不群不屑,轻蔑的翻了个白眼,看都懒得看她,阴阳怪气,“说得好像你武功有多高!名声有多大!本座不才,正是堂堂堂堂华山掌门,江湖大名鼎鼎的正道代表,名门正派舍我其谁?只要本座随便往江湖上放句话,假假的女侠你,就会变成江湖人人喊打的邪魔外道,女——魔——头!”。反正吹牛不上税,岳不群也不用害怕把自己吹穷了!

    “嗤!”红衣美女不屑,冷笑不止,“大名鼎鼎?姑奶奶也在江湖上见识过风风雨雨,五岳华山派是知道,但偏偏岳掌门的大名?哼哼!却是从来没听过!”

    “井底之蛙!”岳不群牛皮被戳破也不生气,反而一脸你不懂的表情,“本座是个低调的人,低调懂不懂?行侠仗义从不留名,不是你这种邀名买直之辈能够理解的!”

    放下碗筷,缓缓起身,岳不群抖抖衣衫,“而且,以你的智慧,我很难给你解释!夏虫不可语冰矣!”

    潇洒的转身而去,甩了红衣美女一个我的心没人能懂的孤傲背影!

    来到侧厢房,推开先生书房的门,岳不群直接进去。

    “来了!”赵先生果然在此等候。

    “让老师久等了!”岳不群躬身行礼。

    “无妨!我是知道梅娘蛮横性子的!你能这么快就来,还真出乎我的预料!她没跟你动手?”赵先生颇为好奇。

    “原来师姐叫梅娘?”岳不群不由面色古怪,梅可是傲雪凌霜,不是她那种红辣椒!

    “是叫赵梅,她舅舅姓梅,又残废无子,一直把她视为己出,还打算将来从我的外孙里过继一个给他梅家继承香火!不成想,梅娘被他惯坏了,非要自己找夫婿,还把以前胆敢上门提亲的那些个青年俊杰一个个给揍得死去活来!因此,直到现在都二十六岁的老姑娘了还嫁不出去,近来连提亲的人都没了!跟她同岁的手帕交连孩子都十岁了!”赵先生摇头,显然拿女儿没辙,毕竟他一个文弱先生,对上武功不弱,高来高去的女儿,还真是有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奈。

    “老师不必忧心,师姐追求恋爱自由也没错,只要她自己将来不后悔就行!”岳不群到底是来自后世,对于女子追求婚姻自由也没什么在意,二十六七岁的年龄也不算大,后世这个年龄结婚的夫妻比比皆是,但在这个封建时代,也着实想不出什么好话来安慰赵先生那颗为女担忧的心,毕竟人家认的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哦?当了牛鼻子就是不一样,执着都放下了,什么都自由了!”赵先生眉头一挑,却是没想到岳不群能够赞成女儿的想法,“不过,我更好奇,她怎么没更你动手?我可不信她说得过你!”

    “昨晚,我俩先后和流窜到此的一个邪道头陀交过手,头陀先是用计击败了她,又和我比剑败北,早上我已经将头陀的头颅当礼物送给史县令了!”岳不群也不隐瞒,简单说了下此事前后,“师姐可能自知武功不如我,就没敢动手!”

    “哦?”赵先生更好奇了,“虽说我瞧不惯她舅舅,但依他所说,他梅家的内功和剑法都是武林顶级绝学,不输与少林武当的宝典,梅娘资质也颇高,她比你多练了十年武功,尽然还比不上你?”

    “老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岳不群只得给先生科普一下武学,“一个人要在武学上有所成就,须得机缘、毅力、智慧三者缺一不可,有机缘便是能够接触到上乘武学秘笈、身体资质上好,有毅力就是练武得持之以恒,吃得了苦,这两者满足,在三十岁前后才有可能成为江湖一流高手,而最重要的智慧,便与个人身体资质无关了,纯粹是看个人的悟性、心性,以及是否和自己所修的武学相合,满足这一点,武功进境自然而然就会一帆风顺!以学生所见,师姐所用的武功应该也是道家正宗一脉,道家武功要诀在弱、在愚、在静、在虚无、在道法自然,与师姐争强好胜的性格不太相符,好在师姐逍遥自由的性子也颇合道家庄子逍遥之意,所以师姐的武功进境虽说不慢,可也不能说快!”

    “原来如此,大道殊途同归,无论道门、佛门还是儒家,最关键的都是心,无论顿悟还是渐悟,有为法还是无为法,心性悟性都首当其冲!明白了就是明白了,不明白就是不明白!”赵先生学识渊博,一语中的,又眼珠一转,“难怪你当了半个牛鼻子!原来是心有所悟!这么看来,梅娘武功不如你也是应当!”

    “其实学生在道心一路也是迷迷糊糊,不过,道家、佛家和儒家三者之中,佛家和儒家局限性都较大,唯有道家最是海纳百川,包容万象,道法自然,虽然这有时侯也是一种没有坚持和主见的缺点,但在我对道路懵懵懂懂之时,却是最合适我的,道法自然可以让我在修行的路上从无到有慢慢明悟己心,而不是像佛家和儒家弟子一样,草草地把前人的道心塞进自己的心!”面对赵先生如此良师益友,岳不群也不介意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嗯!有理,道家和佛家且不去说,就我自己走得儒家一路,前期只要一言一行落实圣贤教诲,而不是口是心非,徒有其表,便可以成为浩浩然之君子,但到了后期,想要以圣贤之道为基,成就独立一支的学问,却是难之又难,自孔孟立教,古往今来也就汉之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宋之程朱理学、以及陆王心学这三者能够大成,其它不过一家之说,影响有限,我现在就正在研习阳明心学的知行合一,所得虽多,却越学越无法明悟己道,知见障啊!”赵先生苦笑,颇为无奈。

    没想到啊!赵先生学问之精深已经到了想要自成一派的临界点了,岳不群暗暗惊讶,却是只得劝慰,“车到山前必有路,机缘到时,自然明悟,老师不必着急!”

    “行了!“赵先生收拾心神,好笑打趣,“你个牛鼻子就会拿道家的顺其自然来打哈哈!”

    “先把你昨天写的八股文拿来我看看!”

    “是,学生用的是华阴前年和去年的考题,各写了一篇···”

    黄昏时分,岳不群从赵先生的书房出来时,还沉浸在八股文中久久不能自拔。毕竟,有的老师虽然自身学问高深,但不怎么会教徒弟,自然不必多说,良师难求啊!而像是赵先生这样能够使得学生不知不觉沉浸在他所思所讲的知识,简直比什么摄魂媚术都可怕!难怪佛门有些高僧能够强行度化信众,给人洗脑!

    “哼!”

    一声冷哼打断了岳不群的沉思,抬头一看,却是红衣美女挡在大门前,好似不想让自己顺利出去!

    “梅娘师姐安好,小弟课业结束,就要告辞了,不敢劳烦师姐相送!”岳不群面上恭恭敬敬,就好似和她一点过节也无。心中却暗暗腹诽,这是要打出师门的节奏啊!直接跳墙也不太好吧!

    “姓岳的!梅娘是你叫得吗?你不是堂堂——堂堂——华山掌门,还大名——鼎——鼎嘛?怕什么!我又不是要吃了你!”梅娘不肯善罢甘休。

    “梅娘师姐过奖了!”惹不起,难道就不能让我躲一次?岳不群无奈,咱还要趁天黑之前上山呢!

    “你这脸皮可比剑法强多了!”梅娘嗤笑。

    “师姐客气了,小弟急着回山,就不留下来吃饭了!”岳不群眼珠乱窜,先礼后兵吧,唉!

    “别一口一个师姐,咱们不熟,你是嫌我老吗?”梅娘无理取闹。

    想逼我先动手?门都没有,岳不群暗恨,既然你找虐,那就成全你,“梅娘你太热情了,咱们都不熟,我怎么好评价你的容貌?更何况···更何况是在你家留宿了!”。

    岳不群抛了个暧昧的眼神给她,你懂得!

    “混蛋!”梅娘柳眉倒竖,“敢占姑奶奶便宜!”

    “沧浪!”一声剑吟,梅娘直接拔出长剑,正要出招。

    “慢着!”岳不群一声喝止,退后两步,“师姐你想要比武招亲,我不反对!但是,小弟已经有未婚妻了,小弟当真不是你的菜!”

    “我杀了你!”梅娘大恨,王八蛋,骂人还揭短!直接剑出不留情!

    “嘿!”、“呼呼!”岳不群提气,直接施展‘金雁横空’的轻功从侧面院墙上翻跃出去。

    “哼!”梅娘冷哼一声,也提气上了围墙,正要继续追,却听前面的岳不群大喊,“师姐留步,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你再追,我就得害羞了!”。

    梅娘刚刚提气的真气给气得一散,不由脚下一滑,险些摔下墙去,只得停下努力平息真气,眼睁睁看着岳不群飞纵远去!

    片刻,梅娘凭着深厚的功底压下走散的真气,恨恨地看着华山的方向,“有胆你明天别来!看姑奶奶不打烂你的狗嘴!” [$妙][笔$i][-阁].

    夜色来临,岳不群一路全力施展轻功,跃过一棵又一棵的松柏,直有凭虚御风的感觉,再合着刚刚调侃极品御姐的美妙心理,不由心情大为舒畅,提起真气纵声长啸!只惊得处处归巢的鸟儿乱扑乱飞!

    “哦!掌门师弟功力又进步不少!”灯下看书的封不平侧耳倾听,微微惊叹。

    “师兄回来了!”正要对镜卸妆的宁中则立时停下动作,满脸欢喜,反而还对镜整理了下发饰,随即直奔大门而去。

    须臾,岳不群到了门口,刚刚进去,便看见一袭白影奔来,不由呼唤,“师妹!”

    “师兄!”宁中则轻轻回应,却让岳不群感觉到淡淡的思念和温馨。

    丝丝少女的清香吸入鼻孔,岳不群不禁伸手抓住宁中则的玉手,拉着她继续向里走去,二人只觉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黑暗里,岳不群脑海之中忽然闪过那一身红衣和羞怒的绝美面容,心中微微苦笑,男人对美女的免疫都这么低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