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七章 剑意成金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七章 剑意成金阳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灯火如豆,静静的散发着昏黄的光晕。

    “嗯嗯!”岳不群捧着一本薄薄的书册,看得津津有味,“这个姿势不错!”

    细细品味一下,岳不群翻过下一页,“嗯,这个姿势···嗯嗯!有点小小的羞人!也还行!”

    册子很薄,只有少少的十二页,正是从铁剑头陀身上得到的那本书册,淡黄色的封面上印着大大的四个藏文,岳不群不认识,不过不要紧。翻开第一页,岳不群又看到了四个大大的楷书,就是封面上四字的翻译:欢喜禅法,细细看过之后,岳不群不得不感慨,

    “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这真是时代的结晶啊!”

    “佛祖会为你们自豪的!”

    怪不得那铁剑头陀到处采花,原来是想练习这个佛门密宗双修功法,岳不群猜测,估计这头陀当年之所以杀害那位密宗高僧,恐怕就是为了这本欢喜禅法,不料事情泄露,为了小命不得不跑路!

    只是,以岳不群的眼光看来,铁剑头陀恐怕是被这欢喜禅法给坑了!要知道,岳不群修习的混元功和紫霞神功都是道家吸收佛家和儒家精华而成的上乘内丹练气修行法门,还稍有所悟,只论眼光之高不输与当世绝顶高手,岳不群却是明白,无论哪家修行功法,筑基练气之初最忌精气不纯,这也是许多门派招收弟子只要童男童女的原因,非处男处女,身体精气不纯则练出的真气就散而不聚,杂而不纯,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独门功法所练真气失去独特效用,比如非处男练习九阳神功,可能因为初习时真气就不太纯粹,使得明明练成了九阳神功,真气虽然磅礴无比,但却偏偏没有九阳神功金刚不坏和百毒不侵的功效,让人欲哭无泪!再比如非处男练成了长生诀,但真气疗伤效果却非常一般,被人一伤就死!凡此种种,各家门派的内功心法不同,练出的真气性质和效果自然大不一样,而许多门派的武功都需要自家同根同源的精纯真气催动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就如逍遥派的小无相功虽然可以模拟天下武功,但却杂而不精,威力平平一个道理。

    这本欢喜禅法本身并没有筑基练气法门,但是,这并不是说此功法等级不高,也不是说任何筑基功法都可以搭配欢喜禅法修习,事实恰恰相反,这门功法等级很高,而且没有筑基部分就是暗示必须有佛门上乘练气功法筑基大成后,才能修习此欢喜禅法。当然,道家上乘练气功法也行,毕竟就连少林寺的易筋经也是达摩老祖结合天竺瑜伽和道家练气所创,而道家练气也是来自上古诸子百家时期的众多练气士,种类繁多不可胜数,所以,大凡上乘练气功法,练到极精深处都是大同小异。而这欢喜禅法,就是需要上乘练气功法筑基大成,最好再和另一位同样练气筑基大成的异性双修,男属阳,女属阴,则可使二者真气阴阳交融,刚柔并济,从而踏入一个极为微妙的境界,功力更上一层楼!

    但是,何为筑基大成?在练气领域的筑基大成,可不是武林中练习上乘武功之前的筑基完毕,而是炼精化气大成,也就是武林中最少是一流巅峰高手的功力,这欢喜禅法极有可能是用双修秘术从一流巅峰突破至绝顶高手境界的捷径取巧功法。

    所以,当年铁剑头陀可能是没见过上乘功法,不明所以之下,凭着他那微末功力就敢到处采花用来修习此功。这欢喜禅法毕竟是顶级密法,虽然铁剑头陀未得要领,但也能够比得上一般的采补功法了,只是如此一来刚开始他的真气固然进境颇快,磅礴浩荡,但却也松散驳杂,随着功力每增强一分,进境就缓慢一分,直到接近一流高手时,恐怕他的功力便会完全停止精进,而且还永远停留在这个境界,一生再也无法寸进。

    没文化,真可怕!铁剑头陀不知不觉就被这本欢喜禅法给坑的死死地!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却是岳不群仔细参悟欢喜禅法后,结合自身武功,所得出的结论!毕竟,自己练的是道家上乘内丹修行功法,只要如同道家练气士一般修行下去,境界到了自然而然能够突破一流到绝顶的门槛,而不会像武林中人的内功心法一般,大多死死的卡在一流功力巅峰的关卡,只有少数机缘好或是心境高深的武林高手才能突破那个关卡臻至绝顶,估计这也是密宗创造欢喜禅法的原因,可以让人通过双修秘术这个捷径绕过关卡,但是有一得必有一失,用欢喜禅法突破而成绝顶高手极有可能要比正常突破的要弱一些,甚至还有某些限制类的后遗症!

    “算了!先放起来,以后成亲了当成房中术用用!”

    岳不群将册子放入装着紫霞秘笈的匣子,小心翼翼的藏入房间的暗格。随即吹灭灯火,上床侧卧,按照混元功的法门默默修行入睡!

    一夜无梦,次日一早,岳不群便趁黑上了朝阳台。

    面东盘坐,五心朝天,岳不群默默运转混元真气,静候日出。

    须臾,天边云霞微微染晕,岳不群随即运转紫霞神功,面上紫气朦胧,一时五感大增,渐渐心神映照虚空,心灵处于日夜交替时的将明未明状态,便似与此时外界的天空融为一体,达到暂时的内外合一。

    忽然,红日露出丝丝红边,缓缓升起,淡金的光芒照破云霞,遍洒锦绣山河。

    岳不群的面上紫气越来越盛,任由淡金色阳光射入紫气,但却不见丝毫反光,便似阳光被紫气吞噬一般。

    心神虚空之中,一轮红日缓缓升起,驱散无边黑暗,便似外面的朝阳突破了种种有形无形的界限,降临在心灵之中,绽放万丈金光,岳不群内心随之大放无量光明,只觉心神无比温暖,如浸在温润的泉水中,享受着一种难言的喜悦、柔和、安宁、自在,仿佛种种恐惧、焦虑、忧郁、沮丧尽皆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无思无想之中,心神隐隐闪过一丝炽热,但随即便被那无量光明掩过,无比的温暖诱人沉醉,让人不知不觉就要忘记刚刚那丝炽热的异样。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

    岳不群上次在精神深处破除心魔所得的道家精义至理在心灵中似闪电般划过,一股不安在心中渐渐变大,岳不群的心灵在温暖的金光中缓缓挣扎起来,凭着坚定的意志短暂驱除心中对温暖的强烈贪恋,强行凝聚心神中那丝丝若有若无的锋锐,化为一柄似乎无坚不摧的锋锐利剑,“喝啊!”心神无形的大吼之中,利剑划过一丝若隐若现的痕迹,朝着心神虚空中高高悬挂的金色大日斩去,相比起金色大日的硕大无比,光芒万丈,利剑却似一根细微的绣花铁针,如此直冲大日而去看似只能给大日挠痒痒。

    瞬间,利剑好似无视了时间和空间的种种限制,带着一股坚定无比的决心轻轻刺触在了金色大日朦朦胧胧的边缘。

    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轰!”无声无息的金光爆发,庞然大物的金日竟然在细小铁针似的利剑的轻轻一刺下破碎为极为无数细小的点点金色光尘,随后又如受无形漩涡吸引般尽数汇聚到那利剑上,须臾间利剑却是放出淡淡的万丈金光,似是化为了刚刚的金色大日,温暖依旧,浩然依旧,但偏偏多出了丝丝屡屡斩断一切的锋锐,是金光,更是剑光!

    骤然,虚空似破布撕裂般破碎,无论光明还是金日具都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黑暗混沌重新充斥一切····

    “呼!”,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朦胧紫气散去,岳不群抬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即缓缓运转混元心法平定动荡的心情,恢复心神。

    真是好险啊!若是刚刚心神在感觉到炽热之后,不能及时脱离金色大日的笼罩,那么自己的心神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之后接连不断的炽热焚烧殆尽,到时灵智受损,变为白痴,真气沸腾,冲断全身经脉,立时身体爆裂而死!

    这不是岳不群第一次修行混元功和紫霞秘籍观想法门,其实各家各派练气之初存想虚空,便是一种心神观想虚空的观想法门,岳不群修习至混元功五层后期和紫霞神功第一层圆满的境界,也不知存想虚空多少次,但从来没有像此次观想朝阳初升这种凶险,却是因为每个人初次存想虚空练气,刚开始人的杂念不能根除,与虚空契合度低,人体元精有限,五感未闭等等限制,入定不能长久,短则瞬间便醒,最长也不过半日一日,而至修习长久,功力渐厚,也慢慢习惯适应了存想虚空,一直达到出入定自由,炉火纯青境界为止,如此循序渐进,自然不存在什么危险!

    而且,纵然混元功和紫霞秘籍记载的都是被王重阳和扶摇子修改精炼过得上乘观想法门,但也提醒说如此观想壮煅神法门须得如存想虚空一般徐徐渐进,修习时最好先从树木玉石、雕塑画像之类的小物什开始,再至山川河流过度,最后才能是佛陀、菩萨、大海天空及日月星辰等等,如此虽然安稳,却也进境缓慢。岳不群明白,自己若是想平稳的观想朝阳大日,须得先观想灯火灯笼等明亮的小事物,再观想水中倒影的虚幻大日,最后观想日出的朝阳,如此一步步慢慢观想适应大日的无量光和热,最后自然水到渠成。但是,先不说如此按部就班的修行耗时长久,实际上对已经初悟朝阳一气剑的朝阳剑意的岳不群来说也作用不大,而已经明悟了些许朝阳剑意,如果以此为基,岳不群自然就有些许把握能够成功观想朝阳金日!

    唯一出乎预料的是,岳不群没想到以朝阳剑意的根基,自己竟然十分容易就进入了观想朝阳金日的深层大定之境,但日月等物作为天地永恒之清灵本源,却是拥有对生灵意识的强烈吸引,令众生心中无法拒绝的为之亲和向往,岳不群的心灵自然也沉浸在朝阳金日的温暖中,从而引发了心中的大光明、大欢喜、大安宁、大自在,对大日温暖越发无法自拔。但岳不群心神修为尚在后天思虑神有成的境界,而非先天元神的境界,后天心神十分有限,无法长时间支持自己观想大日。随着心神消耗,岳不群的心灵不自觉的感觉到一丝炽热,而这丝炽热便是表示岳不群初次观想大日的极限将近,此时须得赶快退出观想,但岳不群心神早已沉浸在金日的无限温暖光辉之中不可自拔,险些忽略这丝炽热。关键时刻,总算上次岳不群在精神深处降伏心魔,后天思虑识神比常人壮大凝实许多,上次所悟的丝丝道家修心至理流过心田,使得岳不群心灵从那无限温暖中短暂的觉醒,随即岳不群的主意识立时发觉自身状态不对。危急时刻,自身心灵无限凝聚之下,思维中有如先天灵光一闪,本能的以坚定的意志聚集自己长期修习剑法而心中积累的精金利刃般的锋锐之意,化为一柄意志利剑,压制住心神对大日金光无限温暖的贪恋,毫不迟疑的刺向心神虚空中高悬天空绽放浩荡温暖金光的磅礴大日!

    心神中的一切毕竟是自己心灵的显化,岳不群冥冥中明悟意志利剑的细小薄弱和大日金光的磅礴浩荡都只不过是心灵力量衍化而成,本质上两者却是相同的,所以意志利剑毫不意外的击碎了金光大日! [$妙][笔$i][-阁].

    但让岳不群没想到的是,承载着自己心中锋锐之意的意志利剑,在破碎金光大日之后,却是能够吸收融合那些化为点点金色光尘的心灵力量,大日金光浩荡和剑锋斩断一切的种种感悟相互融合,在心神中形成一种浩大如金日、锋锐如精金的剑意,简直可以超越朝阳一气剑大成的剑意境界!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也有大机遇!

    心中不由自主的出现这句历代修行之人总结出的经验至理,岳不群虽然为刚刚差点死无葬身之地而后怕不已,却也对最后得到的金阳剑意欣喜莫名,稍稍闭目凝神催动,心中立时浮现一轮绽放无边锋锐金光的大日浮现,剑意蓬勃,令人直欲拔剑挥洒金辉!岳不群知道,这是剑意初成,自身心神尚且不能彻底掌控剑意的表现,只要今后多加感悟习练,不需多久便能完全掌控自如。缓缓散开心神,心中的金日骤然消失,便似其出现时一般无声无息,意随心生,也随心灭!

    “原来如此!”,岳不群暗暗感叹,自己灵光一闪凝聚的锋锐之意,其实本身就是以自己之前所悟的一丝朝阳一气剑的朝阳剑意为主体,如此才能够吸引金光大日破碎后带着大日感悟的心灵力量,随之种种心灵感悟自然而然的融合出来了金阳剑意!

    真是朝阳误我,朝阳成我矣!

    “呼!”,再次吐出一口浊气,岳不群缓缓起身,身心松松散散间,便是进入了无极桩状态。

    大道无极,包涵金阳,金阳可为剑意,却不可为大道!此次心灵中生死一瞬之间,比之与人交手还要危险万分,亦使得自己道心更进一步,岳不群却是觉悟,修行之路须得收放自如,不着形意,方为上乘,如此金阳剑意纵然强大,也只能是自己攻伐手段之一,而非自己道心根本,可修习使用,却不可沉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