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十九章 掌门的洗脚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掌门的洗脚水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哈哈,岳父大人,小婿三人来得冒昧!”众人进了周府,一看见站在客厅前等候的周老头,岳不群便热情的凑上去。

    “三位贤婿真是稀客啊!”周老头引着岳不群师兄弟三人和周家三姐妹进了客厅,便对着侍候的小妾吩咐,“让厨房上菜吧!再将大丫她们四个叫来,和五丫、六丫、小丫聚聚!”丝毫不提周家众人已经用过午饭。

    “还是岳父知我,小婿三人为了华山的前程奔波不休,简直废寝忘食,劳岳父费心了!”岳不群一脸感激不尽的表情,略一沉吟,“此次小婿三人要出去几天,小师妹已经去城南替我向赵先生告假去了,待她回来后就在周家和几位小姐作伴,让她们多多相处,熟悉熟悉,毕竟这两年几位小姐就该进我华山的门了,以后大家就是亲上加亲的一家人了!”

    “哈哈,贤婿说的是,那不知贤婿准备把婚期定在何时?”周老头貌似当真放下芥蒂,愿意和华山同乘一条船了。

    “唉!说来惭愧,”岳不群微微一笑,却是看不出丝毫惭愧的表情,“我华山现在当真是一穷二白,实在是没什么宝物可以当作几位小姐的聘礼了!”

    “这,这··”周老头嘴角抽搐,心头恼怒,合着我周家七个女儿全都便宜你华山了,你却连聘礼都不想出?纵然脸色难看,但周老头还是当真不敢暴起发火,“不打紧,不打紧··”

    “不过,”岳不群好似没听到周老头的客气话,语气一转,“不过,我可以做主将来周家几位小姐所出男丁过继一两个给周家继承香火!”

    此言一出,封不平、成不忧和周老头同时色变,但封、成二人强忍着并未插话,却是信得过岳不群的谋略手段。

    “什么··”周老头颇为吃惊,“此话当真?”

    不怪周老头不敢置信,这年头子嗣可是家族里顶了天的大事,子嗣珍贵,就连亲兄弟、堂兄弟的亲近关系,相互之间过继子嗣继承香火都是慎之又慎。岳不群竟然肯将子嗣过继给周家这外姓继承香火,却是大出周老头预料!

    “自然当真!”岳不群面色肃然,再次承诺,“以后三小姐、四小姐和六小姐为岳家所出的孩子,无论男女,只要岳父愿意,就算过继两三个也是无妨!”

    “愿意,愿意!”周老头连忙答应,“那就多谢贤婿了!”

    “岳父见外了!”岳不群不以为意,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从怀中一叠聘书,整整七封,递给周老头,“岳父,这是华山给几位七位小姐的聘书,还请收下!另外,我华山挂在岳父名下的田地等产业,也送了几位小姐当作脂粉钱吧!”

    “这个···贤婿客气啦!”周老头苦笑,表面上是华山在华阴的产业都送给自己,其实是表明以后相当一段时间,华山三兄弟的所有消耗全都由自己出了!

    嘿嘿,任你周老头奸似鬼,还不是喝我岳掌门的洗脚水!别看到时候要过继给你几个孩子,但是,咱们一个山上一个山下,住得这么近,我的孩子还不是能天天管我叫爹,再让他们拜我为师,就算他们姓周,就算你周老头辛辛苦苦把他们养大,那也还是我华山岳掌门的娃!

    岳不群正自心中得意,忽然周府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娇喝,

    “岳不群!”

    随即一袭红衣从墙头升起,却是施展轻功跃过墙来!

    乖乖,怎么这红辣椒还追来了!不知小师妹跟她怎么说的?

    “梅娘师姐稀客!呵呵!”岳不群满脸堆笑,热情的迎过去,“不知师姐此来何意?小师妹呢,没跟师姐一起来?”

    “哼!她在陪我爹吃饭!”梅娘恶狠狠的盯着岳不群,“你让我们父女二人可是一通好等!饭菜都凉了,嘿!”,不屑的冷笑着,“姑奶奶还以为你今天不敢下山了呢!”

    恐怕是你不依不饶硬拖着赵先生等我吧!岳不群腹诽不已,我没有按时到达,赵先生肯定早就猜出我有事不会去了,偏偏你个傻妞还在饿着肚子守株待兔!

    “哈哈哈哈!”岳不群眼珠乱转,一阵哈哈神功,笑得梅娘不明所以,才诚恳的解释,“唉!梅娘你也知道,我华山不比以前了,我作为华山掌门,此中种种艰难困苦一言难尽,此次可不就又有小人欺上门来,小弟着实脱不开身啊!”

    “噢?”梅娘疑惑,她虽然霸道专横,但不代表她傻,“你不是在武林大名鼎鼎,武功高强么?”

    “唉!这不是跟师姐开玩笑嘛!”把说出的话再吞回进肚,岳不群强忍腻歪,“我自从继承了华山掌门一来,一直是恪守门规,除魔卫道,但平日在关中地面上还是十分低调的,这不,都低调到那些不知好歹的响马欺上门了!师姐有所不知,那些响马来自吕梁山匪窝,其中很有一些滥杀无辜,罪孽深重的,小弟不能容忍他们在我华山派的地头祸害百姓,急着赶去同州为民除害,才顾不得去聆听老师教诲,只能以后再向老师他老人家赔罪了!”

    岳不群说得大义凛然,心中却是盘算,要不是看上了你比封不平稍高的身手,为了忽悠你个小娘皮跟我们一去镰山,到时好多个助力,本掌门直接拔剑调教你,才懒得跟你废话!

    “真的?”梅娘总觉得哪里不对,却还是改不了女侠本性,“那伙抢你们华山派地盘的响马,真的滥杀无辜?”

    “这还能有假?”岳不群貌似不悦,眼神示意她看看大厅门口的封不平和成不忧二人,“我们华山都倾巢而出了,难道是集体去镰山旅游啊!”

    “这倒也是!”梅娘有些信了,心思也全都转到了此事上来,完全忘了自己来此找岳不群算账的初衷!

    “师姐要是还不相信,不妨和我们一起去!到时也好做个在场证明,以后告诉江湖朋友们,我们华山堂堂正正,既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滥杀一个无辜!”岳不群看火候到了,不动声色的提出让她一起去的建议,可算是给足了小娘皮面子!

    “嗯!本女侠就去看看,替你们甄别一下善恶,免得你们这些伪君子打着为民除害的幌子杀烧杀抢掠!”梅娘傲娇的点头,同意了一起去。

    “多谢师姐,小弟感激不尽!正好,我们刚下华山,也还没用午饭,小弟累师姐挨饿久候,真是罪过,现在便一起用了午饭再去行侠仗义不迟!”岳不群连忙引着梅娘进去,殷勤的为她介绍众人,奉若上宾。

    心中还暗暗感慨,难怪赵先生不放心你个小娘皮行走江湖,这么轻易就被我忽悠了!原来你豪放的侠女外表下,隐藏着的竟然是,少女的纯真啊!

    过了午时,岳不群众人才酒足饭饱的出了周府,三青一红四道身影各自骑着一匹青葱马,顺着官道,朝同州镰山方向飞奔绝尘而去!

    就在岳不群忽悠梅娘一起去为民除害之时,赵先生门前却是来了一个十七八的俊朗青年。

    “咚咚!”青年敲门之后,退后恭立,显然是个彬彬有礼的儒家弟子。

    “吱呀!”大门一开,宁中则走出来,轻轻问道,“这位公子可是来拜访赵先生?”

    “正是,”青年见开门的是一位温和的少女,神态不似丫环,虽然好奇她和赵先生的关系,但却不敢失礼,“在下乃是游学至此的士子,听闻华阴赵先生学识渊博,今日特来请教!”

    “那你跟我进来吧!”毕竟是陌生人,宁中则也不多言,直接领着青年去后堂见赵先生。

    片刻,二人已经到了赵先生读书品茶的后院石桌前,

    “先生,这位游学士子特地来拜访你!”宁中则通告一声,便拿起桌上的茶壶去厨房换新茶了,留下正在相互打量对方的学子和先生。

    “宣城学子沈有容沈士弘,拜见赵先生!”沈有容躬身施礼。

    “坐吧!”赵先生随意依旧。

    “多谢先生!”沈有容道谢后,便在赵先生对面正襟危坐。

    “你从宣城大老远的来此,恐怕不是为了求学考科举吧!”赵先生语气肯定,显然刚刚的一番打量中有所发现。

    “赵先生慧眼如炬!不知先生是如何发现的?”沈有容扫了眼自己全身上下,对赵先生一语中的颇为好奇。

    “你手上拿着折扇,气质文雅,看似纯正的读书人,但是,从你刚刚进来到现在,不仅手中折扇从未展开摇晃,而且你双手虎口和指节都有老茧,握折扇跟握刀剑一个姿势,哪是柔弱书生的握扇手法!你在家时明明喜好武事!”赵先生摇着头,将破绽缓缓道来。

    “原来如此!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哪里别扭,百思不得,却未想到是习武练刀惯了,不适应握扇子!”沈有容看着自己的双手和折扇,恍然大悟。

    “嗯,你一个练武的来拜访我这文弱书生干嘛?”赵先生也颇为好奇,难道又和岳不群一样,想要武人参加科举。

    “先生误会了!学生虽然出身武将世家,平日喜爱习武,但本身确实是苦读诗书的士子!是来向先生请教学问的!”沈有容连忙解释。

    “嗯嗯,不对!虽然你用诗书之气遮掩了自身的武勇血气,但我看得出来,你双眸顾盼之间,透出一股兵戈杀伐的寒光,这可不仅仅是练习些许武艺就能达到的,须得博览兵书,于兵法有所成就才能达到如此境界!你既然已经主修兵家战策,再自己读些诗书养气也就够了,又何必还我这里?”赵先生目光如炬,见多识广,直接抖出了青年的老底。

    “呵呵!学生在先生面前真是无处遁形,其实学生本来打算,此次出来游历,如果无缘得遇儒家明师,便回家勤习武艺,几年后再参加武举。若是得遇明师,就拜师学习八股,从科举之路入仕途,如此才能出将入相,不比武举路途狭窄!”沈有容直抒胸臆,意气风发,却是直言有出将入相之志!

    随即,沈有容面色一肃,端正身形,拱手而拜,“请先生不吝教化,收学生为弟子!”

    “嗯嗯!这个···恕我直言,你不是科举的料儿!”赵先生迟疑着说,仿佛害怕打击到沈有容的信心!

    “什么?先生为何有此一说?”沈有容本以为像赵先生这样的高德博学之人,就算不想收下自己,也会直接明言,再多加勉励,但却没有料到得到这样一句古怪的批语!

    “嗯嗯,实话说,虽然不知道你武艺如何,但以你年纪轻轻,就能够在兵法上有不菲造诣,可以说是天赋过人!只不过,你兵法之所以能够达到如此境界,正是你九成九的心思都用在了兵法上,连武艺上所花的心思都不多,更何况诗书科举?恐怕你用心研读诗书也是近一两年兵法有成之后,才分心于此,以你的学习天赋,相信一两年足以让你稍有成就,但在这之后,你便进步不大了吧!”赵先生虽是猜测,但却心有成竹!

    “确实,弟子前年刻苦研习四书五经之初自觉进步斐然,但自半年前便陷入停顿,之后再难有多少进境,弟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沈有容对赵先生猜测之准惊异莫名,但也实话实说。

    “嗯,这就是了!你开始单单只修兵法十多年,兵法的精义已经进入你的内心极深处,成为你为人处世的潜在准则,如何还能容得其它准则深入,只怕你研读四书五经也是看看而已,从未真正认同其中的道理,你对兵法的认同早已根深蒂固到让你无法再彻底认同其它不同的精义,所以你这辈子除非忘记兵法,或者兵法大成,一通百通,否则对四书五经只得其表,顶多也就考个秀才,于你出将入相的抱负无益!”赵先生直言不讳。

    “那学生就不能出将入相,最多只能当个将军了?”沈有容颇为失望,倒也没什么沮丧之情。

    “非也!谁说将军就不能当宰辅?古往今来当上宰辅的将军数不胜数,他们大多也只是略通诗书,更不要说精通四书五经和八股文了!只是如今朝廷文官体系太盛,把持了宰辅之位,排挤武将罢了!其实,八股科举也只是文官步入仕途的敲门砖而已,宰辅需要的是会做官、会治国,而不是八股文章写得好!”赵先生看得透彻,也并不忌讳自己是个文人,更是直言科举本质。

    “这,这···原来如此,学生还一直以为宰辅必须精通四书五经精髓才能真正做好治国安民之职。”沈有容并非迂腐之人,一点就透,赵先生虽然没有详细说明,但以他的智慧,也能轻松想通。

    “嗯,知道当宰辅无望了,你也不必拜我为师喽!”赵先生一副轻松表情。

    “非也,先生学问广博,见识过人,学生虽然学不到四书五经和八股精髓,但更愿跟先生学习识人之术!还请先生收下弟子!”沈有容心中清楚,不管是做将军还是做宰辅,识人之明都是重中之重,赵先生既然擅长此点,比之四书五经还值得一学。

    “嗯,你要学,教你也无妨,便收下你了!”赵先生抚须微笑,显然对于收下一个天赋超人的弟子十分满意。

    “学生拜见老师!”沈有容再次郑重行礼。 360搜索 妙-筆-阁:剑出华山 更新快

    “恭喜先生再收一得意弟子!”此时,宁中则正好托着茶壶过来,看赵先生心情愉悦,便顺势祝贺,“先生喝茶!”

    “嗯,行了,都陪我喝杯茶吧!”赵先生对于弟子倒是十分随意,二人听命坐下为先生倒茶。

    “先生,梅娘师姐怎么还没回来?”宁中则端着茶杯,没什么喝茶的心思,却是对于梅娘去找岳不群算账如此之久有些忧心。

    “嗯,那傻丫头怕是被你们的岳大掌门骗去帮忙了!”赵先生摇头不已,显然对梅娘的个性颇为无奈。

    “嗯,有容,这位宁中则宁女侠可是华山派的未来掌门夫人,你要是有武艺上的问题,可以请教他未婚夫岳不群,也是你的师兄,那位华山岳大掌门!”赵先生却是打趣起来宁中则,说得宁中则脸上染晕,低头不语。

    “可是华山静非兄?我们昨日还在县衙有过一面之缘,静非兄当真是一表人才,和宁师妹乃是天作之合!”听到岳不群的名字,沈有容倒是立时想起昨天在县衙给自己和县令留下深刻印象的青年道士!

    “嗯,看来你跟静非倒是颇有缘法,他也是来跟我学习科举的,哈哈,我看你们倒是有几分可能成为挚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