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二十章 大驾光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 大驾光临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哦咻咻!”岳不群勒马而停,远远望着黄昏下视线极处沧桑古朴的同州城。

    “看来天黑前刚好能够进城,今晚就在李不屈管事家歇歇,明日一早正好上镰山!”岳不群提议。

    “不错嘛!你华山在同州也能白吃白喝!看来你这掌门还是有几分成色!”梅娘再次挑逗,一路上她主动发起类似的嘴遁攻势简直是一波波一浪浪,连绵不绝!

    封不平和成不忧二人早就败下阵来,远远的躲开,只当作没听见,岳不群却是躲无可躲,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在咱们岳掌门脸皮练得不错,又洞悉了小娘皮外表炸刺内里纯真的真面目,倒也能悠哉游哉的将梅娘的漫天攻势尽皆接下。

    “唉!说来惭愧!”岳不群气息低迷,貌似颇为无奈,“前些年我华山全盛时期,关中大地千里沃野,我华山弟子何处不能白吃白喝?便是到了五岳剑派其它四派的地盘,一样也能白吃白喝,可惜那时我没能结识梅娘你这女中豪杰,不然定然带你吃遍关中,喝遍五岳!现在嘛?唉,人心不古啦,我华山的面子也就在华阴周围几地还能使得开,再远就不行了!倒是让师姐看了笑话!”

    “无妨!”梅娘颇为大度,显然被岳不群的迷魂汤灌得稍稍有些醉了,“你也不用气馁,虽然你的武功比起本女侠还差点,但也算武林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了,重振华山也是绰绰有余,待你华山恢复往日声威时,再请本女侠到五岳各处白吃白喝,本女侠一定给你面子!”

    “多谢梅娘信任,真是与梅娘你相识恨晚啊!此生能得梅娘你为知己可谓死而无憾矣!”岳不群激动的一把抓住梅娘的玉手,一副满血满蓝的豪情澎湃!

    “快走了!还要趁天黑前进城呐!驾驾!”似是从未被男人这么亲热的接触过,梅娘蓦然脸颊羞红,连忙抽回玉手,逃也似的率先催马前行!

    “是啊!快走,一旦天黑后城门关闭,我们会轻功进得了城,马可不会轻功进不了城!”岳不群看着梅娘逃跑,跟着吆喝一声,却把刚刚抓过梅娘玉手的手指放在鼻前轻嗅,嗯,好像是玫瑰味儿的女人!呵呵!

    “驾驾!”

    “驾驾!”

    “驾驾!”

    须臾,众人到了城门口,看这同州城虽然比不得华阴城这种近两千年的古地,但身为三秦通衢,却也算古朴雄浑,大气磅礴。

    缓缓跟着最后一波进城的人流慢慢前行,梅娘已经恢复平静,貌似若无其事的问,“看你们的样子也是第一次来同州,不知那位李不屈管事还卖不卖你们华山面子?可别连累我也被人拒之门外,那可就丢大脸了!”

    “嘿嘿!”岳不群冷笑两声,气势猛然大盛,一股浩荡锋锐的压抑气息扩散开来,众人的青葱马都不安的打着喷嚏,“梅娘放心,现在可不是当初我华山大难刚过,气势跌倒谷底那几天了,此时我武功大进,别说他区区一个李不屈,便是那些更远地区不听调遣的管事,敢拂本掌门的面子,也得小心他们的项上人头!”

    “哼!”被岳不群蕴含金阳剑意的气势压制,让一向好强的梅娘不悦,“好威风!本女侠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就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只会持强凌弱!幸好这次有本女侠跟着,否则,还不知你们会做多少欺凌弱小、滥杀无辜的坏事!”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成不忧受不了了,“梅娘师姐,你这么说,是怀疑赵先生把我们都教坏了嘛?”

    这话够犀利,梅娘果断发飙,”小兔崽子,梅娘是你能叫的?没大没小,我爹哪里教过你们打打杀杀了?你们这些有辱圣人仁义教诲的逆徒,早该被逐出师门!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成不忧自知论武功梅娘不是对手,早就驱马躲到岳不群和封不平后面,“你说过去就过去,你以为你是掌门夫人啊?”

    “找死!”梅娘一下脸色绯红,耳根发烫,羞愤之下也要调转马头去追打成不忧,不防被旁边一只手抓住马缰,止住动作,却是岳不群看此处乃是街道闹市,实在不能纵容二人打闹,万一伤到行人就不好了,“梅娘息怒,他还是小孩子!你就不要跟他计较了!息怒息怒!”

    “是啊!师姐息怒!”封不平也不好再沉默躲清静,转过头对成不忧低喝一声,“成师弟,你先去通知李不屈,让他恭候掌门大驾光临!”

    “是,我先去了!”成不忧也不傻,再不走就要挨打了,连忙下了马,把缰绳塞给封不平,施展狂风剑法中的步法,辗转之间像是一缕轻风从人群的缝隙中溜过。

    “哼!看在他年纪小,不懂事,本女侠大人大量,就不跟他一般见识!”梅娘略有不甘的放下两句场面话,悄悄扫了岳不群温和俊朗的笑脸,梅娘不知想到什么,眼波流转,莫名一笑。

    岳不群见成不忧远去,不由微微放下心来,倒是没有注意梅娘的表情,心思一转,刚刚梅娘提到李不屈的反应,却是提醒了自己,既然自己此时已经武功大进,也是时候收回一些原属于华山的地盘了,不能让华山的产业白白便宜了那些白眼狼管事!嗯,收回产业以后先让周老头代为管理,但是盈利却可以用来多多招收聪明灵秀的孤儿,先行启蒙教育,等到自己等人的武功踏入江湖一流高手的实力,便立时可以收下其中资质上好的为弟子,其余资质差的也可以单独组建一个隶属华山的私塾,教他们算数、生意等,长大了正好接手华山的产业管理,组成华山新的外围势力,总比那些自身家族庞大而心思驳杂的管事可靠!

    任由马儿跟着梅娘的马前行,岳不群分心谋划华山以后的事宜,一行人难得的安静无话。

    不多时,一座朴实宽广的府邸已经近在眼前,高大的门口站着人到中年,面貌方正忠厚的李不屈,以及刚刚先来的成不忧,二人身后跟着几个年轻男子,应该是李家的晚辈。

    “掌门人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啊!”李不屈大老远就迎上来,抱拳行礼。

    “李员外客气了,本座来得突然,希望没有打扰到员外!”淡淡的客气着,岳不群才不慌不忙的下马,却也带着几分疏离和高高在上。

    “哪里哪里!掌门人可是李某平日求之而不得的贵客,何来打扰之说?掌门见外了!”

    见岳不群气势不凡,李不屈连连客气,越发谦卑,亲自躬身在侧领路,“掌门请!”

    一进大门,岳不群不动声色间,微微扫视,已经将院里大致布置尽收眼底,不由心中暗暗警惕,这李家不愧是传承了百余年的大户,府邸外朴实大气,便不会惹人忌讳,府邸内却富贵荣华,彰显自身财力实力,深谙大家族的为人处世之道,李家不简单啊!

    “李家不愧是同州首屈一指的大户,这庭院景物错落有序,富贵而不失雅致,看来李家也称得上诗书传家了!”岳不群目光自然的扫过院中的花木假山等物上的诗句笔墨,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敢称诗书传家,只是当今朝廷以文为贵,农工商远远不如,李家为长远计,也只得阖家供出几个有功名的士子,也少些官府方面的麻烦!”李不屈却不禁眼神一缩,随即给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嗯,李家主思虑周到!”岳不群貌似相信了解释,还颇为赞成此举,“从古至今,天下人口越来越多,咱们练武的却越来越少,正是因为朝廷一代比一代势力强大,管制愈发严密,世家大族已然压制不住借助诗书科举向上攀爬的贫寒之家,贫民子弟也不再青睐风险甚大的武人之路,大都转而参与那‘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的安稳科举之路去了!此乃大势,无人可逆!”

    “掌门高见,我等成员众多的家族也是不得不顺应潮流,多多督促子弟们读书进取,争得功名,才能庇护家族。”李不屈知道华山历代掌门多是博学多才的书生或道士,也不奇怪岳不群能够知道此中关要。

    “只是···”岳不群饱含深意的扫了一眼李不屈,语气中充满莫名意味儿,“过于依靠朝廷势力庇护家族,最终只会把家族绑在朝廷的大船上,可这船大了也招风,古往今来的沉船却是不知凡几,李家主要当心了!”

    “掌门对李家真是关怀备至,李某代李家族人谢过掌门的金玉良言!到了,掌门请入上座!各位也请入席!”李不屈热情的招呼众人入席。

    岳不群等人也客随主便,由着李不屈的安排,随后好一通觥筹交错,自不必多提。

    “唉!”梅娘有气无力,颇为抱怨,“你们男人就是事多,吃个饭还这么累!”。散席之后,众人由着李家丫环引路去客房,忍了半天的梅娘终于忍不住了!

    “你以为我想啊!”岳不群也不在意被李家丫环听去,其实自己修习道家练气养气法门之前本就是个喜静的人,更别提慢慢习惯练气士的清静生活后,也着实不太喜欢应酬,“既然我们来了李家,他们热情招待,我也不好拿冷屁股去坐他们的热脸吧!”

    “嗤嗤!”梅娘听岳不群说得有趣,不禁轻轻一笑。

    “不过,等以后我们华山重振声威之时,本掌门就不用亲自参与这些俗务了!”岳不群自信满满,颇为期待,可能那时还会闲得无聊吧!

    “那还要多久?”梅娘随意的问着,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口气怪怪的,便似妻子抱怨丈夫没空陪自己的撒娇口吻。

    “快了!等这次回去,我们就先把离华阴较近的几个白眼狼管事拿下,连他们勾结的那些江湖左道和**豺狼,本掌门也尽数给他们平了!要不然,人人都道我华山好欺负,那些跳梁小丑隔三差五的来我华山的地头撒野,我们烦都烦死了,还怎么静心修道练功!”岳不群下定决心,君子坦荡荡,以大势压之,一扫华山颓势,也无需隐瞒众人。

    “你行吗?”梅娘梅娘目光一亮,颇为怀疑的问。

    “男人不能说不行!”岳不群被问得心中一荡,这话真暧昧,灵光一闪,连忙说道,“当然,要是梅娘你能帮忙,那就真是雪中送炭了!”

    “好啊!到时本女侠一定罩着你们!”梅娘痛快的答应,让岳不群不禁一愣,我后招还没出,你就弃械投降了?

    “好好,梅娘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岳不群连忙顺着她的性子,捡好听的送上。

    “哼!本女侠凤驾亲征,定然手到擒来,”梅娘大感满意,又傲娇起来,“不过,到时一定要让成不忧做我的先锋!不,是马前卒,为我鞍前马后!”

    “凭什么!我不干···”成不忧大叫不服,生怕到时被虐惨了。

    “呵呵!”封不平莞尔一笑。

    “呵,那不知成师弟想做什么!”岳不群也好笑,梅娘到底是女人小心眼。

    “我要去打败他们的高手···噢不是,掌门师兄不是讨厌应酬嘛,到时我去应付那些热情的大户!嗯,这个好!”成不忧只想离梅娘远远的。

    “就你?傻傻的,被人卖了你还得给人数钱!”梅娘自己也不擅长应酬,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其中那些言语交锋,阴谋诡诈,着实看不起成不忧在这方面的天赋。

    “呵呵,那些让封师兄去还行,至于你就算了!还是跟在我们后面去拿那些小喽啰练练你的‘狂风剑法’吧!”岳不群看似随意一说,却是不经意间划分了职权。

    “那就谢过掌门的信任了!”封不平无视成不忧的幽怨,应承下来,自从感受到岳不群功力大进的气势后,封不平的态度愈发恭敬,自动把‘掌门师弟’称呼中的‘师弟’遗忘了。

    “呵呵,成师弟到时跟着封师兄去混吃混喝也无妨!”岳不群对此也比较随意,在江湖中,武功高了后许多忌讳确实不必那么在意了。

    “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上午就直接去镰山拜山!”

    岳不群看客房到了,随即招呼一声,率先选了一间进去。

    相比岳不群等人的淡然入睡,李家众人却是可能要彻夜不眠了。

    李家祠堂,李不屈和三位满天白发的老者居首,下面四五个后辈青年静静对坐。

    “这位岳掌门好大的架子!嘿嘿!”一位青年到底不如长辈们沉得住气,想到岳不群那淡淡的嚣张,不由开口嘲讽! [^妙~笔~阁*]

    “就是!来了我李家还敢毫不犹豫的坐了主位,还真当他是我们的主子?”另一位青年也不忿岳不群的托大,要是自己继承了家主之位,在李家还怎么能让别人坐了主位?

    “住嘴!混账东西,不懂就不要乱开口!”李不屈勃然而怒,在族老面前丢丑,下任族长哪还轮得到你个蠢货!刚刚那青年正是李不屈的独子,他不得不阻止儿子给族老留下轻浮的印象。

    “咳咳!族长不必在意,他们都还年轻,难免有些经验不足!”最为年长的老人开了口,略一沉吟,“族长认为我们李家怎么对待这次的事?还有以后···咳咳!”

    “侄儿以为,我李家只要保持往日的情况不变就好!”李不屈恭敬的回答,不敢多言。

    “咳咳,静观其变,为何?那伙响马的条件不是很低嘛!那岳掌门年纪轻轻,不见得能够赶走那些响马!”那老者再次开口,明显三个老者中以他为首。

    “那些响马平平无奇,纵然其中混杂着些许武林高手,也不足为惧!这样的响马,我李家见过的不计其数,不值得多花心思。而这位华山岳掌门,可是和以前的华山掌门不太一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都是儒雅不拘,但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看来,此人却是个心狠手辣之主。最让我心悸的是,他表面温和有礼,但我却从他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股视我们如蝼蚁的意味!”李不屈脸色肃然。

    “咳咳,看来这位岳掌门当真有所倚仗啊,既然如此,那就按你的意思,静观其变吧!咳咳!老朽三人身体不大好,就先回房休息了!咳咳···”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