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二十一章 山寨血斗(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山寨血斗(一)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镰山不比华山的奇险高绝,因其形似镰刀彩虹,又称铁镰山、长虹岭。它由南而北,多为东西向的多级台地,加之长期被流水切割,又形成了许多南北向的沟壑。远远望去,塬崖壁立,梯田层叠,峡谷幽深,高下参差,虽非名山胜地,却也颇有山峦掩影,曲径通幽的妙趣。

    清晨,岳不群领着梅娘、封不平和成不忧,顺着响马们特意拓宽过的山道,直奔镰山山脚而去。

    远远望了一眼山脚处一方高台上的茅草亭,岳不群知道那是山上寨中响马设置的哨点,连箭塔都算不上,看来这伙水平不高啊,却也不敢大意,不由吩咐道,“等下梅娘听我指挥,成师弟也不要冲动,还请封师兄多多注意戒备!”

    “知道啦!”梅娘有点儿恼怒,怎么把我当作成不忧一样只会鲁莽行事的孩子。

    “什么人?”直到众人走近,草亭处才传来一声中气不足的喝问。

    “华山掌门岳不群,前来拜山!”岳不群略提真气,声音洪亮却又不失清朗。

    “噗塔塔!”嘈杂的脚步声后,三个穿得比乞丐强不到哪里去的汉子出现在岳不群眼前。

    “华山掌门拜山?”领头的汉子颇为壮硕,可惜睡眼朦胧的脸色,拖沓的语气,怎么都给人一种中看不中用的感觉。

    “哼!”岳不群可懒得跟这等不入流的喽啰磨叽,直接用上七八分功力,一声冷哼震得对面三人头晕目眩,耳朵剧痛,心慌意乱。

    “你们两个引他们上山,我先去通报几位当家!”领头的汉子脸色惨白,知道一声冷哼就差点震伤自己的人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便留下两个手下带路,自己先走为上,亡命似的向山上奔去。

    受了岳不群的威慑,带路的两个喽啰也怕极众人,在前面越走越快,都要赶得上跑了!

    因此,两刻钟后,岳不群便看见了接近山顶处台地上的一座山寨,也算是据险而立,只是看上去颇为简陋,明显是仓促建成。

    寨门倒是开得极大,足有两丈多宽,一丈多高的横梁上悬着一方大匾,“长虹寨”三个朱漆大字颇有气势,应该取得是镰山的别名长虹岭中的‘长虹’二字。匾下站着两人,一人正是刚刚在山脚被岳不群一声冷哼吓跑上山的领头大汉,另一人作穷酸书生打扮,看来是寨中派来迎接自己等人的。

    此时,带路的两个喽啰看见到了山寨,便似见到救星一般,连忙甩开岳不群等人,逃也似的跑回山寨门口那穷酸书生身后,看得岳不群众人暗暗发笑,怎么看,这山寨喽啰的素质也忒差了点儿。

    “哈哈!欢迎华山岳掌门大驾光临弊寨!”那穷酸书生也是个机灵人,知道不能就这么弱了山寨的气势,便大笑着迎了下来!

    “岳某人听闻镰山新添了一位邻居,今日特来拜山,颇为冒昧!”岳不群虽然早就打定主意要以势压人,但也不能失了风度,且先客气几句。

    “在下吴全礼,添为山寨五当家,奉大当家之命,特来迎接岳掌门,请!”吴全礼侧身做引路状。

    “有劳了,请!”岳不群也不客气,直接当先而行,眼角微微扫过,捕捉到吴全礼脸上闪过的一丝失望。心中不由暗暗晒笑,不用问,这厮肯定是山寨中地位最低的当家,派此人来迎接自己,就是想借此表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想杀杀自己等人的锐气,或是试探激怒自己什么的!只不过,本掌门偏偏就是不问你的地位,无视你,郁闷死你!

    沿路无人把守,看来是把人都集中起来了,想要以人多势众来压制自己,岳不群不由心中冷笑,就山脚放哨喽啰那种德性,一两百个凑一起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耳!

    果然,转过一道院墙,便见百多个喽啰站得密密麻麻的方块阵型,表面看上去略有几分气势,周围用木架顶着几个火盆,烈焰熊熊,还真有丝丝肃然萧杀!

    岳不群却是十分无语,这队形远处看看还行,近处一看,松松垮垮,我晕!却是连后世中学生军训都不如,妥妥的小学生水平!

    就这还威慑本掌门?拍戏都不会这么简陋吧!岳不群不由缓缓摇头,面色古怪,真当本掌门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院子中间摆着两排藤椅,却一个人都没坐,自己已经来了对方还没出现,这是玩得后出场派头大的心理战术?

    这次不待吴全礼招呼,岳不群一抖衣衫,径直坐在了山寨众喽啰阵型对面的藤椅,眼神示意梅娘坐在自己身边,“梅娘,你看看,这些戏子也太不敬业了,列阵都不会!都说台上一刻钟,台下十年功!只是,许是这山寨的大当家被人给骗了,这些戏子根本就是路边拉来的乞丐,哪里是经过培训的样子,就这还想演军阵!真像,真像啊!哈哈!”

    “去!”梅娘打趣一声,眼波流转,也娇笑着,“人家这是疏于训练,临时抱佛脚,哪是请的戏子!”

    “哦?我仔细看看,”岳不群抬手搭在额头,用力去看,强忍着笑,“嗯,是本掌门眼花了,许是他们以为本掌门是没见过世面的,故意拿这个来寒碜本掌门?”

    “失礼,失礼!”一旁侯立的吴全礼实在听不下去了,满头冷汗的告罪一声,便匆匆要进去找久候不至的那几位当家!

    见此,岳不群冷哼一声,“既然人家表现的这么卖力,咱们也不能不给面子!”

    “嗤!”梅娘娇笑一声,“你想怎么给面子?”

    “成师弟,准备好银子!”岳不群低声吩咐一声,看着成不忧慌慌张张的掏出一把铜钱,一个雪花银子儿都没有,不由翻了个白眼,提气七八成真气,突然一声大喝一声,“好!好!”

    “众位这军阵演得不错!阵型整齐,气势威严!”

    “好!真好!成师弟,有赏!”

    “好嘞!”成不忧跟着大喝一声,哗啦啦得将一把铜钱漫天撒向百多个站着阵型的喽啰!

    “滴滴叮叮!···”铜钱故意在阵型前落地,滚滚着冲上前排喽啰的脚面。

    “我的··”

    “我的··”

    看着十来个喽啰乱糟糟的抢着铜板,岳不群四人面面相觑,轰然大笑,“哈哈哈哈!”

    “住手!”一声颇具威严的娇喝传来,震得众喽啰耳膜嗡嗡作响,连忙诺诺地跑回队列。

    听着喝声中的真气,功力不低,和自己相当啊,岳不群心中暗暗警惕,却也并不忌惮,有了金阳剑意在心,同等功力下自己已是立于不败之地,更何况还有紫霞神功。

    “让岳掌门见笑了!”一位三十出头,姿容上等的美妇缓缓走来,红木钗乌发,身穿黑色武者劲装,腰缠黑色蟒鞭,气势非凡,显然久居上位。后面跟着四位打扮各异的男子,包括刚刚进去的吴全礼,但此时四人却都被美妇的气度给盖了过去,毫不显眼!

    “吆喝!大当家的梳妆打扮好了?”成不忧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不吃气场这套!

    “成师弟不得无礼!”岳不群假假的呵斥一声,转头对大当家略一拱手,“见谅,敝师弟向来心直口快,大当家多多包涵!”

    “不敢,是本寨新招的人手不懂规矩,让岳掌门见笑了!”大当家白皙娇俏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煞气,口中却是淡淡的客气。

    “的确是不错的笑话!诸位当家费心了!”岳不群饶有兴趣的盯着充满成熟风情的大当家,一脸玩味!

    “无妨!”大当家轻轻落座,面无表情,“岳掌门觉得满意就好!只是,不知岳掌门大驾光临,有何要事啊?不会就为了拿几个小喽啰寻开心吧!”

    “哈哈,笑口常开长命百岁!大当家执着了!”岳不群打了个哈哈,也懒得再绕圈子,“岳某今天来,却是要问大当家收些地租的!”

    “噢?”美妇面露疑惑,“妾身倒是不知何时欠了华山的租子?”

    “呵呵,就知道你们会装傻充愣,这镰山和同州向来是我华山的地盘,大当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占了,是欺我华山无人么?”岳不群的耐心都被前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试探磨光了,也懒得再废话,不如直接开打,反正不管说什么,最后总是要打过才行!

    “这里是华山的地盘?山上有写着华山的字号?还是华山有此地的地契?”美妇却是还想仗着妇人家那套泼辣说辞,轻轻的避开江湖规矩。

    又来这套,不见棺材不落泪?岳不群脸色淡淡,“这里是大明朝廷的地盘,朝廷自然有地契,两百年来我华山与本地官府共同维护此地治安,容不得尔等贼寇放肆!”

    “哼!”美妇俏脸含煞,眼神冷冽,“岳掌门是想当朝廷走狗,不怕为江湖同道耻笑?”

    “嘿!我以为,”岳不群轻轻一笑,“我以为大当家忘了江湖规矩,还问岳某要什么地契?你怎么不去河南嵩山少林寺和河北黑木崖要地契?”

    “呵呵,岳掌门是否高看了你华山,”美妇不屑,“你华山现在可是跟人家少林和魔教差了不知多少,就你们几个人也敢跟人家一个正道北斗一个**霸主比?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岳不群也不生气,仍旧乐呵呵,“跟他们差了多少不重要,跟你们差了多少才重要!大当家要是有信心胜过岳某手中长剑,这镰山送与尔等又如何!”

    “岳掌门是不肯说理了?”美妇语气冰冷无比。

    “有什么可说的?”岳不群不以为意,“你们如果败在我华山剑下,自然任我华山处置,没你们开口拒绝的份儿!你们如果胜了我华山,岳某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这镰山送你们又何妨!”

    “恐怕这不合江湖规矩吧!”美妇摇头,冷冷一笑,“你们华山胜了,我们由你们处置,那我们胜了,你们是不是也得由我们处置!”

    “哦?”岳不群一脸玩味,还想跟我玩这招,随了你又如何,“此言有理,大当家难道还想猛龙过江,吞了我华山基业?”

    “未必不行!”美妇霸气一笑,自信满满,“你们胜了,我山寨归顺你华山,我们胜了,你华山归顺我们山寨!岳掌门敢是不敢?如果不敢,妾身做主,送诸位安全下山,只是以后你华山不得再来镰山骚扰,在关中见了我镰山的人,也自动绕着走!“

    还跟我玩激将法,切!岳不群脸色莫名,眼神扫了一眼对方的另外四人,“不知另外四位当家意下如何?”

    四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异口同声,“我等为大当家之命是从!”

    “好!”岳不群大喝一声,“既然诸位都同意,岳某自然舍命陪君子,就依了大当家之意!”

    “岳掌门是真汉子!”美妇目的达成,面上微露喜色,“不知岳掌门想怎么比武决胜?”

    是不是真汉子,这话不能乱说,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岳不群腹诽不已,面上却飒然一笑,“一个一个的随意上擂台,败了的不能再上,最后谁能留在擂台上,谁就胜!”

    “这,我方有五人,贵方只有四人?”美妇略有迟疑,怎么感觉不太对,这姓岳的连双方人数多寡都不在意?

    “无妨!”岳不群不屑,“我华山武功博大精深,让你一人又何妨!” 360搜索 妙-筆-阁:剑出华山 更新快

    “好,岳掌门大气!”美妇虽然奇怪,但也骑虎难下,不好迟疑,“如此,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岳不群淡淡接口,伸手一指喽啰阵型旁边的半个校场,“擂台就设在那里吧!”

    “好!”在哪儿都是自己的地盘,美妇也不在意,“观战者都留在这里,不得插手擂台!”

    “同意!”岳不群好似迫不及待,却是实在懒得再浪费时间,“你们谁先上场!”

    对方五人目光探寻了下,最后还是吴全礼无奈起身,“还是由吴某先来领教华山剑法高招!”

    “成师弟,你先上!”岳不群眼神示意成不忧,大家都是陌生人,谁先谁后没区别,却也大声提醒,“成师弟小心,这可不是咱们师兄弟之间的切磋,注意毒针暗器之类的啊!”

    成不忧起身自信一笑,冲着岳不群一礼,潇洒的提剑转身跟着吴全礼走向校场空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