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二十二章 山寨血斗(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 山寨血斗(二)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成不忧长剑出鞘,斜斜上指,摆了个‘苍松迎客’的起手式。

    吴全礼也从右手袖中滑出一柄尺长的乌黑铁笔,右手虚虚持笔,尖锐笔尖朝下,似在凌空书写。

    二人相聚不过三丈,静静凝神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开始吧!”岳不群一声轻喝。

    成不忧应声而动,毫不犹豫便率先抢攻,施展‘狂风快剑’的进攻身法,三丈距离眨眼即过,手中长剑抖开朵朵剑花,急刺吴全礼上身各要害或大穴。吴全礼却也并不慌张,显然争斗经验丰富,身形进退有度,手中铁笔翻转不休,总能抵挡或打偏成不忧的长剑,似是极为擅长防守,走的是谋定后动的路子。

    ‘狂风快剑’乃是剑宗的核心绝技之一,招招式式充满了剑宗以精妙招式克敌制胜的风格,此时成不忧已经剑法、身法相合,化为一阵旋风,飞快的绕着吴全礼团团游走,俟机连连出剑,或刺或划,或点或拨,长剑与对方的铁笔沾之即走,绝不迟疑,甚至还屡屡在长剑与对方铁笔交击时,借助反震之力旋身,身法愈快,剑法亦愈快,令吴全礼疲于防守,其谋定后动的打算根本没有机会施展!

    成师弟剑法进境颇快啊!岳不群细看之下却是有所发现,在上次和那氓江三凶的老二过招时,成不忧只能勉强做到似旋风般在对手周围绕行出剑,但这次已经能够频频从对手的招式和兵器上借力,接着兵刃交击的反震力道促成自己更快的变幻剑招和身法,已经得了‘狂风快剑’的一丝精髓。‘狂风快剑’岳不群自己也会,只是没有深入习练,甚至前辈们创出‘狂风快剑’所借鉴过的‘风雷刀法’,自己也是烂熟于心,这二者在等级上相差不大,但‘狂风快剑’毕竟吸收了‘风雷刀法’以招式练劲气的由外而内精妙法门,再融合华山一带传承不知多少年的剑法窍门和全真教嫡传的练气妙法,在精微奥妙之处,却是胜过‘风雷刀法’不少。而且‘狂风快剑’本身的创意便是来自那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岳不群怀疑其实就是剑宗得自《葵花宝典》的剑招理念,但却未得宝典练气法门,无法达到那鬼魅般的速度,便只有借鉴‘风雷刀法’的以招练劲、由外而内,再内外相合、速度惊人的用劲法门,加入华山剑法精髓,最后融合而出的以快打慢之上乘剑术。

    此时,成不忧和吴全礼已经交手四十多招。吴全礼看似处于全面下风,久守必失之下,身上陆续被成不忧的快剑划出六七道伤口,虽然都是微微破皮的小伤,但吴全礼已经额头渗出冷汗,身形狼狈,章法渐渐紊乱。

    “吴当家怕是要输了!”岳不群扫了一眼大当家,十分肯定道。

    “那可未必!”美妇轻轻一笑,不以为然。

    “他输定了!”岳不群再次肯定,随即淡淡解释,“岳某猜测吴当家定然还有能够一击决胜负的后手未出,但同样岳某也对成师弟所擅长的‘狂风快剑’所知颇多。两相比对,岳某断言,吴当家那杀手锏不出,他还能多坚持几招,但他的杀手锏一旦出手,则出手之时便是他败北之刻!”

    此言一出,对面四位当家同时变色,脸上犹疑不定,相互之间不停交换眼色,似在判断岳不群此言是单单看出了两人交战局势,还是故意打击己方士气!

    片刻,还是大当家心思最为灵敏,看出自己等人的心理正被岳不群言语打乱,便淡然一笑,“呵呵,岳掌门好眼力,不过,比武较技关键还是要看双方临阵机变,我等外人怎可轻易断言胜负?”

    “此言有理,那我等静观其变就是!”岳不群不以为意,心中却是对自己的判断坚信不疑!毕竟,自己从单纯的习武之路结合道门修行的练气士道路之后,功力提升还在其次,最主要的便是心境和精神层次的增长,比起单纯的艰苦练武锤炼意志可是快上许多。而精神强大的直接体现便是五感敏锐,思维快捷,对武功境界和招式的推演超出同等级的高手许多,自己目前的推演能力差不多比得上身经百战的一流高手了,用来推算两个勉强算是三流高手的对战自然不会出大的差错,但对方既然不信,岳不群也懒得浪费口舌。

    “咻咻!”,“嗤!”

    长剑银光连闪,吴全礼再次被成不忧的快剑刺破左肩,却是终于忍不住要出后招了,左手一震,便即从左袖滑出一柄漆黑的条状物,抖开之后,竟然是一柄做工精致的精铁折扇。

    轻轻摇晃之间,吴全礼便想用薄薄的精铁扇面拨挡成不忧迅捷无比的剑尖,再施展右手铁笔展开反击,却不想成不忧剑速突然加快三分,剑尖一下擦在折扇边缘,荡开扇面,更是借力改变剑尖方向,直直刺向吴全礼咽喉要害,最终在咽喉前毫厘之处险险止住,直惊得吴全礼一身冷汗!

    “成兄弟高招,吴某认输了!”苦笑一声,吴全礼双手一抖,却是收起了两把兵刃,罢斗认输了。

    “承让,承让!”成不忧也收回长剑,客气两声,露出喜色。

    “岳掌门好眼力,妾身佩服!”美妇眼波一转,柔柔的盯着岳不群,对于己方输了一场也不以为意,反而微微疑惑,“岳掌门怎么知道吴当家一出绝招立时会输?”

    “很简单!”岳不群色迷迷的看着大当家成熟风韵流露,正要解说,心中暗暗一声哎呦,却是感觉后腰间一阵麻痛,知道是梅娘不满自己的表现,掐着自己腰间的皮肉,你个小娘皮吃得哪门子醋,咱们已经到了这种关系?岳不群腹诽不已之间,不动声色的将左手移到身后,抓住那只作怪的玉手,轻轻揉捏,享受着柔若无骨的温软。脸上却是故意略微露出得色,“诸位都看见了,成师弟的剑法乃是以快打慢,二人交手中,吴当家只得全心全意以最快的速度出招抵挡成师弟的快剑,才能勉强自保,此时一旦分心出后手,招式衔接转换之时,则势必有一瞬间的僵硬和破绽,对于其他对手来说,这一丝破绽眨眼即过,但对于擅长以快对快的成师弟,这点僵硬和破绽却会放大数倍,变成极大的破绽,只需看准时机,微微发力,便能轻易取胜!”

    “原来如此!”众当家同声惊叹,但美妇口中貌似恍然而悟,眼神却是毫无波澜,显然在刚刚双方结束之时已经看出来了,故意相问,不过是想套话罢了!这点岳不群也心知肚明,但却毫不在意,这次比斗,最后结果只能是自己和大当家之间的胜负所决定,让封不平和成不忧二人出场,只不过是实战练习罢了!

    看着结束比试的二人回来,岳不群给了成不忧一个赞许的眼神,后者得意的扫了梅娘一眼,随即发现梅娘心不在焉,根本没看见,不由悻悻地坐下。却不知梅娘玉手正被岳不群悄悄把玩,心思复杂暧昧朦胧,无视外物,哪有空管他的输赢。

    对方之中,吴全礼却是一脸惭愧的对几位当家行礼认错,但胜败乃是常事,大当家派他首先出战本就是试探,对他的输赢也并不在意,也就随便勉励了他几句。

    这吴全礼倒是可堪一用,心中暗暗决定留意之后将其收入囊中,岳不群随即给了封不平一个眼神。

    封不平点头会意,随即起身向着大当家等人抱拳邀战,“这第二场由封某出战,不知贵方?”

    大当家早已发现,封不平来此之后一言未发,却时时留神戒备,是个极为沉稳的对手,当下略一沉吟,“这场就由郑师兄出战吧!”

    “是!”

    应声而起的却是坐在美妇身边的那个气息凝重的魁梧汉子,三十多岁,浓眉大眼,怀抱单刀,面色平静的一拱手,”在下郑碾,添为山寨二当家,还请封兄弟多多指教!”

    “不敢,郑兄请!”

    “请!”

    二人都是寡言少语的沉稳之人,略一客套便直接双双步入校场,隔着两丈站定,各自亮出兵刃。

    “开始吧!”这次是大当家一声清喝,却是和岳不群心照不宣的轮流主持比试。

    “簌簌咻咻··”、“叮叮叮叮···”一片刀光剑影,交击声密密麻麻,却是二人都是用得刀剑这类短兵器,更是站得极近,在大当家话落的瞬息之间,竟然不约而同的猛烈抢攻,都欲争得那丝丝先机,一时间刀光霍霍,剑影连连,重重叠叠,让人眼花缭乱。

    封不平剑如其人,犀利迅捷而不失沉稳绵密,剑随身转,身随剑走,快慢相协,变招流畅,招招似险实安,当真是得了华山剑术奇拔俊秀、高远绝伦的真髓。

    “好!”岳不群看得入神,不禁猛然拍手称赞,却是没有看见被他突然放开纤手后梅娘的复杂眼神,岳不群兀自面色欣喜,“好!三月不见封师兄全力出手,未想封师兄剑术进境如斯,当真是得了我华山内外兼修的剑术真意!”

    “哼!”美妇一声冷哼,俏脸阴沉,本来以为赢面颇大的比试,却不想以封不平不过双十年纪,竟然已有如此剑法造诣,不由暗暗担心。

    岳不群已是凝神细细观看封不平的剑术精髓,以期对自己的剑术精进有所启迪。

    完全不同于刚刚成不忧只是仗着‘狂风快剑’的精妙招式疯狂出击,封不平出招用的多是些平平无奇的剑招,尽皆是华山基础剑法的诸多变幻衍化,偶尔夹着‘狂风快剑’、‘朝阳一气剑’、‘铁针剑式’三种上乘剑法的一两着妙招,却也都是流畅自然,丝毫不显突兀,衔接地无比流畅,比之成不忧粗糙的按着剑谱出招,在境界上明显高了不止一筹。

    技近乎道!岳不群心中一跳,不由得浮出这个高大上的词,倒并不是说封不平的剑术已经出神入化,变化无穷,无迹可寻,而是说封不平已经在这条道路上有所收获,最起码也是迈入了这条路的门槛,将他自己所会的华山剑法使得几乎可以说是熟及而流,运用随心!这可是许多一流功力的师门长辈也无法达到的剑术境界!

    只是,让岳不群不得不另眼相看的是,在封不平如此犀利绵密的攻击之下,那郑碾竟然还能有守有攻,虽然守七攻三,处于下风,但也并非岌岌可危,看来郑碾刀法也非等闲。

    再三揣摩郑碾的刀法,岳不群也只能得出,这刀法虽然仍旧走的是势大力沉的普通路数,但却经过刀法高手的精心改进,添加融合了一些沙场搏杀技巧和关外刀客的狠辣刀技,纵然还算不得上乘刀法,但如果以数十年苦练将刀法练到精熟无比,青出于蓝,足以让人晋入一流高手。此人看面相已经接近四十岁,练此刀法至少已有二十多年,可谓已经大成,再进一步就是悟出自己的刀意,改进招式熔炼刀意,从而融合出更适合自己的刀法,便可成为江湖一流高手!

    怎么感觉怪怪的?岳不群心中稍稍疑惑,按理说,此人刀法既然已经达到这种境界,就算没有完全悟出刀意,但也应该有个刀意的雏形,在他出手的招式之间,这刀意的雏形至少应该若隐若现才对,就像封不平现在出剑时那种既稳又险、正和奇胜的感觉,便是封不平剑意的雏形,但现在此人出手却是完全没有丝毫刀意的痕迹。

    除非,这郑碾早已成就刀意,但却故意隐藏!

    这一猜测不由令岳不群警惕之心大起,就是不知郑碾是在封不平面前隐藏,好留作杀手锏,还是他在所有人面前都隐藏了?

    眼珠一转,岳不群心底便涌出了些许想法,唉!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脸色一凝,随即散开,化为满脸敬佩,岳不群大笑着称赞,“好!这位郑二当家当真厉害,这套刀法将五虎断门刀法、沙场搏杀刀法及关外刀法此三者合而为一,可当得上乘刀法,不知是哪位英雄所创?”眼角不动声色的扫过几位当家,岳不群却是发现他们面上大都略有与有荣焉之色,不由暗道有门儿,便连忙继续,“更难能可贵的是,纵然此刀法易学难精,郑二当家却能坚持数十年苦练,硬生生将之练到大成境界,当真是大毅力!过得几年,郑当家功力渐深,必然可以成为江湖第一流的大高手!真是恭喜恭喜啊!”

    “不敢当岳掌门盛赞!”美妇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疑惑,略一寻思,却也不明所以。

    “不知此刀法乃是哪位英雄所创?”岳不群面露思索,随即颇为迷惑,“岳某大致看过我华山历代长辈记述的各家成名刀法来源和特点,却是未曾见过此刀法的痕迹,倒还要大当家解惑!”

    “岳掌门不知此刀法也是正常,”提到此刀法,美妇面上少有的自傲,“此刀法名曰漠荒刀法,乃是家父纵横北地多年,历经无数厮杀所创,取五虎断门刀之沉,关外漠北刀法之寒,以及沙场搏杀刀法之简,三者相辅相成,融合为一,威力无穷!家父曾以此刀法打遍晋北,少有敌手,生平只传给了我夫君和郑师兄,可惜郑师兄未能将此刀法成就圆满,不然早已是江湖一流高手了。” 百度嫂索#>笔>阁 —剑出华山

    “那尊夫呢?不知他的刀法是否圆满了?”岳不群表情莫名,却不似刚刚那样好奇了!原来他们也不知郑碾刀法已经圆满了,那郑碾倒是藏得够深,只怕包藏祸心,此人不可留!至于什么刀法圆满就成就一流?嗤,野路子出身的乡下土包子!

    “唉!先夫六年前和西川的刀客比武,中了对方的暗算,不幸去世,倒是无缘和岳掌门相见了!”美妇面露丝丝哀伤,却又转瞬即逝,显然是心智坚毅之人。

    “倒是岳某的不该!”岳不群随意客套一句,便又指着吴全礼三位当家,“三当家、四当家和五当家也是令尊的弟子?”

    “不敢!我等无缘得拜老当家为师!”三人异口同声,连忙否认,但看得出三人提及那老当家极为尊重。

    “他们三位乃是先夫在世时结识的好兄弟,和先夫意气相投,共同开创事业,是我山寨的顶梁大柱!”美妇言语之间颇会收买人心,明明只是下属,却也故意周全他们的面子。

    这熟妇还有点儿难缠啊!岳不群暗暗感慨,只是她到底见识有限,手段爷稍显浅薄,连那郑碾包藏祸心都毫无所觉!眼看封不平和郑碾已经交手了两百余招,心神气力损耗不小,双方都是额头见汗,气息渐渐粗重,岳不群知道,在郑碾一心不愿施展真本事的情况下,双方再耗下去也和现在没什么两样,纯粹浪费时间,便开口提议,“他们两个看来是难分胜负了,不如算作平手,双双出局如何?”

    “这···”美妇和另外三人对视一眼,稍一迟疑,还是美妇一言而决,“也好,此局战平,他二人都不得再次上场!”,随即向尚在交手的二人喝道,“二位且住,此局战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